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8: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绝仙重生
  4. 002:虎毒食子

002:虎毒食子

更新于:2018-03-17 16:33:17 字数:3213

字体: 字号:
  灵堂是设在一间竹屋内,其间的布置也极其简单,只有一口棺材,棺材前只有一个烧纸的火盆---

  按照规矩,十几岁的孩子死了之后,是不准大张旗鼓的入葬的,也有老人说这种是选错了胎,说是在冥界也有刑事疏忽的时候,误将一个坏人送入了轮回道转为凡人,所以阎王才会很快的要了这些错投胎的命。

  孩子死,自然也没有老人披麻戴孝送葬的道理。

  一般的孩子若是死了,家里的大人都在夜里悄悄的找个地方埋了去。

  此时已是夜!夜空无星有月,月暗淡,暗淡的月亮前飘着白纱一般的雾气,平添了一丝鬼魅之气。

  竹屋中,烛光暗淡。

  燕飞还未打量这简陋的竹屋,那带有侮辱的骂声就已刺进耳朵里,一个瘦长的汉子就像是一条发了疯的野狗一般,冲上前一把就抓起倒在地上喘息的女人,举手就在那女人的脸上来回打了三四个巴掌,嘴里还怒声骂道:“妈的!你这疯娘们儿!你是不是想死啊!”

  那女人被打的两颊红肿,神情恍惚,整个人因恐惧而发抖,嘴里哀求道:“虎---虎子,没---没死!”

  这话刚说完,

  那汉子举手大骂道:“你他娘的跟老子放什么屁,老子明明亲手将这小鳖孙送进棺材的,怎么会---”

  他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那举起要打女人的手,忽然在空中停住不停的颤抖着。

  他的目光看见燕飞的那双愤怒的眼睛时,整个人也如刚才那女人第一眼瞧见燕飞一样,整个人在不停地颤抖着。

  汉子惊道:“奶奶的,难道还真有死干净的活了回来?”

  燕飞怒视着他,瞧着这瘦长汉子那张比驴脸还要长的脸,恨不得冲上去也给他几个大耳刮子,打女人事情他曾经也做过,可是打一个毫无还手,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就是令人厌恶,憎恨!

  只可惜---他纵有无穷的愤怒,也难以支配现在的身体。

  燕飞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那瘦长汉子。

  那女人忙扑倒燕飞的身上,用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眼神中带着哀求看着那位瘦长汉子,求道:“虎子,还活着,他还没死,你不能埋了他!”

  瘦长汉子看着燕飞,看了很久,才缓过神来,突然上前一把那女人拉开扯到自己的身后,怒喝道:“呆着给老子别动!”

  那女人挣扎着:“颜老六,虎子是我们的孩子啊---”

  颜老六一听此话,突然无名火起,一巴掌又打在了那女人的脸上,喝道:“老子没有这号崽子,他娘的染的妖病害死了多少了人啊?村里人他娘的都在戳着老子的脊梁骨骂呢,他们都想看着老子也去见阎王!”一边骂着一脚又踹在女人的肚子上!

  那女人瘫在地方不停地抽搐着,不停地呕吐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仍带着哀求瞧着颜老六。

  颜老六冲她吐了口口水,骂道:“老子这辈子不知道倒了什么霉,娶了你这个傻啦吧唧的娘们儿!”目光落在燕飞身上,接着骂道:“还生了你这么个鳖孙!”

  燕飞见过很多恶人,比这颜老六要恶十倍的人都有,可是他从来像今天这般恼怒过!

  颜老六两步走到他的面前,低头打量着燕飞,哼道:“鳖孙,你命可硬啊!”一边骂着,一边用脚踢着。

  燕飞只是看着他---一声不吭!

  颜老六忽然低下了头,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颜小虎”的眼神跟以往的好像不同,那种由骨子里发出的恐惧似乎不见了!

  呛啷---

  颜老六并没有过多在意燕飞的眼神,而是自怀中掏出了一柄五寸来长的匕首。

  匕首看起来并不太新,上面还有一些锈迹,在这暗黄的灯光下,也发着暗淡的光。

  无论是多么暗淡的匕首,都是可以杀人的!

  燕飞只是瞧了一眼颜老六手中的匕首,心中不免苦笑:“没想到会死在这么一个败类的手上!”不过他更加同情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颜小虎”。

  要死在自己父亲的手里!这对任何人的来说,滋味一定不好受!

  颜老六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他紧紧地攥着匕首,这模样就像是在集市上看上了一大块猪肉一样,他一定要将这块猪肉买下来,

  也正如他现在一定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颜老六没有说任何话,突然举起匕首向着燕飞的咽喉刺了过去。

  可就在匕首要刺进咽喉之前的那一刹那,“嘭!”的一声响突然响起。

  燕飞本已准备要接受这荒唐的命运,却被这一道声音惊的睁开了眼睛。

  颜老六手中的匕首掉在了地上,自头上留下的血将他整张脸都染得血红,然后他整个人就突然趴在了燕飞的身上。

  颜老六的身后,刚才如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呕吐的女人正举着一块石头站在那里。

  她整个人恐惧着,颤抖着,眼睛里却流露出和颜老六刚才一样的坚定。

  颜老六要杀他!这女人要救他!

  那女人愣了一会儿。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儿,片刻之间,她眼睛的恐惧,懦弱都神奇般的消失了。

  她拉起倒在燕飞身上的颜老六,又将燕飞托起,背在自己的身后,往屋外跑去。

  深夜的月更暗淡,月光更诡异,燕飞被这女人背着跑出那间简陋的竹屋,跑出那个破旧的院子,穿进了一条巷子,穿过了半个村子。

  已是深夜,燕飞看出他现在所在的这个村子并不算太大,这村子被南北高山围绕,夜风中带着几分凄凉,正是夏季!这样的村子与世无争,本是他最喜欢愿意待的地方。

  可现在他脑袋里一片混乱!自己正被一个母性泛滥的女人背着逃命。

  他很久没有被感动过了!

  可刚才这女人的所作所为,令他感动,感动这个世界上母爱的伟大!

  这女人单薄的身体竟有这等力气,背着他几乎走出了三四里远的村子,他们在一处道观前停下了脚步,这道观就在村东的尽头,观前有两个柏树,茂密的树荫几乎将道观的观门给遮盖了去。

  这女人没有刻意要来到这里,她太累了,累的倒了下去,昏了过去!

  燕飞也被扔在了地上!除了他身体不能动弹之外,他的神识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看着眼前趴在地上这位女人,燕飞忽然觉得她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喂!”

  燕飞冲着那道观喊去,自口中发出的声音已开始清晰了起来。

  “喂?开门!”

  燕飞叫了几声,就听得道观内传来了脚步声,随着门户打开,只见一名蓝衫道人斜着膀子走了出来,这道人走路歪歪斜斜,竟是个跛子。

  蓝衫道人挑着一盏灯笼,歪歪斜斜的走到了他们面前,瞧见地上躺着两个人影,讶异道:“呀!这是从哪里爬出来的啊?”

  燕飞等着道人走近,才看清他的面貌,两撇山羊胡子,一对滴溜溜乱转的豆粒小眼,样貌滑稽可笑,若不是他披着一身道袍,还真像流荡在街头的混混。

  燕飞冲着他,低声道:“救命!”

  蓝衫道人没想到这孩子还能说话,附耳蹲下身子,问道:“你说什么?”

  燕飞提高音调,道:“救命!”

  蓝衫道人打着灯笼照着他的脸,上下瞧了几眼,怪道:“你这小子生的眼熟一些!呀!你怎么穿着一身死人的衣服?难不成你真的是从哪里爬出来的?”

  燕飞苦笑着摇头,道:“道长,无量天尊,救人呐!”

  蓝衫道人侧着身子又瞧了几眼燕飞,确定了他是活人,才松口气,才打着灯笼照着昏过去的那女人,也看了几眼,嘴里嘟囔着:“这女人看起来也有些眼熟。”说着将灯笼往腰间一挂,双手一伸,一把抓住一个,提小鸡般的将二人抓起,歪歪斜斜的往道观回去。

  燕飞倒是一惊,这位蓝衫道人,长相古怪,打扮古怪,本以为是个蒙混的道人,没有想到这道人竟然有些修为,单是这单手提人,就足可看出这道人修行多年!

  ----

  道观里面也和它的外表一样,简单朴实,里面除了一座主观之外,就只有两处偏房!燕飞被蓝衫道人直接提到偏房内,被丢在了床上,那道人看也不看就提着那女人去了另外一间偏房!

  燕飞虽然担心那女人的伤势,可他并不担心她会在这里出事!蓝衫道人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像坏人,燕飞却认为,比任何人都像坏人的人大多数都不是坏人。

  他现在要坐的并不是担心那女人,而是赶快适应这具新的身体!

  ----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燕飞身上的时候,燕飞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

  《小三清》是玉清门修仙的调理法决,以他近乎千年的理解与参悟,一夜时间,也足以让他适应此刻的身体!

  燕飞除了走路还不算稳,倒也和一个正常人没什么差别。

  嗖—嗖—嗖---

  燕飞刚下床走了几步,院中一道道破空声就传入耳中,是剑声!这声音熟悉亲切,比听见心仪女人的歌声还要动听,他不由地走出了房门。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