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1:43:0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妖与仙:禁断
  4. 第一章 引子,偶遇

第一章 引子,偶遇

更新于:2016-05-20 23:12:33 字数:2150

字体: 字号:
  牧阳初拭去了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嘴中喘出几口浊气,在这寒冷的冬日形成一股白雾,缓缓的将一根足足高过他半头的木桩报了起来,像只鸭子似的,摇摇晃晃的走到一旁,喝呀一声,将这木桩插进泥土地中。

  “呀,真是谢谢阳初了,真是个好孩子,还帮我们修围栏......”一旁的一位略微臃肿的中年妇女满目笑容的说道,很开心的模样。

  牧阳初露出一抹好似午后阳光般的微笑,在这冷冬里显得格外的温暖,道“大嫂,没什么,大哥经常照顾我,我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你这孩子,你大哥照顾你是应该的,哪儿那么见外。”妇女愈发的开心,说道。

  牧阳初尴尬的笑了笑,道“大嫂,那我就先去砍柴了,围栏的缺口应该差不多可以圈住牛羊了。”说罢,牧阳初转身走进一间小屋里,提起一柄看起来十多斤重的斧子,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寒光四射,咄咄逼人的样子。

  妇女笑着摆了摆手,嘱咐道“早去早回啊,嫂子今天做点你喜欢的菜,山上还有积雪,记得小心点啊。”

  牧阳初远远的应了几声,然后便出了村子。

  妇女看着牧阳初渐渐消失的身影,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孩子性子温和,淳朴善良,模样也生的俊俏,怎么就会成了弃婴呢......唉,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这做父母的也到真的狠得下心......”

  旋即,妇女又是好一阵唏嘘,转身走进了木屋内,半响过后,木屋房顶上的烟筒中露出缕缕炊烟,渐渐飘上半空中,忽然不见了踪影。

  牧阳初远远的眺望了一下已经临近夕阳的天空,然后又挥起自己手中的钝斧,砍在了一颗大树上,大树应声倒地,牧阳初熟练的将大树劈成了好多节,捆在了自己背后背着的树堆中,双手提了提,估摸着差不多应该够了,旋即,便小心翼翼的踏着步子,在积雪中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牧阳初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饶是身上已经披了三层厚的棉衣,但这化雪的天气也仍然是冷的要命。

  突然,牧阳初猛地停下了脚步,一道白影飞快的从他脚下窜过,一下扎在了他身后的一处草丛中。

  牧阳初被吓了一跳,脚下一滑,一下子坐在了雪地上,还好积雪没有全部融化,要不然的话,这一下牧阳初的屁股还非得开花不可。

  即便如此,牧阳初仍然是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半天才站起身来,正疑惑是什么东西从他脚底下窜了过去的时候,突然又有三人赶了过来。

  这三人分别是与牧阳初同村的三个孩童,跟牧阳初的年纪相仿,但却是名副其实的小混混,个头最大,面目最凶的那个叫军子,是另外两人的老大,而另外满脸麻子的叫做张猴,和一位看起来非常胖的李远,这三个人仗着自己人高马大的,在村子里横行霸道,偷鸡摸狗,大人都管不得,压根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三人见了牧阳初,先是一愣,然后便是好一阵商量。

  过了好一会,那张猴便走到了牧阳初的面前,嚣张跋扈的说道“喂,说你呢,有没有见到一只白色的长的像是狐狸的动物从这里经过?”

  牧阳初恍然大悟,原来刚刚吓了自己一跳的是一只白狐狸,可是,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白狐狸出现呢?

  短暂的迟疑后,牧阳初随便的指了指一个方向,道“好像是有那么个东西来着,在我眼前一闪就没了,是从那边逃走了。”

  张猴顺着牧阳初指的方向看了看,突然揪住了牧阳初的领子,吼道“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那边不远可是悬崖,你骗谁呢?!”

  牧阳初立马装作一副很害怕的模样,颤颤的说道“可是...可是...可是我真的看到那个白影冲着那边去了...”

  张猴一脸的不满,还真有几分猴样,正想要教训一番牧阳初的时候,那军子上前拦住了张猴。

  “小子,你最好说的是实话,不然的话,回到村子里,我敲烂你的脑袋!”军子故意在牧阳初的面前挥了挥自己沙包大的拳头,恶狠狠的说道,旋即便带领着另外两人朝着牧阳初随意指的那个方向去了。

  牧阳初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嘟囔道“什么嘛...这么凶...果然还是不要跟他们起争纷比较好...不然把别人打出什么问题来就不好了......”

  旋即,牧阳初提起了几分精神,小心翼翼的走向自己身后的草丛,小心翼翼的剥开草丛,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蜷缩在一起的小狐狸。

  那小狐狸好像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用一双灵动的小眼睛警惕的注视着牧阳初,一人一狐就这么注视了好半天。

  半响过后,牧阳初不由的在心底嘲笑了军子三人一番,这哪儿里是什么白狐狸,落日仅余的一些余辉洒在了狐狸的身上,映的那一身毛发闪闪发亮,这是一条浑身银白的银狐啊......

  牧阳初不由的被小狐狸那一身漂亮的银发吸引了,下意识的就要身手去摸。

  小狐狸猛地想要跳起来,可是突然又呜咽一声,倒在了草丛中,一双灵动的眼眸中仿佛在透露着哀求与恐惧,一条毛茸茸的尾巴不经意的露出了后腿一条不深不浅的伤口。

  牧阳初突然回过神来,看到小狐狸的模样后,不禁尴尬的笑着说道“抱歉啊......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只是你浑身银色的毛发太吸引人了......原来是受伤了啊...可怜的小家伙...肯定又是那几个人干的吧...那......你愿意跟我回去吗?我帮你治疗伤口......”

  小狐狸竟然露出一分听懂了的模样,眼眸里透出一股极为人性化的狐疑来,然后看着牧阳初伸出来的那只大手。

  过了好长时间,不知道为何,小狐狸竟然将自己一只毛茸茸的前爪搭在了牧阳初伸出那只大手的手心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