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3: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狘曰
  4. 第一章 身世

第一章 身世

更新于:2018-03-16 18:37:38 字数:2152

字体: 字号:
狘曰目录
共1章
  这是一个偏僻而又寂静的小村庄,村庄唯一的出口是一座布满青苔的石桥,这座石桥说起来也有一段年代了。石桥的对面就是小有名气的南临镇了。这时天还没亮,整个小村庄都笼罩在夜幕之中。在一栋混泥土砌成的三层别墅前,一个穿着校服的胖胖身影对着二楼的窗户喊道:“朱源!朱源!快下来。"因为农村的学校到校时间特别早,所以学生都是天还没亮就要出门了。只见窗户边上出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这个身影虽然瘦但是肩膀还是蛮宽大的。这个身影听到外面的叫喊慢慢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对着隔壁的房门凝望了一会儿才走下楼去。不一会,大门前出现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这个少年长的十分清秀。但是你如果仔细的近距离观察你会因为这位少年的眼睛禁不住打一个寒颤。因为这位少年乌黑的眼睛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毫无一丝一毫的波澜,这种深邃眼睛绝非这个年龄段的人所能拥有的。那名叫擘桢的胖胖少年,见到了朱源马上凑了过去笑嘻嘻的说到:“朱源!你今天好像要比平时起床的,还要完那么一些哦!”那名叫朱源的少年只是说了一个“哦”这个字毫无一丝的语气夹杂在里面。他们俩人的对话好像是一阵风轻轻的拂过一棵枯寂的老树一样,风只是使得老树焦黄的树叶轻轻地飘动了一下,显得毫无生机。那是因为两年前,发生了一次让朱源崩溃的事情。朱源的母亲是一家服装店的店长,因为她的精心经营下使得这家服装店生意兴隆,家中的衣食起居都是由她一人照料。而朱源的父亲从朱源记事起只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酒鬼,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那年的春天,而那天刚好是假日,朱源在家里完成功课。突然他的母亲急匆匆的提着包,从隔壁的房间来到的朱源的房间。朱源见他母亲如此着急就问她母亲发生什么事,他母亲和他说:“朱源你在家里好好呆着,妈妈出去办些重要的事情,最晚三天后回来,这里有五百元,你别饿着了哦!”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了五百元人民币。因为是紧急事情所以朱源也未多问。五天后一名邮差骑着自行车来到朱源家门前,叫道:“朱源!在不在有你的信件请出来签收一下。”朱源跑下楼去,心中默念道:怎么会有我的信?来到楼下邮差递给他一封信,他很有礼貌的对邮差说了一声谢谢,就拆开了信封。他从信中拿出三张纸,而映入眼帘第一张纸的顶部写着五个黑色的大字“死亡通知书”。当他看到这五个大字时仿佛是中看晴天霹雳一般,全身颤抖起来。接着他连忙撕开信封,纸张最下端写着死亡人的姓名,正是他的母亲。而信件的地址是“南临医院”他突然跪倒在地上,泪水顺着他面颊落到了地上,天本就阴沉沉,突然间下起了小雨,仿佛连老天都在同情他。但是朱源并不知道在这场雨下起的同时在村庄另一头的一座竹林山上一瞬间闪了一道白光,白光快的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似得。他拿着信迫切想知道原因,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要知道真相,于是他拭干了泪,淋着雨向南临医院的方向跑去。来到医院,他向当事的医生礼貌地询问关于他母亲的那件事,因为朱源还没有沦落到丧失理智的地步,不会连基本的礼貌的忘记。当事的医生说那天晚上他刚好值夜班,当他准备出门抽一支烟犒劳犒劳自己时。一辆救护车开了进来,护士推着一张床进来时,他清楚的看见床上躺着的是一名女子,这名女子面色苍白,但是嘴唇血红,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骨头,骨头”两个字,当时他也吓了一跳,没过多久那名女子就断气了。据说她是晕倒在南临镇旁的大马路上,被好心的路人发现了,才被送到了医院。听了这些朱源彻底崩溃了,连希望知道母亲的死因的小小愿望也被磨灭了,世界在他的眼里已经变成了灰色,没有光彩。第二天雨下得更大了,他没有去上学,因为他要为母亲送行。他穿着一身白衣跟在一辆车的后面,车上放着的就是他母亲的遗体,车旁堆放着白色黄色的菊花。将他母亲的遗体送去火化,拿到骨灰之后他跪在村庄中的大祠堂里默哀,四周站着的都是些亲戚朋友。其中也不乏有些人嘴里碎碎叨叨的念着“可怜,惨”。跪了很久很久,仿佛世界的时间都暂停了,则他的脑海中不时出现一些快乐的难过的画面,每当想起这些时他眼泪总是止不住要留下来。他回头看向大祠堂的大门时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在门口闪过,他冲了出去而那个黑色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别人都觉的他的举动莫名其妙,但是只有朱源才知道那个黑色的身影其实就是他的父亲。他不由的在心底里责骂起了父亲:为什么!为什么!妈妈遇害那时候你在哪里?你满脑子都是酒!酒!酒!你从来都不关心我们母子俩,这个时候的朱源已经疯狂了。他冲回家中把所有关于父亲的照片都“扑通”“扑通”地全部砸个粉碎,要不是当时擘桢拦住了他,他差点把家中那张最大的全家福给砸了。从这件事之后,朱源仿佛坠落了黑暗的深渊,他对别人的回答不会超过五个字。他以前的朋友也渐渐的疏远了他。而擘桢就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擘桢和朱源的年龄都是16岁,他们俩从小就是很要好的朋友。擘桢的父亲是一家搬运公司的技术总监,月收入也不菲,在这南临镇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因为这件事情之后擘桢就更加照顾朱源了,虽然他们不是一个班级,但是擘桢同朱源的上下学都是在一起的。擘桢听到朱源只说了一个哦,擘桢不满地对朱源说:“你怎么每天都愁眉苦脸的啊!笑一笑会死啊!”朱源转过头对擘桢露出的一个微笑,这个微笑虽然到底也是非常的苍白,但是擘桢心中还是感觉暖暖的。他们俩向着南临中学的方向走去......
字体: 字号:
狘曰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