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23: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异能打手
  4. 凑字数

凑字数

更新于:2018-03-16 20:59:57 字数:16739

字体: 字号:
异能打手目录
共2章
  火影的世界

  “四代大人,您的孩子带来了。”

  “把他们放在这吧,快点离开这里,呆会会很危险。”

  “鸣人,鸣子,对不起。”

  五行封印,四代火影将九尾的力量分成了两部分分别封印在了他的儿子和女儿身上。

  ——————————————分割线——————————————

  ‘我死掉了吗?呵呵~~太好了呢,生在那种家庭里,不就是性格偏向女性嘛,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为什么一开始不是女生,这样就不用活得这么累了,努力过后还是没有得到认同。’带着这样的想法慢慢睁开眼睛,白色的一切,很明显是医院。‘难道我没死?’抬起左手想看看伤口的,结果看到一只非常嫩小的小手。大脑短路中。。。。

  经过几天的时间终于确定了几件了,第一,我穿越了还是个婴儿。第二,我变成了女生。(我该高兴吗?但前世是因为家庭的原因。)第三,火影世界。第四,鸣人是我的哥哥,在见到三代之后得知的。

  ‘鸣人~~我一直努力去学习的动漫角色呢。’希望和他一样说到做到,无论多么困难的事都能爬起来,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原因始终无法做到,我的性格太懦弱了。

  只有开始有见到过三代,之后就被送到一个大公寓里被佣人照顾着,虽说是大公寓,但是我估计差不多没人住了。

  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我和鸣人可以说话,然后可以站着走,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之后,佣人突然就不来了。

  当天三代来了下告诉我们每天去固定的餐馆就有饭可以吃,在那之前我们从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

  ——————————————分割线——————————————

  “鸣人哥哥,我们真的要去餐馆拿吃的吗?”我害怕在路上被人用石头砸,鸣人不知道但是我还是知道的,我不想面对这些东西,前世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也是差不多的。

  “当然要去,不然我们吃什么,如果你不敢去的话,我一个人去也可以。鸣子,你就呆在家里吧。”虽然只有4岁大,鸣人摸了摸我的头安慰道。

  看着鸣人已经打开了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和他一起去面对,不说我的灵魂差不多20岁,我和鸣人在这一世是亲人。

  “鸣人哥哥~~”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鸣人的手臂。“我要和鸣人哥哥一起去。”“恩~~~”鸣人高兴的摸了摸我的头。

  有人关爱真好,我要为了他好好努力,这一世为了他。

  跟着鸣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路人就带着厌恶、恐惧、憎恨等各种不友善的眼神或表情看着我们,我的心理怕急了,但是鸣人却一点反应都没。

  只有眼神和表情还算好的,但事情却总不尽人意。

  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婴儿摇摇晃晃走到鸣人面前咿咿呀呀叫着,鸣人看着可爱的小小孩会心一笑伸手想要摸摸他。

  “去死,不要碰我家孩子。”一个妇人突然跑过来抱走小孩,临走时踢了鸣人一脚,把鸣人踢倒在一边。

  “鸣人哥哥~~”我见状立刻跑上去想要扶起鸣人的,但是我的额头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砸中,顿时血从额头慢慢落了下来。“啊~~好痛,呜~~~鸣人哥哥~呜~~好痛~~”鸣人听到我的哭声立刻爬了起来把我护在怀里并看向四周喊道“是谁~~是谁用石头砸我的妹妹。给我出来,可恶~~”话音刚落就看到几个小孩砸着石头开始砸了起来,鸣人将我的身体完全抱在怀里。

  “怪物~~怪物~~”

  “滚出村子,怪物~~”

  面对小孩的石头攻击,尚可忍耐,但面对别人怪物怪物的咒骂声,以及我的哭声,鸣人的心沉到的谷底。

  我不想面对这些,前世尚且如此我都受不了,何况是现在。

  “啊~~~~~”我发泄般尖叫了声,周围的人立刻愣住了,趁着这段时间立刻拉着鸣人往家里跑去,这个世界唯一的容身之所。

  事后我和鸣人相拥在一起哭泣,鸣人在坚强也只是个小孩,而我性格的懦弱前世为了家哭过无数次,何况这整个村子呢。

  ——————————————分割线——————————————

  “鸣人哥哥,我们出去训练吧,一起努力变强,让全村的人都认同我们。”即使不为我,也要为了鸣人,我们都是九尾人柱力,当然四代父亲就是将九尾分成两股能量分别封印在我和鸣人体内的,也许因为能量的不同我的眼睛在那之后就一直是红色的。

  “恩~~一定要让全村的人认同我们。”

  于是我就和鸣人每天都到训练场进行各种体能训练,身为九尾人柱力的我们身体恢复是常人的数十倍,不好好珍惜怎么可以呢。

  每天身体都一点一点的变的更强韧一直到我们上了忍者学校也一样每天努力训练着自己的身体,对于鸣人我一直都努力的督促着他,鼓励着他,两人天天几乎24小时都形影不离,谁叫我前世那么喜欢他呢。

  我们天天旷课,伊鲁卡老师天天都要找我们,开始是教训我们,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看着我们的训练有是请我们吃一乐拉面,我估计是三代的原因。

  忍者学院交的三身术我和鸣人都没有去学,我是想着水木那事,鸣人是因为我的要求每天都陪着我一起训练。

  现在身体上都带着负重虽然没有小李那么牛但是一半至少有了,顺便说下鸣人和我可能由于九尾只有一半的原因都没有狐狸胡子,我是长发两个大马尾左右各一个,鸣人则是长发披肩,然后我和鸣人都穿和当年四代父亲的那套披风行头,后面换成螺旋标志,只不过我的是到膝盖的裙子,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一些人我们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

  关于女生的我的想法,既然成为了女生那就好好做个女生,不过要我去喜欢男生那不是可能的,喜欢女生那是同性恋鸣人肯定第一个反对,很纠结,不过如果是鸣人我想我不会有任何抵触心理,我相当的看重感情,为了前世和今世唯一关心我的人,我愿意放弃一切。

  时间也终于慢慢迎来忍者学院的中忍考试了。

  ——————————————分割线——————————————

  “下一位,漩涡鸣人。恩~~~旋涡鸣子还没到你呢。”伊鲁卡叫到鸣人的名字发现我跟着鸣人一起进来了。

  紧跟着鸣人的我听到伊鲁卡老师的话之后慢慢抬了下头又迅速低下头弱弱的说道“请让我和鸣人哥哥一起考试,我害怕一个人。”从小就利用身为女生的条件已经养成的习惯让别人看起来是个柔弱女生,其实身上的负重吓死人。

  伊鲁卡看了看水木,水木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好吧。”

  当然我和鸣人是铁定不及格的,只知道三身术最基本的东西却从没练过。水木也和剧情中一样替鸣人当然现在多了一个我求情,不过伊鲁卡怎么可能放心让我和鸣人毕业呢。每天都要去看看我们的训练,对我们的感情我还是知道的。

  没有毕业,鸣人抱着我坐在学院门前秋千上,我很喜欢鸣人这样搂着我,最亲的人,不过气氛却一点也不好。

  不过剧情才刚刚上演,果然水木来找我们,然后告诉我们封印之书的存在和所在位置,除了多一个我之外一切都和原著一样。我要的就是这样,只要学会了影分身,那么我就可以让鸣人和我在短时间在有很大的进步,在这之前只是单纯的训练体术,对于九尾也没有多少研究。

  当月亮高高挂起的时候,两个身影在林间高速穿越着,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停下之后其中一个长发穿着裤子的打开了一个大大的卷轴。

  “多重影分身之术?什么啊!?第一个怎么就是我最不擅长的忍术!?”鸣人烦躁的抓着头抱怨道。

  “鸣人哥哥~~水木老师不是说了吗?只要学会这里面的一个忍术我们就可以毕业了,所以~~加油~~”看着鸣人烦躁的抓着头时,就想要给他一点点鼓励,而鸣人也会因为这一点点的鼓励每次都非常的努力。

  在我们学会影分身之术正在休息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喂~~鸣人,鸣子。”抬头看到伊鲁卡弯着腰对我们教训道。

  我立刻站起来闪到鸣人身后“伊鲁卡~老师~”

  “呵呵~还是让你找到了,我们刚刚才记住一个忍术,鸣子,快点让老师看看我们学的厉害的忍术。”鸣人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把我从后面拉到身边对着伊鲁卡老师说道。

  ‘他们在这练习忍术?在这里能练什么忍术?’

  “如果我们成功的话,你就要让我们毕业好吗?”鸣人兴奋的说道。

  “谁告诉你们的?”伊鲁卡奇怪的问道。

  “水木老师告诉我们的,还有封印之书的事和存放的地方。”

  “水木~老师?”伊鲁卡刚说完十来个手里剑突然飞了过来,伊鲁卡顺手把我和鸣人推走,自己却来不急躲避被手里剑射中的好几处。

  “你居然能找到这个地方。”水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伊鲁卡忍着伤口看着水木,防止水木的攻击。

  “鸣人,把卷轴交给我。”

  “鸣人哥哥,不要把卷轴交给他。”我对着鸣人轻轻说道。

  “鸣子~~这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水木老师要攻击伊鲁卡老师。”

  “伊鲁卡老师,水木老师是利用我们帮他拿那本卷轴的吗?”我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还是要装做不知道的样子。

  伊鲁卡把身上的手里剑拔掉之后艰难的说道“那个封印之卷里面记载了很多危险的忍术,千万不要让他得到。”

  “哦~~是吗?鸣人,鸣子,伊鲁卡是怕你们得到卷轴而已。”鸣人虽然吃惊但是我没做决定鸣人是不会轻易做决定的。

  “水木?你胡说些什么?”

  “哼~~鸣人,鸣子,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吧。”

  “不,不可以。”

  “其实在十二年前,这个村子里订下了一条规则,而只有你们不知道这条规则。”这时鸣人已经一点也不惊讶了,我知道的东西鸣人当然也会知道,包括我们的父亲。

  “其实我们知道,我们一直都知道,而且我们知道的远比你们的多的多。”我心理很伤心,这是我最不愿意提到的事,而鸣人则轻轻抱着我。

  “我们体内的妖狐虽然只有一人一半的能量,这也正好限制了妖狐让他没办法夺取我们身体,因为他只有一半,是个不完整的。而我们就是从它那里知道的一切。呜~~~~~”完完全全是在发泄,发泄的心中的怨气。虽然鸣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却相当的在乎,当然看动画片的时候就非常的气愤,明明是四代的儿子为什么要受到这种待遇,现在我也受到了这种待遇,心理更是气愤的无处可发。

  水木一下子愣在了那么,他应该完全没想到我们已经知道了,愣时之后水木就想要强抢卷轴,从身后拿出了风魔手里剑朝我们扔了过来。对于我们东西锻炼了7-8年的我们怎么可能会怕,但是。

  “鸣子,鸣人快爬下。”伊鲁卡见我们没反应以为我们被吓住了,也不管身上的伤冲到我们的身前用身体替我们挡下了风魔手里剑。

  “啊~~为什么?”“啊~~伊鲁卡老师?”我和鸣人同时惊呼到,鸣人不清楚伊鲁卡为什么要替他们挡下,明明知道是人柱力。而我虽然知道会这样,但当我亲眼所见的时候不免被震惊。

  “咳~~其实我们都一样,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没有人夸过我,也没有人认可我。我就想通过各种努力哪怕是装傻,也想得到人们对我的注意,真的是跟傻瓜一样呢,我很痛苦,鸣人~鸣子~你们也一样吧,一定也很难受,很痛苦吧。对不起~鸣人~鸣子,要是我能做的更好一些,你们就不会有不愉快的感觉了。呜~~~~”

  “哈哈~~~别令人发笑了,伊鲁卡一直都对你们杀死他的父亲怀恨在心。他说过,只要拿回卷轴就行了。”

  鸣人可能被他的话给骗了,拉着我回头不停的跑着,呵呵~~反正他肯定会知道真相的。

  当我和鸣人看到两人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快速的躲到了一边,发现一个是伊鲁卡,而另一个是鸣人的样子。

  “哼~~果然不是鸣人,鸣人和鸣子总是在一起,伊鲁卡,他们杀死了你的父亲,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们?”

  这时假鸣人变成了伊鲁卡“我不会把卷轴交给你的。”

  “你是白痴吗?鸣人跟鸣子和我是相同的,只要学会了卷轴里的忍术就可以为所欲为,包括报复村子,妖狐不可能不利用这个力量。”

  “呵呵~~是这样呢。”伊鲁卡无所谓的说出这样的话,鸣人身上突然不住的颤抖,但是看了看我又露出了微笑。

  “但是,妖狐也许会这么做,但是鸣人和鸣子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们为了让人们认同,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训练,鸣人更是以火影为目标努力着,他们都是我认可的优秀学生呢。呵呵~~~他们已经知道了人心的痛苦,他们不再是妖狐,他们是木叶的忍者旋涡鸣人和旋涡鸣子。”

  听着伊鲁卡的话,鸣人轻轻擦了下眼泪,又多了一个羁绊呢。

  “鸣人哥哥,该我们出场了。”看着水木拿下背后的风魔手里剑然后对鸣人说道。

  “恩~该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嘿~”

  看着水木扔出了风魔手里剑,鸣人就向水木冲了过去一脚将他踢,而我则把风魔手里剑给抢了下来顺手想水木扔去,水木闪过风魔手里剑之后看想我和鸣人。

  “不准碰伊鲁卡老师。”

  “不然~~我们就杀了你。”我和鸣人一人一句说完这段话。

  “哈哈~~就你们?我一拳就可以解决了。”水木好象听到一件相当搞笑的事情般大笑道。

  “有本事就试试看,废物,我会用一千倍还击你的!”这时我和鸣人都摆出了十字手印,多重影分身。

  “鸣人哥哥,不要跟他罗嗦了,快点把他打飞掉吧。”

  “有种就试试,妖狐。”

  “多重影分身之术。”

  “多重影分身之术。”

  声音刚落,周围突然突然出现成百上千个我和鸣人。哼哼~~我也是九尾,这种效果是应该的。

  “怎么会这样。”

  “喂,怎么?快过来啊!”

  “呐呐~~鸣人哥哥,快点把他凑飞掉,鸣子已经困了的说。”

  “噢~~你不过来,我就先动手了哦。”

  “啊~~~”“pi~~peng~~pi~~peng~~‘

  “嘿嘿,好象做的有点过头了。”

  “鸣人哥哥,既然已经打完了就快点回去吧。”我拽着鸣人的胳膊撒娇到,感觉满好的,前世从没撒娇过。。

  “回家之前总要把伊鲁卡老师送到医院吧。”

  “呵呵!!”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只是想要撒娇下而已。

  “额~~哎~~鸣人,鸣子到这里来下,我有样东西要给你们。”

  伊鲁卡将自己额头上和臂膀上的两个木叶护额拿了下来。

  “这个护额是后来准备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恭喜,你们毕业了,我们去吃拉面吧。”伊鲁卡将护额递给了我们并祝贺我们成功的毕业。

  “伊鲁卡老师,非常感谢你,你是唯一的一个关心我们的人。鸣人哥哥,不要愣在那,快点。”对着伊鲁卡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将鸣人的头强行按下去对鸣人教训道。火影的世界

  “四代大人,您的孩子带来了。”

  “把他们放在这吧,快点离开这里,呆会会很危险。”

  “鸣人,鸣子,对不起。”

  五行封印,四代火影将九尾的力量分成了两部分分别封印在了他的儿子和女儿身上。

  ——————————————分割线——————————————

  ‘我死掉了吗?呵呵~~太好了呢,生在那种家庭里,不就是性格偏向女性嘛,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为什么一开始不是女生,这样就不用活得这么累了,努力过后还是没有得到认同。’带着这样的想法慢慢睁开眼睛,白色的一切,很明显是医院。‘难道我没死?’抬起左手想看看伤口的,结果看到一只非常嫩小的小手。大脑短路中。。。。

  经过几天的时间终于确定了几件了,第一,我穿越了还是个婴儿。第二,我变成了女生。(我该高兴吗?但前世是因为家庭的原因。)第三,火影世界。第四,鸣人是我的哥哥,在见到三代之后得知的。

  ‘鸣人~~我一直努力去学习的动漫角色呢。’希望和他一样说到做到,无论多么困难的事都能爬起来,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原因始终无法做到,我的性格太懦弱了。

  只有开始有见到过三代,之后就被送到一个大公寓里被佣人照顾着,虽说是大公寓,但是我估计差不多没人住了。

  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我和鸣人可以说话,然后可以站着走,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之后,佣人突然就不来了。

  当天三代来了下告诉我们每天去固定的餐馆就有饭可以吃,在那之前我们从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

  ——————————————分割线——————————————

  “鸣人哥哥,我们真的要去餐馆拿吃的吗?”我害怕在路上被人用石头砸,鸣人不知道但是我还是知道的,我不想面对这些东西,前世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也是差不多的。

  “当然要去,不然我们吃什么,如果你不敢去的话,我一个人去也可以。鸣子,你就呆在家里吧。”虽然只有4岁大,鸣人摸了摸我的头安慰道。

  看着鸣人已经打开了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和他一起去面对,不说我的灵魂差不多20岁,我和鸣人在这一世是亲人。

  “鸣人哥哥~~”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鸣人的手臂。“我要和鸣人哥哥一起去。”“恩~~~”鸣人高兴的摸了摸我的头。

  有人关爱真好,我要为了他好好努力,这一世为了他。

  跟着鸣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路人就带着厌恶、恐惧、憎恨等各种不友善的眼神或表情看着我们,我的心理怕急了,但是鸣人却一点反应都没。

  只有眼神和表情还算好的,但事情却总不尽人意。

  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婴儿摇摇晃晃走到鸣人面前咿咿呀呀叫着,鸣人看着可爱的小小孩会心一笑伸手想要摸摸他。

  “去死,不要碰我家孩子。”一个妇人突然跑过来抱走小孩,临走时踢了鸣人一脚,把鸣人踢倒在一边。

  “鸣人哥哥~~”我见状立刻跑上去想要扶起鸣人的,但是我的额头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砸中,顿时血从额头慢慢落了下来。“啊~~好痛,呜~~~鸣人哥哥~呜~~好痛~~”鸣人听到我的哭声立刻爬了起来把我护在怀里并看向四周喊道“是谁~~是谁用石头砸我的妹妹。给我出来,可恶~~”话音刚落就看到几个小孩砸着石头开始砸了起来,鸣人将我的身体完全抱在怀里。

  “怪物~~怪物~~”

  “滚出村子,怪物~~”

  面对小孩的石头攻击,尚可忍耐,但面对别人怪物怪物的咒骂声,以及我的哭声,鸣人的心沉到的谷底。

  我不想面对这些,前世尚且如此我都受不了,何况是现在。

  “啊~~~~~”我发泄般尖叫了声,周围的人立刻愣住了,趁着这段时间立刻拉着鸣人往家里跑去,这个世界唯一的容身之所。

  事后我和鸣人相拥在一起哭泣,鸣人在坚强也只是个小孩,而我性格的懦弱前世为了家哭过无数次,何况这整个村子呢。

  ——————————————分割线——————————————

  “鸣人哥哥,我们出去训练吧,一起努力变强,让全村的人都认同我们。”即使不为我,也要为了鸣人,我们都是九尾人柱力,当然四代父亲就是将九尾分成两股能量分别封印在我和鸣人体内的,也许因为能量的不同我的眼睛在那之后就一直是红色的。

  “恩~~一定要让全村的人认同我们。”

  于是我就和鸣人每天都到训练场进行各种体能训练,身为九尾人柱力的我们身体恢复是常人的数十倍,不好好珍惜怎么可以呢。

  每天身体都一点一点的变的更强韧一直到我们上了忍者学校也一样每天努力训练着自己的身体,对于鸣人我一直都努力的督促着他,鼓励着他,两人天天几乎24小时都形影不离,谁叫我前世那么喜欢他呢。

  我们天天旷课,伊鲁卡老师天天都要找我们,开始是教训我们,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看着我们的训练有是请我们吃一乐拉面,我估计是三代的原因。

  忍者学院交的三身术我和鸣人都没有去学,我是想着水木那事,鸣人是因为我的要求每天都陪着我一起训练。

  现在身体上都带着负重虽然没有小李那么牛但是一半至少有了,顺便说下鸣人和我可能由于九尾只有一半的原因都没有狐狸胡子,我是长发两个大马尾左右各一个,鸣人则是长发披肩,然后我和鸣人都穿和当年四代父亲的那套披风行头,后面换成螺旋标志,只不过我的是到膝盖的裙子,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一些人我们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

  关于女生的我的想法,既然成为了女生那就好好做个女生,不过要我去喜欢男生那不是可能的,喜欢女生那是同性恋鸣人肯定第一个反对,很纠结,不过如果是鸣人我想我不会有任何抵触心理,我相当的看重感情,为了前世和今世唯一关心我的人,我愿意放弃一切。

  时间也终于慢慢迎来忍者学院的中忍考试了。

  ——————————————分割线——————————————

  “下一位,漩涡鸣人。恩~~~旋涡鸣子还没到你呢。”伊鲁卡叫到鸣人的名字发现我跟着鸣人一起进来了。

  紧跟着鸣人的我听到伊鲁卡老师的话之后慢慢抬了下头又迅速低下头弱弱的说道“请让我和鸣人哥哥一起考试,我害怕一个人。”从小就利用身为女生的条件已经养成的习惯让别人看起来是个柔弱女生,其实身上的负重吓死人。

  伊鲁卡看了看水木,水木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好吧。”

  当然我和鸣人是铁定不及格的,只知道三身术最基本的东西却从没练过。水木也和剧情中一样替鸣人当然现在多了一个我求情,不过伊鲁卡怎么可能放心让我和鸣人毕业呢。每天都要去看看我们的训练,对我们的感情我还是知道的。

  没有毕业,鸣人抱着我坐在学院门前秋千上,我很喜欢鸣人这样搂着我,最亲的人,不过气氛却一点也不好。

  不过剧情才刚刚上演,果然水木来找我们,然后告诉我们封印之书的存在和所在位置,除了多一个我之外一切都和原著一样。我要的就是这样,只要学会了影分身,那么我就可以让鸣人和我在短时间在有很大的进步,在这之前只是单纯的训练体术,对于九尾也没有多少研究。

  当月亮高高挂起的时候,两个身影在林间高速穿越着,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停下之后其中一个长发穿着裤子的打开了一个大大的卷轴。

  “多重影分身之术?什么啊!?第一个怎么就是我最不擅长的忍术!?”鸣人烦躁的抓着头抱怨道。

  “鸣人哥哥~~水木老师不是说了吗?只要学会这里面的一个忍术我们就可以毕业了,所以~~加油~~”看着鸣人烦躁的抓着头时,就想要给他一点点鼓励,而鸣人也会因为这一点点的鼓励每次都非常的努力。

  在我们学会影分身之术正在休息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喂~~鸣人,鸣子。”抬头看到伊鲁卡弯着腰对我们教训道。

  我立刻站起来闪到鸣人身后“伊鲁卡~老师~”

  “呵呵~还是让你找到了,我们刚刚才记住一个忍术,鸣子,快点让老师看看我们学的厉害的忍术。”鸣人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把我从后面拉到身边对着伊鲁卡老师说道。

  ‘他们在这练习忍术?在这里能练什么忍术?’

  “如果我们成功的话,你就要让我们毕业好吗?”鸣人兴奋的说道。

  “谁告诉你们的?”伊鲁卡奇怪的问道。

  “水木老师告诉我们的,还有封印之书的事和存放的地方。”

  “水木~老师?”伊鲁卡刚说完十来个手里剑突然飞了过来,伊鲁卡顺手把我和鸣人推走,自己却来不急躲避被手里剑射中的好几处。

  “你居然能找到这个地方。”水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伊鲁卡忍着伤口看着水木,防止水木的攻击。

  “鸣人,把卷轴交给我。”

  “鸣人哥哥,不要把卷轴交给他。”我对着鸣人轻轻说道。

  “鸣子~~这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水木老师要攻击伊鲁卡老师。”

  “伊鲁卡老师,水木老师是利用我们帮他拿那本卷轴的吗?”我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还是要装做不知道的样子。

  伊鲁卡把身上的手里剑拔掉之后艰难的说道“那个封印之卷里面记载了很多危险的忍术,千万不要让他得到。”

  “哦~~是吗?鸣人,鸣子,伊鲁卡是怕你们得到卷轴而已。”鸣人虽然吃惊但是我没做决定鸣人是不会轻易做决定的。

  “水木?你胡说些什么?”

  “哼~~鸣人,鸣子,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吧。”

  “不,不可以。”

  “其实在十二年前,这个村子里订下了一条规则,而只有你们不知道这条规则。”这时鸣人已经一点也不惊讶了,我知道的东西鸣人当然也会知道,包括我们的父亲。

  “其实我们知道,我们一直都知道,而且我们知道的远比你们的多的多。”我心理很伤心,这是我最不愿意提到的事,而鸣人则轻轻抱着我。

  “我们体内的妖狐虽然只有一人一半的能量,这也正好限制了妖狐让他没办法夺取我们身体,因为他只有一半,是个不完整的。而我们就是从它那里知道的一切。呜~~~~~”完完全全是在发泄,发泄的心中的怨气。虽然鸣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却相当的在乎,当然看动画片的时候就非常的气愤,明明是四代的儿子为什么要受到这种待遇,现在我也受到了这种待遇,心理更是气愤的无处可发。

  水木一下子愣在了那么,他应该完全没想到我们已经知道了,愣时之后水木就想要强抢卷轴,从身后拿出了风魔手里剑朝我们扔了过来。对于我们东西锻炼了7-8年的我们怎么可能会怕,但是。

  “鸣子,鸣人快爬下。”伊鲁卡见我们没反应以为我们被吓住了,也不管身上的伤冲到我们的身前用身体替我们挡下了风魔手里剑。

  “啊~~为什么?”“啊~~伊鲁卡老师?”我和鸣人同时惊呼到,鸣人不清楚伊鲁卡为什么要替他们挡下,明明知道是人柱力。而我虽然知道会这样,但当我亲眼所见的时候不免被震惊。

  “咳~~其实我们都一样,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没有人夸过我,也没有人认可我。我就想通过各种努力哪怕是装傻,也想得到人们对我的注意,真的是跟傻瓜一样呢,我很痛苦,鸣人~鸣子~你们也一样吧,一定也很难受,很痛苦吧。对不起~鸣人~鸣子,要是我能做的更好一些,你们就不会有不愉快的感觉了。呜~~~~”

  “哈哈~~~别令人发笑了,伊鲁卡一直都对你们杀死他的父亲怀恨在心。他说过,只要拿回卷轴就行了。”

  鸣人可能被他的话给骗了,拉着我回头不停的跑着,呵呵~~反正他肯定会知道真相的。

  当我和鸣人看到两人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快速的躲到了一边,发现一个是伊鲁卡,而另一个是鸣人的样子。

  “哼~~果然不是鸣人,鸣人和鸣子总是在一起,伊鲁卡,他们杀死了你的父亲,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们?”

  这时假鸣人变成了伊鲁卡“我不会把卷轴交给你的。”

  “你是白痴吗?鸣人跟鸣子和我是相同的,只要学会了卷轴里的忍术就可以为所欲为,包括报复村子,妖狐不可能不利用这个力量。”

  “呵呵~~是这样呢。”伊鲁卡无所谓的说出这样的话,鸣人身上突然不住的颤抖,但是看了看我又露出了微笑。

  “但是,妖狐也许会这么做,但是鸣人和鸣子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们为了让人们认同,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训练,鸣人更是以火影为目标努力着,他们都是我认可的优秀学生呢。呵呵~~~他们已经知道了人心的痛苦,他们不再是妖狐,他们是木叶的忍者旋涡鸣人和旋涡鸣子。”

  听着伊鲁卡的话,鸣人轻轻擦了下眼泪,又多了一个羁绊呢。

  “鸣人哥哥,该我们出场了。”看着水木拿下背后的风魔手里剑然后对鸣人说道。

  “恩~该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嘿~”

  看着水木扔出了风魔手里剑,鸣人就向水木冲了过去一脚将他踢,而我则把风魔手里剑给抢了下来顺手想水木扔去,水木闪过风魔手里剑之后看想我和鸣人。

  “不准碰伊鲁卡老师。”

  “不然~~我们就杀了你。”我和鸣人一人一句说完这段话。

  “哈哈~~就你们?我一拳就可以解决了。”水木好象听到一件相当搞笑的事情般大笑道。

  “有本事就试试看,废物,我会用一千倍还击你的!”这时我和鸣人都摆出了十字手印,多重影分身。

  “鸣人哥哥,不要跟他罗嗦了,快点把他打飞掉吧。”

  “有种就试试,妖狐。”

  “多重影分身之术。”

  “多重影分身之术。”

  声音刚落,周围突然突然出现成百上千个我和鸣人。哼哼~~我也是九尾,这种效果是应该的。

  “怎么会这样。”

  “喂,怎么?快过来啊!”

  “呐呐~~鸣人哥哥,快点把他凑飞掉,鸣子已经困了的说。”

  “噢~~你不过来,我就先动手了哦。”

  “啊~~~”“pi~~peng~~pi~~peng~~‘

  “嘿嘿,好象做的有点过头了。”

  “鸣人哥哥,既然已经打完了就快点回去吧。”我拽着鸣人的胳膊撒娇到,感觉满好的,前世从没撒娇过。。

  “回家之前总要把伊鲁卡老师送到医院吧。”

  “呵呵!!”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只是想要撒娇下而已。

  “额~~哎~~鸣人,鸣子到这里来下,我有样东西要给你们。”

  伊鲁卡将自己额头上和臂膀上的两个木叶护额拿了下来。

  “这个护额是后来准备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恭喜,你们毕业了,我们去吃拉面吧。”伊鲁卡将护额递给了我们并祝贺我们成功的毕业。

  “伊鲁卡老师,非常感谢你,你是唯一的一个关心我们的人。鸣人哥哥,不要愣在那,快点。”对着伊鲁卡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将鸣人的头强行按下去对鸣人教训道。火影的世界

  “四代大人,您的孩子带来了。”

  “把他们放在这吧,快点离开这里,呆会会很危险。”

  “鸣人,鸣子,对不起。”

  五行封印,四代火影将九尾的力量分成了两部分分别封印在了他的儿子和女儿身上。

  ——————————————分割线——————————————

  ‘我死掉了吗?呵呵~~太好了呢,生在那种家庭里,不就是性格偏向女性嘛,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为什么一开始不是女生,这样就不用活得这么累了,努力过后还是没有得到认同。’带着这样的想法慢慢睁开眼睛,白色的一切,很明显是医院。‘难道我没死?’抬起左手想看看伤口的,结果看到一只非常嫩小的小手。大脑短路中。。。。

  经过几天的时间终于确定了几件了,第一,我穿越了还是个婴儿。第二,我变成了女生。(我该高兴吗?但前世是因为家庭的原因。)第三,火影世界。第四,鸣人是我的哥哥,在见到三代之后得知的。

  ‘鸣人~~我一直努力去学习的动漫角色呢。’希望和他一样说到做到,无论多么困难的事都能爬起来,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原因始终无法做到,我的性格太懦弱了。

  只有开始有见到过三代,之后就被送到一个大公寓里被佣人照顾着,虽说是大公寓,但是我估计差不多没人住了。

  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我和鸣人可以说话,然后可以站着走,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之后,佣人突然就不来了。

  当天三代来了下告诉我们每天去固定的餐馆就有饭可以吃,在那之前我们从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

  ——————————————分割线——————————————

  “鸣人哥哥,我们真的要去餐馆拿吃的吗?”我害怕在路上被人用石头砸,鸣人不知道但是我还是知道的,我不想面对这些东西,前世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也是差不多的。

  “当然要去,不然我们吃什么,如果你不敢去的话,我一个人去也可以。鸣子,你就呆在家里吧。”虽然只有4岁大,鸣人摸了摸我的头安慰道。

  看着鸣人已经打开了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和他一起去面对,不说我的灵魂差不多20岁,我和鸣人在这一世是亲人。

  “鸣人哥哥~~”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鸣人的手臂。“我要和鸣人哥哥一起去。”“恩~~~”鸣人高兴的摸了摸我的头。

  有人关爱真好,我要为了他好好努力,这一世为了他。

  跟着鸣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路人就带着厌恶、恐惧、憎恨等各种不友善的眼神或表情看着我们,我的心理怕急了,但是鸣人却一点反应都没。

  只有眼神和表情还算好的,但事情却总不尽人意。

  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婴儿摇摇晃晃走到鸣人面前咿咿呀呀叫着,鸣人看着可爱的小小孩会心一笑伸手想要摸摸他。

  “去死,不要碰我家孩子。”一个妇人突然跑过来抱走小孩,临走时踢了鸣人一脚,把鸣人踢倒在一边。

  “鸣人哥哥~~”我见状立刻跑上去想要扶起鸣人的,但是我的额头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砸中,顿时血从额头慢慢落了下来。“啊~~好痛,呜~~~鸣人哥哥~呜~~好痛~~”鸣人听到我的哭声立刻爬了起来把我护在怀里并看向四周喊道“是谁~~是谁用石头砸我的妹妹。给我出来,可恶~~”话音刚落就看到几个小孩砸着石头开始砸了起来,鸣人将我的身体完全抱在怀里。

  “怪物~~怪物~~”

  “滚出村子,怪物~~”

  面对小孩的石头攻击,尚可忍耐,但面对别人怪物怪物的咒骂声,以及我的哭声,鸣人的心沉到的谷底。

  我不想面对这些,前世尚且如此我都受不了,何况是现在。

  “啊~~~~~”我发泄般尖叫了声,周围的人立刻愣住了,趁着这段时间立刻拉着鸣人往家里跑去,这个世界唯一的容身之所。

  事后我和鸣人相拥在一起哭泣,鸣人在坚强也只是个小孩,而我性格的懦弱前世为了家哭过无数次,何况这整个村子呢。

  ——————————————分割线——————————————

  “鸣人哥哥,我们出去训练吧,一起努力变强,让全村的人都认同我们。”即使不为我,也要为了鸣人,我们都是九尾人柱力,当然四代父亲就是将九尾分成两股能量分别封印在我和鸣人体内的,也许因为能量的不同我的眼睛在那之后就一直是红色的。

  “恩~~一定要让全村的人认同我们。”

  于是我就和鸣人每天都到训练场进行各种体能训练,身为九尾人柱力的我们身体恢复是常人的数十倍,不好好珍惜怎么可以呢。

  每天身体都一点一点的变的更强韧一直到我们上了忍者学校也一样每天努力训练着自己的身体,对于鸣人我一直都努力的督促着他,鼓励着他,两人天天几乎24小时都形影不离,谁叫我前世那么喜欢他呢。

  我们天天旷课,伊鲁卡老师天天都要找我们,开始是教训我们,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看着我们的训练有是请我们吃一乐拉面,我估计是三代的原因。

  忍者学院交的三身术我和鸣人都没有去学,我是想着水木那事,鸣人是因为我的要求每天都陪着我一起训练。

  现在身体上都带着负重虽然没有小李那么牛但是一半至少有了,顺便说下鸣人和我可能由于九尾只有一半的原因都没有狐狸胡子,我是长发两个大马尾左右各一个,鸣人则是长发披肩,然后我和鸣人都穿和当年四代父亲的那套披风行头,后面换成螺旋标志,只不过我的是到膝盖的裙子,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一些人我们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

  关于女生的我的想法,既然成为了女生那就好好做个女生,不过要我去喜欢男生那不是可能的,喜欢女生那是同性恋鸣人肯定第一个反对,很纠结,不过如果是鸣人我想我不会有任何抵触心理,我相当的看重感情,为了前世和今世唯一关心我的人,我愿意放弃一切。

  时间也终于慢慢迎来忍者学院的中忍考试了。

  ——————————————分割线——————————————

  “下一位,漩涡鸣人。恩~~~旋涡鸣子还没到你呢。”伊鲁卡叫到鸣人的名字发现我跟着鸣人一起进来了。

  紧跟着鸣人的我听到伊鲁卡老师的话之后慢慢抬了下头又迅速低下头弱弱的说道“请让我和鸣人哥哥一起考试,我害怕一个人。”从小就利用身为女生的条件已经养成的习惯让别人看起来是个柔弱女生,其实身上的负重吓死人。

  伊鲁卡看了看水木,水木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好吧。”

  当然我和鸣人是铁定不及格的,只知道三身术最基本的东西却从没练过。水木也和剧情中一样替鸣人当然现在多了一个我求情,不过伊鲁卡怎么可能放心让我和鸣人毕业呢。每天都要去看看我们的训练,对我们的感情我还是知道的。

  没有毕业,鸣人抱着我坐在学院门前秋千上,我很喜欢鸣人这样搂着我,最亲的人,不过气氛却一点也不好。

  不过剧情才刚刚上演,果然水木来找我们,然后告诉我们封印之书的存在和所在位置,除了多一个我之外一切都和原著一样。我要的就是这样,只要学会了影分身,那么我就可以让鸣人和我在短时间在有很大的进步,在这之前只是单纯的训练体术,对于九尾也没有多少研究。

  当月亮高高挂起的时候,两个身影在林间高速穿越着,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停下之后其中一个长发穿着裤子的打开了一个大大的卷轴。

  “多重影分身之术?什么啊!?第一个怎么就是我最不擅长的忍术!?”鸣人烦躁的抓着头抱怨道。

  “鸣人哥哥~~水木老师不是说了吗?只要学会这里面的一个忍术我们就可以毕业了,所以~~加油~~”看着鸣人烦躁的抓着头时,就想要给他一点点鼓励,而鸣人也会因为这一点点的鼓励每次都非常的努力。

  在我们学会影分身之术正在休息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喂~~鸣人,鸣子。”抬头看到伊鲁卡弯着腰对我们教训道。

  我立刻站起来闪到鸣人身后“伊鲁卡~老师~”

  “呵呵~还是让你找到了,我们刚刚才记住一个忍术,鸣子,快点让老师看看我们学的厉害的忍术。”鸣人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把我从后面拉到身边对着伊鲁卡老师说道。

  ‘他们在这练习忍术?在这里能练什么忍术?’

  “如果我们成功的话,你就要让我们毕业好吗?”鸣人兴奋的说道。

  “谁告诉你们的?”伊鲁卡奇怪的问道。

  “水木老师告诉我们的,还有封印之书的事和存放的地方。”

  “水木~老师?”伊鲁卡刚说完十来个手里剑突然飞了过来,伊鲁卡顺手把我和鸣人推走,自己却来不急躲避被手里剑射中的好几处。

  “你居然能找到这个地方。”水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伊鲁卡忍着伤口看着水木,防止水木的攻击。

  “鸣人,把卷轴交给我。”

  “鸣人哥哥,不要把卷轴交给他。”我对着鸣人轻轻说道。

  “鸣子~~这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水木老师要攻击伊鲁卡老师。”

  “伊鲁卡老师,水木老师是利用我们帮他拿那本卷轴的吗?”我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还是要装做不知道的样子。

  伊鲁卡把身上的手里剑拔掉之后艰难的说道“那个封印之卷里面记载了很多危险的忍术,千万不要让他得到。”

  “哦~~是吗?鸣人,鸣子,伊鲁卡是怕你们得到卷轴而已。”鸣人虽然吃惊但是我没做决定鸣人是不会轻易做决定的。

  “水木?你胡说些什么?”

  “哼~~鸣人,鸣子,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吧。”

  “不,不可以。”

  “其实在十二年前,这个村子里订下了一条规则,而只有你们不知道这条规则。”这时鸣人已经一点也不惊讶了,我知道的东西鸣人当然也会知道,包括我们的父亲。

  “其实我们知道,我们一直都知道,而且我们知道的远比你们的多的多。”我心理很伤心,这是我最不愿意提到的事,而鸣人则轻轻抱着我。

  “我们体内的妖狐虽然只有一人一半的能量,这也正好限制了妖狐让他没办法夺取我们身体,因为他只有一半,是个不完整的。而我们就是从它那里知道的一切。呜~~~~~”完完全全是在发泄,发泄的心中的怨气。虽然鸣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却相当的在乎,当然看动画片的时候就非常的气愤,明明是四代的儿子为什么要受到这种待遇,现在我也受到了这种待遇,心理更是气愤的无处可发。

  水木一下子愣在了那么,他应该完全没想到我们已经知道了,愣时之后水木就想要强抢卷轴,从身后拿出了风魔手里剑朝我们扔了过来。对于我们东西锻炼了7-8年的我们怎么可能会怕,但是。

  “鸣子,鸣人快爬下。”伊鲁卡见我们没反应以为我们被吓住了,也不管身上的伤冲到我们的身前用身体替我们挡下了风魔手里剑。

  “啊~~为什么?”“啊~~伊鲁卡老师?”我和鸣人同时惊呼到,鸣人不清楚伊鲁卡为什么要替他们挡下,明明知道是人柱力。而我虽然知道会这样,但当我亲眼所见的时候不免被震惊。

  “咳~~其实我们都一样,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没有人夸过我,也没有人认可我。我就想通过各种努力哪怕是装傻,也想得到人们对我的注意,真的是跟傻瓜一样呢,我很痛苦,鸣人~鸣子~你们也一样吧,一定也很难受,很痛苦吧。对不起~鸣人~鸣子,要是我能做的更好一些,你们就不会有不愉快的感觉了。呜~~~~”

  “哈哈~~~别令人发笑了,伊鲁卡一直都对你们杀死他的父亲怀恨在心。他说过,只要拿回卷轴就行了。”

  鸣人可能被他的话给骗了,拉着我回头不停的跑着,呵呵~~反正他肯定会知道真相的。

  当我和鸣人看到两人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快速的躲到了一边,发现一个是伊鲁卡,而另一个是鸣人的样子。

  “哼~~果然不是鸣人,鸣人和鸣子总是在一起,伊鲁卡,他们杀死了你的父亲,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们?”

  这时假鸣人变成了伊鲁卡“我不会把卷轴交给你的。”

  “你是白痴吗?鸣人跟鸣子和我是相同的,只要学会了卷轴里的忍术就可以为所欲为,包括报复村子,妖狐不可能不利用这个力量。”

  “呵呵~~是这样呢。”伊鲁卡无所谓的说出这样的话,鸣人身上突然不住的颤抖,但是看了看我又露出了微笑。

  “但是,妖狐也许会这么做,但是鸣人和鸣子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们为了让人们认同,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训练,鸣人更是以火影为目标努力着,他们都是我认可的优秀学生呢。呵呵~~~他们已经知道了人心的痛苦,他们不再是妖狐,他们是木叶的忍者旋涡鸣人和旋涡鸣子。”

  听着伊鲁卡的话,鸣人轻轻擦了下眼泪,又多了一个羁绊呢。

  “鸣人哥哥,该我们出场了。”看着水木拿下背后的风魔手里剑然后对鸣人说道。

  “恩~该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嘿~”

  看着水木扔出了风魔手里剑,鸣人就向水木冲了过去一脚将他踢,而我则把风魔手里剑给抢了下来顺手想水木扔去,水木闪过风魔手里剑之后看想我和鸣人。

  “不准碰伊鲁卡老师。”

  “不然~~我们就杀了你。”我和鸣人一人一句说完这段话。

  “哈哈~~就你们?我一拳就可以解决了。”水木好象听到一件相当搞笑的事情般大笑道。

  “有本事就试试看,废物,我会用一千倍还击你的!”这时我和鸣人都摆出了十字手印,多重影分身。

  “鸣人哥哥,不要跟他罗嗦了,快点把他打飞掉吧。”

  “有种就试试,妖狐。”

  “多重影分身之术。”

  “多重影分身之术。”

  声音刚落,周围突然突然出现成百上千个我和鸣人。哼哼~~我也是九尾,这种效果是应该的。

  “怎么会这样。”

  “喂,怎么?快过来啊!”

  “呐呐~~鸣人哥哥,快点把他凑飞掉,鸣子已经困了的说。”

  “噢~~你不过来,我就先动手了哦。”

  “啊~~~”“pi~~peng~~pi~~peng~~‘

  “嘿嘿,好象做的有点过头了。”

  “鸣人哥哥,既然已经打完了就快点回去吧。”我拽着鸣人的胳膊撒娇到,感觉满好的,前世从没撒娇过。。

  “回家之前总要把伊鲁卡老师送到医院吧。”

  “呵呵!!”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只是想要撒娇下而已。

  “额~~哎~~鸣人,鸣子到这里来下,我有样东西要给你们。”

  伊鲁卡将自己额头上和臂膀上的两个木叶护额拿了下来。

  “这个护额是后来准备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恭喜,你们毕业了,我们去吃拉面吧。”伊鲁卡将护额递给了我们并祝贺我们成功的毕业。

  “伊鲁卡老师,非常感谢你,你是唯一的一个关心我们的人。鸣人哥哥,不要愣在那,快点。”对着伊鲁卡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将鸣人的头强行按下去对鸣人教训道。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异能打手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