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4:23: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国欺诈师
  4. 第一章 昔日王侯

第一章 昔日王侯

更新于:2018-03-18 15:38:36 字数:4327

字体: 字号:
帝国欺诈师目录
共2章
  第一章昔日王侯

  碧空无云,从远方吹来的微风中夹杂着一种咸湿的味道。随着微风而来的还有‘唦唦’的轻响,从城中的高楼往外看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一片与天空同色的翠绿。如同满地银沙一般的沙滩上早早便有人开始吆喝。

  这座城市依海而建,乃是当年宋玉王朝的陪都南州府。但是这已经是当年的事了,说道宋玉王朝便不得不提及起这个世界的构成。

  这个世界中有着一种特殊的武技纯在,它们能够让人体发挥出不可思议的能力。劈山裂石是一些佼佼者能办到的,而听说真正的强者更是能以气伤敌。乱军之中取人性命那更是简单之极,乃是真正的万人敌。

  二十年前这片叫做神武大陆上还在是王侯霸主们拥兵自重的时代。而在这乱世之中武技高强之人更是各诸侯国之间抢夺之人,各国间在国力上的比拼也多体现在这方面。武技能说是人们在争斗的时候最为直观的评比之法。当然国力上不止是在武治之上,文功也是一大要素。

  当时整个大陆之上大小势力无数,但是最为主要的便是九个大势力而宋玉王朝便是其中之一。

  除宋玉王朝外其余分别为,大楚、西汉,这三个便是实力最强的势力。在他们后面的是较为小的势力他们没有固定的领土,大多都是各种王室后裔或者是有着宏远报复的能人异士组成。

  南州府是宋玉王朝建立,这个沿海城市不单单是物资丰盛。而且人杰地灵,就连名动神武大陆的一个巨大宗门也在这个地方。在神武大陆的各种势力之中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存在,它们被一个人评为大陆的乱源。这就是宗门……

  宗门是以教授有资质的人们各种技能的地方,他们有的是家族式的存在;也有开宗立派广收门徒之所。从街边小贩们为求利而走到一起成为的小帮派到专门为主宰天下而育出世之英杰的‘圣地’他们都能算是宗门。

  而这个南州府中便有一个极为神秘的宗门——‘算家’,他们是一群很是神秘的人,自从神武大陆上有了文字的记录之后人们总能在各种决定各个王朝的文献中找到他们的身影。传言‘算家’门人每一个都有着通天彻地的本领,不过每代的‘算家’弟子有所记录的都只有那么两三个人,从文献上看来这个不但神秘而且它只凭那么一两个人就能左右世界的走向。

  ‘算家’的面纱还是在宋玉王朝才被人们所揭开,那时候能说是‘算家’最为强大的时候。同时也是它走向最为虚弱的时候……

  两团火红的圆球从那海天一线的水平线上露出头来,初春夜里的那一丝寒意也被这柔和的光线所驱散。

  这座‘南州府’虽说是依海而建,但是它却不是一片平坦。辽阔的占地内正好包含着一段临海山崖,要是从海边看那处崖壁就像是被人用锋利的宝物削断一般,九仞绝壁好不壮观。

  南州府作为宋玉王朝的陪都,其中少不了的繁华壮丽的景物,就连府衙的规模都是按照仅次于南宋王都的皇宫而建。但是要说其中之最,还是要数位于山崖上的一处山庄。

  青山之上,树木茂密,但是其中不时的反射出一种璀璨夺目的光点。

  高楼玉栏就像是架建在那阵绿色海浪一般。

  这处庄园能说是处世外仙境一般,而在它的大门处更是有着一张烫金大匾上书‘青阳府’三个大字。笔力如刀,笔锋更是包含古韵。

  初春之际,很多的文人雅士都汇聚在这里。在大院之中的深处,这里的人比外面的那些文人们更是多了好几分风雅。

  一位身着白色儒袍道骨仙风的白须长者手中拿着一份红底金边的名帖大声念着:“书圣,王逸仙带弟子三人前来观礼。阳明阁,欧阳华前来观礼。百草仙,清虚子前来观礼……”

  别看这位长者年岁不低,但是声音不但中气十足更有着一种仙人风味。每当他叫道一个人名之时便会有人走到内院之中,起初还在谈笑风生的这些当世大家进入内院后却是静若寒蝉,依着名次站在内院两旁。

  人人脸上都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在他们面前的那栋高楼旁一块硕大的石牌上刻着三个大字。

  齐王殿。

  这是宋玉王朝时期留下的,这位齐王可不简单,他能说是一个才华横溢、文治武功的贤者。宋玉王朝覆灭,他便隐世在此。直到几日前故去,所以这一天也是他的祭祀之日。

  但是人们都不知道他还有着一个隐藏的身份,那就是当时的‘算家’首领。这座庄园更是‘算家’几大据点之一。

  少顷,白须长者陆续念到了几十个人名。这些被他所提到的人无一不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的人物,可见‘算家’虽说是有些落寞了。不过,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它的实力也还是极为强大的。

  今天大陆之上各大名家齐聚在此,不仅是来欣赏南州府的风月更是为了‘算家’一年一度的拜祭大典。无独有偶这次拜祭还要提名出新一代的‘算家’首领……

  “观礼之位有限,还望诸位理解。”那白须长者站在通往内院回廊处,先是用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最后在人群之中一定,那里有着一位和老者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正急切的向他走来。

  对着众人一表歉意。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回廊那处沉重的红漆大门开始缓缓合上。

  众人一听,不知道内情的他们当然对齐王祭祀之礼不让他们观看心有不平。但是谁叫人家是受人敬仰而且还有王位在身的贤者,这看不是一般豪门大派能耍浑的地方。

  而孩童却不管那么多,直直往门里闯。眼见大门即将合上之时,离大门还有数米之遥的少年身形突然抖了一下,这一抖竟让他跨过这数米之遥在大门即将闭合之际闪进门去。

  外院中虽说是多是风雅文士,但在神武大陆之上名士们都尚武。一来为了强身健体,二来为了在乱世中活下去。见到少年这手不弱的武技都很是惊讶,但想到他身上的衣着心中虽还带着一丝惊叹但是也释然了。

  “咚。”一种沉闷的金铁相撞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阵洪钟巨响从山崖上传开。整个南州府都沉浸在其中。

  人们都知道,这是那位齐王的祭祀开始了。

  整个祭祀持续了七日,对于这位昔日王侯的去世连现在已经开始一统大业西汉皇帝都派人来祭拜,并且追封他为西汉的‘文候’。

  而那位在最后关头冲进内院的少年,他进入齐王殿后在灵位面前长跪三日。他竟然就是新一代的‘首领’,从这一天起这位叫做玄星的少年开始走上一条崭新的路。

  南州府中极为热闹,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位齐王的死和那鲜为人知的大典。和城里的热闹相对,青阳府中却情景异常,偶尔一两声的夜莺叫声在空中回荡。

  齐王殿,灯火通明。

  白须长者和玄星两人盘膝对坐,中间放着一个只放着四五粒棋子的棋盘。本就冷漠的少年玄星脸上现在更是多出一种异于常人的神情,但是那份本该有的顽皮灵秀之意却是不见半点。

  看着玄星脸上的表情白须长者心中隐隐有些沉重,他将手中的棋子轻而有力的落到棋盘上说话的声音也同他下棋一般:“玄星,知道为什么会选择你吗?”

  才十一二岁的玄星却是抬头看着挂在齐王殿正中的那几幅画上。

  他随口说道:“叔父从小就告诉我,一切的事物都有着它必然的原因。任何看似不可能的决定都有着做下那种选择的必然性。而事物的改变都是在一个绝对的规律之中去运行的,所以对于你们已经安排…应该是‘计算’好的事情我不需要在去做解答。您说,是不是这样?”

  白须长者没想到弟子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他先是一愣,然后笑道:“不愧是上代首领教导出来的,对于规律的把握能说是有的很深刻的认识。但这是不是你自己所想出来的呢?当然你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已经很不错了……”

  玄星见长者满意的缕着那如雪的胡须,他细细的想着长者说的话。才十二岁的他能说的大般时间都用在了‘算家’的藏书之中,悟性极高的他在有着一位名师指导之下便早早的摸到了所谓‘算’一字的门坎。

  在一联想便完全符合所谓的规律,身份和天赋。这些是他必然走上现在的这条道路的原因。

  他轻轻说道:“所谓的规律是什么?在被规律束住手脚的时候如何去找到行事的方法就是所谓的‘算’?”

  “我只想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当然,你身为首领现在还在学习和摸索之中。所以别去怪齐王。”

  白须长者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这时候玄星却心中有些疑惑。身为一个少年的他能成为一个宗门所选出来的首领,这本身就是因为算的原因?

  他看着挂在墙上了那几张图画,他叔父也就是齐王正单手负于身后轻轻的抬头望着天际。玄星突然感觉到,所谓的首领只是算家的代表而已。而他从小就是在叔父手中培养来为‘算家’准备的……

  “规律真的存在。但是就没有人真真正正的跳出所谓的规律去利用它吗?”

  玄星的的这句话让白须长者明显一愣,这时候长者随着他的目光落到那几幅画上。

  “这几幅图你知道是谁吗?”长者问道。

  玄星虽然不太清楚,但是依照他自己的想法说道:“这些人应该都是历代首领的画像。”

  白须长者满意的看着玄星,却说道:“虽说你没能说对,但是也不远了。历代首领都是他们那一个时代的人杰,而他们的成就也代表着那个时代‘算家’的地位。”

  玄星一边听一边看着挂着的画像,这时候他发现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其中一幅画明显出自一个女子之手,而且材质明显要低其他画像好几个档次。

  见玄星一眼就找到其中有问题的一幅,白须长者心中是一分满意一分忧。

  “他是谁?”玄星越看越是感觉那副画有些问题,但是却说不上来。

  “这副画是你母亲的遗物。”

  玄星一听心中突然炸开,两人不再下棋。长者将那副画卷取下,然后轻轻说道:“在大道之上去维持规律的存在,这就是‘算家’存在的意义。而你刚才所说的如何利用规律之人,那只是一些旁门巧计。不过……”说道这里长者似乎不想继续说下去,玄星取得母亲遗物后也再无心思下棋。拿着画卷告退回房。

  当玄星离开后,长者独自对着齐王的画像轻轻说道:“今日将遗物交给他,但愿将来不会再掀起一场波澜……”

  玄星坐在床边,手中正拿着那副所谓的遗物。这件事让他那颗早就淡然的心激起了一圈圈涟漪。画中是一位神情惬意的男子,虽然只有一张侧脸。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与玄星有几分相像。

  从小就对父母没什么印象的玄星心中只是感到一种久违的感动便没有了其他的情绪。对于父母之间的那种感觉他实在是太淡太淡。不过这位极有可能是他父亲的人的画像居然会出现在‘算家’的核心之中这让他很是好奇。

  虽然没什么感情,但好歹也是父母的遗物。玄星在仔细看过之后便要将它挂起来,那知道在摸到画轴的时候一头竟然被他轻轻的扭开。

  画轴竟然是空心的,而在其中放着一张白绢。玄星心中不仅想到:难道这是父母留下的什么家传绝学?想到这里他不禁捏了捏额头,轻轻说道:“我这么会有这样古怪的想法。”

  他将白绢小心翼翼的抽了出来,没想到那短短的画轴中竟然藏着一张长达两米的宽约半米的白绢。上面还密密麻麻的写着苍头小字……

  玄星拿起来在灯下慢慢的看着,白绢的首行写着两个较大的字,后面跟着一句话:《千门》,细节决定世界万事万物的成败兴衰。

  他用心的看着,轻声的念着。这时候一副历史的宏图在他的眼前展开,这里面的一切让他感觉到隐藏在历史背后的诸多细节。

  时间的闸门在这张白绢出现后就被打开,而满是尘埃的历史齿轮再次转动起来。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帝国欺诈师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