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2 04:59:5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圣堂界
  4. 第一卷 蔚蓝 第一章 陈赢

第一卷 蔚蓝 第一章 陈赢

更新于:2017-05-13 09:46:06 字数:3223

字体: 字号:
  北京市

  秋风萧瑟,落叶飘零。

  酷夏刚去,秋意早已披上‘黄袍’,点上装饰,将这座古老辉煌的历史古都掩藏在一片枯黄之中。俯瞰而下,古都神采惊艳,气势贯日,犹如东方徐徐升起的一颗太阳,炙热而光茫!

  此时,位于市区的军区总医院外不远处,一面色枯黄,双眼深陷的青年拎着行李箱,一步一步缓慢的迈着脚步,沿着斑马线行走。

  显然,青年刚从总医院出来!

  青年上身白色纹龙衬衫,下身白色乞丐裤,脚上踩着一双安踏运动鞋。

  细细打量,青年面色黯淡,双眼无神,鼻梁高挺,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无奈!

  “人生,真他妈无常!”

  青年顺了顺额头的刘海,而后嘴角露出嘲讽的无奈!

  也不知,他是在嘲讽社会的黑暗,还是在自我嘲讽...

  正当青年准备抬脚走人时,斑马线边的红灯却亮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是听话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吧!”

  又一次的嘲讽,表达出青年对于社会的抗议和自我平庸的愤懑!

  “等等,等等我!”

  好不容易等到绿灯亮起,青年正打算走人时,后来忽然传来一阵呼喊。

  “喂,陈赢!你等等我呀!”

  闻听呼喊,青年头也不回就知道是谁,于是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即便转头喊道:“大小姐,至于这样作践自己吗?”

  显然,青年和后方来人相识,而陈赢正是他的名字。

  陈赢,男,二十三岁。

  来自于安徽芜湖的陈赢,自小成绩优异,学习刻苦努力,正应了毛主席老人家的那句至理名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只是,随着陈赢渐渐的长大,以及对于大城市的向往和贪劣的本性,他开始瞒着父母拿着学费整日混迹在游戏厅和网吧。

  好景不长,原来只是学坏的陈赢,因为被讹骗了身上所有的‘学费’后,怀恨在心,竟伙同一批和他一样的学生开始仗‘势’欺压偷摸打游戏和上网的学生,并渐渐成了当地有名的地痞流氓。

  后来尝到了不劳而获的甜头后,陈赢更加变本加厉,甚至组织一批死心塌地跟随自己的‘死忠’,到最后他竟然想要组织黑社会。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有没有能力组织黑社会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一个小家伙有什么资格成为黑社会?

  说一千道一万,总离不开枪打出头鸟。

  于是,陈赢不幸的被真正的黑社会盯上,并被毒打以后,被迫加入。

  就这样,陈赢无奈的从蛇头变成了龙尾。

  后来,他借势上位,并一统当地所有混混流氓和真正的黑社会。

  只是,那个时候的陈赢早已被权力所征服,完全不顾前来劝解的老师,同学,朋友,兄弟。

  最后,就连他亲生父母跪在他的面前,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或许真应了那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真理,没过几年,陈赢竟被查出患有癌症。

  十七岁混出名头,二十岁借助官方的力量成为了当地一霸,却还没有安生的享受几年,就被确诊为癌症,想想看,那是一个多么打击人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震的陈赢神魂颠倒,失魂落魄...

  “我才二十二岁,我还年轻!”

  陈赢紧紧的攥着拳头,不屈的咬着牙齿。

  自此,为了活下去,陈赢去往许多大城市求治,最后只是得到一句:此症无解!

  ......

  人会变,有人是活着活着就变了,有人是想着想着就变了,还有人是经历了死亡的恐惧,反而明悟了生活的真谛...

  不需要权势滔天,不需要家财万贯,不需要香车美人,只要一根烟,一杯酒,家人的关怀,爱人的抚摸和朋友的一句亲切的问候...

  是的,陈赢明悟了,他仿佛看到了未来,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肉体死亡,灵魂坠入地狱。

  “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不只是为了自己,还有父亲!”

  陈赢暗暗发誓,一定要活下来,一定要!

  这一刻,他不在是贪生怕死,不在是趋炎附势,他只是牢牢记着当年父母跪在他面前,父亲双眼含泪,嘴角抽搐的哽咽:“小赢,你知道吗?小时候,为了让你生活的更好一些,你妈彻夜不眠,一边为你织着衣服,一边帮人家做着缝纫,白天又要忙活着带你小妹,一边还要做好一日三餐的准备和送接你上学,未了还要送饭到田里给我吃...”

  “而我,你还记得不?因为你小时候个子矮,可是急坏了家里人,于是我上午开车接送人,中午做田,下午和晚上又要帮人运货,最后终于凑够了钱给你买了一双步步高增高鞋。要知道,那个要五六百块,那个时候忙活个一年也就差不多这个数了,可是为了你的个子,我们这一家子是每天青菜萝卜省吃俭用的省下了这笔钱,只是为了你能长的更高一点...”

  “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呵呵,因为你是老陈家的后代,我和你妈的儿子...”

  “我们可以穷,可以没钱,但绝不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绝不能为非作歹啊!!!”

  ......

  “爸,对不起!妈,对不起!”

  “为了我们老陈家,我一定不能死!”

  生活就像一场玩笑,有时开的过头了,容易令人丧失继续生存下去的勇气。

  但陈赢一直以来都属于不服输,不认输的主,就连必死无疑的境地也无法击破他那颗坚毅的心...

  此次前往北京寻求治疗,陈赢可说是花光身上最后的资本,可说是一无所有。

  只是,病还是找不到原因。

  每天,陈赢忍受着痛疼,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着急的想着法子。

  而今,他差不多已然放弃了。试想,就连军区总医院都无法治疗,或者说是连病根都找不到,那么就算走遍全世界,那又怎么样?这样就能治好自己的病?

  心冷了,什么都淡了...

  他早已做好死亡的准备,虽然他心有不甘,可那又如何?

  ......

  此时,那道呼喊声的主人就站在陈赢的面前。

  这是一位妙龄少女!

  少女大约二十左右,皮肤白澈如玉,细腻光滑;一身蓝色蝴蝶连衣裙,头上一支朱钗插在盘发之间,几根散发飘荡,随着额头左右摇摆。

  额头下,眉毛弯弯,如同一道弯月,一双灵动至极的大眼睛,好看又漂亮;秀鼻小巧,殷桃小口,施施然间嫣然一笑,正是倾城又倾国。

  “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要走?”

  绝色少女一脸严肃的盯着陈赢。

  也许因为一路小跑,少女面色显得潮红,樱桃小嘴正一张一合的呼吸着空气。

  “黄小姐,我们有缘吗?还是我们有仇?至于盯着我那么紧?”

  虽说眼前是一位绝色佳人,可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而言,也不过是一具红粉骷髅罢了!

  “喂,你什么意思?人家是关心你!可你呢?你竟然这样说我...我...”

  虽然陈赢的话有些过分,却也不至于到气哭人的地步,不过爱哭是女人的本性,也是女人的看家本领,于是这位黄小姐说着说着竟泪眼婆娑了起来。

  “喂喂喂,黄真真,你至于吗?追着这么久,现在又要大哭一场?真的至于吗?”

  或许对别的男人来说,女人的泪水委实可怕,尤其是一位美女。

  可这些对陈赢来说,他完全无视到底,或许以前的他可能会为了这么一位绝色而动情,可如今自己都是一个将死之人,会为了美色而陷入温柔乡吗?更何况,既然知晓自己必死无疑,又何必祸害人家那么漂亮的一位姑娘?

  “我,我,我不是要哭,我只是关心你,你的病还没好呢!”

  前一刻还是阴转小雨,下一刻立马起了变化。

  “唉,说句老实话,你是护士,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得的是什么病,所以,你又何必欺骗我呢?”

  虽然这样说,可陈赢心里还是有些感动。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这并不代表你无药可救,如果有一个人愿意救你的话,你肯定死不了!”

  忽见绝色少女黄真真郑重其事的模样,陈赢面色一愣,却又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你是说,有人能治好我?”

  看到陈赢脸上的变化,黄真真心里由衷感到高兴。

  不过她还是故作姿态,撅起嘴巴,故作深沉的点点头。

  “那,那你快告诉我啊,到底谁能治好我的病啊!”

  眼看着黄真真老神在在,装模作样的抬起高昂的头颅,仿佛一只骄傲的孔雀,陈赢心里一阵紧张,生怕她不告诉自己。不过心里又产生另一种奇妙的感觉...

  “黄真真黄大小姐,恳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黄真真眼角微撇,故意撅起嘴角:“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哦,不,应该是可爱的真真,最最漂亮最最美丽最大方的黄真真小姐,那么,您愿意大发善心的告诉我到底谁能治好我的病吗?”

  “这还差不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