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10:04: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孤傲游侠
  4. 追杀

追杀

更新于:2017-09-25 13:25:18 字数:3106

字体: 字号:
  落日帝国边境的罗天之森如同往日那样幽深。深邃的让人感觉到恐怖。月光不断的照耀下来渗出不一样的鲜红。

  相传在时期,落日帝国的罗天之森畔曾经有着一条血河。在上古仙人建立六道轮回只是被以大法力收入阿修罗道。传说就是这条血河的杀气染红了月亮。

  还有人传言在罗天之森有着一条通往阿修罗界的道路。那是一条充斥着尸山血海的不归的道路。没有人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修罗道是一条不归的道路。哪里只有永无之境的战斗。

  在这诡异的月光下。罗天之森却显得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没有任何鱼虫鸟兽的鸣叫。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萧十三默默的在月色下行走,这样的安静氛围却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平静。甚至心里开始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在行走间他突然回头。然后警觉的看了两样。然后把头埋得更低了。

  他开始默默的加快了速度,开始在树林中不断的腾飞落地,再腾飞在落地。节奏开始不断的加快。

  突然他似乎是累了。他停了下来默默的靠在树干上。就哪样静静的闭着眼。

  没过了多久,他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人默默的睁开眼,却不说话。反而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火折子。找了些枯枝。就那么一吹一点。柴火的光芒在这加上者诡异的血色月光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他看着好像很平静从不不大的背包里拿出了几个风干了的馒头慢慢的插在了一根随手折下的树枝上。然后又不知又哪里拿出了一壶酒。他说道:“喝完这壶酒吃完这几个馒头在开始啊。”却也没有抬头开仿佛即将发生的不是一战你死我或的战斗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玩笑。

  火光却是跳了跳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人说话。

  他就那么静静的坐着烤着馒头喝着酒。也不在意有没有回答。

  突然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了。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开着这个默默坐着的男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男孩。但不知道为何却感觉在这个男孩的脸上看不到那种稚嫩的神色。甚至在他的脸上好像永远只是挂着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孔。即使在名对死亡的时候也古井不波,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死亡的气息。即使是一个杀手也应该会为了死亡的到了而害怕的吧。他好像有点特别。

  “一个杀手在捕猎的时候分心可不是一个好事啊。”少年突然说的。

  “你知道我是谁?这对你来说可应该不是一个好消息吧?”说完却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默默的看向了默默坐在那里的少年。眼中开始有杀气浮现。

  林子随着这个美丽的姑娘出现居然开始出现了一阵阵清新的桃花香气。让人有种浑身舒泰的感觉。可是少年闻到了这个味道脸色却变了一变。说道“十里桃花香,千里断人肠。纵身花下死,也不负芬芳。你是春三十娘??”

  美丽的女子没有立刻答话却是从手中拿出了一枚与挑花相似的飞镖拿在手中慢慢的拨弄着。却也不说。这是一个影子一闪却在春十三娘出现。却是一把抱住了春三十娘说道:“春三十娘啊这么多面未见却还是这般的苗条俊俏啊。”

  春三十年却是不答话,猛地从怀抱中脱了出来。手中飞镖立马飞了出去说道:“鬼影你在这么无聊信不信老娘扒了你的皮。其他人到了吗?“

  “到了,还有些人在外围。“鬼的回答这样这么一句却让人感觉有些阴沉。好像他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少年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我萧十三面子还真是够大的。能让江湖上人人闻风色变的春三十娘和鬼影追杀。即使葬身于此也是一件幸事。“

  春三师娘笑道:“能拿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催命师“的性命也的确是一件幸事。你说呢,鬼影?“春三十娘说着却没有去看鬼影。

  鬼影没有说话却默默的从身后掏出一把匕首,这把匕首看着十分平常没有任何的特别,却是幽光闪闪。让人感觉十分的锋利。

  鬼影没有说话却是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盯着萧十三。萧十三却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奇妙没有人动手,场上十分的安静。大家开始沉默下来没有人讲话。在这月光之下却显得格外的诡异。

  萧十三似乎只在意手中的酒,一直慢慢的吃着自己的馒头。也没用做声。

  春三十娘最先忍不住了手中的飞镖带着呼呼的的声响向着萧十三飞去。鬼影也不愧是一流的杀手,手中的匕首一个漂亮的旋转带着一丝丝的杀气向萧十三的要害袭去。

  萧十三一个漂亮的转身却飞速后退,春三十娘的飞镖如同附骨之蛆,直向萧十三奔去,鬼影也不甘落后手中的匕首带着幽幽的寒光,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向着萧十三的脖子抹去,这把看着平淡无奇的匕首带着幽幽的寒光带月色下带着一抹诡异的鲜红,不知道让人分不清楚这是匕首本身的颜色还是这诡异的月光所产生的。

  鬼影突然说道:“血杀”手中的匕首开开始变的更加的鲜红夺目,似乎整把匕首淋上了鲜血,一股让人感觉到不真实的杀气杀气在匕首上蔓延开来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匕首的划向萧十三的速度开始加快,快的让人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萧十三眼角一跳,那一副淡漠的神情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双眼直直的盯着鬼影手中的匕首,然后猛地从身份拔出一把看着有些诡异的短刀,或是说用匕首形容它更为贴切。刀长约一尺,说是刀却又有些短,说是匕首却有不像,看着就像一柄断掉的刀。刀柄处一天青龙盘绕其上。刀背带鲨齿,鲨齿细密如锯。刀锋却是黯淡无光,似乎吞噬了所有光亮。

  萧十三一个后仰一个标准的铁板桥,避过了春三十的飞镖,但是紧紧接着的鬼影匕首直逼这萧十三划了过来,“砰”地一声两把匕首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然后有飞快的分开。有接着快速的碰撞,在这幽暗的森林之中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的声音。

  站在不远处的春三十娘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拿出了一束桃花,轻轻的嗅着。仿佛眼前的战斗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的确春三十娘是一个十分高傲的人,每一个高手都有自己的骄傲。

  萧十三暗自庆幸高手并不可怕,一个放下了自身身段的高手才真正可怕。就像毒蛇并不可怕,一条隐藏在草丛中随时准备给予猎物致命一击的毒蛇才真正可怕,它会将獠牙深深的刺入猎物的身体,释放出致命的毒液,并且迅速的致猎物于死地。

  萧十三只是一个念头想过鬼影的刀却已经到了眼前,萧十三只是一个极快的上撩挡住了鬼影的刀,脸上还是一副冰冷的表情“我的刀是最快的”

  “螺旋斩”刀刀气带着螺旋如同一根铁锥直直的刺向鬼影。萧十三嘴角咧开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弧度,对于一个杀手来算萧十三算是一个异类,杀手的样貌一般都是及其普通的,而萧十三虽然不是那么出众,但从却有一种让人记忆深刻气质飞和感觉。不像个杀手放到像个诗人。

  “雨“就在这个时候春三十娘动了,手中的飞镖不再是一枚,而是开始慢慢的从手中滑落。然后一个抖手飞镖漫天盖地的向萧十三扑去就像真的下了一场挑花雨让人有些烟花缭乱。

  萧十三看了一眼真正化解刀气的鬼影,不退反进想向着春三十娘冲了过去身体上开出了点点挑花,手中的刀寒光大做直直的摸向春三十娘的脖子,春三十娘本就是个暗器高手近身战斗中本就不是她的长项只好在慌乱中又打出了一记飞镖企图拦下萧十三的飞镖。萧十三抱着一往无前气势手中刀手轻轻的抹过春三十娘的脖子,在春三十娘的细嫩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条细细的血线。鲜血随着随着血线忙忙的流淌出来。

  鬼影化解了刀气飞快的向着向这萧十三袭去。萧十三躲闪不及只能轻轻的扭过身子躲过要害。鬼影的攻击一击而退。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拖泥带水。

  鲜血从萧十三的右肩流淌下来,鬼影像极了一头饿狼狠狠的盯着萧十三,面对鬼影萧十三也不多话。默默地把刀换到了左手。又是以及螺旋斩。向着鬼影砍去。却隐隐的好像比右手快上了几分。

  就着螺旋斩的刀气萧十三向着鬼影冲了过去。喊道催命斩。之间一道刀光如同神来之笔向着鬼影的头部砍去。

  “嗤”的一声鬼影应声倒地。刀从鬼影的太阳穴直直的插入没入柄端。萧十三像是用光了所有力气一下子瘫坐了下来。

  过了只是不到一刻钟萧十三就起身匆匆的喝了一口酒也不管满身是血的衣服。飞快的向森林的边境飞跃而且像是有些害怕这片折人而噬的森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