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4 01:42: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碎道者
  4. 第一章 没落的离渊

第一章 没落的离渊

更新于:2017-04-02 12:49:15 字数:3424

字体: 字号:
  “韩松……你当真要杀我?”

  “牧禾,不要怪为师心狠!没有你们的首级做投名状,璇玑宗又如何能相信我的诚意?”

  “……韩松你枉为离渊弟子,师门罹难,你竟然还残害同门,真是猪狗不如!”

  “哼,多说无益,你就拿命来吧!”

  ……

  一道剑影闪过,牧禾霍地惊醒。

  他弓着背,口中不断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一阵冷风吹过,脊背上凉飕飕的。

  缓过心神的牧禾,扫了一眼周遭黑漆漆的灌木丛,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梦……

  三年了,这样的噩梦一直萦绕着他,像是诅咒一般。

  每当牧禾闭上眼,三年前的一幕幕惨景就会不停的在他脑中回放。

  师门被毁,师尊叛变,而自己如同一个无助的小舟,在这乱世苦海中苦苦挣扎,找不到方向……

  “怎么?又做噩梦了!”关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牧禾抬起头,发现一张苍老的面庞正凝视着自己。

  这人约莫六十来岁,一身青衣道袍,单手持剑别于背后。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几分仙风道骨。

  他叫路凯,牧禾的师叔。

  “没事儿,都已经习惯了!师叔无需担忧。”牧禾摇摇头,撩起衣袖轻轻拭去额头上的汗珠。

  路凯微微皱眉,轻叹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颗绿色的丹药,递给牧禾。

  “这是定神丹,你服下后可以好好休息。放心,今晚有我守着,不会出问题的!”

  牧禾犹豫了一下,接过定神丹。

  “路师叔,还是我来守夜吧。你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有合眼,灵力损耗也比较大,再这么下去怕是身体吃不消的……”

  “无妨,我还能坚持下去,你就好好休息吧。”路凯淡淡地说。

  “可是……”牧禾还想再劝两句。

  “怎么?我虽然年纪大了,可再怎么说也是个结丹境的修士,比起你个凝魂期的小娃娃还要厉害几分呢,你有何不放心?”路凯眉头一挑,语气有些冰冷。

  牧禾见他这般执着,便不再说话。

  此次下山办事,掌教吩咐一切行动听从路凯指挥,何况路凯也是好意,不忍让自己辛苦。

  牧禾不作他想,服下定神丹后便闭目调息。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缓慢进入他的体内。片刻之后,一股清爽的感觉从牧禾丹田处发散,直通五脏六腑,一扫先前的疲倦。

  牧禾慢慢睁开眼,嘴里呵出丝丝白气,一脸的舒适。

  他看了路凯一眼,笑道:“路师叔的炼丹术果然奇特,普通的的定神丹不过起到养气凝神的功效。而师叔这颗不仅消除我的疲倦,还充实灵力,滋养神魂……师侄心中佩服万分!”

  路凯淡淡一笑,“雕虫小计罢了,无须挂心。你早些休息吧,两天来要你日夜陪我,也着实辛苦了。等回到不老峰,我便将不久前炼制的百气丹送与你,希望能助你早日结丹……”

  百气丹!

  牧禾心中大喜,此丹药是采天地朝露之灵力,用硫磺火炼制百日而成。那可是凝魂期修士梦寐以求的灵丹,不仅能增加灵力,更重要是有极大概率让神魂突破生死屏障,结成金丹。

  再说路凯虽说修为一般,可在炼丹一途的造诣,就是掌教也赞不绝口。他亲手炼制的灵丹,药性上比起市面上流通的丹药还要强上数倍,定能省去牧禾多年苦修。

  “多谢路师叔赐药!”牧禾作揖答谢。

  路凯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牧禾忽然神色一动,轻声问道:“路师叔,此处临近山脚,我们呆的时间长了怕是会有危险。掌教说的那个人……他会来么?”

  “……应该回来的”路凯颔首蹙眉,眼神闪烁不定“他既然答应了掌教师兄,就不会言而无信!”

  牧禾苦笑道:“师叔,可我们离渊的声望已经大不如前,那人的名号在整个道源界如日中天,又何必舍弃天韵城这么大的招牌,选择离渊呢?这……太不合常理了!”

  路凯微微一愣,苍老的面庞显得有些拮据。说实话,他也回答不上牧禾的问题。

  是啊,离渊的辉煌已逝,往日的实力十不存一,可那位天之骄子为何还要选择加入呢?

  为了某个修仙至宝?

  路凯摇摇头,立即否定了这个答案。

  有什么至宝是天韵城拿不出?即便是在离渊鼎盛时期,二者的实力也只在伯仲之间。

  更何况三年前的那场浩劫过后,离渊在整个道源界只是个笑话而已……

  三年前的离渊教,那可是离州修仙者的圣地。教内道法昌盛,弟子千万,就连九岁孩童都能感应天道,脱凡修仙。

  故此,离渊教又被誉为道源界的七绝圣地之一。

  与离渊教齐名的,除了同为离州本土势力的璇玑宗,还有青州的天韵城,浔州的无极宫,以及沧州的摘星、夺月、落日三大修仙教派。

  七大圣地鼎立于世,斩妖邪,修天道,超凡入圣,一直以来都是道源界的传奇。

  可就在三年前的元月初七,一场惊世浩劫悄然降临在离渊教。

  相传是时任离渊教掌教真人的莫一道人,在极北的海域之地,斩杀某位混沌妖邪后,得到一件可以逆天改命的旷世奇宝。

  那宝物出世之后,竟然被诸天大道所不容,不久便降下史上最大的天劫,意在毁灭整个离渊。

  那一天,乌云蔽日,电闪雷鸣,幽暗的死气笼罩在离州境内。

  离渊教元婴境以上的核心弟子顷刻暴毙,掌教真人莫一道人更是被天雷打的魂飞魄散,不得轮回。

  一夜之间,高手全部消亡的离渊教元气大伤。余下弟子修为低微,根本不成气候,无法挑起大旗。

  如此一来,便给了虎视眈眈者一个可乘之机。

  璇玑宗与离渊教虽说同为离州两大圣地,但二者已明真暗斗数千年,只因实力相当,谁也奈何不得谁。

  如今见离渊教罹此大难,往日实力已去七八,野心勃勃的璇玑宗又怎么会错失此等良机!

  他们联合一股神秘势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疯狂攻打离渊教四大仙峰。待破开各大禁制后,他们攻入山门,如同血腥的猎户,四处猎杀离渊教的残余弟子。

  手段残忍,丝毫没有仙家风范,意图火速灭亡离渊!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离渊教剩余弟子死的死,逃的逃,所剩无几……

  而牧禾的师尊韩松,当时不过是一个结丹境的小修士,虽然躲过了致命的天劫,却在离渊危难之际,无耻的投靠璇玑宗。还不顾往日情分,一同猎杀离渊教弟子,甚至连牧禾这个从小收养的亲传弟子也不放过。

  好在牧禾命大,被路过的数位师伯联手救下,这才从韩松手下躲过一劫。

  面对庞大的璇玑宗,其余的离渊教弟子选择避其锋芒,集中残余力量龟缩于离渊教四大仙峰之一的不老峰上,避世不出。

  可即便如此,璇玑宗任然选择斩草除根。就在他们纠集势力,想要攻打不老峰时,同为修道势力之一的澜州散修们却在此时插上一脚,主动出面调停。

  这股散修势力虽比不上七绝圣地的名气响亮,可其影响力也不可小觑。有他们出面,璇玑宗和那些神秘势力选择退让一步,只要离渊教弟子不再在这道源世界行走,永远选择避世不出,便可以留他们一条生路。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孱弱的离渊教别无选择,只能答应这种无理要求,从此再无一人敢踏出不老峰半步。

  时光飞逝,这一恍就是三年。

  ……

  “不要多想了,掌教让我们等他三日,明天就是最后期限,在此之前就安心等下去吧……”路凯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若是有危险的话,师侄大可先御气遁走,由我来断后!”

  牧禾听到这话,气血涌到脸上,表情变得有些难看,微怒道:“师叔这话什么意思,我牧禾自知修为低微,区区一凝魂境修士,不能帮上各位师叔伯们什么忙,可我也绝非贪生怕死之人。三年前若不是师叔师伯们搭救,我早就被……被那人所杀,又何来今日的牧禾?”

  见牧禾是真的生气了,路凯不禁哑然,连忙赔着笑脸。

  这个小师侄自从三年前那场变故之后,性情变得有些偏激。

  片刻之后,牧禾怒火渐消,发现自己语气略重,连忙抱拳认罪道:“刚才牧禾语气不好,太过失礼。冲撞师叔之处,还望见谅!”

  “无妨,我话中有误,才会让你心生芥蒂,要占大部分责任。不过牧禾啊,韩松毕竟对你有养育之恩,又曾经是你的师尊,为何你每次提及此人,心中煞气涌动,如同魔道中人。长此以来,对你的修为可大为不妙……”

  路凯凝视着牧禾的双眸,正色道。

  牧禾摇摇头,“背叛师门就已经猪狗不如,人神共愤!何况当日他要杀我之心,天地可鉴!我和韩松师徒之情早已断绝,剩下的只有无尽仇恨!”

  路凯还想说些什么,可一开口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性格和善,在离渊众多弟子中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却在化解心结方面不太擅长。

  牧禾见路凯欲言又止的神情,淡淡一笑。“师叔无需为我多虑,师侄自有分寸!我现在修为低微,在这道源界如同一个弱小的蚂蚁,微不足道,又怎能撼动高高在上的璇玑宗。不过我会成长,当我有了问鼎天下的实力,一定会让璇玑宗和韩松,以及谋害过离渊的所有人,付出血的代价!我……发……誓!”

  说到最后,牧禾面容狰狞,滔天的恨意,让路凯心中一颤。

  “看来当年那场浩劫,除了掌教师兄外,心魔最重的就是这个小师侄了!”

  路凯心中长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