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8:51:5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生死逆战在都市
  4. 第四章 逼供

第四章 逼供

更新于:2017-04-21 08:49:30 字数:3574

字体: 字号:
  山间风大,落叶在风的作用之下很快就漫天飞舞,地上的落叶刚被李非凡一点一点的清扫干净,很快又被吹得满地都是,他不禁皱了皱眉,可是突然,石宏那熟悉的声音却再次传进了他的耳朵。

  “师父,你看,就是他,刚刚使出的邪招对付我们,让我们几个受伤不轻,现在身上都还在疼呢。”石宏一边对着天觉大师说着,一边用手捂着自己那半肿着的脸,表情显得很是痛苦,在他身后的几名同伙,依旧是这幅模样。

  在整个寺里,除了天悟大师以外,还有天觉,天空两位师父,两位长老级别的人物各自分管的事物不同,但是两位师父却对着天悟大师的位置却在心里一直惦记着,他们渴望天悟大师就像之前天法大师那样,在不知不觉中撒手圆寂,自己也好在整个寺里掌握大权。因此,平日里,表面上几位长老师父相处得相当的和谐,但是内地里,却是明争暗斗,各自使着手腕。

  李非凡停下手里的动作,顺着阶梯向上望去,他发现此时天觉大师和着石宏等人依旧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让他感到很不自在。天觉大师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李非凡,似乎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点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天觉大师才摇了摇头,似乎不相信眼前这个家伙能够使出什么厉害的招数将自己手下的徒弟打败,这个平日里被大家称为灾星的小子,绝对不会有那么厉害的。

  “见过天觉大师。”凡事看见几位师父,都得问好,这是寺里的一大规矩。为了能够打破这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场面,李非凡先开口问道。

  天觉大师并没有回答李非凡的话,而是径直的朝着他走了过来,待到跟前,他猛地一把抓起李非凡的手腕,毫不费力的一扭,瞬间,疼得李非凡嗷嗷直叫,手里的扫把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真是专心的疼啊,疼得让李非凡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整个手腕就像脱臼了一般,此时在他心里,将眼前的这个老家伙全家都问候了一遍,他很生气,但是却只能够憋在心里!

  石宏等人看着这样的场面,似乎刚刚所受的伤一下全消失了,几人幸灾乐祸的对着李非凡嘲讽道,

  “你不是厉害嘛,怎么,才一下就不敢了,看你给我得瑟。”

  天觉大师看着眼前这个疼得嗷嗷直叫的家伙,心里想着自己只是使出了三层的力道,就能让他疼成这番模样。

  这小子难道是在自己面前演戏?

  “天...天觉大...大...师,你...这是为什么,我和你有仇嘛?”李非凡不明所以,痛苦的问道。他一边说着一边想把自己的手从天觉大师手里挣脱出来,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呵呵,小子,你少给我装,这点雕虫小计还瞒不了我的法眼,告诉我,你刚刚使用的什么独门绝招对付的他们几个?”此时在那布满花纹的脸上显露着阴险的笑容,似乎想要看穿这一切。其实他这样问,是有目的的,因为他猜测着天悟大师定是传授了什么绝学给这家伙。

  面对心狠手辣的天觉大师,李非凡明白自己在他的手下是走不了三个回合的,况且,自己也决不能够在此人面前显示出自己的超凡能力。

  李非凡只好在自己内心深处暗暗咒骂这个老家伙,一边埋怨自己今天定是踩着什么****,这坏事怎么是一件接着一件来,他强忍着剧痛。

  “师父饶命,冤枉啊,我哪会什么独门绝招呀,明明就是他们几个刚刚不小心各自打了自己一巴掌,我当时轻轻的碰了他们一下,这不能够怪我呀。哎...”话间,李非凡在最后加大了自己的声音,好引寺里其他人的注意,如今这老家伙光天化日之下,对着自己使出此等伎俩,定也不能够让他颜面好看。

  原本在这清静的寺庙之内,怎么会有人在喊冤呢?到底是谁人在经历着怎样的事情?

  似乎这一招很管用,大家伙都想看看到底外界在发生着怎样的奇闻异事。

  没一会儿,就有人被李非凡那喊冤似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此时大家都莫名的看到了一个场景。

  只见一个长老师父用手拎着徒弟的手,像是在审讯犯人的模样,而李非凡的求饶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此时的李非凡突然想到了以前自己在受到别人欺负时的场景,那个时候每一次自己受到欺负自己的好师兄就会站出来为自己打包不平,后来当自己有能力的时候,那个人一如既往的为自己挡刀。

  这好像是上天注定的,以前在山下的学校念书,当自己受到欺负之时,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为自己挡架,当严厉的老师对着自己实施惩罚的时候,他也站出来和自己一起受罚,这种患难与共的经历,让李非凡的童年时光里增添了许多值得回味的难忘记忆。同时,也让两人的感情更加的推心置腹,情同手足。

  当然,此时也不例外,第一个听到李非凡的声音的,赶到现场的依旧还是那个熟悉的人。来者名叫丁三,和李非凡一样,两人都是孤儿,两个人都是光头,毫发未长的头上在阳光下显得光亮光亮的,看起来特别的有意思,一双炯炯有神的大黑眼上面镶嵌着一对如八字一般的关公眉,再加上一身强健发达的肌肉,显得十足的威武霸气。

  看到三师兄来了,李非凡仿佛看到了希望。

  丁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看到这一切,没有任何的意外表情,似乎看惯了这样的行为。

  其实,不只是他,在整个寺庙里的人,心底里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天觉师父是一个狠角色,谁要是惹到他了,那真的是摊上大事了。

  三师兄很是平静的开口问道,“天觉师父,你这是为何呢,为什么难为一个小和尚,大家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就是了,这动手动脚的,实在不是一个师父的作为。”这句话虽然说得很是平静,但是话中的意思谁都懂。在场的人听到这句话,都暗自的点了点头。

  “就是,哪是一个师父的作风。”人群中不知是谁小声的在附和着。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指责和小小的愤怒。

  天觉师父原本是想试探一下眼前这小子的家底,可是没想到此刻事情居然发展成了这样,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受人发指的大罪人一般,这让他心里非常的恼怒。但他明白,要是自己现在就这样对着大家发火,那自己真的在别人眼里就变成了大恶魔,这对自己身份的影响实在不好。

  所以他还是故作理直气壮的对着在场围观的人回道,

  “这小子被着大家偷学邪术,用他打伤了自己的同门师兄,我作为师父,这事难道我不该管,不管怎样,今天这事我也得搞清楚。”

  “哈哈,哈哈...”听闻此话,在场的人都有吃惊,唯有三师兄却是仰头大笑。

  “邪术?什么叫做邪术?难道就是因为无意间打伤了几个人就叫邪术,这也太牵强了吧,这平日里,就这么几个人,大家眼皮子底下生活,谁是怎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清楚,都明白。说什么邪术的人,我看他本身心术就不正,想借武欺辱人,反倒被人欺,活该!”似乎三师兄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说得铿锵有力,让石宏等人都在无形之间闭上了嘴巴。

  “师父,他胡说,我们亲眼看见李非凡使用的是一种我们之前没有见到过的功夫,让我们没有还手之力。”石宏立马反驳道。

  天觉大师生气的吹了吹自己那老得发白的胡子,在整个寺庙里,也只有眼前这个丁三敢和自己这样说话,面对今天这样的情况,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在气势上输给了一个少年!生气之中,他又暗自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道,瞬间让手下的李非凡疼得眼泪直流,哭爹喊娘。

  “估计那手得废了吧。”

  “你看他多可怜,哎...”

  有人在为李非凡的遭遇感到同情,也有人在为此感到幸灾乐祸,三师兄心里为此感到着急,但是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动手,这实在不是合理之举。

  “住手,放开他!”人群中一个女声传来,紫雨满脸生气的大步赶来,拨开人群,直接冲到最前面,单手插腰,手指着天觉大师,圆圆的脸蛋上浮现出倔强的怒容,飘在她眼前的几缕发丝被她用手随意撇开,那样子,十足的像一个泼妇。

  “不可以,放开他,不然我告诉天悟师父去!”声音很大,气势高昂。

  “对!”大伙好像受到了这句话的影响,雨儿的话瞬间感染了全场,大家都在大声的为李非凡打抱不平。

  面对这样的情况,天觉大师大师看了看大伙,刚刚那理直气壮的气势一下消失殆尽,似乎此时大家都在看着一个恶魔在干一件不可饶恕的坏事,他不得不放开了自己的手。

  “哼,今天算你走运,别让我逮到你!”说完他甩手离开了人群。

  天觉大师宛如吃了一颗定时炸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居然这般的被人指责。

  “简直就是反了,看我怎么整治整治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在心底暗暗的破骂出这么一句之后,他下定决心,一定要一窥李非凡的真容,等找到合适的机会,狠狠的加以报复。

  既然明面上做不行,那就暗地里仔细瞧瞧这小子身上隐藏着的秘密。于是他便吩咐石宏仔细的盯着这李非凡。一旦有情况,立马向自己报道。

  接下来几天,日子倒是过得平静,这件事就好像这样暂时过去了,李非凡又过上了往日里那枯燥乏味的日子,只是从那天开始,藏在他心底的那个念头,就一直没有在消失过,那繁华的天南市,似乎在向着自己招手,外界的一切,都对着他充满了吸引力,他心里有着某种预感,自己当年的父亲一定还活着。于是,他三番五次找到了救自己的天悟师父,试图从中盘问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师父的回答,让他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因此,他只好努力的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能够让自己离开这里的机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