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20 00:02:5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之怨
  4. 第一章 离恨天

第一章 离恨天

更新于:2016-10-31 20:02:23 字数:6289

字体: 字号:
  浩瀚神州,修行之土,上古问道时代,曾经修道巅峰。

  而长生无望,古人悲歌,举世间灵气,欲寻长生之法。

  上苍之道,乃生死有常,长生,实逆天之举。

  大动干戈,逆乱天道,使于问道末期,天地灵气凋零,更致神州大乱,死伤百千之万,腥风血雨,流血漂橹。

  众生怨苦之际,又生怨灵肆虐,问道巅峰时代,就此莫名葬断。

  繁华落幕,而人不绝,道不止。

  也不知多少岁月与沧桑,或许百年,或许千年,亦或是万年,修行之道,终渐又鼎盛。

  然而,远无问道之辉煌。

  此时又出现的正魔两道之争,更是成为了修土的主旋之律,在问道葬断之后,已经斗了几近两千年之久,延续至今。

  至于正魔两道之源,众说纷纭。

  一说是上古问道后裔,又一说是因为得到了问道残缺的传承。而无论哪一说法,知晓此渊源的,恐怕在此世间,只有那极少数人。

  ……

  神州之中,是为中州,中州之地,多灵山好水,洞天福地,虽灵气凋零,不复往昔浓郁,却也显得欣欣向荣,一片繁华。

  好山好水,自是人杰地灵,遍布无数大大小小修真宗门,更有不少散修列落其中,寻找问道之遗。

  在那中州中部,便有一磅礴仙脉,名曰离恨,连绵数百里,在仙山之上,有一修真门派,正是如雷贯耳、为正道两大天境之一——离恨天境。

  有诗曰之:

  杳杳冥冥清静心,

  昏昏默默太虚道;

  体性湛然无所住,

  神心皆寂一缥缈。

  缥缈,是为离恨天境。

  天境之上,灵气袅袅,常年云遮雾绕,弥漫仙道脱俗气息;再往里,更有茂林修竹,飞瀑直泻,索桥横空,仙鸟盘旋,人间仙土,莫过于如此。

  其中又以十二峰为最,恢宏耸立,看似星辰散列,却又有迹可循,先天之势,独秀神州。

  十二峰之上,为离恨天十二道宫,亭台楼阁,殿落绵延,阵风吹过,偶尔露出一角,也让百姓仰而望之,心生敬慕。

  不染世尘意,求得清静心,也只在这类仙山灵地之上,才会孕育着这么一个修道大宗。

  离恨天境,三千石阶通主峰。主峰有其名,曰东来峰。

  如此浩瀚,雄伟,瑰丽,神奇。

  于十二峰中,是最为大气,磅礴。

  石阶右侧峰上,名为曲水峰,与左侧玉屏峰,为离恨天境两大门户,其它九峰,或左或右,或远或近,纷纷散列而开,拱卫正中最为巍峨的东来主峰。

  曲水峰上,取曲水流觞之意,其上坐落了十二道宫之一——曲水宫。

  碧绿灵水,从主峰之上东来主宫后山云眼之中,缓缓流出,曲折蜿蜒,经曲水宫后山,再绕了半个曲水宫,汇到了悬崖边上的天池中。随后飞流直下,散开形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玉珠,洒落入下方云雾之中,消失不见。

  无声无息,无半点波澜壮阔,却是显得优雅尊贵,显得安静,显得从容。

  天池,名为曲水池,与众多曲水宫群,坐落于曲水峰半山腰上,上下皆是仙山绝壁。

  清风徐徐,云雾轻涌,在这曲水池上,点点莲叶点缀,碧波轻荡,卷起点点涟漪,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开来。水雾迷蒙,让这曲水宫上,显得如梦如幻,多了几分不真实之感。

  离崖边上三丈来远,有一沧桑石质古台,就似一巨大玉莲,坐落在曲水池上。

  石台略显灰白之色,褐斑掺杂其中。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它依旧在那,愈发显得坚韧古朴,多了几分韵味,几分感慨。

  岁月留下的痕迹,是对它最为深刻的雕琢。

  此刻,在石台之上,有一道朦胧身影,身着蓝色宗门服饰,盘膝而坐。

  手捏道诀,两眼轻闭,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如一具没有生气的雕像,这里,像是寂静淡薄了岁月。

  遥远观去,注目的不是那人,反到是离头顶七尺处,一把样式普通仙剑,平落空中,散发淡淡青光,缓缓旋转着,成了平凡之中的不凡之景。

  ……

  曲水池往里半里开外,曲径通幽处,修竹林木中,便是曲水宫殿所在,而殿落屋舍,却是范围极小,似乎并无多人在此居住。而实际上,也正是如此,这曲水宫,数去数来,也仅有七人之数,相比其他宫,人极是少的可怜。

  曲水殿前,有一宽阔院子,院子上,此刻正有四位年轻弟子,皆不过二九年华模样,练习着道术法招,步伐沉稳,神色专注。

  三男及一清蓝色衣衫女孩,四人持剑慢舞,其中有一胖男弟子,在体型上就引人注目,却也着实认真,让人忍俊不禁之余,也觉这离恨天上,弟子皆勤苦,不然也不会成为正道之首。

  而在殿檐之下,一位中年男子,身材适中,背负着双手,表情严肃,对着女孩,不时微微点头,终于显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而看着三位联合潮红的男弟子,却是摇了摇头,脸色冷淡,似乎三人表现,让其大失所望。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看着弟子慢慢变得熟练地将道法招式施展完毕,正要重新开始施展下一遍时,中年男子喝道:“停”!

  四人闻着师父终于叫停,脸上明显都松了一口气,那位身着清蓝色衣衫女孩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声音柔和,道:“爹,怎么样,我们还是很努力吧!”

  那中年男子,正是如今曲水宫宫座何以安,在如今离恨天仅余的六宫之中,排行第五。而那女孩,左手带着一个精致玉镯,名为何清儿。

  出水芙蓉,显得灵气、端庄脱俗,散发着女孩清新气息,为这曲水宫上,增添不少亮丽之色。

  何以安脸上微微露出慈爱之色,却淡淡道:“还不错,不过这斩灵道法,需要使用仙剑一类法宝,才可顺畅施展得开,你真正的法宝,却不是仙剑,效果大打折扣,只能是熟练一下,活络体内灵气罢了”。

  法宝一类,在离恨天上,还是以仙剑为主。

  仙剑主攻,能施展多种道法,威力极大,是为威道象征。

  再者灵活轻巧,简约美观,使人更增一分独特气质,让离恨天绝大多数人所喜爱,就连神州修土,亦有不少散修青睐。

  “爹说这斩灵之法,最为难以操控灵气,还真是这样,不过现在,我感觉体内灵气畅通不已,好像是突破气虚七层,到第八层了!”

  何清儿说完,便笑盈盈第看着几位师兄,显然是对自己的修行速度感到略微得意。

  而其他三位师兄,不禁愕然,都转过头来,盯着师妹,似乎皆看不出来师妹竟然还有几分修行天赋。

  离恨天上,修行道诀名为太虚御气真诀,传闻乃问道长生法诀,分气虚,玄虚,神虚之境。

  气虚,主灵气入体,以气御物;玄虚,乃道法通玄,轻松沟通天地之气为己用,道法小成,更为重要的是,若有机缘和明悟,便能领悟到那玄之又玄的道境之力;而神虚,修为臻至出神入化之地,已是如今道法顶峰,普天下者,寥寥十指之数而已。

  传闻问道巅峰时期,在神虚之上,还有一境,名为道虚极境。

  可问道大乱,灵气凋零,传说,终究是传说,纵使后来出世了大量极道神兵,领悟其中所含道境之力,也再没有人突破神虚之境,在寿元耗尽之后,皆归于黄土,淹没于长河之中。

  在气虚境界修至六层或七层之时,多半弟子便会卡在此处。

  而这斩灵道法,乃是用以突破气虚中乘至上乘之境的这一关卡之法。

  斩灵,非斩断之意,而是以剑御灵,耗尽体内丹田之气,激发全身潜在之力,从而强行突破,对于功成之人来说,恐怕可节省短则几月、多至几年光阴,而资质不佳者,恐怕得花费三四十年,也不足为奇。

  寻道难,问道更难。

  何以安听闻女儿这么一说,也不禁一愣,脸上显出惊讶之色,说话中掩饰不住的高兴之色,道:“当真?让我来看看!”

  何以安走了下来,来到何清儿身前,左手搭上何清儿肩上,道:“全力运行体内灵气一周!”手上光芒微亮,运起探灵道法,一道黄色灵气从手掌生起,慢慢涌入何清儿体内。

  何清儿乖巧地闭上了眼睛,屏气凝神,默默运行真诀,感受到那股比平时更加壮大的气息,身体也变得更加轻松起来,似乎也不那么疲惫了。

  何以安查探完毕,再也掩盖不住欣喜,手往上抬,摸着何清儿的头,笑呵呵地道:“不错,清儿却实已经达到了气虚八层之境,你生来体弱,只要不断修炼,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嗯!”

  何清儿回应父亲之后,偏头再次看向三位师兄。只见三位师兄面色潮红,看着师父慢慢变冷的脸色,不知是羞愧,还是气息不畅所致。她嘴角轻笑,道:“三位师兄,这是怎么了啊?脸色发红,气息不顺呐?”

  三人中,只有那位身材较胖的男弟子呃的一声,算是对师妹的回应,略显得憨厚老实,在修道之中,实数难见。而其他两位师兄,听着这番调侃之话,又看着师父脸色更加难看,只好讪讪笑着,有苦说不出来,略带幽怨的目光,转向师妹。

  仿佛已是习惯了一般,何清儿只是幸灾乐祸轻笑着,看着几位师兄被师父数落,怕是这曲水宫上最大的乐趣了。

  果不其然,何以安盯着眼前脸色通红的三位弟子,还在厚着脸面笑着,气不打一处来,怒气上涌,嘴巴蠕动了下,气恨地大声喝斥道:

  “真是几个废物!一个经常往外跑,一个散懒好闲,还有一个简直就是头猪,整天只知道吃吃吃,有空给我多到后山练练!”

  说完重重冷哼一声,将两位身材修长的年轻弟子训斥得唯唯诺诺,暗声嘀咕,排腹不已:哪有这么好练成的,不然这离恨天上,早就天骄满天了……

  只有那胖子挠了挠头,呵呵干笑着,不知道师父要数落多久。

  何以安紧绷着脸,看着两位弟子拉搭着头,而一位弟子则不知所以然模样,忽然之间缺了继续数落的兴趣,失望之余用力甩了下宽大的衣袖,迈着步子,往殿内走去。

  刚走到殿坎前,顿了一下,还是回头对着何清儿温和地开口道:“清儿,等得灵气稳固之后,到后堂取第八层御气法诀。”

  “好的,爹。”看着爹怒气难平,自个走进了正殿,而又步入后堂里,何清儿却无半点畏惧之色,反而看着三位师兄,眉上笑意不断。

  等到师父彻底不见了踪影之后,三位师兄看着师妹,都不得不苦笑。一位稍微年长,却是相貌平平,显得普通,看其气质,更像是俗家弟子,对着何清儿道:“师妹,怎么又把师父怒气勾出来啊!”

  另一位倒是与何清儿一般年纪,宇间透出点点神气,可现在也是拉长着那张俊朗的脸,跟风嚷道:“是啊,师妹,你这是害我们啊,还好师父这次没让我们闭关三月,不然真就被你害惨了!”

  而那位同样差不多年纪的胖子师兄,此刻摸了下自己的略微圆胖凸出的肚子,看着何清儿,开口叫道:“师妹你饿了吗,我们好几天没吃饭了。”

  此三人,稍长点的师兄,名为柳亦轻,在曲水宫六位弟子中,排行第二;显得稍神朗,却比柳亦轻消瘦一点的,名为赵不祝,排行第三;而胖子,则排行第四,看来真好食之人,才会于这修真天境之上,显得比别人胖了一圈,名为怀大。

  四人之中,除了柳亦轻,其他三为弟子倒是一般年纪。

  何清儿听闻怀大如此之说,不禁又呵呵笑了起来。体柔的身姿轻轻起伏着,却让几位师兄不能真个责怪,更何况还是师父唯一的女儿,更是不可招惹的了。

  而柳亦轻骤闻怀大一下就扯到吃饭之上,不禁也嘴角微笑,耸耸双肩,走到院子一侧石桌,坐了下来。

  而赵不祝在师父走了之后,就恢复了往日神采奕奕之色,拍着怀大肩膀,一副无可奈何之样,阴阳怪气地道:“孺子不可教也!”

  说完之后,也走到一边另一边的长形石凳处,坐了下来,倚靠着一颗歪脖子树,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摩擦着自己的仙剑法宝。

  怀大哑然,不解地道:“你们都不饿吗,那我只做自己的了。”斜过身子,就欲往偏殿走去,看来是自己去做吃的了。

  何清儿看着走开的怀大,声音稍微提高,笑呵呵道:“哎,胖子,算我一份!”随后不假思索一般,自然而然又开口说道:

  “还有师弟一份,别忘了!”

  而赵不祝声音也随之响起,却是显得懒洋洋地道:“也算我一份!”

  柳亦轻将茶水放下,略显得焦急,对着怀大身影伸了下手:“算上我……!”

  怀大身形一顿,挠了挠后脑,也不知这师兄师妹怎么想的,茫然含糊着道:“好吧。”最后还是不想那么多,步入了偏殿之中。

  修行之人,虽能引灵入体,多日无须食物,可他们也就修行十数载,毕竟道行低微,也就能撑几日而已。而如怀大之人,不知是腹中饥饿,还是只因单纯喜欢,那就不得而知了。

  ……

  日照灵山,云雾渐薄,远方飞瀑,露出缕缕迷离色彩,仙鹤盘旋,清脆的声音,隐约回荡,洒落几分闲逸与自在。

  怀大已到偏殿去做饭,何清儿走到柳亦轻对面,轻轻坐下,倒了杯茶水,慢慢泯着,显得百无聊赖。

  “柳师兄,你经常去其他宫上,可有听到丁师兄消息?”

  柳亦轻这时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捶了下脑袋,道:“哦,刚回来就被师父叫来练那斩灵之法了,都差点忘了这茬!”

  随后沉思了一下,仔细回忆其他同门师兄弟所提到关于大师兄丁正下山历练的消息,道:“丁师兄与其他同门师兄弟,似乎去了东北冰雪极地!”

  何清儿眼睛一亮,精神一震,似乎来了兴致,惊讶问道:“咦,不是说去了东海深处吗?怎么又转到冰雪极地去了受那天寒地冻之苦了?”

  “几年前主宫的周胜周师兄曾去了东海,都没有寻找到太多宝物奇珍,我猜大概是这个缘故,才让他们北上,深入极地的,毕竟那些个地方更为人迹罕至。”柳亦轻沉吟一会,将自己猜测说了出来,不过却是有几分道理。

  提到周胜,何清儿还是楞了一下,随后神情略带好奇之色:“周胜师兄?这几年经常听闻东来主宫的周胜师兄大名,更是暗地里被称为离恨天下年轻一代第一人,也不知长成什么三头六臂……”

  不过觉得那等耀眼天骄,离自己实在太过遥远,而各宫之间若是无事,极少往来。何清儿暗自嘀咕,脑海中闪过一些杂乱画面,略感对不住那素未蒙面的周胜师兄,出水芙蓉般的脸微微红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继续道:

  “不过他那么厉害,在东海都毫无收获,丁师兄去了,也只能空手而归了,怪不得会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呢。”

  显然丁正等与主宫上名为周胜的同门师兄相较起来,还是有不少的差距,毕竟,那是正道之首第一天骄弟子,前几年就已声名鹊起。

  “不过那冰天雪地的,定然有好东西吧!”何清儿说完,露出几分向往之色,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失望口气道:

  “唉,可惜不能跟着师兄们下山……算起来,除了五百里外的飞仙镇,其他地方都没去过呢。”

  对着山外世界,或是被几位师兄耳濡目染之下,何清儿还是放下女孩的矜持,还是止不住微微的憧憬。

  而对于大部分年轻修行之人来说,于山上苦修多载,怕早已是闷得慌了。

  然其中大部分修行不够,外有魔道诡修,防不胜防,各宫座自然是不肯放行历练的,只有那顶尖拔萃者,经过掌门批准,才可下山,或诛除一方魔人,或寻找缥缈机缘。

  柳亦轻双眼微动之间,普通平凡的脸庞,看着师妹,多了几丝宠爱之色。

  他思忖一番,随后微微笑道:“师妹,我去了东来主宫,还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再加上你刚突破,或许这次可是你一次下山的机会……”

  两人在那说着聊着,颇有兴致,何清儿柔和的脸上也显得几分喜悦之色,声音隐约。

  “若真是这样,到时候我求个情,让师弟一起跟着下山历练……”

  赵不祝坐在另一边上,几缕阳光,透过层层枝叶,在他身上留下斑驳的影迹。

  听到师妹这么说,白了两人一眼,清朗的声音,又带着几分打趣的口气,道:“我说师妹,你难道不觉得,就冷幽,我怕他是不修炼到传说中的道虚之境,怕是都不会离开这去离恨天半步的!”

  三人对视,皆呵呵笑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却显得默契,温馨。

  ********************

  曲水池,云雾以薄,可那轻荡的水面,又渐渐腾起水雾。此地,终年雾绕,像是一面纱裙,笼罩着曲水宫的神秘。

  那沧桑石质古台,名如其形,是为莲台。

  莲台之上,冷幽依然岿然如常,如时间静止了一切,又像是过了千年,万年,依旧如此。

  袅袅云雾,风过留痕,现出了那空中缓缓旋转的法宝仙剑,光泽略暗,样式普通。

  就这时,仙剑四周,猛然青光大盛。

  一丝丝,一缕缕,密密麻麻,争涌而出,仙剑铮鸣,嗡嗡作响,缓缓旋转中,颤抖不止,到后来,竟是变得略微嘲哳刺耳。

  如此异样,竟是过了半柱稥时间。

  最后,仙剑平复,青光又慢慢消散,只余了少许,仿佛恢复了原来之样,只是那仙剑剑身,竟然出现了一条条极细的裂纹,弯弯扭扭,遍布到处。

  看这番光景,这柄普通仙剑,即将走到了生命尽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