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33:0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巫山遗梦
  4. 第五章 星眸

第五章 星眸

更新于:2018-03-15 19:16:54 字数:2391

  千百年后重遇同一双眸子,会不会想起彼此曾经的相识。

  柳星儿一笑,月影竟有些呆愣,这笑容竟有几分的妖媚渗人心魂。

  柳洋显是看出了他的困惑,轻轻揭开柳星儿头发后面的发带,长发飘散两肩,活脱脱一个精灵现世。

  月影禁不住细细打量起眼前的人儿,刚刚一路调侃也只把他当成一个小弟弟,如今却全不是刚才的光景。

  这小娃子长的清秀脱俗,灵气逼人,眉宇间一丝妖媚,更是动人心魄,仿似那万绿丛中一点红,又似那清泉之中飘落的一朵桃花,多一分则俗气,少一分则平淡。长发飞舞,凌乱的发丝遮住面颊,一双眸子与紫衣少年相对,满眼笑意,春风动人。在这沙漠中,仿似一点星晨闪烁,这眸子似有股魔力,让人仿佛遨游在浩瀚星空,一望无际的湛蓝色,只有那眸光是唯一的焦点。

  星光霎时间隐去,月影仿佛跌落尘埃,猛的一震。再看柳星儿,她已经背转身去,不知是何表情,对于自己连连的失态,月影亦有些错楞,这小小的人儿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影响了自己。

  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眼前闪过的仍旧是那双深邃的美眸。它仿佛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久久不散。

  这时柳洋觉察出异样,却不知究竟发生何事,只想,可能哥哥看到妹妹是女孩子吓到了,又隐隐觉得不对,这有什么可吓到的。

  摇了摇头道:母亲怕星儿是女儿身招来不便,便让我们穿同样的衣服,将她扮作男孩子。

  月影点点头并未说话,这时,星儿已经恢复方才模样,月影迟迟不敢看她的眼睛,怕再一次失态,引人笑话。

  星儿唤道:影子哥哥?

  月影无奈的抬头,对上柳星儿的眸子,却不复刚刚的魔幻,此时这双妙目仍旧很美,却不再具有某种神秘的力量,让人深陷其中。

  月影定了定神道:有事?

  柳星儿回道:难道我们要一直在沙漠中走来走去吗?

  月影只当她是觉得累了,便道:“寻一处沙丘我们休息片刻吧!下一轮追兵眼看也要到了。”

  说着向不远处的一座小沙包走去。依着一棵枯胡杨木坐了下来,闭目休息。全然不顾身边两双充满疑惑的小眼睛。

  两个孩子有些不知所措,急急跟上去道:影子哥哥,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月影道:“坐下来休息休息吧。”

  两个孩子毕竟年龄尚小,不谙世事,加之心性乐观开朗,哪肯乖乖听月影的话,静静的打坐休息。

  柳洋倒是打算静坐,看着妹妹委屈的小脸,也就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月影静静的闭上眼睛,眼中仍旧是那双星眸闪烁。始终难以入定,又听柳星儿道:哥哥,我饿了,让风儿去弄些吃的回来,好不好?

  “你又要杀生,父亲不是说过了吗!上天有好生之德。”柳洋规劝的道。

  母亲说过:“天下万物,弱肉强食,我们吃了他们的肉,等我们死了他们来吃我们的肉,这才叫天道轮回,顺应自然。”柳星儿一脸理直气壮,好不霸道。

  月影饶有兴味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心中跟着道:对吗,别说,我也有点饿了。

  柳洋本就不善口舌,想到每次父母争辩,也都是父亲认输,自己学着父亲不吃便是。想着,便吹起口哨换来风儿,让他去觅食。

  月影也在心中暗暗等待,不知这神鹰会带回来什么美味佳肴。此时,月影隐隐觉得自己的上空有一种乌云压顶之感,沉重非凡,凭着直觉迅速的就地翻滚,猛然跃起,口里道:什么人。这一系列动作本做潇洒流畅,却不料只得到一片笑声。

  定睛一看,自己方才休息之处,此时正躺着一头野骆驼,脖子上有齿痕,鲜血直流,显然已死去。

  月影转念一想便知始末,心道原来是风儿捕猎的结果,想来自己也就以为它会捕回兔子、老鼠之类的小动物,没想到居然是只骆驼,看来这风儿的实力不可小觑啊,果然是神鸟啊。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柳星儿和嘴角抽动的柳洋,月影抿着唇不发一语。

  不久,柳星儿便停了笑容。弱弱的问:“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我们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让风儿在你头顶飞两圈,谁让你老是跟我们装深沉,不会真的把骆驼扔到你身上的,是看你离开才放在那儿的,你不会吓到了吧!”

  柳星儿看月影半天不吭声,有些内疚,忍不住走过去,踮起脚想摸摸月影的头,

  “母亲说摸摸头就不怕了。”

  第一次月影没有戒备,没有挂起自己招牌式的笑脸,似乎把自己坦露在这大漠之中,突然内心深处有一种感觉,好像在说:原来自己仍旧活着,活着的感觉真好。

  月影知道自己又再一次失去了控制,忙岔开话题道:“我们来烤骆驼吧,这道菜可是世间美味哦,等追兵来了,我们就在阵中吃烤骆驼,他们不被我们杀死,馋也馋死他们!”

  柳星儿和柳洋皆是一副嘴馋的模样,急急的道:“怎么烤,快说,快说呀。”

  月影的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徐徐道:“这道菜是我随师父游历时学到的,将煮熟的蛋塞入鱼的腹中,再将这条鱼烘烤熟后塞入鸡的腹中,后又将烤熟的鸡塞入羊的腹中。羊烤熟后,塞入骆驼的腹中。最后将整只肚中装有蛋、鱼、鸡、羊的骆驼进行烘烤。它的美味连天上的神仙也要下来尝一尝”。

  柳洋隐隐觉得不妥,好像太麻烦了,何况在这沙漠中哪来的这么多美味。

  柳星儿不以有诈,兴致勃勃的道:那快点开始做吧!可是这蛋鱼鸡羊上哪里找啊!哦!让风儿去。

  柳洋心疼的道:“这要让风儿跑好远的,太麻烦了吧”!

  风儿在空中嘶鸣显然是在附和柳洋的话。接着停在柳洋的肩膀一脸可怜相的看着柳星儿。

  这时,月影道:也是,那我们就吃生骆驼吧,喝点血,也蛮好的。

  柳星儿一听瞬间变了脸,“不要,我就要吃烤骆驼”说着双手报于胸前,腮帮气鼓鼓的。

  柳洋,没了办法只能看了看风儿,风儿无奈的飞上了空中,飞过月影头顶时扇动了一下翅膀,弄得月影满脸沙尘。月影虽面带笑容,但心中道:这一回我又记下了,看下一次我做流火鸽肉,让你去烈火崖吃吃苦。

  想着风儿要来回飞个五六趟,心下畅然对着俩人道:“我们边准备烤架,边部这馋嘴大阵吧”。

  柳星儿道:馋嘴大阵是什么,有这样一个阵法吗,我怎么没有听父亲母亲说过?哥哥,你知道吗?

  见妹妹一脸认真的望着自己,柳洋苦苦一笑道:没听过。

  月影道:这馋嘴大阵乃是,乃是,乃是,一会告诉你们。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