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52: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宇宙世主
  4. 第一章 奇异诞生

第一章 奇异诞生

更新于:2018-03-16 14:13:50 字数:3488

  苍穹之下,嵬山之南,天高气爽,风轻云淡

  枫林似火,和悦之家,怀胎九载,新生将至

  天生彩云,伴随瑞声,踏祥而来,闻乐而至

  哇哇降世,枯木逢春,正值秋月,大地回春

  异象报喜,父子愁容,大小之义,如何取决

  在一个叫东昂神州的大陆,有一座连绵起伏的山脉叫嵬山。这座山脉横跨西南方近万里,最高峰嵬峰,高耸入云,似乎与天相接,山峰常年积雪,山顶更是峭壁万丈。没有人知道山顶上有着什么。

  在嵬山以南有一座山峰,不是很高,整个山峰是一望无际的枫树林。此时正值九月,凉风习习,枫林被一缕夕阳照进来,枫叶通红似火。

  枫树林中央有一条清澈山泉穿流而过,在溪边有一座木制小屋,这座不算很大且简朴的小屋,看上去真的是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小家。

  屋内一个七旬老者带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屋外的空地一个三旬男子满面春风的耕着地,旁边一个即将分娩的三旬女子则轻巧地操作着织布机。

  “兰君,太阳下山了,你不要那么费劲的动了,累到你了我会心痛的,何况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宝贝呢”男子亲切地说道,

  兰君委屈地说:“他都在我肚子里都快九年了,都还没有一点动静,真是急死个人,玮琳,你说这个怎么回事吗?”

  男子委婉地说:“知道吗!孩子在娘亲的肚子里呆的越长就越有出息,说不定是什么文曲星下凡,是个状元郎!哈哈哈”

  兰君挑逗地回应“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两人回到屋子里面。

  “子霞,你煮好饭没有,不要告诉我还要娘亲煮饭啊!”玮琳说道,

  “哪敢啊!爷爷早就煮好了,我把菜洗好了,就等着爹爹大人下厨炒菜哈!”子霞回应到。

  一家人就在欢声笑语中做好了饭菜,一家四口坐在桌子四方幸福的分享着这一天的快乐时光,很快,忙碌的一家人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开始享受与周公的见面了。

  然而就在这周公到来之际,爷爷真的迎来了梦乡。此时在爷爷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团署光,一个比自己还老的老者手持拂尘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无量天尊,我的到来请不要感到惊讶,不要问我是谁,你只需要听我讲完这个故事。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一个叫行风系其中一个世界的统治者来到了我的那片世界,要侵占我的那个世界,我们整个世界的强者为了要捍卫我们的家园,与对方开展了一场毁灭性的战争,致使我的世界彻底的消失了,包含一切都烟消云散。我们世界的五个统治分界强者拼尽一切力量与对方拼死一搏,最后他们的强者重伤回了他们的世界,而我世界的强者因为没有复原我们世界的能力,于是五个强者使用了窥探未来法则的力量,知道了可以挽回我们世界的救世主存在你们这个世界,而且他即将诞生,这个孩子降生之时一定会有异象。这个孩子的降生是转世而来,应劫而生,我就给他取个名字叫浩瀚,希望他可以以浩荡宇宙之力量,挽救宇宙之生。三载之后送他去嵬峰之顶”。

  故事讲完了,爷爷也醒了,天也亮了,可是他还一直想着这个奇怪的梦,他不知道什么是世界,也不知到什么是宇宙,更不知道什么是这个即将诞生的救世主会在哪里诞生,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知道嵬峰是什么地方,更加知道山顶是一个没有人可以上去的山顶,一个出生三载的小孩不要说上不去,即使上得去也会生存不下去。

  想着想着听到有人在叫他“爹,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玮琳急彻的说道,

  “没有,昨天睡的比较好,刚醒呢?”爷爷回应道,

  “那你敢快看一下兰君,好像是要生了,我去叫稳婆”

  玮琳没有等爷爷回话就飞快的跑了。等爷爷一出门看见了满天的七彩云朵甚是耀眼,而紧跟着从四面八方传来了非常悦耳动听并不知名的乐器声,听得整个嵬山山脉的所有生灵都如沐春风般的沉醉。

  当玮林刚把稳婆连拉带拖的带到家门口时,一声好像沉寂好多年的哭声哇的一声响切整个山谷,而此时所有的七色云彩都往这个简朴的小木屋的上空凝聚,那悦耳的声音也好像是为了迎接这个生命诞生一样显得更加安详。

  当这声音停止时,所有的七彩云朵化成一道十分耀眼的七色光柱射进了小木屋,令得小木屋蓬荜生辉,一家人和稳婆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当光茫消失的时候玮琳才想起来妻子孩子,“王婆婆,赶快去看看我的妻子和孩子”玮琳高兴的说到,

  “好好好!”稳婆回应到。进去没有一会,稳婆就抱出来一个婴儿,“恭喜你们成家喜添贵子”稳婆道贺道。

  此时无论是玮林还是爷爷,都开心都合不拢嘴。此时玮琳抱着孩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说“兰君,孩子真像你呢!你看看”,

  “像你多一些,还是给孩取个名字吧!叫爷爷取,”兰君回道

  此时爷爷就又回忆起了那个梦境,此时想想这个自己儿媳怀胎九载,而出生时又出现了这个的异象,莫非这个梦是真的,爷爷心里一直琢磨。

  小子霞看见发呆的爷爷说道“爷爷,给弟弟取名”

  “哦!那就叫成浩瀚吧!”“浩瀚,这个名字好”玮琳喜笑颜开地说道。

  浩瀚的到来,不仅这一家人沉寂在喜悦中,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方圆百里的枯木竟然在长着新牙,所有通红似火的枫叶,却由红转绿,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争相开放,就连山上的百万生灵都像受到牵引一般欢欣鼓舞,本是秋意正浓时节,却犹如春意盎然。爷爷站在窗户前看到眼前这一幕幕,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心里总有着忐忑不安情绪,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件事情。

  “爹,怎么了!给你添了个孙子你怎么就不高兴啊”玮林微笑的问道,

  “你过我房间来,我跟你讲点事”爷爷郑重其事的说到,玮林就不知所然的跟着爷爷来到了另一间小屋,

  “你先去看看外面有什么变化”爷爷指着窗户说,玮林一脸茫然的走到窗户旁边看向外面,顿时一脸惊讶的道“哇!这是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呢?现在是已近十月了,怎还跟个春天一样了,那颗树不是都死了好多年了,怎么起死回生了,难道真的是枯木逢春了,什么情况!”

  “是啊!浩瀚出生前的景象不壮观吗?这些都不是正常的景象啊,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异象呢?”爷爷若有所思地说道

  “看您说的,这应该是祥瑞之象吗?应该是好事啊,您还一脸的愁云惨淡”玮琳不解的回应道,

  “你不觉得这和小浩瀚有关系吗?或者说是他降生带来的吗?另外还有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爷爷仔细回忆着那个故事说道,

  “什么?救世主,不会吧!那只是一个梦啊,如果说那只是一个梦,那这出生前后的天生异象怎么解释?难道只是巧合吗?”玮琳难以至信的说道,

  爷爷这时一个巴掌拍在玮琳后脑勺说“你有没有长脑袋啊!世间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我现在想的不是这个梦是不是真的,而是小浩瀚和你只有三年的父子情份,三年之后你和我一同带着浩瀚去一趟嵬峰就什么都知道了”,

  “还真的送过去啊!这可是他妈妈怀胎九年,期盼已久的孩子,我的老爹,您还真舍得!”玮琳一脸忧悉的反驳道,

  “你也知道是怀胎九年,你以为我舍得,哎!这应该就是命运的安排,就像梦里老神仙说的一样,他就是应劫而生吧!”爷爷叹一气说道。

  “我不管他什么劫不劫的,我的孩子一定要在我们的呵护下成长起来再说,我可舍不得我期盼已久的孩子去那极寒之地去受苦,更何况连鬼都不知道那山顶有什么样子,谁去过那个常年积雪的地方”玮琳不舍的表情越来越浓说道,

  “你个兔崽子,有没有出自息?天降大任于私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哪个有成就的人不是要经历一些风雨的”,

  “您这个曾经的一朝宰相,还不是早早的告老还乡,还不让我介入官场,现在到要让自己的孙子去那深山老林有什么出息”玮琳不服气的反驳到,

  啪的一声,爷爷一巴掌又打在了玮林的后脑勺“你长本事了,和你老子我来比,你有什么本事了,更何况浩瀚去那里叫修行,那是大智大慧并且要有天赋有那份缘份才办得到的。天赋肯定有了,缘分应该也有了,所以说你不要和我讲这些,这一家还是我说了算,我只是和你讲一下而已”。

  话毕,玮琳手里的婴儿此时面带欢快笑容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忽然间有个小孩的叫唤“爸爸,爷爷”,顿时吓了玮琳一跳,“我的妈呀,什么情况?”

  此时,玮琳将小孩放在床上,爷爷和玮琳都惊呆了,看着这个不停成长的孩子,都已经长到三岁的形态了,“小浩瀚都会讲话了,这不是太快了,才生下了不到一天”爷爷揉揉眼睛道,这时小浩瀚从床上光着身子跑下来进了他妈妈的房间说道“妈妈,妈妈,我饿了”,

  当兰君听到玮琳和爷爷的惊呼声时突然坐了起来,这时见一个三岁小孩跑了过来,不知所措地讲“你是小浩瀚”,小浩瀚这时挠着脑袋说“为什么爷爷、爸爸、妈妈都好像很怕我,我就是你们的浩瀚啊!”,

  兰君向着浩瀚招着手说“过来,到妈妈这边来,妈妈不是怕你,而是太高兴了,都长这么快”。还没有等妈妈讲完,小浩瀚就钻进了自己妈妈的怀抱,掀开衣服就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一顿美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