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28:0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铸剑成灰
  4. 第二章 无敌之师

第二章 无敌之师

更新于:2018-03-16 08:27:42 字数:3419

字体: 字号:
  帝国历三八八年冬,本该在两国之间掀起轩然大波的“石台事变”却一直悄无声息,直到石台沦陷后的第二个星期,卡拉王国国王才得到相关的消息。就这个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史实,多少年来多少专家学者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研究和揣摩。用某些专家的话来说,足足七天的时间,就算是爬也爬到皇上身边了。而且对于炎帝国前期的兵力变化、布放情况,诸多证据表明,卡拉王国是有所察觉的,所以,在石台这个补寄重镇才会突然增派了一万五千人足足三个团的守备兵力,但是,又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出现了,如果说石台的城防如此落后是因为它已经四十余年不禁战事的话,那么,已经有所警觉,并且兵力如此充分的情况下居然第一,足足一万两千名骑兵入境毫无察觉;第二,石台城只坚持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沦陷了。按照当时情况分析,假如说石台内的守备团能多坚持六个小时的话,就在它附近的两个边防团就能够赶来支援,并且那时候在城中巷战的骑兵们只有被全歼的下场。而退一万步讲,哪怕当时有一个人骑着马跑了出来,离石台最近的逐风城也不过百里的路程,最快的话只需半天时间逐风城的部队就能杀回石台城下。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地讽刺,因为半天之后,也就是当天正午时分,刚刚占领石台的八千多名轻骑已经包围了逐风城城主的家门口了。

  和石台不同,逐风城人口众多,是个很开放的大城市,它占据着逐风河中游最好的港口,每天来往的商人旅客摩肩接踵。有人曾这样比喻,每晚逐风城里点亮的灯火,能把整个逐风河照得通透见底。如此重要的港口城市,前有军事重镇石台互成掎角之势,后有逐风河的天堑庇护,按照常理来说,是极为易攻难守的,但直到烟尘滚滚的骑兵方阵杀到城下的时候,城中的守备力量还在及其混乱地部署着。逐风城的城主是卡拉国皇室的一名宗亲,由于那突出的红色络腮胡,人称“红胡子”男爵,当红胡子带着亲卫队还没走出王府,就看见时任炎帝国第三军团第一骑兵团的李闯副官已经恭恭敬敬地在大门口等待了,旁边还站着另一个人——逐风城的守备队总指挥郎琪。

  在诺丁的回忆录里,有这么一段这样写道:

  郎琪本来就是帝国的忠诚拥护者,这是我回到中央任职后才知道,他以前居然是军部情报司的一个士官,他本来是帝国边境上的维拉族少数民族,后来被派到卡拉国内进行常规的情报刺探活动,但是却阴差阳错地成了卡拉王国的逐风城的守备队长官——这的确是令人汗颜的有一大事实,一个身份及其不明的人员如何能手握如此重要的兵权?而这一切,那位红胡子男爵“功不可没”。大概是在帝国历三八零年的时候,也就是八年前,红胡子在一次出游的过程中被当地的悍匪攻击,卫队死伤大半,而城中的守备队迟迟不来救援,就在他生死攸关之际,他们遇到了郎琪,在郎琪的带领下,他们成功地甩开了悍匪的追杀,红胡子由此对这个有勇有谋的青年赞赏有加,并把他收纳到自己的亲卫队里做为自己的贴身侍从。

  在帝国历三八二年春,卡拉王国的皇太子病逝早夭,国家内部的几股势力围绕夺嗣开始了血腥的斗争,最终,以红胡子所拥护的三皇子获胜告终,历年来富有的逐风城都是受拥兵自重的守备团指挥官的支配,很可惜,前守备团团长并不是个能拉拢的料,于是,红胡子联合三皇子随便搞了一大堆子虚乌有的罪名罢黜了前团长的职,深受红胡子赏识并且有救命之恩的郎琪便顺理成章荣膺此职,而这个早在六年前就无意买下的炸弹今天终于迸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效果。

  当红胡子看见自家大门口的这幅景象的时候,他知道,一切都完了,自己苦心栽培了十年之久的有为后辈不过是个白眼狼而已。他想起了那个干瘦的前守备团团长,尽管固执顽固,但终究还是国家里为数不多的尽责尽职、任劳任怨的好军官啊,现在想起来,无不追悔莫及、痛心疾首!

  顺利占领了逐风城后,第一骑兵团并未过多修整,并在在逐风河上,和卡拉国的部队第一次有了势均力敌的对抗。

  逐风河上共有三座巨大的石制桥梁,在逃难的平民堵死他们之前,河对岸的驻军基本上把桥墩都挖空了,桥体摇摇欲坠,因此不得不用附近的民船强行渡河。

  漫天飞舞的箭矢是他们的第一个难题,从船舱一涌而出的士兵们一下子就射成了刺猬,第一批登陆的七百多人几乎只有三分之一活了下来。

  诺丁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当时长官们下了死命令,我们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打通渡河的通道,换句话说,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单要顺利渡河,下船后,连岸上的敌军也必须消灭干净。我们是骑兵,但这次我们不得不两只脚跑过去。

  维拉族的长弓兵其实是个很强力的兵种,箭矢的穿透性除了重甲几乎无人能敌,那天上午,仅仅是下船后不到两分钟,敌人的齐射就有十几轮,随后的自由射击简直就是把我们当成了活靶子在打。当时前排的兄弟顶着个巨大的圆盾走在最前面,我们尽量缩在一起,缓缓推进。但死伤还是十分严重,第一排的倒下了,第二排的就接过盾牌举着,差不多死了快一半的人敌军才进入我们弓箭手的射程。

  向后看去,第二梯队才刚刚抵达河滩,这时候传令兵冲锋的号角吹响了。

  “冲啊!”缩在一起的人们爆发出惊人的呐喊,队伍一下子散开冲进了敌军的阵地。

  狭窄的壕沟内数千把钢刀长矛交织在一起,刀钝了就用手抓,用脚踹,实在不行赶紧在地上拿一把,地上到处都是死人,把武器从他们手上用力拔下来就可以。汉斯是最先几个冲进去的,我亲眼看见他被长矛捅了个对穿,却依然挥刀朝敌人砍去,这次激战过后,有人在死人堆里找到了他,居然还没有死,不过,军医们虽然努力救活了他这条命,但从此之后他再也站不起来了,部队授予他银星徽章,升三级士官,然后转移回国了。临走前我特地去看了他一眼,浑身都缠着绷带,只是手心里牢牢拽着那枚奖章。

  随着逐风城不战而降的消息一同传播的,还有红胡子男爵叛国投敌的消息,红胡子是皇族宗亲,更是当今皇储三皇子殿下的左膀右臂,由此引发的轰动,是石台沦陷远远不能相提并论的。其实,红胡子这个时候已经被当作特别人员迅速押送出境了。

  然而,所有这些消息,却是三皇子殿下亲自挡了下来,其中的利害关系明眼人不言自白,石台、逐风二城既失,整个卡拉对炎帝国的防线已然被撕开了一个缺口,不到两天的时间,帝国第三军剩余的第二骑兵团、七个步兵团和一个攻城辎重联队接近十万精锐已经全部到位,卡拉王国的形势已然急转直下,而接下来的一个月的会战中,第三军团如入无人之境,连下四十多城,至此,卡拉王国首都以东约占全国三分之一的领土丧失殆尽,卡拉国的命运已是危在旦夕。

  三八八年十二月初一,帝国的第三军团的第一批前哨抵达卡拉国首都,松赞城的近郊。这是一个七人的小队,都披着当地人习惯的灰色斗篷,远远看去就像几个捡柴火的乡下人。从逐风城出发到现在,他们一直昼伏夜出,不断在侦查和反侦查的钢丝上跳舞,而当他们穿过一片稀疏的灌木林之后,松赞的东部城墙一览无遗。诺丁上将当时就是其中的一员,当看见那美轮美奂的松赞城时,几乎所有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放下武器,向她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因为她太宏伟了,就如同帝国的首府帝都一样,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如虹气势,能折服最骁勇战士的斗志,要征服她,简直是不可能的!

  高低错落有致的城墙上到处都是长弓手和巡逻队,光从挂出来的旗帜上来看,现在的松赞城内至少有三支不同的队伍,画着巨大金色神木的是卡拉的中央卫队,而画着双刀和盾牌的是东部战线上撤下来的边防军,最后一种紫色旗则是代表这支队伍来自卡拉王国的西方。

  炎之国的军队编制采用统一管理,所有的部队的驻地和调配都有中央统一决定,也就是说,所有的军队都在君主麾下听命,但卡拉王国分封在各地的宗亲贵族们,包括皇宫内部的皇子,都有一批私人的军事力量,红胡子的卫队只是他的贴身侍从,他自己的私人武装当时都在国家中部一带,现在三皇子已经全盘接手了。

  私人武装的泛滥其实也是这个王国最近数十年来一直萎靡不振的最主要原因,而当战事一旦打响,诸多的部队并不能形成合力,不论是在战略上还是战术上,这种国防力量是极其不牢靠的。

  因此,现在侦查队并没有在城墙上看到任何私人武装的旗帜,勤王的队伍可能早就到了,但没有一个人站在上面。在反思这一次的远征的时候,诺顿将军曾说:“哪怕是卡拉国的将相王侯(他们的部队)有一半能被卡拉王所用,前期的作战至少会艰难十倍,当时已经是隆冬季节,后期许多来自东南的第二军团和第四军团的后续部队根本忍受不了这样的气候……”

  两天后,第三军的主力顺利到达松赞行省境内,一场永载史册的攻坚战即将打响,这是对卡拉王国六百年根基的撼动,也是第三军,乃至炎帝国的命运的转折。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