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8 00:37:2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破独之路
  4. 第一章 魂飞魄散

第一章 魂飞魄散

更新于:2017-04-21 12:30:59 字数:2375

字体: 字号:
  “哈哈哈,纵使我今日魂灭,也一定要拉着你们···一·起·去·死·哈哈哈”,男子被数人围攻,咬牙笑道。可是细看他的眼眸,却罔若一片没有生机的星河,深邃而又黯淡。脸颊上暴起的是经脉却又仿佛能够看出大哭过一场,泪水的痕迹尚在···

  他挥动着极寒冰剑,令人窒息的寒气仿佛要将人冻僵,无论肉体抑或灵魂。这样霸道的力量使得敌人不敢靠近一步,深怕被冻结了而陨落。而他,一如既往地拼杀,尽管知道敌人一波又一波,不会有尽头。因为,这些近百年来出现的黑衣人杀了他的挚爱,他是世上最美的女子,也是他在世上唯一的牵挂,她的笑很美,比天上的星河还要美,万物都会在她面前黯然失色···可,偏偏如是,这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竟找到了他,什么也没说,直接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追杀。

  就在三年前,她,倒在了他的眼前,可是,他连她的尸体都没能保护好。用尽了一切宝物才勘勘逃脱,他不是不想随她而去,只是他的怒火,毁灭一切的怒火要将他们,杀死她的那些人,焚烧殆尽···她倒下时,他就发誓,三年,他要杀上三年,无论黑衣人有多少,他要拼尽一切杀死他们,一定···

  这是他要解脱的最后一天了,“倾城,我会去找你的,等我”,男子疯狂的冲进敌群,肆无忌惮地杀戮着,极寒冰剑所到之处,无论何物皆化为冰渣,破碎。

  “长老,这小子已经杀的太多了,这二十年来,已经损失五个天极组了,为了他一个值得吗?”,一名黑衣人拱手对这一位灰衣老者说道。

  “哼,别说是五个天极组,就算是把老夫的命搭上,也毫不为过,他的那柄帝剑是我们日后统一大陆的契机,有了它,这个进程会快上许多。说不定,这个纪元,就是我们的天下了。”,“你们这些废材,要不是你们太弱,怎会现在还不得手,不过这也好,等到他耗尽魂之力,帝剑,哈哈哈,就是我的了···”老者说着说着就开始大笑,露出魔鬼一般的枯白面孔,宛若万年朽木。

  “枯木,我一定要你今日丧命”,盯着坐在山巅的灰衣老者,男子脑中闪过那张绝美容颜,心中一痛,可是下手却愈发的狠了。

  “差不多了,摆离天大阵,我要夺下帝剑,为主征战四方”,灰衣老者手握一颗黑色的珠子,对身旁的黑衣人说道。

  “是,终于要开始了嘛,有长老出马,那小子定会死无全尸”,黑衣男子奉承说道,然后转向战场,“布离天大阵助长老取下帝剑”,对正在厮杀的天字辈杀手说道。

  “是”,像是完全服从般的死士,每个人拿出一把黑色匕首往心脏刺去,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倒下而是引出一条条黑色血线,在空中,诡异至极。

  “起”,灰衣老者高举黑色石珠,爆喝道。只看见一条条黑色血线开始蠕动,却丝毫不见消散反而传出一股隐秘的波动。

  一股强烈的威胁感在男子心头荡开,只见他毫不犹豫地加快极寒冰剑中帝元之气的释放,使得那些血线的速度变缓。

  “嗯?”,灰衣老者看着男子紧握帝剑,面色阴冷。“竟然还能驱动它吗?”,想着,立马飞身下来。一个呼吸就到了男子跟前,但却没有立马攻击,而是念出一连串奇怪的咒语,竟然使得那些血线加速流动。但看那老者脸色更加苍白,显然也是付出了一定代价。

  黑色血线加速流动的,隐约看见了一个大阵的雏形。比刚才更加危险的感觉萦绕在男子心头,他咬了咬牙,想到“哼哼,等着吧,噩梦开始了”,男子两眼一闭,将手中帝剑上抛,以魂力为念驱动,“极寒八十一剑”,只见帝剑开始荡漾,周围出现了八十道幻影。“去",随着男子一声喝叫,残影如虹,直接奔着刚刚成型的大阵而去。那漫天的冰剑迅速绞杀,大阵隐约破碎,而那群黑衣人更是脚下一晃,失去了意识。

  “孽畜,还不受死”,老者见状,立马爆喝,衣袍尽皆破碎,露出的却是骷髅一般得躯壳。灰衣老者手捏奇怪符文,只见大阵不仅没有破碎,反而迅速成型。只是老者的身躯仿佛缩小了一些,而那群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一个个七窍流血,看来已经死亡。显然老者为了维护大阵付出很大的代价。

  施展过神通后的男子面色一变,冰剑再次回到手中。目色阴冷的看着这如骷髅般的老者。

  “哈哈哈,魂力用完了吧,啧啧啧,连我们这些长老都没有修炼出魂力,你一个莽夫竟然拥有,正是逆天运气,还有,你竟然还有帝剑,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狗屎运”“不过,哈哈哈,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了,说不定还能够与主争锋,至少不会差太多,哈哈哈”,老者显然已经将男子当成了必死之人,话语就多了起来。

  “离天大阵,离天之火,焚烧一切”,老者手指向男子,说道。只见这个勘勘布置好的大阵竟然生出一股黑色火焰,想必就是那离天之火了。而伴随着这离天之火的出现,这片空间竟然开始摇曳,似要崩塌。

  男子看着这抖动的黑色火焰,倒也下定了决心。只见他抚摸着这冰剑,像是有些不舍但瞬间又变得坚毅。“被他们夺去了也是为祸一方,反而侮辱了你,就随我而去吧”,想着,男子手中还出现了一枚石珠,迅速的拍入冰剑。

  灰衣老者见状立马吓得停下手势,拔腿就跑,丝毫不顾忌什么,他的眼神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这个疯子,竟然使用同命珠,那可是帝剑啊,天煞的,这二十年就这么白费了,早知,还不如···”,老者脚下在疯狂的逃窜,心里这么想着。而且还取出了一块巨大的镜子护住身躯,头顶正是那颗黑色石珠。

  “没用的,哈哈哈,二十年前你们的无辜杀戮就应该付出代价,我要用你们的一切来祭奠我们夫妻二人”“倾城,等着我,来找你了”,帝剑中传出男子的最后两句话语。而后只见冰剑插入铜镜,再插入老者的心脏,一股破灭的气息传开。寒意席卷了整片天空,一时间蓝光大胜“咔嚓”,只听见一声破碎,帝剑竟然破碎了,而后是一股极寒风暴----这柄帝剑----被引爆了!

  帝剑化作一声哀鸣消失在天际,而这片天空···鬼一般的寂静,风也熄了,光也暗了,剩下的只是寒冷,彻骨的寒意。这里,竟因为这场纠纷而形成了冰之绝地,成为万法不侵的冰谷···而他,它就这样消失了,只是最后隐约在九天之上看见了一扇门,一扇无形的门···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