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12:00:1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帝诀烽火
  4. 楔子 造世者

楔子 造世者

更新于:2017-04-21 08:47:06 字数:2890

字体: 字号:
  十月份的清晨阳光如同苹果一般,脆生生的透着火红。一只百灵鸟扑棱着翅膀飞进王宫的花园之中,落到了一棵橄榄树上,张开嗓子唱起了歌但是瞬间,便被一股力量打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空中飘荡着几根栗褐色的羽毛。顺着树前的青石小路,连接着的是皇宫的卧房,虽说是王的卧房,但是并没有看到应有的奢华,仅仅是一张檀木四角床,一面立镜,还有几张软椅,在卧房之内,站着一名穿着华丽的男子,华丽的服饰与整个卧室相衬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聒噪!”身披着华贵衣装的男子并没有放下了手,摇了摇脑袋,伸出了带了镶有红宝石戒指的小指掏了掏耳朵,“桀桀桀,看看啊,堂堂的一代君主,居然住着这样的宫殿,真叫人笑掉大牙啊,你说是吧,帕切姆?”一回头,看着跪倒在地,蜷缩成一团的老人。“咳咳咳,你这个阴谋家,格伦尤斯……你并没有像你承诺我的那个样子履行诺言,你毁掉了我的国家,毁掉了这个世界!!”“桀桀桀,老头子,你觉得世界应该是这样的么?在你的统治下,人们没有丝毫的尊卑意识,毫无层次感!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曾有过战争,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啊?”格伦尤斯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狂妄而暴躁得笑着。“这是一个人人平等,欣欣向……荣的世界,人们各取所需,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种生活你永远也不会理解的!”帕切姆王喘着粗气低声地说。“嘭!”一声枪响,“够了,无忧无虑,你听啊,王宫外的哭喊声,厮打声,喊杀声!是何等的讽刺啊!”“今后的世界,将由我鲁斯族来统治,至于你们,桀桀桀,就从这个世界上被彻彻底底的抹除掉吧!”格伦尤斯狂笑着“杀了吧,他已经毫无价值可言了。啊,不对,还有一些用处……杀一儆百,你说呢?帕切姆。桀桀桀……”时间追溯到三个月前,一阵冷风将帕切姆王从睡梦中惊醒,“来人啊,将卧室的窗户关上啊!”但是他顺着窗口望去,一个身着华丽衣装的男子斜靠着窗框,站在窗台之上。“你是何人?!来人,将他赶出去!”“桀桀桀,老头子,别再浪费口舌了,你的那些侍卫,我已经收拾掉了……”“你想要如何?!”帕切姆王坐起身,紧紧地盯着这个男子。“呐呐,作为统治了这个世界整整900年的古老王族的继承者,你应该了解900年前的事情吧?”男子终于站直了身子,整理着衣裳,跳下了窗台,打了一个响指,整个卧室的灯火就亮了起来,帕切姆王终于看清楚了男子的样貌:身着着没有领结的晚礼服一样的衣服,花哨的紧身裤,披着一件火红的披风,和那一头火红的头发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突,消瘦苍白的脸庞上写满了高高在上,暴露在敞开的礼服衬衫外的健壮的身体上,刻着几道能令人倒抽几口寒气的伤疤。褐色眼眸中,找不到一丝这个世界的人们眼神中所拥有的平静,相反的,充斥着血腥般的狂热。白嫩的双手上戴着各式各样的宝石戒指,闪耀着刺眼的高贵。“你是说九百年前的那些‘造世者’?”帕切姆王起身道。“和聪明人讲话就是不用费口舌,对,就是那些‘造世者’-我们鲁斯一族,我想我此行的目的你也应该了解了吧……帕切姆先生?”男子背过身去,抚了抚他自己的头发,开心的说。“你想要怎样?”帕切姆王穿着棉质睡衣,从床上站了起来。“桀桀桀,你也不要激动嘛,我虽是鲁斯一族的族人,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自己已经在另一个空间开辟了一个独立的王国我也就无心对你的世界怎样,不如这样,我们做一个交易,半个月的时间,筹集到这个世界的所有的粮食,当然,给你的子民留下半个月的口粮,以此来作为——你买下这个世界统治权的价码。我真的很想看看,这样一个世界的政府,能不能真的让人民信任……半个月以后,我来取走我的东西。”男子将自己的斗篷扯紧了些。“啊!对了,我的名字叫格伦尤斯。我们还会常见面的。”说罢,他把斗篷上的兜帽一扣,一眨眼的功夫,格伦尤斯就不见了,窗外这能看见一个在空中一跃一跃的模糊身影。“召集政府长老,开紧急会议!”……第二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如飓风一般的散播在世界的所有角落,“世界的统治者,帕切姆王族向全世界的人民征收所有的粮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需要的就是粮食,没有货币,人们都在以物换物。整个世界都没有发生过大型战争的时代,粮食就是人们的生存之本。世界政府突然下达的这一消息让世界人民措手不及,但是出于对世界政府的信赖,每家每户都把所有的粮食交了出来。然而,政府承诺的半个月之内返还期限已到,王族依旧没有兑现诺言的意向,舆论声就开始在人们的口中传出,但是善良的人们都愿意相信仅仅是王族遇到了困难,无法在第一时间还偿还清这些东西。终于,时间过了整整三个月,人们已经无法耐住饥饿的折磨,开始向地方讨问说法的时候。政府终于下达了一项决定,枪杀那些前来抗议的市民。“为什么要这样做?!”帕切姆王气匆匆地走进了议事厅,盯着议员们看,“呦,是帕切姆啊,这个也不是我们的意思,而是上头的意思……”“上头?是几位长老么?”“不,不,不,是更上头……桀桀桀”议事厅的长桌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华贵的衣着让帕切姆眼前一黑,“是你们?”帕切姆说,“哈哈,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悉听尊便吧。”格伦尤斯低笑着。“你们这群恶棍!人渣!”“桀桀桀……”格伦尤斯突然探过身,紧紧地盯着帕切姆看,额头上的青筋渐渐的凸显了出来。“注意你的言辞,低等的贱民……你现在面对的可是真正的造世者的后代!真正的统治者!别让我发火啊……”格伦尤斯慢慢的向后移动了上身。“让我来平息这场战争吧……”德罗萨斯,离世界政府最近的国家。“把我们的粮食换给我们啊,王!我们还要过活呢!”一个男子举着一块写着“还我粮食的牌子”喊道。突然,当地政府的外围墙上,出现了很多手拿枪支的士兵。“你们要干什么?!”墙外的百姓们惊恐地说。“开枪!”一个士兵长沉沉得吼出来。“嘭嘭嘭”一阵杂乱的枪响,有很多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他们穿着帕切姆王族的卫兵服,他们是帕切姆派来的!”有人认出了士兵的服饰。“混蛋!人渣!他欺骗了我们!他不配做我们的统治者!”枪声突然停了下来,逃跑的人们纷纷转过了头来,他们发现站在墙头的士兵纷纷栽倒了下来,相反的,墙头上,只站着一个男人……“桀桀桀,大家好啊,我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统治者,真正的王族,格伦尤斯·鲁斯,现在的政府已经无法很好地保证你们的安全了,那么就由我来替你们推翻它,为你们创造一个真正的和平世界如何?桀桀桀……”说罢一挥手,他的身后出现了几个人,手里拿着粮食,向人们中抛洒。无助而愤怒的人民终于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们纷纷倒戈,投靠到了鲁斯一族的麾下。很快的世界各地纷纷响应了这个号召,鲁斯军队势如破竹一般的推进到了世界政府所在的地方——格沃尔蒂姆。格伦尤斯也顺利的抓住了旧一代的统治王,帕切姆。就在这天的下午,伤痕累累的帕切姆王被推上了行刑台,当人们看到旧王狼狈的样子时,居然欢呼雀跃起来。奄奄一息的帕切姆抬起了头,听到这震天般的呼喊,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他左上方观望室的格伦尤斯,又看了看台下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人群。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喊道:“无论多少年后,人们都是不会停止追寻自由和平的脚步的!!!”刀光一闪,仿佛一切都结束了,伴随着人们的欢呼与格伦尤斯桀桀的笑声。那傍晚嘤嘤的钟声,此时也显得分外刺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