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17:4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五彩斑斓
  4. 第二章 曾经的人

第二章 曾经的人

更新于:2017-04-21 16:03:20 字数:2107

  大概过了不到半小时就有人敲门了,看来孙雷和许可的住处不是很远。

  开门之后,眼前的女孩让许可感觉面熟之外又有些陌生。孙雷,就现在女孩的旁边。

  看着孙雷,许可握起拳头在孙雷的胸口轻轻的一捶。孙雷也是一样。接着两人就是一个紧紧的拥抱,男人和男人的拥抱。充满了力量。而两人,都也是眼角湿润却还要装作坚强。

  一番之后,许可看着孙雷身边的女孩。问了句:“这位是?”

  孙雷看见许可这么问立即火冒三丈,抓起许可的领口。粗声野气的吼到:“你大嫂!”

  这时,一旁的女孩说话了。

  “许可啊许可。我说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女孩有些生气的说。

  许可听着、看着。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变化,变化也太大了吧!”许可惊讶的说到。

  “哈哈!”

  没错,这女孩正是孙雷的女朋友唐晨阳。这两人要说起来,也谈了有九年了吧。不得不让许可有些佩服和羡慕了。

  “好了。坐下吧。都别站着了,都是自己人啊。就别客气了。”许可说指着桌上的菜,示意两人赶紧坐下。

  三个人接着坐了下来,畅谈了一番之后。孙雷和许可很自然的就聊到了当年许下的诺言上去了。

  话说当年还是高二,孙雷,许可还有一个同学他们一同创业并且许诺毕业之后一同去创业。如今朝花夕拾,孙雷说明了这次来B市的目的。然后两个人一合计就准备合作创业了。

  不过想到了田耀博,两人决定还是跟他顺一声。毕竟都是曾经的好兄弟。

  “你怎么会来到B市?听你说不是打算在A市闯荡的吗?”提到这里,许可心中一横。摸了一把臂上的伤口淡淡的说了句,“这个以后再说,不过目前我是要在这边常住了。”

  孙雷高兴的站起来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们那边租了一个大院正愁没人住呢!搬,赶紧搬。”

  “呵呵。既然这样那我就过去凑个热闹吧。”许可笑着说到。

  热闹了一会,许可也没有什么行李。只是带着今天去超市买的日用品就过去了。

  ………………………………………………

  镜头转到A市华强企业董事长办公室:

  “怎么样,事情处理了吗?”一个叼着雪茄的胖子坐在办公椅上转动着发出吱呀的响声,接着放下烟吐了一口冲着地上站着的家伙问。

  “放心吧老板。我已经将他揍了一顿赶出A市了。”这个猥琐的家伙殷勤的说到。

  “什么!你把他赶出A市了!谁让你这么做的?”老板突然的暴躁让猥琐家伙不知道怎么办了。

  “难道你不知道许可是商场奇才吗?你这样放虎归山简直就是给他和我们抵抗的资本!废物!废物!给我滚出去!”老板指着猥琐的家伙骂到。

  猥琐的家伙看到老板暴躁了就赶紧趁机夹着尾巴逃跑了。

  王帆此刻心中非常乱,他本想着让这个家伙去了好好说。将来还想收下许可这枚棋子的。没想到,事情已经发现到了这种地步。

  王帆拿起雪茄抽了一口就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毕总吗?”王帆客气的问。

  “恩。你是?”

  “我是A市华强企业的董事长王帆。”王帆介绍着说。

  “哦。是王董啊。久仰,久仰!有什么事吗?”毕文强怀疑的问。

  “是这样的。我手下原来有个叫许可的小子在这边犯了事。就跑到你们B市去了。这次就是想让你帮忙好好打击这小子一番。别给他出头的机会。”

  “哦,是这样啊。没问题。你把他的信息给我传真过来吧。”毕文强犹豫着说到。

  “好的。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谢!”

  “呵呵,王董你说笑了。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王帆这才平静了很多。

  另一边毕文强算是高兴坏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许可肯定是个人才。否则怎么会让王帆这样的大人物这么担心。

  就这样,毕文强也开始计划着自己的算盘。

  ………………………………………………

  再说说许可他们。

  许可跟着孙雷搬到大院以后,就随便找了个空屋住了下来。可喜的是房间里竟然什么家电都有。电脑、冰箱、空调……应有尽有的。再看看院子里的环境也是不错。真有一副四合院的味道。

  许可刚把东西收拾好就听见小唐喊着开饭啦!话不多说就赶紧赶着吃饭去了。刚才吃的那都是些什么啊。垃圾食品。。。

  坐在饭桌上,许可看着丰盛的餐桌忍不住的问:“对了,你毕业以后干什么去了?”

  “我?”孙雷指了指自己接着说:“干过保安,摆过小摊,做过代理,经营过小店……两年时间,几乎体验过各种工作了。”孙雷拍了拍胸口骄傲的说。

  说到这里,小唐插了句:“就是什么都干不好!”

  说完,三人都笑了。

  “那你站在还和田耀博有过联系吗?”许可正经的问。

  “田耀博,有啊。一直在联系,那家伙现在好像混的还可以哦。”

  “那好。你等会吃完饭了把他电话给我说说。我有事跟他说。”说完许可就指着桌上的饭示意大家赶紧吃饭了。

  吃完饭后许可跟田耀博打了个电话。随便叙了叙旧。

  挂断电话之后,许可跟孙雷商量了一下就一个人开着车出去了。

  看着灰色衣服的袖子上已经湿了,许可强忍着痛苦来到了医院。

  脱掉衣服的时候差点吓坏了许可。从小到大还没有这样的伤痛过。

  一天将近十厘米的伤口,如此简单的包扎。痛心。。

  多亏伤口没有过重的感染,医生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又缝了几针。开了些消炎和止痛的药。

  出了医院,许可给孙雷打了个电话。很快,孙雷就赶了过来,回家后硬是按到了床上让他安心的静养。

  孙雷看着这个好兄弟,心里说不出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