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42:0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帝西来
  4. 第二章 我有官府官兵

第二章 我有官府官兵

更新于:2018-03-17 15:38:06 字数:3448

  “现在想走不觉得晚了吗?”北野淡淡出声。

  青衣小帽转过身子,朝他笑道:“退一步天高地阔,让三分心平气和,大过年的拼个你死我活总不好吧!”他拍了拍那公子哥抢来的枣红马,“这匹马儿权当是送给各位兄弟的拜年礼了!”

  北野饶有兴趣地望着这青衣小帽,这小子不是一般人,话是这么说,可那小娘皮得给点教训,当下点了点头道:“小子,你倒也算识时务。大过年的我也不想做绝了,可你们一路把我追到了这里,当着这么多的兄弟,让我颜面何存,这么着吧,马匹留下,那件大氅也给我留下,我就让兄弟们放你们一条生路。”

  青衣小帽向那公子哥低声细语起来,那公子哥犹如没听到般,不见任何的表示,双手更是抓紧了马缰绳,双目冷冷地盯住北野这一伙乞丐。好半响,方才劝动,那公子哥在青衣小帽的搀扶下,徐徐下马,脱下大氅甩在青衣小帽手中,青衣小帽双手捧着大氅送了过来,北野朝身边的人使下眼色,有净衣乞丐上前接过。

  北野抓过大氅披在身上,爽朗大笑:“舒服,不过就是太香了。闻香识女人呐!”一群乞丐又是哈哈大笑,那公子哥脸色涨红,暗恼这群乞丐好阴险,识破了她是女儿身,还故意夺她大氅,羞赧之下准备冲上来,被青衣小帽一把抓住。

  “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得饶人处且饶人!各位兄弟,让道!”北野呵呵笑道。这话一出,那公子哥更是恼火,却被青衣小帽死死按住肩膀,心下怒道,这还了得,这帮死叫花子欺人太甚,偷了我们的马不说,搞到最后还成我们得理不饶人。可她也知好汉不吃眼前亏,敌众我寡跟人硬拼绝非明智之举,只是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在青衣小帽不断使着眼色下,终是忍了下来,甩开他的臂膀,转身沿着三辆马车驶出后的空巷口徐徐走了出去。

  北野看着二人消失不见,招呼众兄弟闪人。两旁屋顶上的污衣乞丐也纷纷纵身跃下,左侧屋顶上却仍然有一名老乞丐高卧檐上,正在啃着鸡腿晒太阳,好似望风一般。老乞丐忽然皱了下眉头,不知怎地手中的鸡腿居然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二下,紧接着身下的瓦片也微微颤抖起来,他立马翻身而起,迷迷糊糊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澈透明。他站在高处眺望远方,却见到远处正有数百带甲军士宛如黑云压境般,迅速向他们所在的巷口涌来,再回头往巷子另外一侧望去,同样有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正在向巷尾包抄。

  老乞丐惊慌之下还不忘啃了两口鸡腿,伸出手自身后破布袋中取出一只葫芦埙,凑在油乎乎的嘴上吹了起来。

  埙音呜呜咽咽,配上老乞丐矗立檐顶,在阳光辉照下,高古沧桑,真当的上是千年一叹。天籁一般的埙音一经吹奏出来,却是让人萧瑟寒风中,底下众乞丐齐刷刷地抬起头,向上望去,那老乞丐呲牙咧嘴道:“官兵来了!”

  众乞丐闻言皆是一惊,神情有些慌乱,北野当机立断,大声一喝:“兄弟们,风紧,扯呼!”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众乞丐纷纷撤退,四散而逃,北野亦是纵马逃离,沿着另外的小巷七绕八转,最后一路狂奔消失不见。

  官兵杀到,一前一后将巷子两侧的出口堵住,一群乞丐大都已经逃走,只落下十余个脚程太慢的老弱病残,全部被官兵抓了起来。

  北野纵马来到了一座破败的城隍庙中,将马拴在庙门口,回到廊柱旁坐下,先前通风报信的老乞丐已经斜躺在这儿,任凭春日和煦的阳光暖暖地照射在身上,仿佛刚才的官兵围捕跟他毫无关系,老乞丐从破烂不堪的布袋中哆嗦出一壶酒,拧开酒壶塞子猛灌了一口,然后舒服又夸张地打了个酒嗝。

  老乞丐这才咧开嘴嘶笑,露出他那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野小子,刚才这俩人有些来头啊!”

  北野紧了紧身上的大氅,要将身子全都挤进去一般,有气无力道:“管他呢,反正有你老头在,死不了!”

  老乞丐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幽幽道:“老头我还能照顾你一辈子啊,今儿官府抓了不少的叫花子,赶紧去打探一下消息。”

  “抓走了就抓走了,又不是第一次了,何况又没犯什么死罪,真要将这帮叫花子关起来,我保证让净衣们送块扁,好好去感谢一下官府,白吃白住多好。”北野嘿嘿一笑,舔舔嘴唇,一脸奸诈。

  老乞丐又伸出手打来,喝道:“快去,别在这歪理邪说,看今儿这架势,只怕那帮叫花子免不了一番皮肉之苦。”说完昂起脖子又灌了一口酒,将酒壶放在一边,打了个惬意的哈欠,双手抄入袖口之中打起盹来。

  北野无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回头看了眼阳光下打着呼噜的老乞丐,犹豫了一下,将他自己的裘皮大氅脱掉,轻轻盖在老乞丐身上,然后方才转身离去。

  听到北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老乞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望着身上的裘皮大氅,表情显得有些滑稽,揉了揉鼻子,暗道臭小子,没白养活这么些年,双手用力地抱紧了那件裘皮大氅,继续做他的春日大梦。

  那位公子哥带着官兵将巷子里里外外全部搜查一遍,仍然没有找到北野,当然也不能说一无所获,至少抓住了十多名乞丐。

  北野兜了个圈子跃到巷子屋顶观察的时候,那公子哥正在大发雷霆,她厉声道:“你们给我听着,就算是将安州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那乞丐头子给我揪出来。传我的命令,全城范围内悬赏乞丐窝点,见到乞丐全部给我抓起来,严刑拷问,一个都不许放过,我就不信找不着他。”这位小娘皮显然是动了真怒,北野摸摸鼻子,有些讪讪。

  十五名乞丐被官兵五花大绑,个个面无表情,听到要接受严刑拷问,这群乞丐更是嗤之以鼻,不过在得知这公子哥是安州郡主之后,这群乞丐方才开始老实了,知晓今儿个惹了个大麻烦,如果早知道对方来头这么大,谁也不愿去趟这趟浑水,招惹这种是非。

  安州郡主重新披了一件大氅,走到这群乞丐面前,这群乞丐哗啦声全被羁押着跪倒在地上,安州郡主怒视他们道:“说!你们的头领姓甚名谁?现在在哪?”

  这群乞丐你望我,我望他,纷纷摇头,不是这帮人不愿说,而是他们真不知道。也有骨头硬嘴还倔的,大声嚷道:“不说又怎地?本就是烂命一条,我们丐帮弟子就没个贪生怕死的!”这话一出丐帮个个点头附和,即使怕死也不能弱了气势。

  安州郡主怒从心头起,“我让你不怕死!”扬起手上的马鞭照着那人身上就抽了过去,啪啪啪几鞭子抽完,那人表现得相当硬气,躲都没躲闪一下,挺着脖子大吼道:“有种你就杀了老子,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安州郡主恶向胆边生,“我倒要看看,你算哪门子的好汉!”锵的一声,从身边侍卫腰间抽出一柄腰刀,对着那人的脖子扬刀砍下。“刀下留人!”眼看腰刀就要落在那人脖子上,耳旁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正是追着北野不放的安州郡主身边那青衣小帽,他气喘吁吁地挤过人群,跑了过来:“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安州郡主随手将腰刀扔给那名侍卫,瞪了他一眼道:“你死哪儿去了?”青衣小帽喘着粗气咽着口水还未吭声,一旁将领随即向她请示道:“郡主殿下,这些乞丐如何发落?”

  安州郡主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一个个胆大包天,不光偷了本郡主的坐骑,还在这口出狂言,全都给我砍了!”众乞丐听到郡主真要杀他们,顿时一个个哭天喊地。

  青衣小帽急忙拦住侍卫,大声道:“且慢!且慢!”

  安州郡主道:“安小七,你怎么回事?跟我作对是吧!”

  安小七悄悄将她拉到一边,低声道:“郡主,侯爷说了,把他们全都放了。”

  “放了?”安州郡主一下尖叫,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郡主,奴才刚才就是被侯爷唤回府中了,安州这群乞丐有个领头的老乞丐,叫丐中仙,据说修为很恐怖,这些人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侯爷说了,万不可跟他们结上梁子,要不然以后的麻烦就大了。”安小七压低声音道。

  安州郡主不屑道:“侯府这么多能人异士,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一个老乞丐。”

  “郡主,千万别。侯爷说了,那丐中仙在安州待了十六年,一直相安无事,估计近二年就会离开,再忍忍,等他走了再找他们算帐不迟!”

  安州郡主抿紧嘴唇,似乎有些意动,可她转瞬之间脸色一变:“他们偷了我的马,还想要围攻我们。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我颜面何在?”

  “郡主,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大过年的,您的身份犯不着跟这群叫花子计较。整个天下叫花子无计其数,真要是惹了他们,别说一个侯爷,就算是南淮王,也会有没完没了的麻烦,打又打不尽,杀又杀不绝。整天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围着您转悠,您想下那场面有多烦。”

  安州郡主打了个寒颤,声音越来越小:“理是这么个理,可就这么放了他们,这口气我咽不下。”

  “我的好郡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做个善事,赏这群狗东西一口饭吃了。”

  “算了,放他们走吧!本郡主不跟这帮叫花子一般见识。”安州郡主无奈地摆摆手道。

  有了她的命令,侍卫赶紧让人给这群乞丐松绑,获得自由后,众乞丐没命地争相奔走,转眼之间逃了个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