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1:45:3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番长也疯狂
  4. 第一章(01)奇葩的清水寮

第一章(01)奇葩的清水寮

更新于:2017-04-20 19:42:50 字数:2661

  “喧哗上等,唯我独尊!”

  第一章

  (01)奇葩的清水寮

  我出生在东村山市,从地理位置上看东村山市距离琦玉县较近。我家向北穿过一条铁路就是琦玉县了,所以大多人以为我是琦玉县人,更有者说我是北海道人,或者青森县人,其实我是地地道道的东京人。

  我的初任女友小岛明子就曾这样问过:“纯步君,你们东村山里还有黑熊出没吗?”。

  她从小在歧阜县的外婆家长大,刚来东京读高校没多久,所以对东京了解甚少,在她的眼里只有涉谷,原宿,银座这些地区才是东京,从来没有听说过繁华的东京大都会里还有叫东村山的地方,一听这名字就感觉像是居住在深山丛林之中人迹罕至的“依那嘎”(乡下)。

  我解释了半天她也没明白,最后看我的摩托车驾驶证上面写着“东京都东村山市”她这才闭嘴。

  我十六岁时就离开了老家东村山独自在茨丘市生活,在茨丘市的清水寮(寮的大意是:简陋的青年公寓)租了一间有六张半榻榻米大小(约十平米左右)的房间,虽然空间狭小但是一个人住足够了。

  清水寮是板材结构的三层老式住宅楼,在RB街头随处可见的那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筑风格的住宅楼,上下楼都要通过楼房中间的那处破旧的步梯,步梯的铁扶手已经锈迹斑斑,梯板上的铆钉大部已经松动,每次踩踏在上面都会发出“咯吱,咯吱”很痛苦的声响。

  在最顶层三楼的护栏上挂着一面写有“清水寮入居者募集中”的横幅广告牌,我租住的307号房间就在这牌子的后面。

  进门在玄关的左手边有个简易厨房,灶台和洗菜池连在一起,虽然很少在家做料理,偶尔心血来潮,煮几只鸡蛋或者做碗拿手的乌东面还是很方便的。墙角处立有一台小容量的冰箱,破旧的已经看不清品牌,每日外出回来我习惯性地把摩托车的头盔放在上面。

  玄关的右手边就是带厕所的浴室,不!准确地讲,应该是带浴室的厕所,因为最初这里只有一个马桶,后来房东在马桶上方安装了一台带淋浴喷头的燃气热水器。如果有朋友来家里作客,你正在洗澡此时他想上厕所,你只能告诉他再忍一会,因为喷头就在马桶上面,或者是你出来等他方便完了再进去继续洗。还好,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此类情况。

  最令我满意的就是里面的这间卧室了,虽然朝北采光差了些,但落地式的大玻璃门窗,还算有点现代感的味道。挨着西墙摆放着一张大床差不多就占据了卧室的“半壁江山”。

  清水寮的建筑方位有些奇葩,并非真正坐北朝南的三层楼建筑,而是朝东北方向有约30度角的斜度,关于这个斜度的形成至今没有人能解释清楚,有人说是因为当年的设计水平落后所致,但是其前后两栋同年代建成的老楼房的方位都很正常,仅有此楼如此奇葩,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当年这栋楼的设计师喝多了。

  不过也有一点好处,如此一来早上太阳升起时,窗外的阳光正好呈三角形照在我的床头,形成一个黄金三角区域,晚上外出归来洗的内裤,袜子等物挂在这里,到了第二天早上基本上就晒干了。

  总体来说这里基本生活设施还算齐全,正应了那句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02)冷漠的代价

  跟我的初任女友小岛明子相识时,我已经十七岁了。按说这个年龄的男生应该交往很多女孩了,我却刚刚开始初恋。这也许跟我的性格有关,我的性格应该算不太好相处的那种,一副冷漠的外表,即使内心有一百座火山在喷发,依然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之前有几个长相还算不错的女生对我有过好感的暗示,也被我冷冰冰的态度给回绝了。我并非不喜欢女生,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她们相处和交流。

  我的性取向也绝对的正常,毋庸置疑只对女生感兴趣。

  同班级的松本洋子是我暗恋已久的女生,洋子长的像瓷娃娃一般的可爱,白皙的皮肤,黑亮的大眼睛,小巧可爱的嘴巴红润的嘴唇,即使她站在全校的女生当中,我也一眼就能认出她的美颜。每次从她身边经过都会令人怦然心动,紧张的不敢直视。

  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主动向她表白过什么,也就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机会。

  或许有过一些机会,也没有很好地把握住。

  刚进入高校没多久,茨丘学校准备举行文体大会,这也是高校最隆重的活动之一,很多已经毕业的前辈们都会来校观摩,所以大家都很重视。

  文体大会活动内容非常丰富,人气最高的有寸剧演出(寸剧的大意:小型的话剧表演),有诗歌比赛,书画展览,能剧表演(能剧:RB传统歌舞剧,表演者佩戴面具)等。活动前需要做很多的准备工作,担当先生(班主任)冈山老师让我负责制作一幅大会的吉祥物彩画。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说我喜欢画水彩画,所以布置工作的时候,直接点名安排我来绘制吉祥物彩画。

  我并没有专业学过绘画,平时烦闷的时候会拿出笔来随便涂画一些漫画中的卡通人物,只是随手乱画而已。

  但是要制作一幅3米多高1.8米宽的巨幅彩画,我还是第一次,也是一次不小的挑战。冈山先生看出我的难处,说要给我派一名助理来协助我的工作。

  冈山先生派来的助理就是松本洋子,这应该算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当时她还主动跟我说了很多话,具体说了些什么现在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她一直跟在我的后面,帮我拿一些活动用的板材,彩漆,画笔。

  在制作彩画的两天时间里,我很少跟洋子有言语上的交流,一直在埋头干活,她很欣赏的目光在旁边观看,偶尔凑过来问我需要什么颜色的涂料,或者帮我把裁掉的废纸捡走,我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心里却是热乎乎的,跟她在一起心里美滋滋的,但我却始终保持着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村上君,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

  “哦,不用啦。”

  “您画的可真漂亮,有时间的话能教我吗?我可从来没有学过美术呢。”

  “我也没有学过。”

  “啊,是吗,你可真是一个天才呀。”

  “哦!”

  和洋子之间的对话我能想起来就这些了,对了,后来我才知道,是洋子主动跟冈山老师提出想帮我一起制作吉祥物彩画。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白白浪费了两天的时间,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直至今日这件事情我还铭记在心,她或许早已经忘记了这些,更或许把我这个人的存在都忘记了,因为在那之后不久她便跟另外一个排球部的男生好上了,我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但是心里真的很难受,尤其是看到他们一起手拉手来上课,便心如刀割。

  或许我再主动一点点,牵着她手的人一定是我。

  高校的生活就是这样,从高一的下半年开始,好看一点的女生都找了男朋友成双成对的出出入入了,就好像没有找到男朋友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所以高一的下半年大家都混熟了,便开始匆匆忙忙的寻找异性伴侣。

  我和松本洋子痛失了一次机会之后,就没有了第二次。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我一直暗恋的那个“瓷娃娃”现在怎么样了。

  谢谢欣赏,敬请收看下一集《初任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