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1 02:17: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暨
  4. 第二章 兽斗场风波!

第二章 兽斗场风波!

更新于:2018-03-18 16:42:43 字数:2669

  神迹是一种本源能力,之所以被称为神迹都是有渊源的,相传很久以前,生活在大陆上的人族也好兽族也罢都崇奉着天神,神迹觉醒就像是天神赐予的本源力量,所以慢慢演化,这种能力就被定为了神迹。神迹可以是一种器物也可以是一种元素力量,每个人的神迹觉醒都不一样,不管是人族还是兽族都是一样。在大陆上觉醒神迹的人族或者是兽族同样被称为神迹师!

  北荒北鹫城,这里是兽族的核心城池,北鹫城占地很广,这里有兽族重要的部队驻扎,严密程度堪称完美,时间已是酷暑七月末,可是这里却见不到酷暑的一丝气息,这里属于神迹大陆的正北方,气候偏寒,北鹫城从来没有夏日可言,这里只有秋冬两个季节,七月末正是兽族一年一度的征兵季节,凡是觉醒了神迹的兽族人,都可以参加征选比试入伍,成为兽族的勇士,征兵考核官名叫莱恩,她有个别人嘴中的称号“铁血荆棘”,莱恩和卡尔是北鹫城部队的核心人员,卡尔是将军,莱恩是他的部下,也是同窗多年的好友。

  兽族,兽斗场,这里是勇士们最喜爱的地方了,兽斗场占地不大,但是这一块不足以与王宫媲美的土地上诞生了不知道多少强者勇士。

  “嘿,嘿!哈……”白洛累的满头大汗,他背着一块足有上百斤重的石块,围着兽斗场奔跑着,这是他听了卡尔的话之后才想到的,既然神迹还没有觉醒,但也不能丢下修行的进度,所以他更加刻苦,他想改变那些对他有异类想法的人的思想,他不觉得此时自己是人族的,恰恰相反,他彻底融入了兽族之中,他眼里不管是人族也好兽族也罢,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好坏之分,他只知道人人平等这个从小时候就在思考的人生道理。

  “小白洛,你今天抽什么风?怎么这么刻苦上进了?”兽斗场上一只开明兽满脸的讥讽之色,调笑着说道“一个人族弃儿,还想努力往上爬,兽族真当是没人了吗?”

  白洛气喘吁吁的放下背上的石块,赤色双眸,盯着开明兽说道“我无父无母关你什么事,我只想为兽族同胞出一份力,难道有错吗?”

  开明兽不依不挠,似乎对白洛充满了敌意,或者是对白洛人族的身份产生敌对感,冷笑一声。不怀好意的说道“我们兽族什么时候会让一个人族的弃儿来出力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神迹都没觉醒,在兽族你算是第一个,不知道在人族哪里你会不会被嘲讽为废物!”

  两人的争吵引来了其他兽族成员的围观,多半兽族成员的目光都是充斥着不屑的,这让白洛感到自尊被践踏了一般,生活了八年,八年里如果是不在兽族首领佩斯的阴影下,白洛早就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讨饭呢。

  “你……你胡说!”白洛毕竟还是个少年,他从小就是在佩斯的庇护下长大,和别人眼里的娇生惯养差不多,他的心性并不成熟,一时间被开明兽的话噎的无话可说,委屈满满的藏在他的内心低处,他不善言辞,不会把委屈告诉佩斯这个像是父亲一样的英雄。

  开明兽依旧得理不饶人,嘴上不放过任何一丝讥讽的机会“怎么样?人族弃儿,没话说了吧?白洛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首领捡来的,就能在我兽族肆意妄为!你是人族,我们是兽族,知道吗?永远,永远势不两立!”

  “是啊!人族背信弃义,屠我同胞,永远都不会和解!”

  “对,我们要让人族付出代价,让他们知道,他们做错了什么!”

  众人一言一语纷纷附和着,这些话白洛一点都没听进去,唯有“势不两立”四个字激荡在他的脑海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势不两立,杀来杀去,最后能得到什么?”白洛眼神空洞,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抉择,委屈并不代表着自己可以改变什么,委屈只是弱者的懦弱吧。

  “我要和你决斗!开明兽!”白洛失魂落魄的吐出几个字,倒是开明兽脸色一紧,随即捧腹大笑,就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我没听错吧?你要和我决斗?!你一个连神迹都没觉醒的人族弃儿,就想和我决斗,难道说我兽族以大欺小不成?!”

  在兽族决斗是对一个勇士尊重,也是不伤害友谊的一种搏斗方式,但是兽族的决斗并不对没有觉醒神迹的人开放,白洛说出要和开明兽决斗,他并不是贬低对方,而是他想知道神迹觉醒会有多么强大,同时比对一下自己和一个觉醒神迹的人的差距有多少。

  “你接不接受我的决斗,难道你怕我赢了你会让你在兽族同胞面前抬不起头吗?”白洛深知决斗的规则,肆意挑逗,利用别人对他的异样看法为入手点,激将法用的是行云流水,这不是他在决斗,而是在作死,找虐,只有深受体会了,才能明白强者是什么样的实力。

  “接受你的挑战,这会不会让别人误解,是我在欺负一个弱者,你有和我决斗的资格么?”开明兽的话像是利刃,随时都能把人刺的遍体鳞伤。

  白洛不以为然,他不在乎别人的讥讽,现在的他还太弱,太弱,他想要改变眼前的事实,可却没有能力,只有成为别人眼中的强者,或许结果就会变得不一样。

  “兽族决斗的规则,我都知晓,这次我挑战你,并不是为了报复,你的话或许是对的,我是一个弱者,但是请你接受我的挑战,让我彻彻底底的明白一个强者要做到的是有多少汗水与努力,请接受我的挑战。”白洛脸色真诚,赤眸散发着渴望的神色,这让一向对人族不合的开明兽多多少少的有了一丝撼动,他不了解眼前的少年是有着什么样的信念支持着他这样做,更不了解少年的用意是什么。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兽族的决斗规则想必你比我清楚,对于你来说一个没有觉醒神迹的人族少年来说,来挑战一个神迹初级的勇士在规则上是不允许的,你的真诚让我对你改变了看法,但是不要以为我是在怜悯你,为了公平起见我不会动用神迹来和你决斗。”开明兽话虽这样说,却是违心的,他确实是被白洛的真诚打动了,换做是其他人,估计早就火冒三丈,就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了。

  白洛点了点头,红扑扑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开口说道“谢谢你接受我的挑战。”

  两人的对话引来了更多兽族人的关注,他们似乎对这场决斗更加有兴趣了,让他们觉得白洛与开明兽的决斗有意思的地方并不是谁输谁赢,明眼人一看便知,当然是开明兽这个初级神迹的勇士会赢,但是他们仿佛内心都有一种预感,这次的比试他们更期待小白洛的表现。

  “蒙义,千万别输了,丢了脸面哦……哈哈”

  “是啊,你怎么说也是我兽族火云军的监察使,丢了脸面以后在军部怎么混啊……哈哈”

  开明兽名叫蒙义,是火云军的监察使,监察使职位并不算高,说白了就是收集情报的使者,现在也是训练的阶段,还没有正式考核进入部队。

  围观的兽族勇士,你一言我一语,有的更是兴奋的吹着口哨助威,兽斗场上的白洛与蒙义丝毫没有被这气氛影响到心神,相反一个是轻松,一个是紧张,白洛手心里捏出了汗水,他不知道一个觉醒神迹的强者是有多么强大,从小到大没见过一个使用过神迹的兽人,所以他心里也是忐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