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3: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谴鸿沟
  4. 第二章 夕阳迟幕,生命

第二章 夕阳迟幕,生命

更新于:2018-03-16 11:17:05 字数:3672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夕阳迟幕,生命

  人间,西方诺娜半岛与中土肥绕荒古大山交界陆地,交易之都城艾丹,西土远东文化还有种族聚集混合聚居之地都城。

  一个上百万268070.4平方公里的交界港口大城,西土人说艾丹城是他们西土第三大城,对远东人来说,艾丹城是他们第二大城。人口多达九千七百八十来万来万之巨。

  数万年以来,一直以来两大种族文明一直想争之地归属,但,一直没得到妥协,西土的魔法、斗气、和远东巫术、武道,一直碰撞不止。

  虽然之几千年前开始达成协议,双方共同开发艾丹城,这座大城西是沉神之海。

  话说,即使是古神也无法浮空飞跃那滔天汪洋大浪地深海,因为海面时不时会出现噬天的无边黑洞,无尽的海面会出现漩涡之海,上吞下吸,想想都骇人,故而,沉神之海之称,由此而来。

  不过这沉神之海边缘上万平方公里还算勉强安全,上万平方公里区域的海底资源还是能让人开发不完,更不要说更往外的无尽海域。

  说勉强安全,是因为靠近艾丹城区域的海域都是低等的深海海类,在向外了就是大型海兽,乃至是<<诞世经>>说记载的荒古凶兽,打造绝世护甲、兵器,得道深海猎杀海兽或者挖深海宝矿。

  不过深海如无底深渊,没有无匹的修为的西方修士或者西方修道者,去了,也注定成为沧海一栗,有去无回,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选择冒险去肥绕之原。

  去肥绕之原猎杀,去了也是够呛的。虽然矿石、药材、凶禽与蛮兽,神人遗洞、等等,奇遇诱人,不被凶禽蛮兽杀死,要是迷路了,能活者出来者,真的也是寥寥无几。

  因为什么?

  因为肥绕之地,是远东面积的三分之一大。一个上百万268070.4平方公里的交界港口大城艾丹都城,也不过是肥绕之的的一隅,冰上一角都算不上。

  那你说远东有多大,西土有多大?还好远东和西土是两大无匹陆地版块。说白了,艾丹大城就是两大无尽陆地的交接处,东西方共同的防御要塞。

  艾丹港口城。

  夕阳坠入地平线,西天燃烧着鲜红的霞光,一片宁静轻轻落在远东修炼院娑罗树的枝梢上,晚风的吹拂也便迟缓起来。

  一种博大的美悄然充溢少年的心头。

  “姐,你说我们会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少年坐在二十来米高的移植院娑罗树的树干上。向旁边的女子问道。

  望着远方港口那方,在夕阳西下的宁静、绚丽的沉神之海。

  夕阳的彩霞,夕阳的西沉,海面上闪亮的银光,宛如黄金海,袅兽翔空,海面涟涟的浪纹如女人形体袅娜,如随风飘去彩丝绦。

  女子随着少年的提问,回眸一笑,一抹霞华映照着那无暇的倾世容颜,她露出了溺爱之容,用她那柔若无骨的玉手,揉了揉了少年蓬松的乌发。

  “会的”

  “那姐姐以后会离开我?”

  “不会,不会离开弟弟,除非弟弟离开我,不要我。”女子清丽无双,娇艳欲滴的朱唇,又露出溺爱。

  “不会,不会的”少年子慌张起来,惨白的脸色显得更无血色。

  看着少年子惨白的脸色,女子不由得感到自责。无声的用额头磨蹭着少年的额头,一双星眸细长明媚,蕴藏着关爱。

  “弟”

  “走,我们回家”

  “嗯”少年乖巧应道。

  “那我们走说着”,便站了起来,两人立在二来米高的树干。

  相续踩着树干腾空而起,横越到对面五丈远的古楼防塔顶,身形如轻灵的袅兽,纤纤玉手抓着楼梯铁管,旋划而下。

  “姐,你好快啊”男子看着她姐姐的速度,羡慕道。

  女子微微一笑:“姐姐等你把病治好了,也就和姐姐这么快了”

  说起弟弟的病,女子眼眸闪过一抹愧疚。

  “嗯”少年子也没看到,点头一脸向我的用力点了头,等我病好了,以后就由我照顾姐姐,接着抓着铁管往下划。

  看着少年抓铁管笨拙小心翼翼的往下划,女子,脸色不由得笑了起来起来。

  “弟弟好像爬爬虫哦”女子说笑道。

  “才没有呢”,说着从爬到干管三分之二的地方跳了下来。

  看着少年跳了下来,女子脸色一变,身形如闪电一变,跳跃而起,跳到七八米高的空中,连忙抱着弟弟,一脚踢了铁管,借力减轻缓速,在空中横射而下,脚落在石子路上。

  “你看我要你比你快”少年子一脸得意道还不是我帮你,责怪的扫了少年子一眼。

  必臣,下次不能这样玩了,你看姐姐都扭到脚了。女子吃痛的说道当他看到自己姐姐脸色吃痛是,姐你没事吧,少年子慌了起来,连声问道。

  女子松开了少年子,蹲在地上,下揉了揉脚腕,脸色有点发白。

  没事。姐回去叫莉莉帮忙治疗下就行了。

  “哦哦”少年子知道犯错了,连忙扶住女子。

  走,必臣”我们回家,女子说着便有弟弟扶着,两人向着东边的城外的肥绕之原的方向走去。

  还好,离家不远,下次别这样了,害姐姐担心,女子一脸假装生气道。

  “我不会了”少年连忙说道“下次肯定不会了你还打算下次啊”说着女子挠了挠少年子胳膊哈哈少年子笑道。两人虽然不是亲姐弟,感情胜过亲姐弟,都是孤儿,一起长大。

  两人相扶着在荒林走着。女子看着前方,再向前的地方就是一片幕地,从小就在这种环境长大,说什么墓地,对这种在恶劣环境长大的几个孤儿来说,确实不算什么。还得走一小段路程才到,自己家,那个简陋的二层古木小屋。

  “姐,姐”女子被弟弟推了推胳膊,想着问题,才缓过神来,一脸疑问.

  ”怎么了“扭过头吗,向弟弟疑问道。

  直见少年子脸色煞白,指着前方。“前面有几个人在盗墓,挖人家刚下葬的棺木”

  女子黛眉皱了起来,看着前面几个在墓旁边晃来晃去不停地挖土的男人,其中一个在环视着附近把风。

  “快躲起来”女子不容分说将弟弟按倒在地。

  “姐你干嘛"少年子被姐姐突然之举感到不满,声音稍微大了点说道。

  刚才在把风的中年男子,向这边看了看,一脸的警惕,随时向正在挖墓的几个男子,打了个口哨。

  “那边有两个人”,向同伴挥了挥手示意道。

  其他在忙碌的的回头看了看,其中一个向把风男子说道:过去看看什么情况。连这种事要是搞不定,就别和我混在一起。

  那把风男子眉头皱了皱,拔出腰间的佩剑,向着两姐弟奔射过去,持着剑向着躺卧在地面上的姐弟劈开而去,银白的锋利的剑体带着银白色的剑芒,划着长长的剑影,剑芒如在夕阳沉末如的彩霞下,闪烁着凌人的寒气。

  “死“男子喝道,随着剑芒劈向姐弟拿去。

  看着直射而来的剑气,男子脸色煞白,神情呆滞。

  女子连忙搂着自己弟弟的腰间,急移莲步,在短暂的一霎,第一时间慌乱向着一旁躲避。

  躲过锋芒后,女子连忙拉着弟弟向艾丹城的方向返回跑。

  “竟然躲过了”,看着躲过一剑的女子,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一丝邪意。

  “不能让他们跑回去艾丹城”在挖墓的一个男子急忙怒喝道“不然我们就有麻烦”

  “早知道我们就不接这活了,还得杀人”另一个男子口上发狠道。

  “真他妈的晦气,挖了半天没找到东西,还碰到这破事”

  三个挖墓的,连忙丢下工具,捡起放在地上的武器闪纵便向着两姐弟追赶去。

  “姐怎么办”少年子紧张看着女子。

  女子弯月般的峨眉皱着皱,加上扭伤的脚,带着弟弟奔逃,这时已经是脸色煞白。

  忍着疼痛,汗珠不断在额头滚落,暗地咬着贝牙吃力带着弟弟奔跑。

  由于少年修为低,跑起来速度难免缓慢,比不上后边紧追的那四个挖墓人。

  “叫你跑”,后方一道道璀璨的剑芒化成重重叠叠而下,爆射而至。

  看着躲不及劈射而来的剑芒,女子连忙把弟弟捞在胸前,让自己后背对着剑芒向一旁横倒,“噗”一口鲜血自女子口中喷出,女子甚至连痛呼都未出口,身子已怦然摔倒在地上!

  “弟,走,快走”,看着也摔倒在地弟弟,吃力的叫道,一脸着急对着弟弟喊着。

  摔倒在地少年子本来还想跑过来,扶起自己姐姐。

  刚才后边的把风的黑衣人,一挥手,一道寒光透空而出,自少年后背钉下,剑体颠动,鲜血流淌。

  “不”后边躺在地上的女子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嚎,但却根本无法阻止,泪水滚落女子的脸颊。

  少年背部痛苦无比,却无法挣动,躯体被剑死死的钉在了土壤上,血淋琳,稍微一动就痛彻骨髓。

  “姐”一声脆响,少年无比吃力的说了一句,重伤之躯无力地垂倒在荒野土壤之上,无助的眸瞳开始失去生机。

  女子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满脸的污泥合着泪水一起,将整张脸都沾染了。

  “我和你拼了”女子双目血红,猛地向把风的黑衣男子扑去,施展出来一张带着劲气的拳,一拳轰击而至,直击黑衣人心窝。

  黑衣人看着女子轰击过来的拳气,一脸的寒气,微微冷笑,手一抬,拳头一道红光飞出,犹如毒蛇直击在女子的的腹部。

  女子被击中甩的横飞出去,摔在自己弟弟旁边,登时娇躯一阵抽搐,水樱桃般的樱嘴不停咳血。

  黑衣人杀气凌厉,走到少年旁边缓缓拔出钉在少年后背的利剑,看着剑芒充盈流滴着的鲜红剑体,更是双目中凶光大盛,露出了无比残酷嗜血地神情。

  “喝”一声冷喝,看挣扎着爬起来女子,长剑速度极快,切开女子喉咙,一时间鲜血如暴雨一样倾洒,如泉涌一般,汩汩不止。

  “噗通”女子一声栽倒在血泊中,洁白的衣裙已满是鲜血,凄艳的红,触目惊心,但那苍白的绝美容颜,却带着无尽的饮恨。

  夜色下,一霎那,仿佛沉寂了无数岁月,女子最后看到的是迸溅而出的鲜红,还有染红了那凄凉的夜色,刺鼻的血腥味顿时又再一次弥漫蛮荒野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