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9:23: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离鬼记
  4. 第一章 恶鬼屠村

第一章 恶鬼屠村

更新于:2017-04-20 20:03:35 字数:3085

字体: 字号:
  微风破夜,月露一撇,夜空缓缓染上漆墨,点洒在远望之处,天幕之间斑斓点点,星辰之光闪烁之间,偶有凋谢,划过一道暗痕,缓缓湮灭。遥望天际远方,天地一线那间,依稀印出一座冲破苍穹的破败古塔的残垣之影,没落寂静,古塔之上,破败之间,檐铃轻摇,仿佛世间都能听到风声。

  而这时在康国西部,茫茫十万里陌山,被轻纱般的夜幕笼罩,陌山脚下,杨家庄的农户们还沉浸在睡梦之中。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深山传来,极度扭曲惨烈,似人似兽,似男似女,声音中饱含着痛苦与折磨,直刺人心。随后,山中此起彼伏响起了各种声音,有狂暴的厉吼,凄惨的哭泣,还有低沉的梦呓,甚者还有庄重的书吟,一时之间,仿佛群魔乱舞,充斥整个山林。

  杨家庄的农户们在睡梦中惊醒,纷纷推开家门走了出来。

  “爹,发生什么事情了?”杨雨边穿衣服边推开屋门走出来,看着漆黑如墨的山林,惨厉的叫声萦绕在耳旁,让人内心感到阵阵害怕。

  “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来没发生过,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你快到屋里去别出来,我去找村长!”杨雨的爹名叫杨正,是村里打猎的好手。

  就在这时,山林中的惨叫戛然而止,整个世界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取而代之,山林的深处出现了无数绿幽幽的光点,光点在不停地移动,直直往杨家庄冲来。

  杨家庄的众人慢慢聚拢站在村头,看着急速接近的绿点,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了大家的心头。

  绿点越来越近,一个眼尖的妇女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失声大喊一句“鬼啊!”便昏死过去。

  转眼间,绿点冲到了众人面前,大家发现这真的是一群鬼,绿点正是鬼的眼睛!这些鬼身体溃烂,白骨森森,发出嗜血的低吼,个个都面目狰狞,尖牙利爪,它们身着破烂的黑袍,手上拎着一把长刀,长刀挥舞间,便收割了几个村民的性命。

  地面上被一斩而断的尸体还在微弱蠕动,猩红的鲜血溅到了众人脸上,村民一个个愣在原地,这突如其来的杀戮让人猝不及防,短暂的惊愕之后,村民们开始四下逃窜。

  “救命啊!”村民们慌不择路的逃跑,但是怎么跑得过漂浮在空中的鬼魂,不消片刻,便像草芥一样被砍倒在地,整个村庄犹如修罗场,空气中升起了一股血雾,充斥着孩童的啼哭和村民的惨叫。

  眼看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一下,一些壮年男子拾起刀斧往鬼魂身上砍去,却发现,仿佛砍到了云雾中,毫无作用!

  鬼魂发出“桀桀”的诡异笑声,然后长刀一挥,几个脑袋落了地。

  远处的杨正见状,疯似得往家里跑去,一脚踹开房门,一把扯过杨雨就往村尾跑。

  “爹,怎么了?村子里怎么这么多惨叫声?”杨雨摸不着头脑,气喘吁吁的问道。

  “村子被恶鬼袭击,已经死了很多人,你快跑!”

  “恶鬼!那爹,你不跟我一起跑?”杨雨停下脚步。

  “你先走,我给你殿后”。

  “不要,我死也要和爹死在一起”,杨雨执拗的盯着杨正的眼睛。

  “你死了我怎么跟你死去的老娘交代?我怎么跟老杨家列祖列宗交代?你奶奶传给我一张驱鬼符,姑且能抵御一阵,你先跑,稍后我就去找你。”杨正知道再不跑的话,两个人都要死在这里了,抓住杨雨的衣服就把他往远处甩。

  “爹,我...”。

  “滚啊!!!”杨正对着杨雨一吼,充血的眼角都快崩裂了。

  “爹,你一定要来找我!”杨雨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深深看了爹一眼,然后撒开脚丫子就往村外跑去。

  杨正看着杨雨渐渐跑远,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破旧的符篆,站在村尾,看着渐渐逼近的恶鬼,坚定的犹如一座雕像。

  ......

  杨雨怕被恶鬼追上,不敢在大路上跑,于是专门挑那些小径往山上去,错综复杂的山路加上葱郁的树木是个不错的掩护,头顶的月光此时异常的明亮,照亮了杨雨惨白的脸。

  两个时辰过去了,杨雨沿着山路弯弯曲曲的前行,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荆棘划烂,脸上也出现一道道的血痕,但是他不敢回头,村子里的惨叫一直萦绕在耳边,渗人恐怖。

  “爹一定没事,他一定会来找我的!”杨雨如此安慰自己,但是眼睛却止不住的流泪。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时辰,杨雨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在不停的颤抖,身上的伤口也火辣辣的疼,连续的奔跑让他都快虚脱了。

  看着四周繁密的树林,杨雨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了,只得扶着大树一步一步的往前面挪着。

  突然,透过林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有屋檐的影子。

  “这里有人!”杨雨心底暗喜,赶紧鼓起所有的劲朝着房子跑去。

  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一座破庙。

  破庙失修多年,早已没有了僧侣,只剩下残垣断壁在述说着当初的故事,不过让杨雨感到奇怪的是,这座庙四周的墙倒得倒,破的破,但是中间的神像却还完完整整的屹立在大堂中。

  杨雨走进庙里,抬头一看,却被吓了一跳,这压根不是神像,这是‘鬼’像!

  这幅雕像由黑色的岩石雕成,瘦弱的身躯,硕大的脑袋,脑袋上没有眼睛,只有一个硕大的鼻子和一张咧开的嘴巴,嘴里的牙齿密密麻麻无比锋利,然后嘴里还伸出来两根舌头,舌头的顶端站着两个小鬼。

  杨雨着实被吓了一跳:“这什么东西?看着这么邪恶,怎么还有人供奉这东西?”。

  虽然身上有点发毛,但杨雨实在太累了,完全走不动道,只得对着‘鬼’像鞠了一躬,嘴里念到:“神鬼在上,小子只在这里歇息一会,等会就走,绝对不扰您老人家的清净。”

  叨叨了一会,杨雨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就当对方默认了,拍拍屁股找了个角落就坐了下来,闭上眼睛不一会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叮,叮...”,不知睡了多久,杨雨被一阵铃铛声吵醒,看看天空,还是一片漆黑。

  “大晚上的怎么有铃铛声?”杨雨揉揉眼睛,探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树林深处慢慢飘过来一顶大红花轿!

  说是飘是因为这花轿没有轿夫,只有一顶轿子飘在空中缓缓地移动。

  花轿通体红色,轿身上绣着五彩斑斓的大花,鎏金的轿檐和轿顶那硕大的珍珠都显示着主人不凡的身份。

  不过杨雨可没有心情仔细欣赏,在一个诡异的破庙碰到一顶会自己飘荡的轿子,无论从哪都散发出诡异和恐怖。

  不一会儿,花轿飘到了破庙跟前停了下来。

  杨雨心里一咯噔,急忙把头缩了回去。

  “公子,奴家来见你了。”轿子里传来一个少女糯糯软软的声音。

  “好好听的声音”,杨雨心里有点恍惚,犹如喝醉了酒一般,从内到外的酥软。不过转眼他就清醒了过来,心里越发胆寒,这荒郊野外哪来的新婚女子,非鬼即妖。

  “公子还躲着不见奴家吗?真是一个狠心的人啊!”

  杨雨眼见逃不过,只能颤颤巍巍的走出来,向着花轿鞠了一躬,“姑娘可能认错人了吧,我并不认识你啊”。

  “奴家千里迢迢来见你,你却如此薄情,让奴家这颗心啊,都伤透了呢”。

  话音刚落,花轿的轿帘一飘,一个秀丽窈窕的少女穿着大红的凤冠霞帔便飞了出来,她的手上捧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还“怦怦”的跳动着。

  “你看我的心,都被你伤透了!”

  “啊!”,杨雨被吓了一跳,看着慢慢逼近的少女,急忙往后面跑去,却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姑娘我不认识你,我只有十三岁,还不到娶亲的年龄,冤有头债有主,姑娘你找错人了!”杨雨被吓得哭出了声。

  少女一手托着心脏,一手指着杨雨,小脸上正流淌着两行清泪。

  “你这个狠心的人,还敢说不认识我,你是不是杨雨?”

  杨雨仔细看看这个少女,的确不认识,“我是叫杨雨”。

  “你父亲是不是叫杨正?”

  杨雨心里一紧,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和我爹叫什么,你把我爹怎么了?”

  这时,少女却破涕为笑,将手上的心脏往嘴里一塞,吧唧吧唧咬了几口就吞了下去,然后拍了拍小手,走到杨雨的面前,摸上他的脸,一字一顿的说:“你爹的味道真不错!”

  “你...你把我爹吃了?”杨雨脑袋一片空白。

  “我不光吃了他,我现在还要吃你。”少女张开小嘴,露出血淋淋的牙齿,扑了上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