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3 20:07: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蕴神说
  4. 第一章 刑轶

第一章 刑轶

更新于:2017-04-21 10:04:10 字数:2511

字体: 字号:
  “哈哈哈…刑岚,你是大陆统治又如何,你又有绝世灵器又如何,现在只是我的傀儡,我修成大道的垫脚石。刑轶,我一定会找到你,帮我跨出最后一步。”

  一个人坐在皇位上,刚毅的脸庞上只有一双无神的眼睛,饱经风霜的脸庞毫无血色,任凭让人胆寒的声音从灵宿深处传来。

  …………

  修者大陆上十大城池之一——御风城。寂静的夜晚,月明星稀,城中撒下一片白霜,一家商铺屋顶,一个少年坐躺在青瓦上,望着似乎触手可及的月亮,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眸中充满着对真相的渴望,轻叹一声。“为什么我想不起七年之前发生的事,父亲母亲你们又在哪里,那十年的记忆就像被抹去了一般,谁能告诉我一切?”随着声声询问,他不禁想起十岁那年之事………

  他缓缓睁开眼,脑中还是一阵阵眩晕。他双手在太阳穴上揉压着,想让自己清醒过来。蓦地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十分陌生。身旁有一个人自称是他的叔叔,告诉他叫柴轶,带他回了御风城,在这里生活到现在。

  他沉浸在回忆中,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阿轶,阿轶,这小子又跑到哪去了?阿轶……”一个穿着堂皇身形发福的中年人在院子里到处跑,急切的呼喊着。

  柴轶从梯子上翻身下来,“叔,什么事?”“还好意思问,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赶快去帮忙,我都快忙不过来了。”中年人一拍柴轶的肩,走向了大厅。

  他就是阿轶的的叔叔柴云福,是在附近几个城中都有些名气的富商,是现在柴轶唯一的亲人,因该说是他唯一记得起亲人。在人们眼中他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商人,但是他对于这个侄子却是显得异常的体贴与关爱,柴轶这七年也就是在他这里度过的。可是对于柴轶的身世却是只字不提,任凭柴轶怎么追问,都借口离开或是草草应付。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柴轶拍拍背后的灰尘,淡淡一笑,很快跟了上去。

  御风城门外。“御风城!到了,终于到了,轶儿……”一位衣衫褴褛的老者说着,不仅潸然泪下,上身有些明显的颤抖。简单收拾行装后,虚弱的向城中走去。在包裹下面,挂着几道嫣红,嘀嗒,一滴鲜血沿着血痕滴下。

  柴轶推门走出,用衣袖擦干额头上的汗珠,“今天生意还真是不错,还要再去仓库里拿点货。”柴轶长舒一口气,拿着钥匙,走进了柴府后的小路。“嗯?怎么躺着一个人,大概是乞丐在那睡觉吧。”,柴轶自言自语道,但还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那人趴在路旁,身边还有一个包裹,暗红的血液显得格外刺眼。“伤痕?!如此深的伤痕。大叔,你醒醒,大叔……”柴轶感到情况不对,赶紧上前背起那人,跑向府中。

  “刑海,别再白费力气了,你不过一个刚刚踏入虚魂之境的修者,面对两个玄宿境界的高手,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快快束手就擒,随我们回圣皇殿。”……

  “啊!”老者从梦中被惊醒,一道道冷汗从眉间渗出,神情之中显露出一阵阵后怕。稍稍平静心情,环视四周,“这是什么地方?”这时柴轶推门而入,一手还拖着一只玉瓶,见到老者正半躺在床上,便上前点头微微一笑以示友好,说道:“大叔,你晕倒我家后巷,我就把你救了回来,现在应该无大碍了,这是……“柴轶刚想将手中丹药递给他,就被老者激动地有些微微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手臂。“轶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是你海叔啊。哈哈哈哈,老天开眼,你还安全啊。”老者双眼中湿润起来,显露出长久愿望得以实现的喜悦。柴轶由于这突如其来举动,在原地一愣。“你认识我?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怎么想不起你是谁?”柴轶下意识地将老者的双手拉开。

  老者苦叹一声,起身坐在床边,双眼直直的望着柴静,深邃的眼眸中仿佛在不断地回顾辛酸的往事。他从衣袖中拿出一块发出淡淡紫光的玉佩,布满着奇怪的纹路,完全自然形成,中央有一块空缺。柴轶眼前一亮,立即拉开胸前的衣衫,露出自己随身佩戴的玉佩,竟是一对。

  “这是我们刑氏家族每一代族长的玉佩,我手中的为母佩,你的那块就是子佩,将其二者合而为一,就是刑家的紫云佩。”

  “刑家?族长的?你说我父亲就是刑家族长?”

  “不止如此,你的父亲在五十多年前修炼到玄冥之境顶峰,挑战当时的大陆统领,并依靠一件绝世的灵器,击败了前统领,站在了大陆顶峰。”老者说出这些话时,双眼放光,内心升腾出无限的自豪,因为自己的大哥,因为自己的家族。但从他的语气中又略带一丝悲伤。

  柴轶也显然因为这个消息感到惊诧。在他的认识中,大陆统领,代表着对大陆上的一切的绝对控制,可以傲视一切的实力,让无数强者俯首称臣的地位。这位令所有人都要仰视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像一个孩童一样,为自己的父亲自豪,将自己的父亲视为自己的榜样,追赶的目标。只是这太过遥远。

  “我是他的儿子,我是刑轶!”这个振奋的消息,不断地在刑轶的心中回荡。

  咯吱一声,房门推开。“阿轶,一会又不见人影了,在干什么呢?”柴云福抬头一看,申请陷入呆滞,许久才回过神来,深深鞠了一躬:“恩公,你怎么来了?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我好去接您啊。”

  “叔,你?”刑轶听到这番话,感到莫明奇妙,回头看向海叔。

  刑海微笑着,说道:“云海,当年我和大哥的确没有看错你啊,多亏了你照顾了轶儿七年。”

  “恩公言重了,若是当年没有恩公和刑统领,现在就没有我柴云福了。照顾阿轶也是应该的。呃……阿轶,你先出去一下,我和恩公有话要说。”柴云福似乎有什么心事,转头向刑轶说道。

  “恩,先出去吧。”

  刑轶应声之后,走出了房间。

  “当初您把阿轶托付给我,让我带着他隐姓埋名,远离刑氏家族,甚至连他的父母是谁也不能告诉他,可是现在……”柴云福走近两步,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

  刑海听到这话,苦笑一声:“昔日不如今时,现在的刑家,已经支离破碎了。刑氏家族不知为何,遭受到整个大陆的通缉。每个家族的成员都被迫各自逃命,我来到这御风城的一路上,也遭遇追杀,九死一生啊。”刑海自己内心连连叫苦,不愿再回忆那段经历。

  “云海,以后在外人面前,就叫海岚吧。轶儿也还是叫柴轶。我不想再为轶儿招来不必要的危险。”刑海低声向柴云福嘱咐道。

  “知道了。恩公,你先休息吧!晚上我为您接风。”柴云福回答后,便离开了。

  “哈哈,云福,不错啊!已经踏入虚丹了。”刑海笑着喊道。

  “还是比不上恩公啊!”

  “咦?刚才怎么没有查探到轶儿气息,怪事,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