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5:2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鬼域魂探
  4. 第一回 主管之死

第一回 主管之死

更新于:2017-04-21 13:41:33 字数:4301

字体: 字号:
  缥缈的烟雾,弥漫在悲凉的树林中。没有绿色的树林,枝头光秃,地上满是枯黄的树叶。虚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钟声。。。。。。不——是闹铃声!!!

  “啊!•#¥%!•#%,又要迟到了。”闹铃还在不遗余力的尖叫着。主人却已经没有时间来制止它了。

  在指针指向8点的那一刹那。“呼~差点迟到呐。这什么鬼天气嘛,路又这么不好走”

  “夏罗可,今天又差点迟到啊。”

  “嘘~,主管呢?”

  “还没来耶。这好像是你工作以来第一次来的比他早哦~。”

  “主管还没来?YES~!不会被糗了,哈哈,今天的天气真是好呀,哈哈。”男子得意忘形的笑着,“月月,明天有空嘛,出来散散心呐。”

  “想约我?”

  “嘿嘿嘿,有空嘛?”

  “嗯~。。。。。。”“铃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叫月月的女孩赶忙去接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找。。。。。。警察局,死了~~~~!”

  “怎么回事?”

  “是警察,主管死了”

  “啊~。。。。。。”

  哈哈,大家好。我——本作第一男主角,我姓夏,夏罗可,对~~就是那个鼎鼎有名的大侦探的名字的谐音,不过性格差距甚远至少目前来看。。。。。。都是作者设定有差,其实我是个英俊潇洒,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一代优秀新青年。。。。。。哎~让我多说两句。“你安静会,下面女主角发言”。(作者语)。我是女主角,我叫韩月,我没什么好说的啦。那让我夏罗可来说好了,我的月月是个貌美端庄,聪明伶俐,温柔体贴,贤良淑德,对我——本书男主角颇有好感的女孩子。“哎~干嘛掐我。”“谁对你有好感了,你别瞎说”“好了你们俩下去继续剧情我来把介绍说完,正如大家看到,男女主角是互有好感的,不过月月对夏罗可的好感可是低于男主角的对她的好感度滴!要想搞定,我们的主角可是要费上一番功夫的。他们是小学,中学,大学同学,同在一所科学研究院上班,都是技术员。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具体情节下文自有交待。下面请大家继续欣赏剧情。

  “谢谢你们的合作,有事我会找你们的,这是我们警队的联系方式,想起什么线索请马上通知我们。”

  夏罗可接过名片,重案六组,缉查员,姜峰。“重案六组?专门负责灵异案件的那个部门?”

  “你知道。。。。。。?”

  “我有个表哥也是警察,重案五组,缉毒特警。”

  “哦,那好,有什么事情马上联络我。”

  “好的,不用送了,姜警官,走吧,月月。”

  “再见。”

  女孩望着窗外在发呆,夏罗可望着女孩在发呆,细细的眉毛,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淡淡妆容把女孩打扮得格外精致,头发梳了一个“马尾巴”挂在脑后,清清爽爽。

  “月月,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嗯。。。。。。”气氛很沉闷。

  “主管虽说凶了点,人其实蛮不错的。”

  “好像除了对你这个迟到大王,早退专家,对大家一直都很好。”

  “呃。。。。。。”散漫的男子无言以对。

  女孩回过头:“其实主管一直很欣赏你的,他说如果他退下去了,他很想推荐你接他的位子,他只有不到半年就要退休了,怎么会。。。。。。呜~呜~呜。”

  女孩趴在桌上抽泣着。男子叹了口气,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匆匆的行人,男子脑中确是一片阴霾。刚才辨尸的时候,月月只是看了一眼就躲开了,夏罗可却看得很仔细,他不知道为什么,尸体没什么好看的,尤其是那样死的人——主管姓郭,总的来说人不错,有一个孩子在外地上大学,好像已经通知了正在往回赶,他的妻子姓梁,一个性格爽朗的中年妇女,和夏罗可他们很熟,一直在找机会撮合他和月月。主管的身体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扭曲着,全身的各个关节都脱位了,但是没有骨折的情况。真正的死亡原因是窒息,被转了360度的脖子完全闭死了呼吸道。不过心脏好像也有点问题,似乎受过刺激,心室因极度充血而膨胀但是没等它被撑爆,主管就已经死掉了。被扭成这样的,又没有骨折也没有淤痕,不太可能是人为的,更不可能是自己弄得,夏罗可想到了重案六组的那个人,难道真的是灵异事件?随着科学的进程,一些古老的传说,迷信被破解,可是一些新发现的诅咒确又在开始困扰着现实社会的人们,科学的进步与发展好像是在证实着一些奇异的东西的存在,这算不算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呢。

  深夜,男子还在辗转反侧,主管的孩子已经回到了B城,和母亲哭成了一团。主管的亲戚不多,所里派人负责了主管的后事。不过想起主管死的惨样,男子谈了口气,月月不知道害不害怕,需不需要我陪他一起睡呀。叹气的同时男子开始了胡思乱想。

  灿烂的阳光,温暖的午后,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两个人。“月月,你的心情有没好点。”

  “还好了,不过一想起主管。。。。。。我现在都睡不好觉了,有时还做恶梦。”

  “那晚上我去陪你睡吧,保证你睡得安稳,一觉到天亮。真的。。。。。。”“去你的,谁要你陪啊,你少动歪脑筋。”

  “没有,月月,你相信我,我是真心的,我只是不想你太难过。”

  男女主角互相凝视着,女孩轻轻的闭上了双眼,男子的嘴唇缓缓靠向女孩脸上同样的部位——那红润的,娇挺的双唇,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仿佛在等待那接触的瞬间,直到一个尖叫着的闹钟从天而降。

  从睡梦中惊醒的男主角悲惨的嚎叫着:“今天是星期六啊,我为什么要上闹铃,我为什么不快点亲上去啊。我日啊。”闹钟被重重的扣在床头柜上。男子把头埋进被窝想要继续着那美丽而璇旎的梦。可惜。。。。。。

  缥缈的烟雾,弥漫在悲凉的树林中。没有绿色的树林,枝头光秃,地上满是枯黄的树叶。这是哪里,月月呢?虚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钟声。。。。。。

  夏罗可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我应该在做梦吧,打一下,真的没感觉,果然是梦,这个梦没意思,赶快醒过来,去找月月。怎么醒呢?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向钟声的来源,一座荒弃的教堂,又不太像,总之是西洋风格的建筑,钟声在夏罗可看到建筑物的时候就消失了。

  这是?墓碑,周围破损的围栏,枯萎的草坪,奇怪的图腾,还有石雕。眼前的风格很像美式电影里的墓园啊,看来不是什么好梦,要赶快醒来。

  “主~人~,主~人~”

  幽幽的呼唤声,作为一个恐怖片爱好者,夏罗可很不喜欢这种发音方式,他的第一反应是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第二反应是不由自主颤抖的呼吸。

  “主~人~,主人~,你终于找到这里了。我们已经等了你数千年了。”

  远处,出现了很多荧荧的绿色光点,在靠近,越来越大,眼睛大小,拳头大小,足球大小,最后停在夏罗可的面前。把他团团围住。夏罗可几乎已经不能呼吸了,他费劲的演了一口唾沫。

  荧荧的绿色光团在他面前飘飘荡荡,夏罗可突然伸手抓在其中一个上,没有实质的感觉,但是光团那一瞬间变化了,变成了一个绿色的骷髅头,狰狞这,尖叫着钻进了夏罗可的手中,手心里,夏罗可还来不及恐惧,呼救,所有的光团霎那间都变成了骷髅头,绕着夏罗可飞快的转着圈,最后钻进他的手心里,夏罗可不能阻止,事实上他也阻止不了直到最后他感觉手中抓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尖叫得闹钟。不光是闹钟,电话铃,门铃在一起尖叫。

  “我靠,这什么怪梦。”闹铃再度被重重的扣在床头柜上。

  电话那头传来韩月的声音:“喂,大懒猪,不会还在睡觉吧,12点了,起床啦。”

  “哪有,我早就起了。”听到月月娇憨动听的声音,夏罗可决定不去理门外按铃的人,父母要来会提前打电话,其他人都不重要。除非。。。。。。

  “夏罗可,起床来给我开门,我在你家门外~。”

  嗯,这是个例外,夏罗可连忙跑去开门,然后。。。。。。

  “啊~~~夏罗可,你这个流氓。”

  “啊~,我的裤子呢,还没穿呢,我这就去穿。”

  只穿着内裤的男子慌张的跑去穿裤子。羞红了脸的女孩慢慢踱进了屋子。“嗯,收拾得还算干净,看来上次没白说。”

  男子走出屋来,“呵呵,月月你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我就是要突击检查一下你这个大懒猪有没有听话,搞没搞好个人卫生。”

  “怎么样,还满意吧”

  “总体来说,还不错——等等,这个味道是,你这身衣服穿多长时间了?”

  “洗完后第一次穿。”

  “那这是。。。。。”女孩绕过懵懂的男子,进了卧室,“夏罗可,你被子多长时间没洗过了?”

  “好。。。。。。好像上次你帮我洗过之后就没洗过。”男子喏嚅到。

  “也没晒过?”

  “嗯”这次男子回答的很干脆。

  “嗯你个大头鬼,夏罗可,我真服了你了。”

  阳光很灿烂,被子很清香,女孩轻舒着双臂,抚平被子的褶皱,男子在旁边帮忙,呃。。。。。。确切的说是在发呆——看着女孩发呆。

  36D?36F?我太幸福了。男子深思着。

  “看什么看啊,痴样。”看到当事人不做事光发呆,女孩不满道。

  “哎呀,月月辛苦了,我去拿饮料,你休息下。”

  “我说你就不能别这么懒”女孩喝了一口冰凉的汽水,继续教训道,“整天抱着个馊被子,你也不嫌有味?”说着扭过头看着夏罗可。

  呆呆得男子没有回应她,他正在思考,看着女孩身上的突出部为考虑着36D?or36F的问题。思考的很认真,这个问题他已经思考了3年多了,差不多从韩月身体发育基本停止,身材定型时开始思考。

  “喂,你看够了没有。”

  “啊”男子恍如隔世,视线转移,又开始盯着女孩的脸发呆,女孩彻底无语。。。。。。

  “看够了没有。”女孩子感觉脸在发烧,被一个不讨厌的男人盯着脸猛看,女孩有点招架不住了。尤其是从小到大,女孩可没少在这种情况下吃亏,保不住哪天,阵地就失陷了。女孩没想过要当尼姑或者修女,但也不想就这么便宜了他。

  “怎么看也不够。”男子的回答是老套路,“月月,你的心情好点了没有,”

  “还好了,不过一想起主管。。。。。。我现在都睡不好觉了,有时还做恶梦。”

  “那晚上我去陪你睡吧,保证你睡得安稳,一觉到天亮。真的。。。。。。”

  “去你的,谁要你陪啊,你少动歪脑筋。”

  “没有,月月,你相信我,我是真心的,我只是不想你太难过。”男女主角互相凝视着,女孩轻轻的闭上了双眼,男子的嘴唇缓缓靠向女孩脸上同样的部位——那红润的,娇挺的双唇,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仿佛在等待那接触的瞬间,亲上去了,软软的嘴唇,还有汽水的甜味,男子咂吧着。

  接触是短暂的。女孩红着脸,轻咬着嘴唇,事实上她很想重重的咬得意的男子一口,阵地又被攻陷一块了。女孩哀叹着。男子的手不老实的搂住了女孩的腰,那是他早已占领的阵地,手指在上边轻快的跳着,手老实点,女孩不满的打掉男子的手,起身要走,但被同时站起的男子抱住了腰间,女孩刚要说话,男子的手按住了她的唇。

  “我知道对女孩子来说,初吻应该来的更浪漫一点,最好是花前月下。可是,月月,你知道我的心意的。”女孩没有吱声,凝视中,男子的嘴再此印上女孩的双唇。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