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2-01-20 11:09:4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没有神的伊甸园
  4. 第一章 熊出没

第一章 熊出没

更新于:2020-04-17 11:50:40 字数:3316

字体: 字号:

“叮咚——叮咚——”

“唔——谁啊……”风间扬羽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脑袋里兀自徘徊着被吵醒前那个梦。

摸索着找到手机按下home键,看了一眼刺眼的屏幕,2017年6月23号5:30。

拉开窗帘,天还没亮。

不知道是谁在恶作剧,风间扬羽这样想着,然后倒头继续睡了下去。

“笃笃笃!”,这次变成了敲房门的声音。

“该死!”

风间扬羽狠狠地骂了一声,一把掀开被子穿着睡袍就跑过去狠狠地拉开了房门。

房间外面站着一个送快递的小哥,额,不对,少年,额,确切地说,一个正太。

此刻,他正一脸微笑的样子双手递过来一个邮件包,露出两颗小虎牙。

风间扬羽本来是怒气冲冲地跑过去开门的,此刻看到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以及递过来的邮件,顿时懵了一下。

现在的快递公司都开始雇佣童工了么,而且还这么早。他心里这样想着,瞄了他一眼就把邮件接过来了。

目光将要移开的时候,他的眼角好像扫到了一条扭动的东西,好像是一条尾巴,尖端还是那种带着三角形的,就像传说中的恶魔。

使劲地揉了揉眼睛,风间扬羽想仔细看下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或许是看错了吧。”风间扬羽嘀咕道。

说了句谢谢之后就顺手把门关上了,目光落到邮件上,是录取通知书专用的那种,EMS。

风间扬羽微微一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昨天刚查过自己已经被武汉大学的神秘研究学院录取了。

对于神秘学他一直都抱着浓厚的兴趣,或者确切地说,对于一切未知的事物,风间扬羽都是抱着强烈的好奇心,即使他知道好奇心有时候会害死猫。所以,当分数出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填写了这个专业,别问他为什么不填更好一点的学校,向他这种平时一天到晚想着宇宙起源,生死轮回,次元递归的人能花一半时间在考试项目上就很不错了,而事实上,那剩下的一半时间他还在看小说。

手开始小心翼翼地撕开邮件的边缘,撕到一半的时候,他顿住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好像没有签收。

然后当他转过身想去叫住快递员的时候,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爸妈这几天不在家,楼下的门明明是关着的,刚才也有人按门铃来着……

然后……那个正太是怎么上来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风间扬羽感觉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弥漫上来,一直漫过了自己的胸膛,然后是喉咙。明明是夏天,他却忽然觉得很冷,甚至有点窒息。

这样呆了十来秒钟,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风间扬羽转过身,一个跨步就到了房门边上,然后猛地拧动把手拉了开来。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跳了出来。

但预想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门外什么也没有。

可是刚才他明明没有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

仓皇地摔上门,按下保险,风间扬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中的邮件顺着颤抖的手指滑落到地上,无声无息。

虽然对于神秘学很感兴趣,但真的当神秘来敲门的时候,风间扬羽第一次开始对自己以前的兴趣产生了怀疑。

这时候,他想到了一个词,叶公好龙。

——————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流逝着,像一只沙漏,沙沙作响。

当某一刻,沙漏中的沙子终于落完,风间扬羽苦笑了下,剧烈悸动的心脏也渐渐趋于平复。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他这样安慰自己。

弯腰,捡起那份撕开了一半的邮件,然后,“嘶——”的一声,风间扬羽一口气把封口给撕了开来。

没有毒雾喷出,也没有像阿拉丁神灯一样浮现出一个可以实现自己愿望的幽灵,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书。

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风间扬羽从上到下浏览了一遍通知书。通知书很正规,也很简洁,唯一的问题是,好像原来应该写“武汉大学”的地方被写成了“伊甸园”。

伊甸园?这是什么鬼?估计是神秘研究学院所在的学院吧。风间扬羽自顾自地解释着,然后目光扫到了最后。

那边有一行字“注:请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学生尽快到学院报到。报到方式,直接撕开录取通知书即可。”

这……,风间扬羽有点无语,这个制作录取通知书的老师还是蛮幽默的,谁没事会听他胡诌把录取通知书这么重要的东西撕掉。

虽然风间扬羽这样想着,但他却分明感觉到心中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喊:“撕开它,撕开它……”

“咕噜”咽了口唾沫,风间扬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又开始疯狂加速。

手微微颤抖着,把那张录取通知书拿到面前,有那么一刻,风间扬羽有把它从窗户扔下去的冲动,但,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压迫着他让他放弃了这种明智之举。

“撕开它!撕开它!”那个声音越来越响,却又带着别样的诱惑,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的召唤,让风间扬羽无法抗拒。

“嘶——”某一瞬间,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来自灵魂的怂恿,录取通知书被完完全全地撕成了两片。

那一个瞬间,时间仿佛停驻了几秒,风间扬羽感觉到,整个静止了,包括他的心跳。

一秒……两秒……三秒……

好几秒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正当风间扬羽长长地舒了口气,继而又因为被别人恶作剧得逞而有点忿忿的时候,光,出现了。

是的,满是光,在一刹那照亮了整个房间,最终迫得风间扬羽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才免于被那种强烈的光刺瞎双眼。

他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他身边环绕,有点冰凉,却又很舒服,然后身体慢慢变轻。

“虹膜,确认!”,略带机械化的女音在他耳畔响起。

“指纹,确认!”

“基因序列,确认!”

……

“位格,确认!”

“次元印记,确认!”

“确认生命主体,风间扬羽。仪式启动!”

这时候,要是风间扬羽睁着眼睛的话,他会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飘出一束束的光粒,而随着光粒的飘出,他的身影也开始变得虚幻。

强烈的光芒只持续了一秒钟,然后就渐渐褪去,仿佛从来也没出现过。

随着强光的消散,原先风间扬羽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件睡袍,缩成一团皱在地上,整个房间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只有窗外的晨曦,透过窗帘的缝隙挤了进来,落在尚且温热的被褥……

——————

奇异的空间,没有云,也没有阳光,但却无处不充斥着光明,仿佛要把所有黑暗都驱逐出去。

悠远的的钟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带着一丝丝圣洁的礼赞。

巨大的大殿,恍若玉石砌成,无数长着翅膀的人像被雕刻在沿途的巨大玉石柱子上边,繁杂而庄重,仿佛在记录一部史诗。

大殿的尽头,是一尊巨大的雕像,一位面貌平和的男子坐在属于他的王座上,两只手略向前张开,掌心对着内侧上方,仿佛在赦免哪只误入歧途的羔羊,又像是在接受芸芸众生的朝拜。

石像一动不动,就像在这片天地间已经存在了千万年,又或者,他在天地还未出现之时,就已经存在这里。天光,从他头顶镂空的穹顶洒下,被石像折射成圣洁的光辉,照亮了整个大殿。就算是此刻大殿内不远处炽白的强光,也无法与这种光芒相比。

炽白的强光缓缓消散开去,逐渐暗淡成一个刻满繁杂文字和图案的魔法阵。

有羽毛轻轻从空气中飘落。

“失败了么?”一位面庞英俊的男子,从强光的消退中渐渐露出身形,背上巨大的六对羽翼逐渐缩小,最后收拢,隔着衣服隐入身体,消失不见。

“好像是被同时启动召唤仪式的其他种族召唤去了。”一位年纪略大的中年人也从强光中显出身影,恭敬地回答着。

“这样啊……”先前的男子略微沉吟了下,转头望向其他几道渐渐显露出的身影,“谙儿和云儿是在伊甸园吧,就让他们去接触下吧。”

“反正,一般异世界的召唤者都是会先去下那边。”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声音渐渐飘散开去,连带着男子的身影。

——————

“醒来吧,醒来吧。被命运选定之子,你终于来了。”缥缈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终于来了。”声音依旧那么缥缈,却不可置疑。

“我?我来了有什么用么?这里是哪儿?”黑暗,只有无尽的黑暗。

“你会知道的,你会知晓一切。但不是现在……”声音渐渐远去,然后风间扬羽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落在自己脸上。

“等等……”一边叫着,一边伸出手,风间扬羽猛地睁开了眼睛,手上有软软的触感。

“呀——”

“啊——”后脑勺忽然落地的一瞬间,风间扬羽看到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一脸惊慌地闪掠开去,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粉色的,有小熊图案,昏过去之前,他这样想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