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1-01-16 01:04:50

华丽的低调重生

浪漫的小国哥 著

       他,不甘于平庸,但发现现实永远是那么现实。他,渐渐习惯了现实,准备平凡的过一生。一颗流星的意外降临,带他回到了过去。他把握上天赐予他的机会,飞扬人生。但他重生前的性格又使得他大部分时间习惯于内敛,习惯于平凡。于是,他的朋友发现他总是会带来惊喜,而他的敌人发现,他总是在扮猪吃老虎,而且吃的连渣都不剩。在学校,在商场,他的生活,他的事业,一切都是谜。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章 不平凡的一天

  “蝴蝶眨几次眼睛才学会飞行,夜空洒满了星星但几颗会落地。。。”尚平凡一骨碌坐起,七点整,他不禁在心中默念道“唉,今天又要开始上班了,怎么过的这么快啊,希望今天能有所不同吧。”

  回头看了看依旧熟睡着的室友,轻声的穿衣、刷牙、洗脸、出门,然后到公司刷卡、吃早饭、开始工作,十一点半吃午饭,睡一个小时,一点工作,五点半下班,吃完饭回宿舍。

  “又是平凡的一天啊”尚平凡嘀咕着,“做点不一样的事吧。”于是,他放弃了每天晚上例行的网络游戏和网络小说,决定出去看星星。

  他忘了有多久没去看星星,看夜空了。反正自从他上高中以来就再没去关注过星星或者夜空。高中是埋头题海,大学是埋首网络。

  外面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街灯下,在树影下,或是情侣呢喃,或是朋友在侃大山。

  管他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独自一人坐在宿舍楼前的草坪上,算是异类吧,看着漆黑的夜空,没有星星,一颗星星也没有,只有漆黑,一团的漆黑。

  他不知道怎的,想到了自己,那看不见光明的前途,说什么科研人员,充其量也就是廉价流水线工人的一种体面说法。

  他在小魔都这个他自认为充满致富魔力的城市生活了超过了五年,想到连郊区都超过一万一平的城市,一个月两千多的薪水算哪门子的科研人员。

  还说什么这个行业是朝阳产业,是下一个产业革命。也许,这也是他恋爱失败的一个必要条件吧,有多少优秀的女人会选择一个平凡的男人呢,家庭条件一般,没房没车,还没有一份有钱途的职业。

  因此,他们的爱情也只能是象牙塔内的爱情,在大学开始,也在大学结束。从大二到大四,将近三年的感情,曾以为距离婚姻只是一步之遥的爱情,结果却是他被爱情制作成了它无数标本中的一个,还是不起眼的一个。

  终于,他相信爱情是分类的,分多少类他不清楚,他只知道或许只有卑微的社会爱情更适合他。他甚至想,如果连这个类别的爱情他也找不到的话,他就只能找这个类别的婚姻了。

  工作后他也谈过好几次恋爱,但都以失败告终。每次父母催促他带女朋友回去看看,他总是推托他或者她工作忙,没时间回来。值得庆幸的是,推托几次后,父母也就不再问了,他知道父母肯定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想起家中的父母,他不禁感到一种复杂的情绪在心间弥漫,温馨,快乐,无奈,痛苦抑或还包含其他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总是觉得自己家比其他人家更有亲情味,因为父母和自己都很注重亲情的维护和保养。每次见父母他都倍感快乐,无言的快乐。

  因此,每次大学放假,他都是急匆匆的赶回家,虽然父亲只会说一句“回来了”。但工作以后,每次回去他都感到一些无奈、悲伤。因为他每年只能回去两三次了,并且每次都只能呆那么了几天,因为一年只有那么两三个长假,每个长假也只有那么几天。

  他想到家乡人流传的养儿防老,想到父母为了在经济上支持自己买房仍然在拼命、拼命的工作,想到父亲增多的白发、白须,想到刚上大学时父亲殷切的鼓励,想到如今自己混成这般模样,他不禁潸然泪下。

  他偷偷的拭去眼角的泪水,怕别人看见,也怕自己失去雄心壮志。他相信有雄心壮志的人未必会成功,但成功的人必定有雄心壮志。为了保持自己的雄心壮志,他拼命学习一切他接触到的可能引领他成功的技能,虽然最后他总是学无所成。

  “唉,该死的”他用食指指着夜空,低声咒骂了一句,只为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但即便心情是如此的糟糕,他也没法做出更出格的行为,比如竖中指、说粗话,只因他不习惯,也不适应。他平时行为的基本原则就是平凡,泯然众人矣。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或者说逼不得已,他才会高调。

  他犹记得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那个追求标新立异,追求众人目光的年纪。听到他人出口成脏,他觉得很了不起,经过一番三顾茅庐,终于请得班上一位女生教他此门功夫。但因过于羞涩,最终只以一句“你个小子”为口头禅而匆匆结业,但在父亲的筷打小子功夫下,也只好放弃所学口头禅。

  他正想着,附近一对情侣低声讨论他咒骂的缘由,许是周围太安静,听见了他的咒骂。女生笑呵呵说道“肯定是被女朋友甩了。”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是。。。是。。。我家圆圆说是那肯定就是了”然后就是两张嘴的相互吸引。他心中念叨“以后肯定是气管严,如果能够结婚的话。”

  “小琴比她漂亮,也不会背地里说别人的不好,不知道她如今怎么样”尚平凡叹道,那是她上一个女朋友,只是女方家里嫌他穷。

  突然,眼前一个亮点突兀的出现,那是一颗流星,那一道小弧度的抛物线在向他延伸。“流星,是流星”一向崇尚无神主义的他猛的双手合十,闭起双眼,许愿道“希望我的生活不再像我的名字一样”。

  闭着眼睛的他和边上那对秀恩爱的情侣都没发觉到,那流星离尚平凡越来越近,他全身皮肤下隐隐约约开始形成一个非物质的光圈。

  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光圈像电流,其中的无数光点在一圈一圈逆时针运动着,并且速度在急速增长,仿佛某种场在另一种强场的感应下在飞速壮大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那层光圈似乎在突破了某种物质的桎梏,从身体中爆破开来,没有惊天动地,有的只是平平静静,有的只是一个重新低速运行的光圈和多出的一个拳头大小、逆时针旋转的类似黑洞的能量体。

  那能量体越来越大,旋转的也越来越快,光圈似乎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拉扯着开始移动,然后逐渐向能量体靠近,越是靠近,光圈越是缩小,越是明亮,最终缩成一根耀眼的细针物,终于嗖的一声,刺破了能量体表面的无形场,没有涟漪,而那能量体也开始逐渐变小并消失不见。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只是同样的夜空下少了一个叫做尚平凡的人。

  “咦,刚才那个失恋男呢?”那个叫圆圆的女人刚从人工呼吸中缓过来,问身边的男人。“谁知道呢,可能是被我们刺激到了吧”圆圆嘻嘻一笑,“那他一定是回去了。”这对小情侣不知道的是,尚平凡的确是回去了,只不过不是回宿舍去了,而是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注定会不平凡的过去。他已经彻底的跟现在的世界不再见了,也不可能再见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