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2 04:59:2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番长也疯狂
  4. 《第七章》杂货店的老婆婆

《第七章》杂货店的老婆婆

更新于:2016-11-05 17:20:13 字数:2395

  第七章

  (11)杂货店的老婆婆

  立高山距离波多野超市约有10公里的路程,刚开始的路段还比较平缓,明子骑的还算轻松,但是越往前快接近立高山的时候,上坡路便多了起来,有些路段明子只能下来推着车子向上行走。

  大约七点半左右,等明子踩着脚踏车到达立高山脚下的时候,夕阳已经映红了半边天。巍峨险峻的立高山,高耸入云威严而神圣,远远望去半山间云雾缭绕,时而有飞鸟结群而过,景色宜人如诗如画。

  在这座山的山顶有一座著名的立高山神社,每日来巡礼朝拜的香客络绎不绝。

  明子把脚踏车停放在山脚下的一家杂货店前。这家杂货店的门旁放置着一个圆形木桶,里面有几根一米多长的木棍,这是为上山巡礼的香客而准备的,立高山的山路崎岖难行,又多为青石板路,香客持木棍易于登行。

  另外持木棍上山也是为了便利修行,很多香客为了修习“三净”(身净,口净,意净)所以入山林之后便少言语喧嚣,为了便利沟通,大家持木棍登山,木棍触及青石板会发出“当啷,当啷”清脆的声响。所以进山的香客虽然很多,但是听不见喧嚣吵闹,只能听见“当啷,当啷”的声响,在山谷间回荡。

  等香客们巡礼完毕,下山归来时再把木棍放回到木桶里。

  杂货店是一幢老式的木板房,常年的风吹日晒,朝阳面的木板已经变成深褐色,格子窗前摆放着各种立高山的土特产。店门前的空地上很醒目地立着一把日式大红伞,密密的伞骨上面蒙着红色油纸布,抬头望去,有几处因破损而补粘的痕迹。伞下面有一长条铺着红垫子的木椅,可供巡礼的香客们坐下来休息。

  明子在一棵大杉树旁放好脚踏车后,便在木椅上坐了下来,她躲在大红伞下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时,杂货店的老婆婆端着一个圆形漆木茶具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放着一杯沏好的山茶,还未入口,山茶的清香便扑鼻而来。老婆婆在明子身边放下茶杯,问道:“小姑娘,这么晚了还要上山吗?”

  “是呀,阿婆。”明子笑眯眯地看着老婆婆,答道。

  “快喝吧,小姑娘。”老婆婆看上去年高有八旬,声音沙哑,脸上布满皱纹,但是气色非常好,满面红光,在红色油纸伞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红润。

  “谢谢阿婆!”明子双手捧起茶杯,连连道谢。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上山吧!”老婆婆好心劝道。

  明子抬头看了看天气,橙红色的太阳还悬挂在山梁上,感觉还有些时间,便道:“谢谢阿婆,时间还早呢,没事儿的!”

  老婆婆不再说话了,深躬着脊背,步履蹒跚地走开了。明子双手捧着漆木茶杯,慢慢地品呷着茶味,山茶的清香滋润着明子干渴的喉咙,也缓解了长途骑行带来的疲劳。

  喝完茶之后,明子把自己唇部接触到的杯口部位轻轻擦拭了一下,将茶杯又小心地放回原位,然后双手合十,诚意致谢道:“我喝好了!”。

  此时,老婆婆透过杂货店的格子窗,很欣慰地注视着明子,见到明子虽然很年轻,但是能懂得这些礼数,感到实属难得,老婆婆赞许地点点头。

  (12)明子的外婆

  明子所知晓的这些RB传统礼数,也是受她外婆的影响。

  明子的外婆大久保景子出身于歧阜县,10岁时便进入京都著名的花柳界(艺妓协会),在16岁的时候便晋升为头牌(高级)艺妓,不仅才艺出众,见多识广,而且对RB传统的礼节文化颇有研究。

  从小在外婆身边长大的明子,在外婆的言传身教下,也知晓一些RB传统的礼数。

  刚刚老婆婆端来山茶时,她注意到老人在离开的时候只是放下了茶杯,没有放托盘,她便知道这是告诉自己可以随便喝,是老人的心意,如果老婆婆将杯子连同托盘一同放下,在喝完茶之后,就要在托盘里放下一些小钱,并不需要很多,一点心意就好。刚才老婆婆并没有放托盘,也不要勉强放钱,那样会破坏了老人的心意,用诚意回馈给老婆婆,她会比得到金钱上的回报还要心满意足。

  在明子很小的时候外婆便开始教她学习RB传统礼数,但是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长大以后的明子也不太注重这些陈旧繁复的传统礼节了。

  她便跟外婆直言而道:“外婆啊,现在的人都不用这些老古董了!”

  外婆听了很伤心,她也注意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言谈举止不检点,接人待物甚至穿衣戴帽都没了规矩,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RB年轻的一代人受到西洋文化的影响,大家都盲目崇拜和仿学新鲜事物,逐渐丢失了RB传统礼节上的传承。

  大久保景子希望自己的外孙女能把这些礼数传承下去,可是没有想到明子也称自己是“老古董”,她倍感伤心。

  外婆很平静的语气说道:“明子呀,在外婆那个年代,懂礼数的人会受到大家的尊重,如果不懂礼数就会被大家所鄙视。虽说年代不同了,大家都不需要这些老古董了,但是外婆还是希望你能多学一些传统礼数,这些老古董你现在虽然用不到,但是一定会有用到的时候,所以希望你要跟外婆好好学!”

  “学它会有什么用呢?”

  外婆沉吟片刻,语重心长地说道:“明子酱(明子的爱称),懂了礼数就能看懂这个世界,为人处世从容不迫。”

  “这个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外婆!”

  “……最重要的是,懂礼数的人会明白自己是谁?”

  “会明白自己是谁?”明子听着有些糊涂了,问道:“外婆,我就是小岛明子呀!”

  “不是啊。”外婆摇摇头道:“小岛明子只是你的名字,你叫小岛明子,但是小岛明子不是你!”

  “外婆,我没有听明白,为什么小岛明子不是我?”

  “一个人的名字就好比你穿的这身衣服,这身衣服是你的,但是你不是这身衣服!明白了吗?”

  “啊,那我是什么呀?外婆。”

  “所以呀,要找寻到了你的本心,你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本心……?”明子越听越糊涂了,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道:“……我的心不是在这里吗?外婆。”

  外婆耐心地说道:“明子酱,此心非彼心,你这颗心啊只是你的身体的器官,和你身上穿的衣物一样,心是你的,但是你不是心……明白了吗?”

  明子听得更是糊涂了,茫然的摇着头。她感到外婆说的太深奥了,自己很难理解。

  虽然明子没能参透外婆所说话的真实含义,但是在外婆的影响下,她也知晓一些RB的传统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