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01:06: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斧破虚空
  4. 程家有儿程傲

程家有儿程傲

更新于:2013-04-11 13:39:48 字数:2493

字体: 字号:
  “别走了,都要当爸爸的人了,还那么毛躁”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话语中带着些许急躁。

  “爸,这是你孙子啊,我能不急吗?采儿已经在里面两天了,两天了!”一个中年人急促的说道。

  只见这个中年人一身白衣,手上拿个扇子,儒雅的脸庞多了些许担忧。

  “当年生你的时候,我都没那么急,你急什么,给我坐下!”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是一个穿着蟒袍的老年人,却不曾显老态。

  “你们爷俩别吵了。”一个女声传来,这是一个貌似花甲五六十的老妇人,从那身影的轮廓来看,年轻的时候一定是风华绝代的佳人。

  这时,门开了。

  “恭喜老爷,是个公子。”声音显得弱弱的,这是一个满脸苍白的妇人。

  说完,就晕倒了在地,两天的接生她已经疲倦的不知所谓。

  只见门口一道白光滑过,那白衣中年人已经到了屋里,抱着孩子说:“我当爹了!我当爹了!我当爹了!哈哈哈......”

  “当爹的人了,还那么毛躁。来人,把御医带下去休息,看赏。”说完也急匆匆的跑了进去,同样是一道光滑过。

  “给我,我看看孙儿,照顾采儿去。”老人严声到。

  中年人无奈,把怀里的孩子恋恋不舍的递给了老年人。

  只听老妇人再次呵斥:“老头子,你会抱孩子,别吓坏了我孙儿,给我。”

  “采儿,辛苦你了,我们有儿子了,有儿子了。”

  “天哥,让我看看孩子。”一道犹如黄鹂鸣叫的女声传来,说不尽的好听,这个妇人脸上尽显疲惫,疲惫掩盖不住他的美貌,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老妇人把孩子靠近妇人的脸庞,妇人的眼神里多了些温柔。

  “天哥,父亲,母亲,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好呢?”

  “我的孙儿不同寻人,两日才出生,不如就叫傲吧。”老年人道。

  “老头子你白瞎掺和,还是留给他们夫妻俩起吧。”老妇人郑重的说。

  “妈,我和天哥听父亲的。”妇人急忙的说道。

  “对,母亲,我都是你们生的,没有你们哪来的我。”中年人附和的说着。

  “好,就这么说定了。熬儿,我程家的傲儿,哈哈哈......”老年人的心笑着。

  “不会吧,我程傲竟然穿越了,想我程傲刚打下华夏商业霸主位置,竟然穿越了,我的美女啊,呜呜呜......”郁闷的牢骚在程傲的幼小身体里徘徊。

  没有多久,婴儿就睡着了,婴儿是最脆弱的,也是最贪睡的。

  “采儿,你看宝宝睡着了,嘿嘿。”中年人充满笑容的说道。

  “天哥,我好想在这一刻停留,永久。”妇人满脸幸福的说道。

  “采儿,会的,都帝国南方战事了结,我们一家人幸幸福福的生活。”中年人依然布满笑容的说道,眼里却多了些许伤心。

  ......

  “没想到,婴儿真的是先天之体,我程傲上辈子努力修炼没有达到的境界,这里的灵气是地球的一百倍,啊哈哈......”婴儿在心里自言自语着。

  程傲在地球时出生程家,那时地球灵气已经匮乏,看不到古时的强大武者,没想到天意弄人,正在我放弃武学,事业有成时让我穿越到了这里,我想该随天意。

  霸王心诀,程家的顶级心法,乃隋唐时李世民赐予家祖程咬金,在地球时只堪堪入门,却也是世俗中没有敌手。

  想着,程傲就随着霸王心诀运行路线修炼起来。

  “先天之体不愧是练武者梦寐以求的体质,全省经脉贯通,运行了几下路线,那丝许先天真气,真不是前世的后天真气可比拟的。”说着,程傲就又睡了过去,婴儿的身体真的很贪睡。

  “爷爷,要抱抱。”程傲狡黠的眼神对父亲眨着,一副胜利的样子,然后眨着无辜的双眼又说:“爷爷,爸爸昨天晚上欺负妈妈,妈妈喊不要了,爸爸还在欺负妈妈,爸爸好坏,爷爷揍爸爸。”

  小程傲说完卖萌似的伸动着他已经历经三年岁月的小手,耀武扬威的朝前打着。

  “咳,咳,咳。我得小乖孙子,爷爷帮你教训爸爸。”说完瞪了儿子一眼。

  程天一脸无辜的样子,自己三年战事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正与媳妇进行探讨人生艺术,三年啊......

  想着程天忍不住的瞥了程傲一眼,狡黠的眼神夹杂着似笑非笑,程天又望了望父亲,一下子焉了,边疆的士兵们,如果看到他们心目中的军神,不可战胜的程天这样子的,估计眼球都会跌掉。

  程傲似乎没觉得他卖萌的可耻,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向着练武场奔去。

  屋子里出来父子俩的叹息,一丝丝忧愁散发在了空气中。

  几根大柱撑天而起,四周高大的棕红色的围墙遮掩着,零落着二三十人,稚嫩的脸庞茵曼着不屈与坚毅,显不出的庄严。

  “集合。”程傲此时显得无比严肃。

  稚嫩的小家伙们迅速的奔跑过来,荆条不乱的整列成对。

  “报告,轻戈二十三集合完毕,请指示。”同样的稚嫩,他是程一。

  “稍息,立正。出发,冰水河。”冷冷的声音再次在稚嫩的孩童们中想起。

  他们在一个月前,离开了家人。他们都是程家家将和心腹的孩子,他们都是锦衣玉食,他们可以成为无法无天的二世祖,就是因为一句话,他们都来到了这里。

  “爷爷,孙儿也要跟父亲一样当大元帅。”程傲的这句话,他们来到了这里。

  老人的眼里尽是慈爱,他找了自己的爱将和心腹,把他们的孩子接了过来,他以为是小孩子想这个伴玩闹,给了小程傲一个练武场,没有去打扰小程傲,没有过问,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玩闹”。

  冰冷的气息缓缓的从河岸传来,刺骨的寒气令小程傲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后面的二十三个孩子更是不堪,手脚发抖。

  “抹上草药,跳进去。”小程傲发出了命令,说完他就把早已准备好的草药摸在了身上,没有一丝遗漏。

  “噗通!”

  忍着寒冷,小程傲紧闭牙关在冰水河中忍耐着,三岁的身体冻的通红。

  “噗通!‘

  “噗通!‘

  “噗通!‘

  ......

  轻戈二十三的孩子们也都才五六岁,他们在冰水中煎熬着,煎熬着,脸上的坚毅不曾消逝,他,给了他们信念。

  “坚持住,你们是最强的。”青筋暴起的程傲,激励着他的属下,轻戈二十三,他也是那么的憔悴,哪怕先天之体的他,冰冷的河水冰冻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这只是一个开始,第一步的筑基。

  轻戈二十三的二十三个小士兵,还是那副坚毅的面庞,脸上添了些许痛苦,他们将伴随的小主公,他们一生的少爷征战沙场,这只是第一步,不,这还不是第一步,这只是成长的初始。

  征程踏起,坚毅的他们在冰水河中筑基着以后的沙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