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22: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明城赋
  4. 第一章、不是魏灵伯?

第一章、不是魏灵伯?

更新于:2018-03-15 18:21:58 字数:1939

  残阳,如血。

  那刺眼的殷红这样洒在江面。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不禁一个寒战,那是心底袭来的可怕的熟悉,于是,他抓住了旁边的幼童稚嫩的小手。而那男孩并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慌,只是像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用超出他年龄的慈爱看着这个老人。此时,这祖孙二人互换了角色。老人看着这十岁的孩子便慢慢平静了心底的波涛。

  这个叫灵伯的十岁小男孩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他在一切都平息之后每天都会带老人来这里看夕阳。每到傍晚,这里都是一片血红色,在有心人的眼里就是一幅壮观的画,而在老人的眼里就只是,血红,是让他害怕的颜色。

  血的记忆在老人的脑海中似乎永远也抹不掉了,他不想再有这些可怕的记忆,就算是之前的所有美好,他都宁愿忘记。他害怕这些,害怕血。因为害怕,所以逃避,所以他忘了他自己。忘了多年以前那个叱咤风云的他,魏容。

  “爷爷,回家。”灵伯对老人说到。老人看看他,然后就默默地跟在灵伯身后。每天都是这样。

  灵伯以为浩劫之后,可以平静,他以为可以这样平静地陪着爷爷度过晚年,只要爷爷不再害怕血红色。他以为自己可以为了爷爷不再去管那些让人心烦的事情。可是,灵伯只是个十岁的孩子,虽然他六岁就在成人之间游走,看遍了人间的冷暖;虽然他在勾心斗角中长大;虽然他用幼小的身躯承担过许多重负;虽然他有着这个年龄的孩子不曾有的睿智,但他只是个聪明点的孩子。他只有十岁,有免不了的天真。其实,就算是历尽沧桑的人也会有免不了的天真。就像魏容,他天真的以为,忘了从前的一切便可以安心的生活,但他却忘不了那刺眼的红,像血一样的红。

  在平静中生活就会以为永远安静,但灾难正在悄悄降临。

  “你就是魏灵伯吧?听说,当日的宰魔会,是你救走了魏容?就一个只有十岁的孩童?”

  “不,我不认识魏容,我也不是救走魏容的魏灵伯。”

  “废话!那个已经失忆疯癫的魏容还会和谁这么亲近?”

  “他不是魏容。”

  一切都如此突然,灵伯带着爷爷回家时,遇到了一群人,个个威武强悍,手持长剑,显然是有备而来,而灵伯的从容竟让众人大吃一惊,他们差点相信眼前这个十恶不赦的魔人不是魏容,那个武林公害,那个他们曾说他化成灰都认识的魏容,那个他们发誓定要手刃的魏容。

  “听说魏灵伯机智过人,临危不乱,这个小子看到我们这个阵势半点都不怕,显见他不是一般的孩子。”那群人议论着。

  “那,在这位大侠的眼中,普通的孩子该是什么样子呢?”

  被灵伯这么一问,那人便不知如何回答了,他也不清楚普通的孩子会慌乱,会害怕,会逃走还是会哭泣?还是也像面前这个孩子一样从容的告诉他们他不是魏灵伯?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这个让他哑口无言的问题是由面前这个十岁的孩子提出的呢?

  “我是魏灵伯。”灵伯又说到。

  “刚刚你还不承认,现在怎么又说你是了?你小屁孩敢跟大人撒谎,小心我揍你!”一个很粗野的汉子粗鲁的说到。而灵伯根本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只是浅笑,是那种成熟而自信的笑,接着说到:

  “我不是救走魏容的魏灵伯,我只是爷爷的孙子魏灵伯,他也不是魏容,他只是我的爷爷,一个失忆了的害怕血红色的可怜老人。两个月前的魏容和救走魏容的魏灵伯已经死了,现在在这里的,只有一个可怜的老人和他的孙子。”

  灵伯的话似乎让他们有些震颤,如他所说,如果一个恶魔已经不再是恶魔,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那他们即将杀的,便是一个老人。

  “几位是以侠义之名而来的吧?真正的侠义与仁慈不只是惩恶扬善,还要给恶人从善的机会;不是杀更多的恶人,而是救更多的善人。当一个恶人变成善人,那世上变少了一个恶人多了一个善人。灵伯要扶爷爷进屋休息了,各位请便。”

  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里,他们这次来确实是以侠义之名而来。那么杀了这对祖孙,魏灵伯口中的真正的侠义何在?是要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还是杀掉那个十恶不赦的魔人魏容?他们在做着选择。正如魏灵伯所说,魏容已经死了,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个老人,他已经忘记了一切。于是,一个人走了,两个人走了,所有人都离开了,他们选择灵伯口中真正的侠义与仁慈。

  “盟主恕罪!”众人向一女子赔罪。

  “为什么不杀了魏容那个魔人?你们难道忘了他曾经是如何杀人如麻?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找到他们祖孙花了多大力气?!”

  “盟主,魔人魏容已不复存在了,而今只有一个可怜的老人和他的孙子。我们杀了他们不就违背侠义之本了么?”

  “荒唐!魔人永远是魔人!杀了他便是伸张正义!”

  “盟主,难道侠义只有惩恶扬善么?还应该给恶人从善的机会,当恶人变成了善人,这世上便少了一个恶人多了个善人了。”

  “哼!说的真好听!一定是魏灵伯教你们的吧?”

  “这……是。”

  “魏灵伯,哈哈!你们这群笨蛋,又被那个小孩子给骗了!就算你们没有亲眼见过难道还没听说那日宰魔会他都做了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