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7 23:29:1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乱世鏖锋
  4. 第一章:矿区

第一章:矿区

更新于:2017-04-21 16:39:59 字数:3795

  砚池山,姬族矿区。

  烈阳灼烧着大地,这一年化天峰十五岁,他有着一张俊朗而英气的脸,破烂的衣服已经遮不住他修长的身躯,大片的地方被晒得黝黑。

  “五品灵晶。”

  “三品上等灵晶。”

  “八品......。”

  一颗颗原石在他的手里,不出一息的时间,便能够轻松的鉴别出来。然后交给旁边的张耳,将他们归类。

  张耳是一个口吃,并且还有点呆木的青年。也正是这个原因,矿区的很多人都很少搭理他。然而他是化天峰五年来的唯一搭档。

  而在两人不远处,是一个手柱拐杖,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的名字叫古叟,矿区的人都亲切的称他为古老。

  古老是这个矿区资历最老的人之一,并且在鉴石上有着相当的经验。

  “小峰,你到矿区几年了?”古老慈笑着问道。

  “五年了!”化天峰一愣,咧嘴说道。

  “五年的时间,你几乎就学会了我一辈子的本事。”老者轻微感叹道。

  五年之前,化天峰才十岁。当时被姬族送过来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子,并且是矿区中年纪最小的。

  由于年纪太小,古叟没有让化天峰下矿开采原石,而是留在了他的身边学习鉴石。其他人见化天峰小,并且也挺招人喜欢,也就没有其他意见默认了古叟的做法。

  提起五年之前,化天峰不由想到了以前的时光。

  他记得五岁之前,他还在州鼎城的垃圾场里捡东西吃。然而突然有一天,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在一座仙境一般的山上,那就是砚池山!

  从那时起,他开始了修行之路。

  随着时间的过去,化天峰的修行天赋逐渐显露,不过四五年的时间,他便与姬族天赋最高者旗鼓相当,惊艳一时。

  甚至有长老看好化天峰的未来,不顾一些人的反对,要将族中娇女姬涵双许给他。

  然而世事无常,就在此时化天峰一身修为一夜之间尽失,被打回了凡人,一切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同一时间,在化天峰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姬族一族女共度一夜。

  这件事毫无疑问被一些有心人“撞破”,并且上报给了长老。

  “小小年纪,便做出这种事,姬族岂能留你!”

  有姬族长老只手遮天,盛怒之下,丝毫没有调查缘由,欲将其诛杀。

  最后有人出面力保,才留得化天峰一命。不过即使如此,化天峰还是免不了被流放矿区,终生不得离开的命运。

  化天峰被流放,姬族里有人叹息有人欢喜。不过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人也都将此事渐渐忘记。

  自始至终化天峰都沉默着,没有了资本的他,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任人宰割。

  来到矿区后的化天峰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不信那只是一个梦,他更不信他修为可以凭空消失。当人们都睡去的时候,他便独自爬起来修炼,夜复一夜,年复一年。

  直到化天峰来到矿区的第三年,他沉寂已久的修为终于再次出现了波动。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激动而欣喜,更让他看到了希望。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更加的刻苦,在不断的努力下终于达到了玉清境四层圆满。

  “耳朵,你放错了!”化天峰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原石提醒道。

  “啊...噢...”张耳尴尬的挠挠头,又把放错的原石捡起来,放到了正确的位置。

  化天峰看着张耳的傻样,乐的一笑。

  就在化天峰认真鉴别手里原石的时候,矿井里一个人急冲冲的跑了出来。

  “陈大哥怎么了?”化天峰急问。

  陈良神色焦急的看了一眼化天峰,说道:“罗叔,罗叔被矿中的邪物伤了!”

  古叟眼神一暗,饱经沧桑的他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深邃的矿井,叹了一口气。

  “严不严重,能不能救?”化天峰急问。

  陈良神色黯然,有着掩不住的悲伤,缓缓摇了摇头,“恐怕不行了。”

  不多时矿井里出来五六个人,抬着罗严。

  化天峰扑上去,拉住罗严的手,却是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温度了。

  “罗叔!”化天峰悲伤轻唤,然而躺着的人,却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五年的时间已经让化天峰与这些生活在最黑暗中的人们紧密相连,每当他看到有人死去的时候,都免不了悲伤。

  矿区的生活单调而辛苦,而且随时都会面临着死亡。

  在这里,人有两种死法。第一种就是老死,这是一种最理想的死法,也是正常的死法,更是大多数人渴望的死法。另一种就是被矿井中的邪物吞噬灵魂而死去,这是一种极其残酷的过程。

  一众人将罗严的尸体葬了下去,化天峰看着一座又一座的坟墓久久沉默不语,直到所有人都离去。

  “耳朵,你说有一天,我们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吗?”化天峰没有看身后,但他知道张耳一定还在,一直在等着他。

  罕见的这个看似有些呆傻的家伙没有出声,于是化天峰默默的朝着自己的破屋里走去。

  这是沉默的一夜,死去的人已经不在了,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但希望在哪里?化天峰这样问自己。

  良久之后,他一扫沉闷与情绪,盘身而坐。

  “呼......”盘膝打坐,一想到马上就要突破玉清境四重达到五重初期,化天峰心中多了几分忐忑和紧张,更多的则是期待。

  “四重一瓶颈,可这对我来说并不难!”一瞬间化天峰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二次重修,对他来说轻车熟路!

  心念转动间,化天峰脑中杂念尽除,唯有一股空明之感,仿佛置身无暇空间。

  同一时间,他手中握着的晶石发出一股极为柔和的光芒,环绕化天峰周身。

  白色的光彩自上而下流动,宛若一挂银瀑,纯洁而神秘。

  “可以开始了!”化天峰心中默念,张口就是一吸。顿时,空间似变得微微扭曲。那拇指大小的晶石乍然爆发最璀璨的光华,化作千丝万缕,疯狂涌入化天峰的七窍以及万千毛孔之中。

  “果然是五品灵晶!”这一刻化天峰眼中光芒炽盛,全身气质都为之改变。

  当所有的灵晶化作灵力涌入化天峰肉身时,一阵滔天轰鸣倏然在体内响起,修为之力犹如奔腾江河,横冲直撞,洗礼全身!

  承受巨大力量的冲击,他的肉身感觉要散架,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有的只是疯狂。

  化天峰盘坐在地上犹如石雕,一动不动。体内浑厚的灵气不断涌动,时而有点滴溢出体表,咋一看去好似血肉在发光,充满奇异与神性。

  外界之事化天峰自然不知,此刻他沉浸在痛与一股奇异的感觉之中。

  这种剧烈的波动一直持续了将近五个小时之久,每个阶段化天峰的变化也不同。

  饶是二次修行,他自信足够,但还是没有小觑四重与五重之间的瓶颈。

  “开!”察觉突破的时机已经到来,化天峰全身一颤,低吼一声,体内轰鸣空前增至最大,不多时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传来,预示着四重已破!

  步入五层的刹那,更为庞大的天地之力猛然倒灌。就像是一个装水的容器,猛然变大,庞大的海水会自然而粗暴的将它再次充满一般。这是一个可怕的过程,一般的修士难以承受!化天峰所处的虚空上,由于天地之力的剧烈波动,形成了一个无形但却巨大的漩涡。要是此刻有修士看到这一幕,定然会被这种景象而感到震惊。

  感觉到自身在不断变得更加强大,化天峰果断放开心神,任由庞大的天地之力洗刷肉躯。

  “你总算是重新回到五重修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化天峰的五重修为渐渐稳固,周遭以及肉身波动也恢复了平静。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化天峰脑海之中。这声音虚弱而微小,可却非常的清晰!

  “何人!”化天峰被着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不由脱口大喊一声,警惕而冰冷的环视四周。

  这声音看似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让化天峰周遭冰寒。显然对方对自己非常的了解,知道自己的过往!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暴露了!

  “年轻人不必惊慌,你不用找,我就在你的识海里!”良久化天峰脑海再次传来虚弱的声音:“我不过只是一道灵识,对你没有什么恶意。”

  “识海?灵识?”化天峰神色一顿,有些茫然。不过随即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姬族的人自己暂时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是何人留下的灵识,我怎么一直都不曾察觉。”化天峰警觉,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存在,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让他感觉到一股冰冷和后怕。

  “我....我是谁?我.....谁?。”那道灵识并没有回答化天峰的问题,而是开始不断地喃喃着我是谁。

  良久之后,那声音叹息一声说道:“我并非完整,有人强行干扰,将我一分为三,好多事都无法记起。”

  “那你是何时进入我的识海,为什么我一直都不曾察觉?”化天峰冷静下来问道。

  “十年之前。”那声音沉吟良久缓缓说道。

  “十年之前?”十年之前是化天峰被带到砚池山的时间。

  “你可曾记得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不记得了。”

  化天峰一阵沉默,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听你方才之言好像了解我的修为为何突然消失?”化天峰问到了一直困惑他的问题,至今他都没有想通为了什么。

  “这件事就要从传承之晶说起了。”化天峰闻言一惊,什么传承之晶,未曾听闻,不过却没有打断灵识的话语。

  灵识将缘由娓娓道来:“传承之晶是某些有大手段之人,为了让自己的传承长留与世,而凝结出的一种载体。它可以将人的记忆或者不朽神通完全保存,你体内的传承之晶,和我的灵识一样,都不完整,曾经被人斩过!正是因为如此传承之晶受创严重,所以只能不断吸收天地之力,修复己身。而你的修为正是被它所吸收化解。”

  “你说什么!我的修为是被什么狗屁传承之晶化掉了?”化天峰愤怒,这些年的遭遇只有他自己知道。

  “传承之晶可遇不可求,这是你的机缘!”那声音直接开口说道。

  然而化天峰皱皱眉头,看起来并没有太多惊喜。

  “如果你不感兴趣,当然可以选择放弃!”那微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异,说完便消失了。

  之后任化天峰怎么叫,那个声音自始至终再也没有回应,就像是从来都不存在过一般。

  化天峰睁开眼,目中闪烁奇异光芒。但见天色已亮,已经有人醒来,便伸了伸懒腰朝外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