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42: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意破斗决
  4. 第一章 天佑祭天

第一章 天佑祭天

更新于:2018-03-16 21:45:29 字数:3249

  在天佑森林旁的一个小村庄,发生着一件有趣的事。天佑森林,是天佑洲临界有名的森林,没人知道这个森林有多大,可想而知里面孕育着多少强大的妖兽。本来位于该森林旁的村庄应该被妖兽吞没的,但这个村庄却一直好好的。

  “牛哥,今天就是村祭的日子了,有没有把握在这一次的村祭的比武大典中进去前十?”只见迎面而来两个少年,其中一个满身肌肉的少年说:“难着呢,你没见到村里这么多人为了这次五年一次的村祭都拼命的修炼,甚至还有几个变态还跑到那鬼森林里面去和妖兽战斗。”

  一听到妖兽,那名为曾牛旁边的少年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妖兽啊,最弱的妖兽都能和破凡五重的人类修士媲美”,,那少年一想到妖兽狰狞的面貌,顿时脸色苍白“不会吧,我们这一批中最强的蓝刀不是才破凡八重吗?怎么还有人敢去森林历练?去了不就是给妖兽当食物吗?”

  “无知,虽然随便一只妖兽都比我们大多数人强,但是它们的灵智却太低了,那些妖兽只会凭借本能战斗,哪个人会傻傻的和他正面对战啊,当然是找方法先消耗妖兽体力,再和它对抗,而且妖兽和我们一样,都是靠吞吐灵气成长的,但是妖兽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把灵气储存在丹田,而它们在四阶凝炼妖丹前都是用身体储存灵气的,这样一来,每只妖兽的肉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大补的,所以那几个变态才跑到森林里修炼,这样一来他们不但可以增加实战能力,还可以不落下灵力修炼。”

  “果然是一群变态,我看到那妖兽都怕,他们还敢这样修炼。对了,牛哥,你怎么不去呢?”

  “我?”曾牛自嘲的笑了笑,“也许是我怕死吧。”

  “嗯……”

  在二人的闲聊下,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村庄的广场边上。在广场上,有一个祭台,上面捆绑着的不是猪狗牛羊这种普通的祭品,而是一只只妖兽,祭台旁边,有几个满头白发皮肤却光滑如婴儿的老人,只见其中一个老人见人都来的差不多了,说了一句“祭奠开始”,那老人只是轻轻地说了四个字,却让整个广场上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不愧是刘老,这样随口说的话就有这么大的效果,他应该进入空灵期了吧。”空灵期是修士修炼的第五阶段,第一阶段破凡,第二阶段幻身,第三阶段炼魂,第四阶段空穴,而第五个阶段就是空灵了,没想到这个老人竟然是空灵期的强者。修炼者,是取天地灵气于自身,修补自身不足,改善自身,破凡境标志着一个人破开凡世,成为一个修炼者,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能力,硕大的一个天佑村野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达到了破凡境,其中大部分都卡在破凡初期,而刘老却达到空灵镜,可想而知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第一项,血祭。”只见几个大汉手持大刀,走向祭台,随着他们的动作,那个被称为刘老的人喝到:“虚无缥缈的神灵啊,感谢您一直对我们村庄的保护,为了表达对您的敬意,我们向您祭祀,希望您能一直保佑我们。”

  在这个村庄,有一个传说,据说他们先祖在迁往这片区域定居时,天佑森林的妖兽时时刻刻都来进攻他们,直到有一天,天上飞来了一块陨石,奇怪的是,这块陨石在降落时还伴随着一道人类虚影.而这块陨石就落在这片区域,这之后,森林中的妖兽就很少来这片区域了,当时他们的先祖都认为是神灵显神,落下至宝保护他们,之后先祖们也组织过村民一起向陨石坠落的区域寻找那块陨石,但最终都无功而返,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去寻找了,这之后,他们为了感谢神灵,每五年就组织村民进行一次祭祀大典。

  这祭祀大典一共分为三项,第一项血祭,第二项是由村长向村民颁布接下来五年村庄的发展任务,只见刘老旁边的另一个老人走前一步,对着祭台下的村民说到:“接下来的五年,将会不同于往常。”这话一出,村民们皆议论纷纷,这些年村庄的发展计划基本是一成不变的,为什么这次要改变呢?

  “今年,我们将组织少辈们去参加玄武门的入门考核,近期村庄将此事为第一。”一听这话,众人皆大吃一惊,玄武门,那可是天佑州的四大宗门之一,该宗门每五年都会在全州招收门徒,虽然听起来基本人人都有机会,但是他们的入门考核实在太过艰难,据有关情报,玄武门每次招生淘汰的人数达到九成九九,而其每次参加招生的人数大概在一百万左右,这就相当于每年只在一百万个人中招一千个新门徒,可想而知,进入玄武门是多么的困难。

  听着底下哗然一片,刘老低喝一声,“肃静!”

  “我知道,以我们村年轻一辈的实力想加入玄武门无异于登天,所以往年我并没有让村里的孩子们参加玄武门入门考核,但是今年不同了,我们前段时间不是在天佑森林中发现了一座小型精金原石矿吗,我们把它上报给玄武门后,玄武门奖赏了我们三名进入玄武门学习的学徒资格。所以,今年村祭的比武大会将会是最激烈的一次,因为,今年的比武大会前三名将会被我们送入玄武门。”

  听完村长的话后,所有人都不能平静了,尤其是底下的年轻一辈。

  “我说呢,为啥那些变态跑到森林里去修炼,原来早就得到了消息,鄙视这些人,对吧牛哥。”只听到原先曾牛旁的那名少年对曾牛说到。

  “关我屁事!”

  ”......“

  正当祭台下人们窃窃私语时,几阵破风声传来,只见祭坛下多了五名年轻人,其中一个浓眉大脸的人嘿嘿一笑,说了一句:”差点没回来,喂,老头,我没错过时间吧。“

  “#%!~~#”

  和他一起回来的其余四人不禁笑了,那人回过头瞪了那几人一眼,“谁再笑。”

  底下人无一不翻翻白眼,全村里敢这么对村长说话的人只有他一个,谁叫他是村长儿子呢。

  “村祭时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村长也是对自己儿子很伤脑筋,为啥自己生了这样一个儿子呢。只见那人撇撇嘴,但也没再说什么。

  村长刚说完,又有几阵破风声传来,祭坛下有多了四人,其中三人站在一起,明显是一伙的,此外还有一个少年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众人看着那个独自一人的少年,表情不一,有的厌恶,有的欣慰,有的一幅和我无关的样子。

  “呦,比我还慢,让我们全村人等你们,架子好大啊。”村长儿子很欠抽的说了一句。

  那个独自一人的少年撇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另外三人中的一个人却忍不住了,”

  “孙柳,你别没事找事,别以为你是村长的儿子我就不敢打你。”

  没人回他倒是没啥事,那孙柳一听到那人这样说,怒了:“刘云,你有种再说一句。“正当两人要干架的时候,村长也怒了,吼道:”你们干什么!村祭时候嘈嘈闹闹,你们两个是不是想被禁闭!“

  那个叫刘云的听到村长这么说,脸色一变,被禁闭了就不可以参加这次比武大会了,就没有资格去玄武门了,于是一咬牙,不说话了。孙柳也是撇撇嘴,不再说什么了,虽然那是他老爹,但是村子里的事比他大,谁知道他老爹会不会真的发神经把他拉去禁闭,尽管他自己是全村公认的修炼第一人。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比武大会现在开始,所有要参加这次比武大会的人上比武台抽签,签分为两色,红和黑,上面刻着字数一到五十,由于这次参加比赛的人一共有九十九个,所以抽到五十的那个人轮空,直接进入下一场比赛,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村长话说完之后,孙柳挑衅般的向刘云竖了竖中指,”不要让我遇到你,否者打断你的狗腿。“刘云本来就是一个暴脾气,听了之后大怒,”你也别让我遇到你,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我等着!“

  不一会儿,签抽完了,刘云红十八,孙柳红三十二,两人并没有相遇,这意味着村中实力数一数二的两人并不会开战这么快。签出来后,众人发现那名总是独自一人的少年抽到的号码正好是五十号,这说明他这轮轮空了。

  这个少年,名字叫做辉意,但是在这个村子里却并没有辉字辈,因为这个少年并没有随他父亲姓刘,而是随了他母亲的姓,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所有人只知道十二年前的一个夜晚,辉意的父亲浑身浴血的带回了一个三个月左右的婴儿,在向村里说明这是他的儿子后,辉意的父亲重伤身亡,至于辉意的母亲,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是谁,不过他脖子上却带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漂亮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辉字。也许,这就是这个老天留给这个可怜的孩子的唯一的生母线索吧。

  ”既然大家已经抽签完毕,那么,我宣布,比武大会开始,第一场比赛,红一号,孙午对战黑一号,刘龙!“

  至此,众人期待的比武大会终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