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43: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意幻天
  4. 第一章 血色少年

第一章 血色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12:12:15 字数:5106

字体: 字号:
  “人呢?”一位中年壮汉看向旁边一位看起来约摸13岁左右的孩子“不急”这个小孩双眼看向前方的密林开口说到,语气听起来与他这年龄完全不符....接着,旁边5人都看着这个小孩。只见他打了一个手势,那5人迅速散开,然后自己慢慢蹲下,伏在草丛中。从外看完全看不到这里有人,他旁边的壮汉见他隐匿了身形,于是向上一跃,便跳上了一个近10米高的树顶上,接着也消散了身影。没过多久,在他们之前待过的地方来了一群人,大约20个。领头的是个刀疤男,眼神如蛇般尖利,他看着前方,似在犹豫着然后眼中漏出了一股锐利带着身后的人继续前行,在路过那少年面前时,之前退去的五个人中的一个飞奔过来,手握一把长刃对着刀疤男当头一劈,只见刀疤男一个侧身躲开,向前一掌拍去。一直躲在草丛中的少年突然飞身而起与刀疤男一掌相击,两人各自退了一步后,他们眼中的瞳孔突然发出一阵光亮,如水纹一般波动着,然后同时飞身一跃,只见刀疤男从腰间取出弯刀,而少年则是袖中飞出一把长匕向前一扫于弯刀相撞后直接空中一个翻身一脚踢在身后的树上再度向前飞去,对着刀疤男当头劈了下去,刀疤男目露惊慌用弯刀往头上一挡,而顺势下来的匕首则是在少年手中一个旋转绕过弯刀一下刺进了刀疤男的左胸,待二人落地之时少年双手握住刀柄向下用力一拉,划开了刀疤男的胸口,然后跃起一个回旋踢将刀疤男踢飞。这个过程说来话长,可实际还没等那20人反应过来,刀疤男就被这少年杀死。然后少年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这十几个人说了一句,一个不留,接着之前隐匿了身影的4个人同时从四周出现,那位壮汉也是从树上飞下,然后5个人冲进了人群,一片厮杀。不过半响,5人都各自带伤的来到了少年身边,之前那个提前露出身形的也站了过来,然后这个少年看着那个提前露出身影攻击的人说到“在来之前我说过什么?”“听您的指示行动”这个人单膝跪下接着又说“可是我害怕少队暴露了,所以提前...”“你听他们几个说过吗?”少年看着这个人,用手指着旁边站着的五个人“说过什么?”跪下的人似乎没放在心上般说到“那我现在来告诉你”少年冷漠的说着,瞬间出手,一掌拍在这人的头上,在那人惊讶的眼神下向前一推,那人倒地,气绝身亡。少年身边的那个壮汉开口说到“小木,他可是鹰眼的部下,这么做是不是?”“鹰眼?呵呵”少年微微笑了一下,转身走了,那壮汉看了倒地的人一眼说了句带回去,然后跟着少年消失在丛林中,那四个人中的一个走上去背着尸体跟着一起走了。一段时间后6人到了一个村子外面,少年看着这个山村对着身后的人说“把尸体放下吧”他刚说完,村里就有几个人迅速向着他们飞奔过来,不一会儿便到了少年身边,那个带头的则走向少年目带关心的问到“小木,行动成功了?”少年点点头,然后指着身后的那个尸体摇了摇头,对着村子走去了,赶来的一群人里面有一个眼睛看起来像老鹰的枯瘦男子看着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已经走走远的少年,对着那位领头的说到“族长,青木他....”“他是我侄子,也是你大哥唯一的儿子”还没待鹰眼说完,这位被称为族长的人叹息着说着,鹰眼看了他一眼后便转身向村里走去。留着这位族长一人在这里,他看着这个山村,又看向少年离去的方向,目中似有泪光涌动。走进了村子的少年一脸冷漠,那本该是13岁孩子应该有的活泼他没有,有的只是机器一般的眼神和表情,村里的人一看到他都远远的躲开,很害怕他似的。少年走了一段路后到了一所宅子前,然后走了进去跃上房顶,平躺着看天。没有谁理解他,他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他似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之前也是经历过很多事,可仔细去想时又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能记住东西,有自己的思维,不像一般的孩子需要等到两三岁才能对周围有印象,而自他出生以来则是一直面对战火,村子与村子间时常爆发出争斗,他的父亲希望他能给村子带来和平,给他取名青木,成为为村子遮风挡雨的人。而青木的父亲则是当时的族长,可为了青木的安危,与青木的母亲一同挡住了其他村子的埋伏,而青木的叔叔青泰则是抱着青木逃走了,没多久村里便接到青木父母双亡的消息,然后由青泰接任族长一位,青木是他跟鹰眼男一起带大的,鹰眼叫青淮,是青木父亲青水的结拜兄弟,箭术在附近几个村子里是最强,境界如今更是人瞳九段中级巅峰,比之现任族长青泰也是不差多少,青木由他二人培养,加之完全是妖孽级的天赋,如今才13岁的他就是人瞳八段巅峰,箭术也是顶级造诣,比之鹰眼不遑多让,然而从小在血中长大的孩子也是造成了青木现在性格的不同,冷的就像个杀人机器,才13岁的他多次私自出动,给邻村带来了不知多少血光,附近村里也派人来埋伏过他,可他每次都能识破,并给予重创,才半年,死在他手上的人就有300之多,邻村给了他一个名号---血木。青木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可他现在的了解也只知道这个世界是可以修炼的,而且主修的是眼睛,现在已知的境界也是人瞳,灵眼,破幻,化实,结印,虚瞳,碎灵,冥门。这个山里面曾经出现过灵眼级的人物,不过出了深山后再没回来,想从人瞳突破进入灵眼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青木没想那么多,他只记得自己曾经似乎也是个修士,可他又记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在他发呆之际,青淮跳到了他身边坐了下来,看着这个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娃娃,青木看着天空说“你不问我,青平是怎么死的?”青淮叹息一声“人是你杀的,不用问我也猜的到,木儿,实力与天赋确实给了你这样的资本,可是你还是个孩子,鲜血会模糊你的双眼,到了那时你就不是个人啦,而是魔!现在村里的一些老家伙在讨论着你的问题,这个小山村不是你的终点,大哥说过,他青水的儿子绝不是个庸才,等你九段巅峰时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在山里你只能背着个血木孤独终老啊,你父亲他是见过外面世界的人,也是最有可能成灵的人,可惜,唉,木儿你叔叔他....”“我知道”青木看着那双鹰一般的眼睛说到,然后低下头“我从没怪过他,青淮叔,只是今天这事,他青平不听我的话,如果我当时不出手的话,他也死了,要知道刀疤也是八段的人。”“刀疤啊,你说什么?刀疤?李一?”青淮目露惊讶的看着青木,他完全想不到青木今天居然遇见了刀疤李一,和水村的三把手,一手弯刀刀法就算九段的人遇见了也比较难缠,与青木同样是人瞳八段巅峰,李一脸上的刀疤就是青水留下的,鹰眼完全想不通青木怎么杀了他的,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孩子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畴,这个孩子最让他欣赏就是不骄不躁,可眼下这小东西居然还会瞒着自己了,这孩子绝不会困在这么个小地方。一身黑衣,粘着鲜血的小手,冷漠的瞳孔,盖眼的头发以及一把鹰眼都不知道他藏哪的匕首,这个孩子注定飞向蓝天。青淮见他又看天了,叹息一声便跳下去走了,看着鹰眼远走的背影,青木眼瞳中一阵阵波纹涌动,如要滴出水来了一般,还有一个环形的东西印在瞳孔上,这是人瞳九段初级的标志,而且看样子也是快要突破了。“鹰眼?真当我是傻子?”青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他有一个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那就是他出生就有意识,所以从他出生以来所接触到的是其他小孩子所接触不到的东西,他不是什么妖孽,虽然比较聪明,但他知道别人是从8岁才开始练瞳,十三四岁才开瞳正式踏入人瞳段位,但他是出生就开始修炼,比别人提前那么久,何况还有人帮他,现在不到9段才是见鬼了。别人不知道,可他青木知道,自己的父母八成是鹰眼害死的。青木眼中冷光闪烁着看着已经消失的背影。鹰眼回到家中,关好房门,然后走进书屋,把中间的一本书拿下来,用手在墙上摸索着。突然一声响,墙打开了,出现了一条地道,鹰眼走了下去墙自动回原。这条路明显已经走了很多趟,鹰眼看着前方的黑暗一直走着,终于看到了一丝火光,尽头竟然是个小洞穴,鹰眼进洞后看着前方一座方台上的背影。“桀桀,那个臭小子好像怀疑你啦,不然明知道是你的部下居然直接出手杀了,我当时就说过这个祸种留不得”那个背影传出一阵沙哑的声音说着“他是我大哥的唯一骨肉!”鹰眼瞬间开了瞳印盯着前方的背影,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势背影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到“你不要忘了,你大哥可是你害死的,这个小子明显比他父亲更难缠,而且你也不要生气,就算是你都不一定有把握杀了他,我这把老骨头更加做不到”“我警告你,黑墨!小木知道真相后要杀我,我毫无怨言,可你要是敢去动他,就算拼了我这条命,也要与你同归于尽”青淮阴冷的说着“桀桀,老朽从不对娃娃动手”这个背影说完这句话之后,右手一挥,只见这小洞内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吹散着鹰眼的长发,那黑影坐起向上一跃,“不要忘了你与老朽的约定,哈哈哈”,黑影消失后,鹰眼一人站在那里,许久才转身回走,只是此时他手中多了一颗丹药,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吞了下去,当他从地下通道走出时,瞳孔中流漏的是三环,人瞳九段高级。待机关关好后,鹰眼走出房门惊讶的发现青木正站在门口,青木盯着鹰眼的双眼,然后开口说到“哟,九段高级,不赖嘛,青淮叔真是我们青家的人才啊”青淮看着他“木儿,你....”话还没说完,只见青木突然向上一跃,匕首从袖中飞出右手迅速握住,一踏屋顶向着右前方飞跃而去,青淮一见大惊,急忙跟上去口中还大喊“木儿,回来!”青木哪里管他,就在刚才他人瞳九段开通的意识海感觉到这边有异动,迅速跟来,方向正是之前黑墨离去的地方。而前方的黑墨也是在村外停下脚步看了眼方向后正准备动身时,突然觉得一阵心慌,立马侧身一躲,一只飞镖擦身而过,然后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开口说到“小娃娃,这东西很危险的”这少年正是赶来的青木“呵呵,危险?”青木说完握着匕首身体一晃便消失,然后出现在黑墨的左侧,一匕划过去,却见黑墨抬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瞬间按住了匕首的刀刃,青木眼中光芒一闪瞬间变作两环右脚向前一跺,周身瞬间起风,一阵气流向四周扩散,此时赶来的青淮看着眼前的两人楞在了那里,他完全不知道青木是什么时候突破的,而且看样子似乎青木早就知道了事情原委,气流震开了黑墨,他向后退了两步看着青木“没想到你比你父亲强这么多,虎父无犬子啊,桀桀”青淮一听直接大吼一声“住口!”身形一闪出现在黑墨身旁一拳轰了出去,只见黑墨用手轻描淡写的一握便接住了青淮的拳头,然后一掌印在他胸口,青淮便被打飞到青木身前,吐了一口血说到“木儿快走”只见青木看着他,然后伸出右手按在鹰眼的头上,眼中一片红光,一头长发迅速变红,全身泛着血光“青淮叔,借你瞳力一用”说着血光四纵,不一会儿血光消失了,只留着青木一身血光泛着站在那里,秦淮则是倒在地上,黑墨一看瞬间吓了一跳,青淮的双眼被挖了出来,再看着青木的双手正滴着鲜血似握着什么,好似看出了黑墨的想法,他松开了双手,向上平摊着,只见两只眼睛缓缓飘起,围绕着青木,然后青木血红色的瞳孔看着黑墨,“老不死的东西,刚刚开的灵眼你以为很厉害吗?”说着呼的一声,青木消失不见,黑墨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剑,身子一晃同样消失,突地只见空中出现了金属的撞击声,一会儿这,一会儿那,一瞬间而已便过了十余次,突然一片血光爆发,一阵血气涌动,一股刀气向下方飞去,只见一股黑光闪烁,一股剑气向上迎击而去,两者相撞爆出巨大的响声,在村里的青泰一直在找青木,突然听到村子西边的爆炸声,连忙飞跃而去。而此地的两人都站在树枝上看着对方黑墨开口说到“你居然练了魔功?”青木冷笑一声,也不说别的,只是向黑墨再度攻去,黑墨却不再相迎,总是躲闪,青木见他如此眼中笑意更浓,而不远处已倒地的青淮身上突然起了一阵血雾,慢慢向四周扩散,而青木则是又一刀划开了黑墨的衣角,一脚踢过去,黑墨双手一挡身子却被弹到血雾中了,血雾外的青木把匕首抛进血雾里,双手掐了一个古怪的印接着血雾一阵翻涌,只听见一声惨叫,血雾翻滚了更加厉害了,而且颜色越来越浓,青木眼中的血色也是越来越淡,只见青木双手印决一变,血雾猛的收缩,惨叫更大,赶来的青泰正好看到这一幕,看到青木红色的双眼,眼中尽是冷漠和残忍,秦泰双眼露出失望对着血雾隔空一掌大了下去,却见的血雾瞬间炸开,青木受到反震突地突出一大口鲜血双眼围着红色的眼丝看着来到此处的青泰,本想解释,却不料青泰瞬间出现在他身边一巴掌打在了下去“我没你这样的侄子!”青泰愤怒的说到,青木瞬间起身欲要还手,却不料受伤太重,立马又跪倒在地眼中看着已经散了的血雾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嘴角微微上翘,双眼尽是轻松,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叔叔,他知道青泰有所误会,可他不想解释什么,这种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了,而且叔叔已经达到灵瞳境界,村子肯定不会有事的,青泰看着青木,眼中流漏出悲伤“你父亲当年对待族人是多么的可亲,你现在这样对得起他吗?”青木看着他,惨笑一下,转身向着林子走去,突然背后被人袭击,晕了过去,青泰抱着他“你还是个孩子,孩子啊”哭喊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