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7:4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八荒蛮龙
  4. 第二章 倔强的少年

第二章 倔强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6 14:23:30 字数:3400

  时间过得飞快,课间的休息时间总是那么短暂,不多时,随着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闻梦竹拿着教案走进了教室。

  闻梦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配上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画龙点睛般的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显得精明干练,女强人气息十足。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这是嘉欣高中每天上课前学生和老师之间必须进行的互动,旨在提醒大家打起精神正式开始上课了。但是今天的这个仪式般的举动注定了要横生枝节。

  “哗啦啦”一阵课桌和书本碰撞落地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全班所有同学的注意力。

  看着瞬间变得纷杂的教室,闻梦竹眉头微微蹙起,她很不喜欢这种同学们不被她掌控的感觉。

  “老师,不好啦,余泽昏倒了!”任欣惊惶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

  伸手扶着余泽单薄的肩膀,任欣惊慌失措的看着讲台上的闻梦竹,满眼求助的目光。

  闻梦竹自然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她扶了扶自己黑边眼镜,向着余泽走来。余泽此时的状态颇为吓人,脸色惨白一片,嘴唇干裂,全身颤栗,牙关紧咬,似是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闻梦竹弯下腰,丝毫不顾及自己胸前展露的那一丝**,镇定的伸出手来向余泽的脖子上探去。

  两根嫩白的青葱玉指贴上了余泽的脖颈,刚刚触及余泽的皮肤,那两根嫩白的手指却又忽然迅速的缩了回去。

  “好烫!”闻梦竹惊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余泽满脸痛苦的面颊。

  “老师,怎么办?”任欣眼泪盈眶,看着闻梦竹,一脸的焦急。

  “快,快送余泽同学去医务室”闻梦竹恍然回神,急切的催促道。

  然而,令闻梦竹和任欣无奈的是,整个班级的男同学听到了闻梦竹的这句话,齐刷刷的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纷纷露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余泽今天的举动完全的得罪了班里的“老大”周大仁,以周大仁的家世背景,哪个男生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得罪周大仁来帮助余泽呢。

  看到班里面男同学们的表现,任欣满脸的愤怒,她站起身子,伸出手指在所有男同学的鼻子上点过,怒道:“你们一个个还是不是个爷们,余泽哪里得罪过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帮他?!”说完,任欣弯下腰,一把扶住了余泽,将他的胳膊架在了肩膀上,使劲的想要把余泽给搀起来,以她瘦弱的身子怎么可能把一个百余斤的男人给架起来呢,还没站起来,余泽的身子便已经将她一块带倒在地上,洁白的连衣裙上沾了一身的灰。

  “任同学,我来帮你”闻梦竹也是气愤的看了一圈在场的男生,弯下身子跟着任欣一块将余泽扶了起来,三人颤悠悠的向着医务室走去。

  剩下了一屋子目瞪口呆的同学,看着三人远去。

  陆纤纤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咬了咬下唇,终于站起了身子,向着教室外追去。

  “哗”顿时,留下来的同学们沸腾了,什么情况?陆大班花难道真的对那个穷小子动心了,怎么可能?

  “哎哎,你们说,这陆纤纤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穷小子了吧?”

  “怎么可能,那小子有什么值得陆纤纤喜欢的地方啊”

  “谁知道呢,兴许人家陆大班花就喜欢这样的穷酸呢!”

  ……

  一阵阵议论声在教室里响起,坐在教室最前面的周大仁听着教室里众多的同学的议论,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他狠狠的看着陆纤纤离开的背影,心中暗下决定“小子,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自量力,竟敢招惹老子的女人!”

  陆纤纤追上任欣三人的身影,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说道:“欣欣,我来帮你一下吧!”

  “不用,陆大小姐还是回去找你的周公子去吧”任欣一脸愤怒,语气生硬的开口说道。

  “欣欣,你别这样……”陆纤纤满脸柔弱,她期盼的看着任欣,想要说些什么,却总是说不出来。

  “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任欣一脸不耐烦的转头吼道。

  陆纤纤满脸痛苦,不可置信的看着任欣,停下了脚步。

  任欣丝毫不理会,依旧扶着余泽艰难的行走着。

  另一边,闻梦竹看着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心中满是疑问,这两个平时最要好的朋友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她倒也没开口去追问,她不是一个多事的人。

  看着三人渐渐远去的背影,陆纤纤白嫩的手掌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巧的嘴巴,蹲下身子,呜咽的哭出声来。洁白的衣裙落在地上,沾上了些许尘土,这件裙子跟任欣身上穿的是同款,两人一起结伴购买的。

  “欣欣,我不是故意的,呜呜……”

  ……

  医务室。

  余泽躺在床上,呼吸微弱,满脸苍白,嘴唇干裂。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孩拿着一支温度计伸进余泽的耳朵里测了一下,然后看向显示器。

  女孩顿时呆住了。

  “怎……怎么可能?”

  “怎么了,小静?”闻梦竹看着女孩呆滞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五,五十三度……怎么可能?”那个叫做小静的女孩依旧没有回过神来,嘴巴大大的张着,一脸惊骇的望着余泽苍白的脸颊。

  “哎呦”闻梦竹不耐烦了,一把将温度计夺了过来,向显示器看去。

  “这……这!”闻梦竹看着那显示器上的数字,顿时变得跟小静的反应完全相同,嘴巴微张,一脸惊骇的望着余泽。

  “闻老师,怎么了?”任欣看着闻梦竹和小静,一脸疑惑。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

  “你……你自己看吧”闻梦竹颤抖着说着话,伸手将温度计递给了任欣。

  任欣疑惑的看向了温度计,“啪”看到温度计上的数字,任欣手掌一颤,温度计从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

  “余泽,余泽你快醒醒,你怎么了?!”任欣恍然回神,身子猛地俯在余泽的身上,剧烈的摇晃着喊叫余泽的名字。

  与任欣剧烈的反应不同,白色的温度计静静地躺在,显示屏上平淡的显示着一个数字——53!

  “小静,你快想想该怎么办啊?”被任欣的反应给唤回神来,闻梦竹一脸的急切。

  “别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小静此时显然也已经完全乱了方寸。

  旁边,任欣和闻梦竹看着方寸大乱的小静早已是万分着急,但却不知该怎么去让她冷静下来,只好焦急的等待着她的指示。

  “对了,输液,给他输液,还有,还有物理降温”小静终于想起了应对之策,手忙脚乱的到后面的药柜和冰箱里去拿生理盐水和冰块。

  一番忙活,小静终于给余泽挂上了水,然后便拿着冰袋放在了余泽的额头和腋下。

  “对了,快,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小静突然想了起来这件事,催促着闻梦竹打电话。

  闻梦竹也是来不及多想,快速的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嗯”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余泽忽然发出一声**。

  余泽艰难的睁开眼睛,血红的眼睛祈求的看着闻梦竹,开口道:“闻老师,不要,不要叫救护车”

  “啊,余泽你醒啦”任欣惊喜的喊道。

  余泽却是没有理会任欣的大惊小怪,他只是依旧祈求的看着闻梦竹。

  闻梦竹看着余泽满脸祈求的可怜模样,心中一软,挂断了电话,看向余泽,问道:“好吧,给我一个理由”

  “我,我没事,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余泽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这句话能说服我么?”闻梦竹推了推眼镜,审视的看着余泽。

  “小鱼,你别犯傻,你没钱我帮你付,生病了必须去医院,你现在的病情很严重!”任欣扳着余泽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我不要你管!”哪知,听到了任欣的话,余泽狠狠的一把推开了任欣,脸色通红的拔掉了针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晃悠悠的向着医务室门外走去。

  “小鱼!”任欣捂着嘴巴,强忍住眼泪,大声的呼喊着。

  余泽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他声音低沉的说道:“对不起,你的好意我明白,但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怜悯!”说完,便迈着摇晃却坚定地脚步向外走去。

  听到这里,任欣哪里还不明白,就是自己那句“你没钱我帮你付”彻底的刺激到了余泽的自尊心,否则的话,他绝不会做出这样决绝的事情!

  “小鱼……”任欣委屈的看着余泽离开的背影,坐在地上,抱着腿开始抽噎起来。

  “我没有那个意思的,小鱼,你相信我呀!”

  “闻老师,我要请两天假”随着一道低沉的关门声,余泽的声音从门外飘进了医务室。

  闻梦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看着余泽离去的背影,再看看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痛哭的任欣,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抱着任欣安慰起来。

  “唉,爱情啊,少男少女的爱情……”

  “真是的,这个小子怎么那么不知好歹啊,还扔下这一百块钱,干什么,炫耀么?”小静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却是忍不住了,她一脸不忿的开始碎碎念。

  “不是的,小鱼不是这样的人!”谁知,小静刚刚说完,任欣却是抬起头来,昂着梨花带雨的脸庞大声的反驳者。

  “喂,你有没有搞错,我是在为你鸣不平诶!”小静不满的说道:“真是的,两个怪人,不识好人心……”

  小静喋喋不休的声音传来。

  任欣伸手抱住闻梦竹的身子,大声痛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