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4:45:2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蒋氏大将军
  4. 第一章陕西西安杜陵

第一章陕西西安杜陵

更新于:2017-04-21 09:27:04 字数:2174

字体: 字号:
  公元2016年3月14日,武汉到广华的大客车,一位带着耳机乘客名叫蒋恒的青年,双眼迷离,半睡状态,听着歌:

  墨已入水渡一池青花

  揽五分红霞采竹回家

  悠悠风来埋一地桑麻

  一身袈裟把相思放下

  十里桃花待嫁的年华

  凤冠的珍珠挽进头发

  檀香拂过玉镯弄轻纱

  空留一盏芽色的清茶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

  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

  大客车穿过长江大桥,突然前面有辆货车爆胎,冲向大客车,大客车司机急打方向盘,大巴冲向长江,青年被高高的抛弃猛的睁开了眼睛,低头看见了一遍江水,只听青年大叫:“我草老子不会游泳……”(鄙视其实会不会游泳都差不多)

  一声炸弹爆炸似的的声音在水面响起,大客几秒后,迅速的沉入了长江,还带着35条生命,江面上顿时冒出一串串的泡泡,几分钟江面上连泡也不冒了,大桥上聚集了不少看客,议论纷纷谈论悲惨事故。

  第二天楚天日报,昨日一辆大客不明原因冲入长江,经过五个小时的打捞,捞起整辆车上的乘客全部遇难,遇难乘客男……

  公元前4年陕西杜陵蒋氏世家,家主夫人卧室。

  我们主人翁蒋恒在迷迷糊糊中醒过来了睁开了眼睛,想翻身的时候发现动不了,心里想难道我大难不死,刚想大声说:“我草这样也能活下来”,却只能听到婴儿哭的声音。

  只听傍边高兴一年女的大声说:“夫人少爷哭了”

  另一年长女的高兴说道:“三天了,生下三天了,你在不出声母亲怎么办?怎么对得起老爷,对得起蒋氏列祖列宗”

  年长的妇女对年轻的女的说道:“小环去叫老爷来,我的乖儿子来母亲抱抱”,

  “难道我穿越了,这老天你在是干什么,这是什么年代你让我如何活呀,”

  母亲走过来抱起了孩子,蒋恒睁开迷你小眼睛仔细打量起来,三十来岁的左右的面目和善可亲的女就是我的母亲,还这么漂亮,四处一看家里面的东西简陋至极,我草这是原始社会吗?

  这时外面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走过来了,抱起了蒋恒孩子,用满嘴的胡子亲起了蒋恒,蒋恒顿时难受想说话:“哇哇哇……’

  “哈哈……,我的儿子哭了”,男子高兴的笑起来了

  蒋横心里大大鄙视了他父亲太无耻了尽然用胡子扎我。

  蒋横在未来几天终于知道这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了,公元前4年,陕西杜陵蒋氏家族,父亲是蒋冕(军中用职),祖父蒋助(会稽太守),曾祖父蒋诩(已故),而他自己是蒋横,并非原来的蒋恒,家族世代豪门身份。

  蒋诩可是历史大大有名三经九侯的三经,至于他自己是蒋横,就没有想那么多了,这名字也就给自己的名字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就是历史官拜大将军的蒋横的时候,顿时无语了,被皇帝怨杀,就有点蛋疼了,尽然真的摸蛋,太龌蹉了。

  在几天除了胡思乱想什么也干不了,累就睡,婴儿的睡眠真的的很多每天睡十几个小时。让一个成人,天天躺着什么都干不了会逼疯的,蒋横心里盼着长大了能走说话就好了。

  三个月大的时候,自己多练翻身吧,我翻再翻,翻的一时兴起,

  只听见啪的一声,

  “我草翻到床下了”,

  “哇哇哇。。。。。。。”

  顿时响彻整个房间,整个世家都忙碌起来了,

  从这以后至少都有一直个人看着蒋横了,不过蒋横还是该锻炼就锻炼,从小多运动,翻呀!爬呀!

  终于可以站起来了,悲惨的事件再次发生,又摔了!,努力继续努力,第九个月蒋横同学可以走了走的比别的小孩早很多,说话也能叫父亲母亲了。

  转眼又四年过去,蒋横终于学会低调了,不在人前说什么电视电影飞机大炮的了,明白什么低调的生活,发呆一直发呆。

  五岁前基本没有和别人小孩的不一样,发呆是干的最多的事情。

  蒋横最恨的事情他发现他忘记了很多东西,现代的科技技术快忘完了、诗词也记不起几句,平时最常干的事情,记自己记得的东西,当时这个蛋疼年代,没有纸和笔,书大多都是竹签,帛写的书实在太少了而且繁体字人起来真的麻烦。

  对于二十一世界的货物横流的年代的吃货,这里吃的东西真实太难吃了,难吃的让人只是听到吃饭就深深的蛋疼,没有面条米是小米肉食很少的。

  夕阳前,蒋横凝望夕阳,五岁了,前世的父母如何接收这个悲耗,有多么难受,他一直不愿意不敢想,想起了以前宿舍的兄弟们,也想起了第一任的女朋友,想起儿时的伙伴,这一切一去不复还,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有五年时间了,事实已经无法改变,新的生活必须的适应,不习惯没有网络、没有电、没有娱乐的世界,这些都的慢慢来习惯。

  “啊啊啊……”

  喊出来后蒋横就感觉心里好受多了,如今在家全家都当至宝一样的惯着他,除了他父亲以外。

  代沟无法理解的代沟,根本无法这个时代的看法看待人生,总是觉得自己一直是孤独的,何以解孤独,就是父亲的大书房,很大很大的房,满屋皆是书,却只有几十本书(竹简),去里面看书不过是偷着看的,可惜的古代的书写的字真的可以体会一目十行,道德经、诗经、孙子兵法等书真的是读了很多遍虽然大家都不知道。

  蒋横的清楚记的蒋氏族谱一段话(蒋横,陕西杜陵人,被拜为大将军,跟随光武帝刘秀讨伐赤眉军,因功勋卓著而被封为逡道侯)但是历史没有蒋横的记录,这究竟是怎会事自己怎么琢磨不透。蒋横以前也喜欢研究蒋氏文化,但是至今没有弄明白,自己是不是当了大将军,是不是被怨杀。自己穿越了,就要把这个变成事实。让后世看看蒋氏辉煌。读这些书唯一目的就是大将军名副其实。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