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35:2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巫蛊风云
  4. 第3章 白衣女鬼

第3章 白衣女鬼

更新于:2018-03-18 13:59:05 字数:3730

  迷糊中,我看到房间里有一个白影在我的眼前一闪一闪,时隐时无,缥缥缈缈。很久才清楚看清她是一个女子,一个古代的一样的女孩,头发很长,乱蓬蓬的,遮住了她的脸,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知道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就像影子似的站在跟前,陌生而又恐惧。

  她在我跟前静静望着我,我也望着她。我不知道她是谁,我想站起来,可是手脚好像被绷了起来,动也不动。突然,那白衣女子将遮住她头发的脸掀开了。

  那女孩的脸就像白纸一样白,没有半点血气,两眼深凹下去,就像七八十岁的老太婆,长牙从她那大大的嘴巴露出来,那是两颗獠牙,长而尖利,就像是老虎的虎牙一样。

  最恐怖的是她那双眼睛,变得通红,就像血一般,带着可怕的杀气。我觉得我的全身都在冒汗,心跳得很快。

  “你是谁,想做什么?”我挣扎着,可是我不能动。那女鬼冲着我露出阴森的笑,并慢慢将獠牙伸向我的脖子。要是被吸了血,我的命就没有了。我使出浑身气力,用力挣扎,终于,绷着我手的绳子动了,我的手从绳子处伸了出来。

  我用手去挡她的时候,头摇晃了一下,眼前的景色变了,房间里什么也没有,没有女鬼,依旧很安静。我还是躺在床上,手里还握着那本有关于摄魂术的古书。

  原来是一个梦,让我恐惧的梦。我很少作这样的恶梦,印象中似乎还从来没有。这个梦让我觉得非常的真实,真实的觉得刚刚那个女鬼就在这个房子里。

  冷汗从我的手深流出来,不经意间我看到床对面的墙上竟然挂着一张女人的照片。那照片中的女人也穿着白色的裙子,还是吊带裙,样子白净,面带微笑,笑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个小酒窝。

  照片中女孩顶多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她的眼神那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我仔细一想,那眼神竟然跟刚刚梦里的那个女鬼是一模一样的。虽说梦里的女鬼又丑又可怕,但是眼神却像这十七八岁的女孩相似。

  那照片中的女孩的眼神让竟然不敢再看下去,此刻我的心怦怦直跳,第一次觉得这房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以前在大古柳村,有爷爷罩着我,再多不干净的东西我也不怕,现在没有爷爷在身边,想到刚刚这个梦,就不得不心寒起来。

  我很清楚,梦是一种召唤。道家认为,梦是灵魂的游离,也就是我做梦的时候,灵魂已经离开我的躯体,当我的灵魂离开躯体的时候,就可以与鬼的灵魂进行交流,我能够在梦中见到鬼,看清她的样子。如果我不是在做梦,灵魂在躯体里,阳性大就不能看见鬼。

  这女鬼通过我做梦的时候进入我的梦中,与我灵魂对话,那是在召唤我,要求我为她做点东西。难道这女鬼有什么冤屈?

  门响了,兵仔回来了,他看来很累,满头大汗,全身都湿透了,好像刚刚做了很大的运动。一回来他就进了澡塘,10多分钟后才从澡塘出来,并打着赤膊站在我的跟前。

  “你整天在家不觉得闷吗?”

  “还好吧,我一个人习惯了。”我笑了笑说。

  “刚刚在蹓冰场遇到一个妹子,很漂亮,还很开放,我们聊得非常好,准备过几天跟她开房去。”兵仔说。

  这家伙刚出社会就泡妞了,还真混!我想。

  “人家不会是耍你的吧!”我打趣道,“现在有很多女孩专门骗吃骗喝,还让男人占不到便宜。”

  “我有那么蠢吗?”兵仔一笑,“我读书的时候就跟几个女学生上过床了。女人对我来讲就那么回事。”

  我对泡妞这种事不感兴趣,见他今天心情这么好,便道:“对了,你住这里多久了?”

  “半年了。”兵仔回答,“怎么了?”

  “有没有遇到什么东西?”

  “你指什么东西?”兵仔问。

  “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说。

  “你还相信有鬼呀,我这一辈子从来不相信这东西,那是迷信你知道吗?对我来讲,道佛与鬼怪都是假的,我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唯物主义者。”兵仔笑着说。

  看来他还真没遇到那种东西,我不好意思再多问。

  兵仔笑道:“你不是一个人住这里怕吧!”

  我笑了笑:“是呀,我胆子特小。”

  一个小时后,兵仔睡了,灯也熄灭了,我怎么也睡不着。我想起刚刚那么梦,如果爷爷在,我可以向爷爷请教刚刚那个梦的含义。如果女鬼阴魂在这个房间,那就得超度女鬼的阴魂,除去怨气,否则女鬼随时可能会受怨气影响害人。

  爷爷曾经对我说过,大多数的鬼本来是不伤害人的,但是鬼受怨气的影响会作弄人,有些胆小的人受不了鬼的作弄,就吓死了。通常只有恶鬼才主动伤人,很明显进入我梦里的女鬼不是恶鬼。

  恶鬼是世间少有的鬼,大多数鬼都是新鬼,是刚死的人在头七之前对人间的留恋。等这些鬼玩累了,被牛头马面带走后到阎王那里接受来世投胎安排去了。只有一些冤死的鬼魂,或者还带着前世的冤仇的鬼不接受阎王的投胎令,在阴间游离。

  谁都怕鬼!

  虽说我跟爷爷几年里作过一些法事,但我从来没有见过鬼。尽管大古柳村的人宣称自见过鬼,把鬼的样子描绘的十分到位,但我却不能说出鬼的模样。

  有怨气的鬼是不会接受超度的,这一点我十分清楚。这女鬼进入我的梦中,就是希望我帮她。也许她知道我不是普通的人,能够帮她,而兵仔帮不了她,也不相信鬼怪之事,就没有打扰他。

  想着想着,我的眼睛一闪,竟然发现床前坐着一个人。就是照片的那个女人。房间里没有灯,但是我却看得清清楚楚,连女孩耳边一颗小痣也能看清楚。

  女孩冲我一笑,说:“叶大哥,你知道我的来意了。”

  我点头说:“知道,从你进入我的梦中就知道了。”

  女孩说:“这个忙你帮不帮?”

  我说:“我帮,我一定帮。”

  “谢谢你。”女孩说完,在我床头消失了。她刚一消失,我眼神闪动,醒了过来。又是一个梦,我竟然觉得刚刚不是梦。

  这女鬼竟然老是摄我的魂,进我的梦。我仔细想着所看的摄魂术书籍,似乎明白了什么。觉得摄魂术的精华就是当一个人思想最复杂的时候,越容易被人摄魂,简单的人往往难以被人摄魂。

  第二天醒来,我像正常一样来到多美味快餐厅。琴姐已经在忙碌了,她一向起来的早。她是一个很性感的女孩,1米6左右的身高,穿着高跟鞋只比我矮那么一点。她长得很漂亮,身材又好,听说老公很有钱,但我来这里快一个月了,却从来没有见到她的老公。我想她的老公应当很帅气,这样才般配。

  琴姐1985年的,今年才28岁,是一个很让人心动的少妇。对于穷山里长大的我,见到美艳的少妇总免不了有几分心动。不过,对我来讲,红香才是最我重要的女孩,其他女孩见到了会心动,不见到后就不会想起。

  琴姐特别能干,这里很多的事都是她一个人包办,她看起来不像一个老板娘,倒像一个打工仔。我在快餐厅是很卖力的,这一点琴姐是知道的,她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扬我,所以我对她的印象特别好,相信她对我也一样。

  我走到琴姐的身边:“琴姐,我想问一下,你帮我们租的那套房,房东是谁?”

  “怎么了,你找她干什么?”琴姐问。

  “有点事。”

  琴姐道:“我把她的电话告诉你吧,以后房子里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联系她。”

  说完,她走到柜台处,抄下一个电话号码递给我。有了房东的电话,我就可以从房东的嘴里打听一些关于我所租房间里的那个女孩照片的信息。从而了解女孩是怎么死的。

  虽说做了两个梦,但我已经百分之百肯定照片中的那个女孩已经死了,而且应该是死在我所租的那个房子里。

  忙碌了一天,到了晚上才收工。回家的路上,我用手机拨通了房东的电话。那边是一个很亲切的女孩声音,看起来年纪也不大。

  我约她今晚见面,房东同意了。我回家房间洗完澡就听到敲门声,开门后见到一个穿着很性感也很漂亮的少妇。这个少妇总让人不免心动,从上到下让我的口水直往嘴里咽。回过神来,我冲她一笑道:“小姐姐,我是这里的租客,我今天来想向你打听一件事,你能告诉我吗?”

  少妇一笑,找位置坐了下来。她的腿长而又白嫩,超短裙内时隐时现,让我不敢多看。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今天有时间。”

  我笑着说:“我想问一下,在我们之前这里是不是由一个女孩租在这里?”

  少妇的脸变了色,显然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是一个18岁的女大学生。”

  “她人呢?”我问。

  “我也不清楚。她的家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警了,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人,消失了。去年警察多次找上门来调查我,我都烦死了。我现在还是公安机关的调查对象,真希望她早点出现。”少妇一脸无奈道。

  我追问:“她有没有朋友,比方说男性朋友。”

  “我没有见到,我这个人只租房子,对于房客的事从来是不问的。你也知道,我们房东租房之后就只收租金,其他的事是不会多问的。不过,我曾经在女孩失踪之后,听这附近租房子的人说,她曾经带过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来过,是不是她的情人就不知道。现在这年代,18岁的女学生与一些中年男人来往是屡见不鲜的。她离开了,我一点也不稀奇,唯一让我意外的是,她离开的时候竟没有跟我打招呼。以前租房的房客,走的时候至少会要求我退押金的,可这位女学生,现在还有800块押金放在我这里的。我还等着她来取呢?”

  “她租期是什么时候?”我问。

  “2012年10月份。”她回答。

  “她叫什么名字?”我问。

  “李慧。”少妇说完,站了起来,“这件事网上有相关的新闻,你可以去搜一搜。我现在有事了。”

  “谢谢。”我回答。

  门边,少妇转身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对她的事情感兴趣?难道你是警察?”见我这么年轻,她觉得猜错了,又道,“你一定是她的亲戚或朋友。”

  我笑笑,不知如何回答。

  她见我没有回答,径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