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8 05:02: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时间的毒
  4. 第一回 尚武学堂

第一回 尚武学堂

更新于:2017-07-17 07:45:02 字数:4992

字体: 字号:
时间的毒目录
共2章
  天刚微亮,依稀还可见空中点点星光,少年坐在院子的角落不停的挥舞着柴刀。旁边已经堆了不少码放整齐的柴火。露水和汗水搅在一起塌湿了少年的背,衣服都贴在了身上,粘粘的很是不好受。少年索性停下来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将上衣脱下来扔在了柴堆上。远处人家烟囱里已升起袅袅炊烟,穷困人家为了生计不得不起早贪黑。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具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少年一边低声吟唱一边熟练地将劈好的柴放在一边,不觉得东边天际已经泛白,日出点亮了整个小镇,也点亮了这家人辛劳的一天。

  尚武学堂,在这样的小镇听起来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名字。它经常和荣耀、正义、神秘这些字眼一同出现。据传学堂里毕业的那些顶尖高手全部受当权者直接调遣,做一些非常隐秘的工作。

  更古老的传说是,当年轩辕氏黄帝战神龙氏炎帝于阪泉之野,三战之后轩辕氏胜,得炎帝天下。然而当时蚩尤作难,诸侯虽皆尊轩辕为天子,但天下苍生亦未尝安居,天子之名名不副实。黄帝大怒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招来洪荒时代魔兽与之战,大败黄帝,黄帝幸得皋陶死力相救才得以逃身,天下安危危在旦夕。然真命天子终归有神人相助,亡命途中黄帝夜遇仙人,鹤发白衣、精神矍铄不显老态,传众人仙道法术。翌日,遂擒杀蚩尤,天下大定,百姓宁居得享太平。后来这些得到仙人指点的人被黄帝整编扩充,皆直接受命于黄帝,除皋陶大禹被派去治水外,其他人的任务行踪天下未有人闻。这便是尚武学堂最古老的前身。

  尚武学堂在历朝历代只有在大省才设学堂,人员始终在千人以内。也不知为何,当今天子即位后,开始积极扩充尚武学堂,这现年更是在一些小城镇也开办起来,有点战时征兵的架势。但是在求多的同时也力求毋滥,所以尚武学堂在赛选人员时非常严格,有的地方征得五六人既设学堂,再少一点便在几个大镇的交汇处设堂。

  所以在听说尚武学堂要在梅龙镇开办时,整个小镇都炸开了锅。昨天小宝和胖墩、雨落他们一起便是为了这件事。因为尚武学堂不仅不要束脩,而且每个月还给学员的家里一定的生活补助,这让家贫后一直辍学在家的小宝兴奋不已。倘若真能被录取不仅可以重新上学,还可以帮家里分忧。

  早饭没吃,小宝给娘说了声便一溜烟的向镇里跑去。时间尚早,胖墩家还没开门,小宝敲了两下,转身走去坐在原先自己家门前的石狮子上,从怀里掏出娘昨晚就给他煮好的鸡蛋,开始慢慢的剥壳。娘为了让小宝今天能有一个好的表现特意煮了两个,平时都是用来换钱买油盐酱醋的。

  一口要下去,幸福中带有些许心酸,小宝暗下决心,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受再大的苦他也要上尚武学堂。

  “他们都中了时间的毒。”不知怎的昨天疯子的话就突然浮现在小宝的脑海中,但又好像不是,仿佛那人此时就站在他的身后在他耳畔对他耳语。刚要回头去看,只听吱的一声,惊的小宝从石狮子上跳了起来。

  胖墩一边抱怨小宝来的太早一边从门里走了出来,看见呆若木鸡的小宝一头冷汗站在石狮子前。

  “你先等我一会,吃过早饭我就出来。”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进去。

  “要不你也跟我一块进去吃点吧?”明知道他的伙伴绝不肯去,胖墩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了句。

  虽然心里苦涩,不过小宝还是微笑的摇了摇头,拿出怀里剩下的那个鸡蛋向胖墩晃了晃。他不想让他的朋友为难,物是人非总能使一些人心寒,但也更能体现另一些人的温暖。

  初春的晨间虽已不像冬日那般死气沉沉,但多少还是有些寒意,只有墙角的一些杂草吐出了新芽,憋了一整个冬天,它们忍不住要看看这个被大雪洗涤过的清新世界。路上也只有一些挑着货担的生意人行色匆匆。只有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才能看到最早的春意,也只有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才是这最早的动人春意。

  等胖墩再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展露出了头角,早上的光线亮丽柔和,不那么刺眼。

  雨落和小宝站在一起,小宝夸张的吃着包子逗得雨落咯咯的笑个不停,银铃一般的笑声悦耳动人,这样的笑容出现在这样无邪的脸上只让人感到人世的静好。

  “看来这只鸡腿是没必要再给你了。”胖墩说着将手中的鸡腿向自己口里塞去。

  “大清早的你也不嫌油腻,再说你这身型还吃这个?我帮你吧。”小宝一把将鸡腿从胖墩手里抢了去,故意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弄的满嘴是油,生怕胖墩再抢回去似的。

  看到小宝这副模样雨落笑得更开心了。

  “你不是不爱吃鸡吗,你妈还给你煮?”小宝。

  “我特意让我妈给你煮的行了吧?”胖墩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小宝却知道那只鸡真是胖墩让他妈特意煮的,鸡腿可是小宝的最爱。

  “好啦,知道你爱我”小宝也戏谑的说道。

  “小宝哥哥,还要包子吗,我回家再去拿些。”雨落。

  小宝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油腻,满足的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朝着雨落一连打了几个饱嗝。逗的雨落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眼前天真烂漫的两人,小宝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我们走吧”小宝对胖墩招了招手。

  雨落落寞的看着两人远去,感到有些委屈,很多事都是女孩子的禁忌。

  庙门口已经人山人海,停了很多轿子马车,大多都是从附近的大镇子赶过来的。对面的街上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个大集市,卖豆腐脑的,卖油条烧饼的,卖瓜子干果的,还有小孩子最喜欢的糖人,一时间吆喝声混在一起将初春的寒意尽数驱散,比小镇正月十五时的庙会还热闹。

  “要报名的都来这边,排好队,听见没,耳朵聋了是不是,不要乱挤了。”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在庙前的广场上维持秩序,穿了件羊皮坎肩,但敞开着,光着膀子露出黑黝黝的胸毛,这身打扮不知道他是冷还是热。

  小宝和胖墩在人浪中无奈的随波逐流,很快就走散了。

  “啪”的一声,随着大汉皮鞭的落下,有好几个人应声哭出了声,脸上、背上、肩上渗出了血印。

  “谁还想再吃鞭子就乱挤试试?”大汉吼了一句。整个人群变得井然有序起来,小宝踮起脚看见胖墩就排在他前面不远处。

  等这群小孩安静下来,大汉朝旁边一个官兵头目模样的人招了招手,那人立刻带着一队人将整个广场围了起来。

  大汉站在庙门口前的一张桌子上,双手插在腰间傲慢的向大家说道:“花名册就在我的脚下,只要在广场上扎马步能撑到中午的人,我就会把他的名字写上去,现在开始自己找地方,不要乱,要弃权的趁早,回家还可以赶上吃早饭。”

  胖墩此时也看到了小宝,努力的豁开人群朝小宝那边挤去,他想和小宝站在一起。

  小宝一把将胖墩拉到了自己旁边,只听傍边几个人又疼的喊了出来。原来大汉又朝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胖墩挥下了鞭子,幸亏小宝眼疾手快。

  大汉恶狠狠的瞪着小宝,但旋即又向他和胖墩轻蔑的笑了笑。显然是在说,还是不和你们计较了,就你们两个,一个瘦的皮包骨头,一个圆鼓鼓的怎么可能撑到中午,不值得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

  太阳越升越高,接近正午时分,不少人倒了下去,也有不少主动弃权的,可广场上还是有二三十人蹲在那里,虽然汗如雨下,虽然两腿都在不自主的颤抖,但一个个都紧紧地咬着牙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先前还起哄围观的众人现在都安静了下来,甚至能听到场上那些小孩汗水滴落的声音。连做生意的都停止了吆喝双拳紧握为场中的人打气,生怕自己口中吐出的气息将他们吹倒,因为他们已经站的太久太久,毕竟只是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子,让人忍不住怜惜起来。

  胖墩的身体开始前后晃动,小宝赶紧肩膀斜了斜靠了过去帮他稳住。

  好险,胖墩向小宝吐了吐舌头。

  “时间到”大汉宣布道。

  刚说完场中的二三十人同时瘫倒在地上,围观的人也是一阵掌声,长长地舒了口气。

  “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还能动的就过来登记,留口气去院子里准备下场考验。”

  大汉的话使地上的人很不情愿的慢慢爬了起来。

  小宝搀扶着胖墩向桌子傍边走去,听到胖墩咕咕叫的肚子,小宝从怀里掏出一个鸡蛋递了过去。胖墩兴奋的三两下剥了皮,一口就吞了下去,早知累成这样早上应该再多吃几个包子的。

  “现在摸骨,一个一个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学武的料,很舒服的哦,千万别倒下,倒下的淘汰,站着的明天过来上学。”还是那个大汉。

  想不到堂堂尚武学堂的考官竟然是这么一个看起来粗俗到有点蠢的人。

  大汉的话刚说完就伸手抓在了第一个人的肩头,那人额头顿时大汗淋漓,整个脸扭曲了起来,很不情愿的倒了下去。

  “看来这么小的地方竟然有这么多硬骨头的人”大汉说这话时已经有十个人通过了考验,剩下了站在最后的胖墩和小宝两人。

  轮到胖墩时大汉下手比对其他人格外用力,痛得胖墩浑身的骨头连着肉一起颤动,使劲的用双脚研着地面。

  “通过”大汉竟然赞许的朝胖墩笑了笑。

  小宝站了过去,大汉一把抓去竟然被小宝条件反射般躲了开来。大汉吃惊的望着小宝,他从来都没想过竟然还有人会躲,更使他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人能够躲过。虽然不是尚武学堂的人,但为朝廷办事多年,无影手樊通的名字在江湖上可是响当当的,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孩如此轻易的就躲开了,羞得他面红耳赤。

  “淘汰。”虽然他很想留下眼前这个让他不解的小孩,但规矩就是规矩,尚武学堂从来就不会录取不听话的人。

  小宝眼眶含泪倔强的看了看大汉。胖墩此时就在广场上等着他,准备和他一起庆祝,可是现在….

  “让他进来”一个声音从大殿里传了出来。

  大汉将小宝领到了门口就退了回去。

  小宝推开门,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一袭青衣站在那里,居然比大殿上供的弥勒佛还洒脱,但是英俊的眉宇间又似乎透着一个愁字。

  青衣男子道:“为什么要躲?”

  小宝答道:“因为我不想挨打,而且那人的手也很脏”

  青衣男子道:“哦”

  小宝犹豫了一下,道:“要制人先得学会不受制于人”

  青衣男子又道:“可是你却破坏了这里的规矩。”

  小宝道:“规矩是给那些没本事的人定的,让他们保命用,我却不喜欢将命运交在别人的手里。”

  青衣男子诧异的看着小宝,心想,很不同的一个小孩,似乎很熟悉。接着说道:“是吗,那你很有本事喽?”

  小宝答道“并没有,所以才来这求学的,但我自信可以躲过那一拳,因为出手的人的确很慢。”

  青衣男子道“你来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强?”

  小宝道:“并不全是。”

  青衣男子问道:“还有别的?”

  小宝道“我要成名,更需要学堂的补助改善家里的生活。”

  青衣男子似乎明白了一些,道:“原来是为了父母。”

  小宝道“为了我奶奶。”

  青衣男子道:“有这样的孙子想必你奶奶一定很高兴?”

  小宝眼眶泛泪道:“可惜她去年去世了,看不到我将来的功成名就。”虽然他不愿意跟别人说起奶奶的事,但眼前的这个人让他感到亲切。

  青衣男子叹道:“确实很可惜。这是你奶奶的心愿?”

  小宝答道:“不是。我只想用我的成功唤醒那些可怜的人,希望不再有人像我奶奶那样枉死。让自己变强是因为我有必须要杀的人”

  青衣男子脸色有些微的变化,厉声道:“那你来错地方了,我们这并不是个教杀人的地方,大家做的更多的是救人。”

  小宝道:“我也是救人,可是我要杀的并不是人”

  青衣男子有点疑惑道:“你这小孩倒是很有趣,那你要杀的是什么,畜生么?”

  小宝答道:“神。我要杀尽天下所有人的愚昧,杀光他们心中虚妄的寄托。”

  青衣男子看了看大殿上开怀大笑的米勒道:“看来你对神是有些误会。不过你的理由倒是让我想把你留下。”

  小宝欣喜的道:“那谢了。”

  青衣男子又道:“但我还想劝你离开,我可以给你一些钱改善你家里的生活。不要那样瞪着我,我完全没有恶意,也并不是同情你。只是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复杂。”

  小宝道:“我只想做我觉得我应该做的事情。”

  青衣男子道:“即使错了也不后悔?”眼神凌厉的看着小宝。

  小宝答道:“不后悔,我心中的尺会衡量对错。”

  “哈哈哈哈”青衣男子突然笑了起来,“你可以留下了。”

  “不过,”青衣男子一脸严肃,“你可知道这就像是一场赌博,可以赢得荣誉、金钱、谄媚、影响力,但是却会输了青春年华爱恨情仇,你还愿意赌吗?从来就没有人赢过,到头来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时间与金钱,荣誉与情感的交换而已。”

  青衣男子接着说道:“青春与情感对一个人很重要,而且实现理想的方法也不止这一种。你想好了明天再来报道。”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对这个小孩说这些他根本就不懂的东西,但他又觉得这个小孩很特别好像能懂的样子,有点像当年的自己,那时师傅也是这么问他的,可是他现在后悔了。

  少年此时不再回答的那么干净利落,他想到了雨落和胖墩,脸上浮现出这个年纪该有的不知所措。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时间的毒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