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9 02:52:0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侠道天缘
  4. 我要习武

我要习武

更新于:2017-04-21 08:17:02 字数:3691

字体: 字号:
侠道天缘目录
共4章
  晓枫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虎虎的盯着爷爷:“爷爷,爷爷,那后来呢?”

  晓枫今年8岁,长的虎头虎脑,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煞是有神,

  “后来啊,后来盘古牺牲了自己,用身体化作世间的山川水脉,花鸟虫鱼……”爷爷继续给晓枫讲着故事。

  爷爷五十多岁,身体很好。留着一绺儿山羊胡儿,满面红光,颇有一番仙骨道风的味道。

  “那人是什么变的?”晓枫打断了爷爷的故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求知的期盼。

  “人?哈哈哈哈……你这小家伙,爷爷怕了你这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了,哈哈……”一边说着怕,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小晓枫,那眼神里,除了溺爱还是溺爱,“人是怎么来的?让我想想,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叫作女娲补天……”

  “爷爷,我想听女娲补天的故事~~”

  “哈哈哈,怎么?小晓枫又要和爷爷耍赖皮啊?说好的一天一个故事,可不许耍赖。男子汉说话要算数,长大了要像你父亲那样,做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爷爷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但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住那一分深入心灵的宠溺。

  “哦,知道了!”晓枫乖巧的嘟起了小嘴儿。一个人向院子里跑去。每一次提到父亲的时候爷爷总是一脸的自豪,但是晓枫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年仅8岁的他只知道,在过年的时候母亲都会收到父亲的消息,那是一个小小的水晶球,里面有影像,也有声音,这个时候母亲便会指着水晶球中的一个男子的影像说:晓枫,这是你的父亲.每当母亲收到消息或者爷爷提起父亲的时候,晓枫就会想:额,我的父亲去哪儿了呢?

  晓枫不止一次的问母亲和爷爷父亲去了哪里?可是他们给出的答案一如既往:好孩子,等你长大的时候就知道了。

  于是,晓枫就盼望着自己长大,他憧憬着自己长大后像隔壁的冯涛大哥一样,做个武者,走出文莱村,到镇子里某个差事,那该多风光!更重要的是,长大了就可以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哪里——毕竟,小毛和刘知书他们都有父亲,每当看到小毛他们提到父亲时的那个得意样儿,晓枫就恨的牙痒痒:切,不就是父亲吗,我又不是没有!

  想到做武者,想到了寻找父亲,晓枫便一溜烟的跑到了厅堂。

  “爷爷,送我去习武吧,我想做个武者,我想长大!”晓枫知道,这个家里,还是爷爷说了最管事儿。赵叔和王伯他们平时也听妈妈的,可是他们更听爷爷的。晓枫觉得他们好像有点害怕爷爷。

  “哦?”闭目养神中的爷爷猛的抬起头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孙子,不知觉想起了儿子——晓枫的父亲。

  25年前,儿子就是这么的站在自己面前:父亲,孩儿想习武!到现在他回想起儿子那坚定的眼神来都还历历在目。当时的自己很是开心:好,好孩子!不愧是我欧阳寂的儿子,告诉父亲,你想学什么样的武艺。是的,当年的他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儿子,他希望儿子能做一番事业,能比自己更高一步,能走到武术一道的巅峰。儿子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相反,还超出了他的期望,不,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期望,这让他有点始料不及——这是自己的初衷吗?儿子走到那个境界,已经不再是自己能企及的,大半生的沧桑阅历告诉自己,儿子走的是真正的强者之路。可是,哪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希望自己的儿子远走天涯,更何况,自己都不知道那个“天涯”在哪里。远的都只能用水晶球给家里发消息——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学会的这种传说中才有的发送消息方式。人真是很奇怪的动物,年轻的时候豪气云天,睥睨天下,而今年岁渐长,却日益放不下那一分浓浓的亲情,愈加渴望儿孙绕膝的绵绵天伦。

  如今,唯一的孙子又站在自己的面前,提出了和儿子25年前一样的要求。同样懵懂的8岁,同样坚定的眼神。

  “来告诉爷爷,晓枫为什么突然想去习武呢?”震惊归震惊,欧阳寂还是从古木躺椅里站了起来,走到晓枫的身边,蹲下身子慈祥的问道。

  “我要习武,习了武就能长大,长大了就能走出龙泉镇,就能找到父亲。”虽然晓枫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可那份与生俱来的血脉联系却让他对自己的父亲有着莫名的思念——更何况小毛和刘知书他们都有父亲陪着,就自己不知道父亲在哪儿。

  “可是,习武会吃很多苦,你怕吗?”欧阳寂知道,自己不能太自私,自己小时候也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年轻的时候也是豪情万丈。孙子迟早要长大,外面才是他的世界,自己再贪念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也不能耽搁孙儿的前程啊,更何况,晓枫说是要找到自己的父亲,单这一份孝心已足以让欧阳寂感动——多懂事的孩子!是应该让乖孙子去学一身本领,将来出去闯一番。欧阳寂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晓枫坚持,就送他去习武。

  “不怕!”晓枫的声音响亮,而且干脆。

  “好,回头我和你母亲商量一下。”欧阳寂算是答应了下来。

  说是和晓枫的母亲商量,其实只是说下,打个招呼而已。女人哪里有什么真正的话语权,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女人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地位。一般情况下,一个家庭,只要男人做出了决定也就就等于这个家做出了决定,开明点的会给女人说一声,让女人知道一下;稍微差点的,压根都没女人什么事儿,有时候家里决定的事情都做完了,女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在逭州,甚至在这片大陆上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像晓枫的爷爷欧阳寂这样,能说出来和他的母亲商量一下,已经是通情达理到天上去了。

  晚上,晓枫一个人在书桌旁呆呆的出神:“母亲会同意自己习武吗?母亲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倒是也能去,可是那样的话母亲会很难受的。不会的,母亲一定会同意,母亲可疼我了,我想要什么东西母亲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可是万一不同意呢……算了不想了,睡觉!”

  脱了鞋子,爬上床,正当晓枫准备解上衣扣子的时候,门响了:“枫儿睡了吗,是娘亲。”

  “没呢,”晓枫爬下床,颠颠儿的给母亲开门。

  晓枫的母亲叫胡柳儿,三十出头,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单个儿看,她的五官都算不得精致,但搭配在一起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身体稍显丰满,但玲珑有致。总的来讲,在这个偏远的龙泉镇,绝对算得上美女。

  走进房间,母亲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把晓枫搂在了怀里。眼泪不由自主的哗啦啦就流了出来。

  她很难过,丈夫自打上次离开,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但是她知道,丈夫很爱自己,从每次的水晶球消息里她都能感受到丈夫那殷切的思念。可是不管怎样,毕竟丈夫一走多年,那时自己身怀六甲,而今晓枫都已经八岁。

  可是今天,晓枫也要离开自己!远走他乡。

  虽说村里镇上的其他孩子也有很多孩子自小离家学艺,这很正常。可是她不管,她只知道儿子就要离开自己,从此远走他乡,可怜他才8岁……没自己的照顾,她的枫儿怎么办?

  …………

  晓枫感觉到母亲的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他想努力挣开母亲的怀抱,问问母亲怎么了。可是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从母亲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娘亲,我都喘不过气儿了。”他狡黠的说道。

  果然,母亲放开了他,忙不迭的问着:“枫儿,对不起,娘亲不是故意的,弄疼你了吗?快让娘亲看看。”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一个做母亲的不是唯恐自己的孩子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晓枫的母亲也是一样,听到儿子说不舒服,她马上松开了双手,上下左右前后的打量起来,看是不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娘亲,枫儿逗你玩儿呢。咦,娘亲你怎么哭了?”看到母亲的眼泪,晓枫慌了,平时只有在想起父亲的时候,母亲才会流眼泪,可是今天也没有提到父亲啊,是不是我骗母亲,母亲生气了?

  “娘亲,枫儿错了,枫儿不骗你了,不逗你玩儿了,你别哭了娘亲。好娘亲!~”晓枫有点慌了。

  晓枫的母亲再次把晓枫搂在了怀里,紧紧的,但保持着一个不让晓枫不舒服的力度:“枫儿,爷爷说要让你去习武,以后娘亲不在你的身边,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调皮,不要惹师傅们生气,不然他们罚你,娘亲会心疼的,知道吗?”

  “枫儿知道了,娘亲,枫儿一定听师父的话,不让娘亲心疼。对了娘亲,爷爷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让我去习武?”晓枫道。

  “怎么,急着离开娘亲啊?”母亲嗔道。

  “哪有,我舍不得娘亲呢。娘亲,我能不离开娘亲,在家里习武吗?”晓枫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回头问问你爷爷吧。”母亲也不好做主。毕竟,在家里习武,请师父来家里教要多花不少的银子。

  其实,大多数人家的孩子都是去一些武馆习武,这样的好处是花费比较少,好友好多孩子可以一起学习,龙泉镇上便有不少这样的武馆,有官府开的,也有个人私下办的,就像今天的学校一样。

  还有不少人让孩子在家里修习,这些人一般家里比较宽裕,能够拿出一些钱来,好点的请个武师来家里教,一般的请个武士到家里来,这样既能让孩子和家人在一起,又可以给孩子学些个本领。当然,前提是,家里的经济条件足够宽裕。

  还有一种情况,和以上两种都不一样,这种既不进武馆,也不请武师,而是进当地的大门派。这可不是一般人进的了的,这些门派招人的条件极为苛刻,首先必须年龄十岁以下,再者还要在某一方面有相当的天赋,最重要的是,这两者都满足的情况下,每年还要交五十两银子——这可是一个普通村庄一年的开支!

  所以,母亲要让爷爷决定,是让晓枫去武馆呢,还是请个武师来家里教?至于加入门派,先不说天赋,单是每年五十两的银子都拿不出来,想都不用想!

  母子俩接着说了一些贴心的话,直到夜深了,才各自睡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