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6:58:3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流离寻雾
  4. 第三章 行动

第三章 行动

更新于:2018-03-16 15:27:43 字数:2199

字体: 字号:
  第二天一大早,被老头叫醒起来时发现,那些流浪家庭已经全部离开了,我叹了口气心里祝愿他们能够找到一个好家.我和老头一起到附近的公厕洗漱完毕后又回来.

  我扯出挂在车把上的白色塑料袋并且打开,探手进去拿出两个冰凉的包子.我先用口叼着一个,然后将另一个递给老头.只两口,拳头大小的包子就被我俩吞掉.我再次伸手入袋子中,不过老头叫住了我:“小子,省点吃,现在我们就像回到了原点,还是省些好!”

  我安慰道:“别这么颓嘛,老头,这包子放久了也会变质,早晚都要吃,我可不想等到变质后再吃,更何况吃饱了才有力气工作,来!”我起手又抛给老头一个包子,老头若有所思的慢吞吞地一口一口咬.看着老头的忧愁模样,我皱了皱眉,然后装作轻松地跃上三轮车后,侧坐下去,再次鼓励老头道:“嘻嘻,这样也挺好的嘛,同行走了绝大部分,竞争也就小得不值一提啦!与其在这伤感倒不如抓紧时间捞一把!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头也听懂了我的用意,强作欢颜跨上了三轮车,勉强喊了一句:“出发喽!‘

  来到大街上,四处可见创文的踪迹,我心里暗叹政府的办事速度.沿路栽种的每棵大树边都插着支红底黄字的旗子,上面的两个字是“创文”;天桥下的护栏外也拉起了横幅:“我们都是F市的市民,F市是我们共同的家,让我们携手共创一个文明的F市吧!”这横幅甚至比天桥还长,而且我很怀疑这宣传语是不是请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来写的,开来市政府挺注重对儿童的文采的培养,不过恐怕这么长的横幅会造成严重车祸啊!每个司机只顾着抬头看横幅上的流水账还哪能注意路面情况,等他看完也早已经撞上了,说不定哪个司机看完横幅后被深深感染,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而叹一句:“我靠!”同时手脚随念而动,脚一跺也不知踩的是油门还是刹车,反正都会引发严重车祸,那就不探究了.

  幸亏市政府是个君子,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嘛,全部都是形式象征一下罢了,这由满街的垃圾中可见一斑,我们也得乐于此,无本生利可是很赚的,我们几乎是推着车走而不是骑着车的,因为每走个十米就要停下来捡个瓶子铁罐什么的,老头原本的愁容也逐渐展开变得容光焕发.我们载着一车(三轮车而已)瓶罐,外加每人拖着一个装得满满的麻布袋,推着车回大本营,结束了丰收的一天.

  丰收的日子持续了三天,我和老头沉浸在工作中不亦乐乎.第四天,情况变了!

  第四天早晨,我和老头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洗漱紧接着出发工作,由于这几天的丰收之喜已经完全代替了之前的忧虑,老头面色红润地对我说:“小子,鉴于近日收益之大,我决定买份早餐犒劳一下,然后再奋力投身于工作中!‘老头说这番话时故意装作领导发言,我顺着他做了一回下属,回以热烈的掌声,还有笑声.引得附近的同行们也笑出声来.

  初来到大街时,我们惊讶的发现街道上竟很干净,但我没有多想,以为这几天的忘我工作导致了这资源枯竭的状况,拐过街角进入另一条街相信又会是对我们而言的天上人间.

  老头轻跃下车到之前光顾过的包子店,我留下来看车.就在老头后脚跟踏入包子店店门,不知从哪儿冒出一群清洁工,街两旁对称各站着几个清洁工,她们之间隔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看样子应该是每个人都划有了负责的工作区域.她们像石像一样立着,手上抓着一个大扫帚,真像刚出土的兵马俑.她们身上穿着统一的制服,制服的正面和背面都印有闪着光的两个大字:“创文”.

  我心里暗叫不好,莫非是那群人开始行动了!?

  就在此时,一阵凉风拂面而过,我旁边的一棵树的树枝摇曳发出“沙沙—”声,树叶婆娑间,一片青叶缓缓飘下,这是一个多么清幽的意境呀!可那片青叶不知道,这将是他坎坷命运的开始.

  正当那片青叶在我眼前飘落到地的一瞬,一股逆风打在我的脸上,与此同时,一个黑影挡住了我的视线一下子又消失了,我揉了揉被风灌得酸痛的眼皮,眼猛地一睁,一个人在我的眼皮下站起来,我吓了一大跳,重心被偏移到后面,倒向了三轮车后台上,被几个麻布袋垫着.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清洁工,她两指夹住那片无辜的青叶举到眼前,恨恨地说:“差点就让你这片混蛋叶子毁了我的奖金!”然后将手攥成拳头缓缓放下,视线就落到了我的身上,向我投来了轻蔑及厌恶的眼神,我难掩心中的激动,嘴里不自觉地蹦出几个字:“好身手”那清洁阿姨听了我的话,眉向上扬了扬,干瘪的口罩顿时鼓了鼓,接着神气地转身朝自己的站岗位走去.

  看着清洁阿姨的背影,我心里半明半暗.忽地一个白影一闪而过,随即腹部向身体四处扩散麻痹,不久腹部传来一股温热取代了麻痹.“喂,小子,发什么呆呢?”

  我提起落在我肚皮上的鼓鼓的白色塑料袋,侧过头,对迎面走来的老头埋怨道:“搞什么偷袭呀,老头!”老头呵呵的笑着跨上坐垫,双脚踏上踏板,往后踩几圈然后蹬实了.“小子,给我拿个包子来,你也吃两个,趁热吃!”

  我应声解开袋子的大结,伸手进袋子抓出一个仍冒着白气的包子,递到老头面前绕着一个圈晃,老头一把夺过包子,说道:“坐稳喽!”

  不知道老头是否已经发现情况的恶化,我试探性地开口:“老头,你有没有发现...”老头一下子打断我的话:“嗯!早上起来时无意识见到一个平常很肮脏的巷口变得一尘不染,那时起我就感到不妥了,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他们开始工作了.”

  老头微微地向后侧过脸,我见到老头脸上所流露出的担忧,于是故作轻松地对老头说:“有什么所谓啊老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的安慰并未起到什么作用,老头将愁容原封不动地扭向前方,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