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6 18:37: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剑阁门下
  4. 第一章:择剑

第一章:择剑

更新于:2018-03-18 13:40:29 字数:4741

字体: 字号:
  在大周朝,一共有五个属于炼气士的名门大派,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剑阁。

  在这五大门派里面,每三年都会举办炼气士的门派演武,举办地点自然就是大周朝的都城——洛阳,举办时间则大多都在三月份左右。

  同时这也是五大门派大开山门准备招收有炼气资质之人的时候,一旦完成招收,那么也就是门派演武开始之时。

  而去年的交流大会,五大门派的名次发生了剧烈的变动,以大周第一炼气门派自居的“道庭”被同为洛阳的另一大派“儒门”给击败,居于次席,位列第四的“戒律府”则凭借门下弟子出众的实力,力压“狂人馆”的嚣张气焰排名第三。

  至于最后的“乐理宫”所派出的弟子几乎可以说是连战连败,就连门中的大师姐都被狂人馆的大弟子给击成了重伤,排名垫底。

  不过这些,都跟正一口口扒拉着饭食的皇甫睿没什么关系,他们剑阁别说是五大门派了,就连那些不入流的炼气门派都要好过他们——因为他们门派连钱都没有,有那也是四师弟钱士贤自己家的。

  念头至此,皇甫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着周围那些还在狼吞虎咽的彪形大汉。

  “唉,现在一百两也没了,难道真的要去炼制那些一般人也适用的丹药卖钱?”

  当皇甫睿在低头考虑此事时,已经穿上了衣服的庞威也正在上下打量着他,五官端正,身形修长,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不过身为炼气士,他居然会为了那区区百两银子就烦恼不已,可见不是什么名门大派的弟子。

  用过了这顿由庞威自己烹饪的晚食后,皇甫睿也就起身准备告辞了,今天他可以说是毫无收获可言。

  其实若是他狠下心,这些战场上的虎狼之士他倒也可以轻易拿下,只是这就违背了皇甫睿他为人处世的原则,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山里的冬天是很冷的,不过皇甫睿也不介意,只是一步步的往山下走去。

  在走之前他也告诉了庞威,山下的县令已经准备上报郡守了,是走是留,让他们自己好自为之。

  “皇甫小兄弟!”等皇甫睿已经走出了百步左右,身形高大的庞威却在此时追了出来,而在他的大手里还拿着一个陈旧的小布包。

  “哦,是一百...庞大人啊,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炼气士那目空一切的脾性,知道对方的过往后,说实话皇甫睿还是挺佩服这个领军杀出重围的千户的,所以他转过身朝对方拱了拱手问道。

  “啊,我老庞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既然皇甫小兄弟这次手下留情了,这等钱物就当作是我老庞的人头钱了,还望小兄弟不要推...”还没等庞威说完,他的手就一轻,布包已经到了皇甫睿的手里。

  还真是连推...都不推啊。

  “哈哈,皇甫小兄弟办事雷厉风行,对我老庞的胃口,那么就此别过了,日后要是皇甫小兄弟有用得到我老庞的地方,尽管开口!”说完,庞威就准备拍拍皇甫睿的肩头,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么做有点不妥就放下了手。

  皇甫睿也没有多说什么,再次笑着拱了拱手,两人就此别过,一个上山,一个下山。

  看这重量怎么说也有五十两了吧,捧着那布包,皇甫睿掂量了两下暗叹道。

  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庞威此举的用意呢,无非就是真的等官军进山时,借剑阁的地方让他们避避风头而已。

  庞威虽然这次算计了他,不过也是为了他那仅剩下的同袍弟兄,与他们方便,皇甫睿倒也不是十分介意,而且也能暂解门派里的资金周转问题。

  为了国家奋战至死庞威他们并不怕,但要是被自己人由背后捅刀子,那不论是谁都无法忍受吧。

  月色洒落在皇甫睿的身上,配上他那一身白色的长袍,倒也让此时的他多出了几分炼气士的出尘气质。

  ...

  “秦大人,里面请”

  在居山镇的县衙内,已经年近五十的张县令正恭敬的等候在门外,将一名面色阴鸷的中年男人往大厅引去。

  这名秦大人朝张县令挥了挥手之后,也不说话就径直步入了厅中,不过张县令却也不恼,只是继续恭敬地跟在对方身后。

  要知道这位秦越秦大人可是居山镇附近的炼气大派“凌云门”的三大长老之一,一身炼气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神三重,只要将他给服侍好了,那么他这个县令之位说不定也就可以往上动动了。

  等到秦越入座之后,宴席开始,一旁的侍女上前拿起玉壶就开始为秦越倒酒。

  “张县令,听说最近居山这里有匪患出现?”看着那淌下的清冽酒液,秦越朝身边的张县令淡淡的问道。

  秦越的这个问题顿时让张县令的呼吸为之一窒,这酒都还没喝,怎么这秦大人就开始提及此事了?

  不过对秦越恭敬有加的张县令,最终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说道“是,是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县令弄不懂了,这遭了匪患怎么还成好事了,难不成秦大人是暗有所指?

  “只要张县令你明日让你们府衙里的捕头领着她进山,她自会帮张县令你除掉所有的强盗匪人,你看可好?”

  “秦大人所说的是谁?”

  啪啪,说完秦越就抬起手轻击了两下,然后大厅外就响起了两名秦越门下弟子的喝骂声。

  不知道秦大人到底要做什么的张县令没有轻动,只是不着痕迹的偷眼往挂着大红色帘布的厅外看去。

  很快,一名浑身肮脏,穿着破烂布袍的娇小人影就被那两名弟子给带入了正厅之中,一些胆小的侍女见到这一幕都开始尖叫起来。

  不同于一般人的淡黄色双眸,中间竖起的瞳孔里只有冷漠之色流淌其中,口中的犬齿也长出了一小截,颈部与手足都被拷上了铁铐,这个女子在张县令看来比起人反而更像是一头——狼。

  “秦大人,她,她究竟是?!”骇然起身的张县令指着那狼女,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哈哈,张县令不需惊慌,这女子正是我此次外出最大的收获...”看着那低垂着头的肮脏少女,秦越满意的笑了。

  ...

  皇甫睿看着自己面前已经变成了一堆焦竹的小屋,手中那包卷着五十两银子的布包就这么落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他自问道,然后他的目光一转,就看到了正趴在周雪慕怀中嘤嘤啼哭着的巧巧,那一双满是润润泪光的眸子还时不时偷偷的看向站在竹屋前发愣的皇甫睿。

  “今晚是我跟雪慕师姐负责烹制晚食,所以没有看顾好巧巧,她也贪玩就把师兄你竹屋中的炭炉给弄倒了,这都是文远的错,你要责怪就责怪文,大大大大大大师兄!”还不等三师弟君文远说完,皇甫睿只觉得胸腹间的气血一阵上行,扑通一下就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不好了!雪慕师姐,大师兄给气晕了”

  “拿点水给他泼泼他就醒了”

  “呜呜,慕姐姐,巧巧怕”

  “巧巧乖,不怕,大师兄要是冲你发火,慕姐姐就揍他”

  ...

  悠悠醒转的皇甫睿看着头顶上陌生的竹顶,慢慢地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看着窗外已经高高挂起的骄阳,他呼出了一口长气,下了地走出了属于三师弟君文远的竹屋。

  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省吃省喝存下的那几张银票也都全部葬身火海了吧。

  唉,那些银票可是他准备给雪慕或者巧巧当嫁妆用的,她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现在早没也好,再慢慢存吧。

  不过好在巧巧这次烧得只是他那间小竹屋,要是巧巧一个不注意把封存有剑阁历代兵器与口诀身法的府库给烧了,那皇甫睿就真的是要自尽在师父他老人家墓前了。

  似乎是担心被皇甫睿责骂,即便现在都已经将近午时了,那几名师弟师妹们都还在奋力修炼着,就连明明不关他事的钱士贤都给君文远给拽了过来进行表态。

  见状,皇甫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身走进了附近一条竹间的小径里,那里头除了身为大师兄的他,其他几人都是不允许进入的,因为那里就是剑阁这个门派的府库所在。

  没过多久,皇甫睿的身影就再次出现在了剑阁这个修炼专用的小平台上,而他的手中此时则多出了四把正在发出剧烈波动的长剑。

  破军、重岳、轻阳、问道,就是这四把剑的名字,皇甫睿一步步走到了师弟师妹们的身前,抬手一甩,那四把剑就这么凌空立了起来。

  至于知道自己昨晚做错事了的巧巧,一见到皇甫睿就急忙往周雪慕那边藏去,而周雪慕也不是那么有底气的把巧巧给护在了自己身后。

  “见过大师兄”在剑阁这个破落小门派里还这么讲究辈分关系的也就只有君文远了。

  挥挥手示意君文远不需多礼,皇甫睿环顾一周,最终目光却是落在了一副无所事事态度的钱士贤身上。

  “士贤,你在这四把剑里先挑一把”皇甫睿沉声说道。

  似乎是被皇甫睿那不同以往的语气给镇住了,钱士贤点了点头,迈步走到了那凌空的四把剑前,目光一一掠过

  最终停在了“问道”一剑上。

  “师兄,我挑这把”皇甫睿一招手,被气流控制着的问道剑就这么落到了钱士贤的手上。

  “下一个...别藏了巧巧,师兄已经不生气了”听到自己被皇甫睿给点了名,巧巧吓得把头给埋到了周慕雪的肩上,不敢出列。

  “师兄,巧巧错了,不要打巧巧”因为不敢抬头,所以巧巧说话的语气十分沉闷。

  不过等了一会,巧巧却没听到皇甫睿的回应,她一下子就抬起了头,只见皇甫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面前,还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下巧巧的额头。

  “唔!”巧巧捂着自己的额头,看着皇甫睿不敢说话。

  “好了,这就是师兄对巧巧的惩罚,现在师兄已经不生气了,真的”

  听到这句话,巧巧终于笑了,笑容里充满了天真,缠着皇甫睿就开始要抱抱。

  “那么现在轮到巧巧去挑剑了”宠溺的轻抚了下巧巧的头,皇甫睿指着那剩下的三把剑说道。

  “那巧巧要这把!”皇甫睿的话音甫一落下,巧巧就指着重岳剑叫道。

  重岳吗...他一招手,重岳剑也落到了巧巧的手上,捧着剑巧巧就小跑着回到了周慕雪的身边。

  “然后是文远,到你了,挑剑吧”

  看着空中仅剩的两把剑,性子较真的君文远陷入了两难,因为不论是他挑哪把,剩下的那把都将成为周慕雪的兵器,因为她没得选。

  这时候除了巧巧外,其他三人都已经知道了皇甫睿这个挑剑的先后是怎么决定的——修炼进度的快慢,没错,周慕雪是四人中,修炼最差的一个,而她却恰巧是第二个拜入了剑阁师门,是除了皇甫睿这个大师兄外,门派里辈分最高的那一个。

  “那我选这把...吧?”君文远一边观察着周慕雪的脸色一边犹豫着说道,不过看周雪慕并没有什么反应,就一咬牙确定了自己的选择,而他选择的剑是轻阳,所以破军自然就是周慕雪的了。

  这次皇甫睿一招手,两把剑都一起动了,一把落在了君文远的手上,一把则飞向了面无表情的周慕雪。

  见周慕雪的心情有点低落,皇甫睿也不点破,只是反手一抖,将自己的归烟剑给握到了身侧。

  冬天的风刮在人的脸上不止冷还疼,站在平台正中的皇甫睿看着周围的四人开口了。

  “你们也已经算是迈入了炼气一道的大门,现在作为你们的师兄,也是时候教你们一些运用“气”的技巧了”

  听到皇甫睿这么说,就连平日里不怎么上进修炼的钱士贤都开始有点兴奋起来了。

  “若是炼出了真气,却不去运用,那么这些真气最多也就起到强身的作用罢了,要成为真正的炼气士,那么你们就需要去学会运用真气或者说驾驭真气”

  “现在,将你们提炼在小腹气府处的那团真气,沿着经络试着注入到你们手中的剑里”

  皇甫睿一边说一边进行演示,真气开始慢慢注入到了他的归烟锥剑里,与剑身上自带的波动共振在了一起。

  这也是所有炼气士所必须经历的一步,这一步要是都无法做到,那么后面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因为这已经属于炼气士基础中的基础。

  不过好在四人都成功的将气给引入了剑中,就连巧巧也是,在修炼上,她的悟性跟她的心性完全是成反比,拥有很好的炼气资质。

  “好,你们都做的不错,那么接下来就试着将剑中流淌着的真气给挥出去”只见皇甫睿的手一抖,一道发出剧烈剑鸣的剑气就这么朝着天空扫了出去。

  第一次就能挥出剑气,这点就连钱士贤都做不到,而这也是他们今后要修炼的重点,由着几人在平台上继续挥剑,皇甫睿转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突然,他的身子十分怪异的抖了抖。

  “...我那个装了五十两银子的布包呢”皇甫睿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一片惨白。

  不过君文远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担忧,说那挺沉的布包已经放到了自己的那间竹屋里,让皇甫睿不用担心。

  也还好布包是被君文远给收了起来,要是这仅存的五十两银子再不见了,别说过年了,门里估计连饭都开不了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