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8:53:17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七个世界七个我
  4. 0001:镜中界(上)

0001:镜中界(上)

更新于:2017-04-21 12:38:31 字数:3299

  深夜的夏日依旧如一摊粘稠的米浆热的惹人生厌,没有清凉的夜风,就算吹过胳肢窝也只会是温如开水蒸汽般的热流。

  没什么比在这种闷热的天气停电更让人厌恶的事了,这燥热让路边的闲人都皱起了眉头,在这条青石小街旁,正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手持蒲扇凑在一起唠着家常,他们说的兴起,并不在意这附近发生了些什么,老人家总是这样,喜欢沉浸在自我的世界,在回忆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相反,那些在家里闲的无聊的孩子们就只能走上街头,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供他们解解闷。

  孩子里自然有凑成一堆的熟人,也有被所有人抛开的、不合群的存在——那是一个年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胖孩,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开始自以为有主见的时候,学校里,像这样的小胖子大多数都被人厌烦,就算少有被人喜欢的,也是走了谐星的路线。

  像他这样,不爱说话,不爱运动的孩子,似乎就只剩下让人厌烦的份儿了。

  所以,他站在这街道一侧的一处小公园的花坛内望着那群聚在一起商谈这学习或是游戏的孩子,眼睛里多出了一丝羡慕。

  随后,他便离开了这儿。

  少年沿着街头一直向着家的方向走,路过一家小卖铺时,他花了五毛钱,买了一块冻的硬邦邦的小布叮雪糕。

  少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他人嫌弃,但在这夏日,这么一块冰凉凉的雪糕总是没错的。

  只是他拆开雪糕袋的时候,却是愣了一愣,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小卖铺招牌上刻着一个大大的“镜”字,少年眨了眨眼睛,他似乎不记得自家附近有这么一家小卖铺,他回过头,这小卖铺除了门口摆放着的冰柜外,这店铺里里外外竟然挂的、摆的都是镜子。

  少年下意识看向那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的店主——这人他也十分的陌生,这大夏天的,这个贩卖镜子的店铺的老板竟然在一块黑布的遮掩下严严实实的遮的密不透气,那样的包裹法,就算只是看上一眼,都会觉得全身的汗水跟着冒出来。

  “6月14日下午,701东兴监狱发生了凶徒暴乱事件,据警方调查,此次暴乱事件为监狱内关押的一级重犯策划,目的为将一名14岁男孩从狱中送出,这名男孩名叫田巳,入狱前曾是东兴市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因家庭矛盾失手杀死自己的父母后丧失理智,持刀冲出家门杀死了无辜路人十一名……”那台老旧的电视上闪现着断断续续的黑白画面,少年吃了一口雪糕,不知不觉的站在了电视前认真的看了起来。

  “老板,来瓶水。”一双带着白色丝质手套的手突然拍在了柜台上。

  少年吓了一跳,因为这双手用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他还没来得及回身去看是什么人,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气喘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听声音,对方的年纪也不大。

  坐在柜台里的老板突然转过身,那遮挡住了他全部面容的黑布却像是正对着来人。

  “客人,我这儿,不卖水。”那老板开口说话了。

  吃着雪糕的少年一怔,他下意识的转过身,看向了之前还停放在店铺门口的大冰柜。

  只是他这一眼,却让他愣了半晌。

  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散发着幽暗光芒的小商铺外,那本来还装满了解暑利器的宝箱却不见了。

  少年惊奇的眨了眨眼睛,他回过头,一言不发的盯着柜台里的老板,随后他看向那个要买水的人。

  “啊?”这少年却是惊了一跳。

  因为这人的打扮和那店主的样貌竟然相差无几,少年心头觉得有些害怕了,他把冰棍拿在手里,就算是上头的冰凉化开滴在手里他也浑然不觉,11岁的年纪,也知道什么叫恐惧的他拿着雪糕就想离开这儿。

  “一级戒备!”空荡荡、黑漆漆的小巷里突然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命令声。

  少年吓了一跳,他赶忙退后几步,退到了店铺当中。

  只是店铺里的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少年站在店铺里,有些慌张的看向二人。

  “来了么……”站在门前的黑衣人双手垂在了身体两侧,透过黑布,他那双眼睛盯住了柜台后的店老板。

  “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动,我想他们应该还没疯狂到对平民下手的地步。”

  那老板若无其事的点点头,随后他看向一旁的小胖子,笑道:“小子,我看你还是离开这儿为好,不然这位大哥哥可就要把你当成人质咯!”

  那小胖子紧了紧手中的小木棍,他向外面看了一眼,之间在那黑暗之中,无数的黑影正有规律的在门前排着队,曾经只能在电视里见到的大盾牌,乌光锃亮的黑色手枪都在黑暗中闪着异色光芒,不过片刻时间,这间小小的商铺就被围成了一个铁桶阵。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外面突然有灯亮起。

  11岁的少年兀自有些发楞,他望着门外那一红一篮交替闪烁的灯光,呆滞了三秒后看向站在他身边的身穿黑衣的人。

  那人比他高不多,站在他身边,跟他倒像是同龄人一样,只是黑布遮掩下只能看到一双瞪着大大的眼睛,小胖子对着他眨了眨,嘴角干巴巴的咧了咧,身为孩子,他还是有些机灵的头脑的,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而面前那黑衣人,却猛地伸出一只手。

  那只手看上去并不强壮,但扯住了他的衣领后,却强硬的把他拽了过去。

  小胖子立刻慌神,他开始奋力挣扎,但脖子被这黑衣人锁住后,他却是只能上下不停的弹动。

  “哗啦!”黑衣人突然一把将身旁的一面镜子击碎,他从镜框上扯下了一片残留的碎镜,抵在了他的脖颈处。

  “老实点,我不会伤害你。”那黑衣人说道。

  小胖子立刻就不动了。

  “里面的人停着!放开人质!缴械投降!争取宽大处理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

  “狗屁!你们这群狗腿子!老子早就被判了死刑了,哪里还用得着什么宽大处理?怎么?难道你们还能让我在床上快活死不成?哈哈哈!”那黑衣人哈哈大笑,他扯着小胖子,依在店铺的门框边,话语突然一肃,“昏官!狗腿子!要我说你们就是一群王八蛋!老子一个16岁的孩子,说老子杀人?还是杀害自己的父母?老子告诉你们,若是今天你们不让我安全离开这儿,我还真就杀一个给你们瞧瞧!不然这罪小爷我背的不痛快!今天杀了这小胖子老子也算死的不怨!”

  “呜啊!”小胖子立刻哭了起来,他不明白自己身后这个疯子哪里像是个16岁少年了?

  “怎么办?长官,这交涉失败,我们好容易才找到他,不能再让他逃了啊!不然上边怪罪下来,我们这……”

  “急什么!?你知道上面怪罪难道我就不知道吗?”站在盾羽林立的警阵当中,身材肥硕的长官眯着眼睛训喝那副官。

  只是他的样子似乎真的不着急,见那副官似懂非懂,这人又解释说道:“我们就在这守上一夜,我就不信那小子还能真不出来,至于那人质,他铁定是不敢杀的,一个孩子而已,哪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我就不信他还能杀人不眨眼了他!”

  副官立刻比了个手指。

  而此时在店铺里的黑衣人迟迟得不到回应,心头暗暗觉得有些不妙,他身子拖着小胖子向后撤,一边安慰着还在不停的苦着的小胖子,那些警员由于有人质的威胁并不敢跟上来,只是迟迟不喊话,少年的心思也渐渐跟着沉了下来。

  “田巳,你真的没杀人吗?”少年没想到,这店里的老板竟然会突然和他搭话。

  他一惊回过头,看向那一直站在商店柜台内部的人,他刚一直没注意这人的打扮,可此时一看,却发现你这人和自己竟有几分相似。

  田巳嘴角升起了一抹狂妄的淡笑。

  “我说我没杀过!打我小时候起,父亲为兵、母亲从政、他二人就教导我做一个正直的男人,我田巳从小就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杀父弑母这等大逆不道之事我我又怎会去做?可我现在就算和你说了这些,你又会信吗?”

  田巳绝望了,他杀死生父生母、连砍街坊11人的事传的满城风雨,就算有人一开始不信,也被官方一次次的新闻播报,一个个“真实”的画面洗脑到了相信,甚至田巳在牢狱中还有单独的“心理辅导”,辅导他认知他“失去意识”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和他一个牢房的还有七人,除了这七个和他有着一样遭遇的人外,田巳自己都不相信,这世界上还会有人相信他。

  但面前这位遮遮掩掩的黑衣男人确实低声笑了一下。

  “我信。”他说道。

  田巳觉得有些荒谬,他摇摇头,惨笑一声:“呵!你也别想说些有的没的套取我的信任,然后再说点什么来软化我的心理防线,你没体验过那牢狱之苦,你不懂我究竟经历了什么!”

  “我说的是真的。”那店老板微微一笑。“我信!你说的!你说的所有话!田巳。”

  田巳一呆。

  他盯着这老板那在黑色布制品遮挡下的眼睛位置,静静的不说话。

  “所以,你现在要相信我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