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2:33: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时间的毒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7-04-21 13:30:18 字数:4366

字体: 字号:
时间的毒目录
共2章
  这是一个亦真亦假的世界,只要你信以为真既真,信以为假便假。作为一个平凡的人类从一出生就被置身于这假假真真的洪流中,有的人自得其乐,有的人却痛苦一生。明明知道在你周遭之外还存在许许多多的生物,但他们在你心中却是死的。而那些切实已被我们亲手葬于土中或洒在风中的灵魂却实实在在的刻画在我们的心里,即使在最平静的午后也能一个不经意将你深深刺痛。

  对于人而言超乎其认知之外的存在既神。

  人类所处的地方在神界叫做天涯海角。如你所知,人正是由神创造出来的,只是这在神界是绝对的禁忌话题。在人间也只是流传着一些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捏泥造人诸如此类经不起推敲的传说。毕竟人是这个星球上有血有肉的生物中最有灵性的一个,泥土怎么会有如此生动的生命力?

  在神界,人类的诞生绝对只是个意外。

  就人类现有的认知里,人是永远无法战胜自然的。它的力量太强大,太过于神秘,现有的力量和智慧对其根本就不可企及。

  确实,宇宙最初的环境不可能适合像人类这种脆弱到连心都会受伤的物种生存。不需要太多的外力,就只是那种炽烈的阳光和冰冷的黑夜,或一把无名的火焰,一股奔腾而过的洪流,亦或是一个闪电惊雷都能轻易的将他们毁灭,不留任何痕迹。

  那时的世界只有神,他们都拥有超乎自然的力量,不日不夜的同这个时代战斗,从不停歇。只有流血的时间,从无流泪的空闲,眼里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和战斗结束后的满足。

  征服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其实也不可能有日夜的。那时根本就没有公转自转,神存在于极昼和极夜里。喜欢生活在白昼的那支神族叫做光辉族。听起来很阳光很温暖,但实质他们热血、嗜杀戮。隐藏在夜色中的那一族叫夜月族。同样,听起来柔美浪漫,但他们却阴冷、好斗。在月色下快、狠、准,致命而不血腥。

  慢慢地,时局开始明朗了起来。山火烧过的空地上渐渐的堆积起了洪流带来的泥土,越堆越厚。两大神族合力劈山开路,洪水有了自己的航道不再那么肆意张牙舞爪。洪荒时代开始接近尾声。

  “后来呢?”大多数人都很喜欢在听故事的时候问这句话。雨落也一样,忍不住好奇催促起小宝来。

  这让小宝有点犯难。因为很多故事都只有开始,没有结局。总是出于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或是被人为掩盖,或是故事还在上演,在你死后不知多少年才会出现结局。生命的短暂和人性的狡黠都注定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历史大多都是夭折了的历史。

  “后来…,后来就春暖花开,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小宝。

  “哦,可是他们现在人呢?”单纯的小孩对于这个世界永远只有疑惑,却从来都不会质疑。雨落天真的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情。

  “嗯…。”小宝的眼珠开始转来转去,每当他要给雨落编故事时就这表情。“他们都老了啊,再后来就都死了”。

  “可是,我听村里的大人说神是不会死的呀,我和娘还去庙里拜过呢。娘说只要心诚,他们就会保佑我们。那时我还偷偷的许了愿,希望神可以保佑我们三个永远都能在一起。磕完头后娘还往功德箱里塞了好多钱呢,说这是行善,将来这些钱可以帮助好多人,神也就会给予我们更多的祝福,我们的心愿也就能更快的实现。”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语言天赋刚刚显现出来,只要给她逮到说话的机会她就会开始唧唧喳喳个不停。

  “因为他们死了才可以上天啊,升上了天后他们才成神的嘛。”这个年纪的小男孩也开始显现出好胜的本色,机灵的小宝对于雨落的怀疑反驳起来连眼珠都不用转。

  “原来是这样呀,小宝哥哥你知道的可真多。”雨落一脸崇拜的表情,双手托着下巴,认真的望着小宝。大概是把从大人那里听说的神住在天上和人死后就会升上天两者之间混淆了。

  “对啊,本来就是这样的嘛。”一脸得意的小宝禁不住小大人似的拍了拍雨落的头。

  “可是,神本来不就是神吗?要是死了后才成神的话,那死之前是什么,只有神才可以开山辟地啊。”胖墩总是爱在小宝得意时不适时的捣乱,特别是在雨落面前。

  “神一开始时就是神,所以他是不会死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会看不见他们呢?那是因为他们都住在天上的云朵里,距离我们很远很远。”这家伙居然自问自答起来,让小宝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的确,胖墩在他们这群同龄人里面是心思最为缜密的一个,一脸稚气却有着超乎同龄人太多的认真。本来圆鼓鼓的脸现在更鼓了,有点挑衅的望着小宝,眼神异常坚定。

  “看不见就是死了,什么住在云彩里,简直就是瞎扯,他们都死得不能再死了。”小宝有点生气的说道。

  “那为什么镇东头庙里的人那么多,每天都有人在那磕头烧香。还有西边山上的庙,我听我爹说最近那里要翻修了,是钱二虎他爷爷出的钱,据说二虎他爹的病就是有那里神的保佑才治好的,现在二虎爹都能下床走路了。”胖墩显然忽略了小宝生气的模样。

  “那都是骗人的,反正神就是死了,否则的话…。”小宝说到这里竟有些哽咽,因为太过用力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不断地有血渗出来。

  雨落和胖墩都惊呆了,也不知触动了他那根神经。

  本该制造满满的美好回忆的年纪,小宝却有一段说不出口的痛。一年前,小宝的奶奶生了场大病,家里人乱成一团。每次看到奶奶咳嗽到不断捶胸的模样,小宝都会心疼的落泪。那时的小宝每天都守在奶奶的病床前,在奶奶咳嗽时帮奶奶捶背。只要奶奶的病情稍有好转能够休息一会,小宝就会乘着这段时间跑到西山上的庙里去祈祷。大人们说山上的庙比镇东的庙更灵,因为有了来回山路的奔波,才显得心诚,而且山上也离神居住的地方更近些,善男信女的诉求也更容易被听到。

  少年几乎每天都会在镇里和西山之间奔波一次,虽然不是特别的远,但上山的路异常崎岖,尤其是在雨天,道路更是泥泞不堪。累了就停下来猫着身子喘口气再跑,他不能在庙里耽搁太久,娘还等着小宝拾得的柴火给奶奶煎药呢。

  大汗淋漓或是落汤鸡似的小宝每次到了庙里都磕足九十九个头后才起身。

  “这次我可是烧了足足一大筐的金元宝,这下总该保佑儿媳妇生个大胖小子了吧。”

  “我们快去往功德箱里投钱吧,听说镇北那个穷的要死的李老汉自从捐够了十两银子他儿子就发财了,现在一家人都搬到镇中心住了。”

  “呦,是小红啊,还愿来了,听张婶的没错吧,只要心诚,再捐点钱让庙里香火烧的更旺还怕找不到好人家。小红娘你看,李屠户家的伙食就是好,吃的我们小红都福态了。

  每每听到这些话小宝都不禁脸红起来,他什么也没有,连根香都没上过。家里的钱都给奶奶治病买药了。奶奶只要一走动就咳得更厉害,请大夫来家很贵,开的药也很贵,所以很快爹连他们位于镇中心的房子也卖了。一家人搬到了镇西头的一户小房子里,唯一的好处是离山上的庙近了不少,小宝也可以背多些柴火回家了,不过房子真的很破,除了奶奶住的那间其他的竟然还漏雨。为此,娘背着爹还哭过好几回。不过小宝相信只要心诚就一定能感动神,他默默的向神祈愿,求神不要让奶奶再咳嗽了,保佑奶奶的病赶快好起来。他学着大人的模样在神前起誓,只要奶奶的病能好起来,他长大后一定把挣得所有的钱都给庙里,给神烧很多很多的香和金元宝。

  少年就这样坚持的来回跑,近一年的时光过去,从鸟语花香到冰天雪地,花开花落春去秋来,整个世界在一场大雪后都凋零了。那天小宝把在雪地里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一捆柴放在柴房后,像往常一样向奶奶的房里走去。奇怪的是今天竟没有听到奶奶的咳嗽声,是不是神显灵了,他又有一个健康慈祥的奶奶了,小宝天真的这样想着。然而当他走进奶奶的房间时立刻就惊呆了,爹和娘跪在奶奶的床前用早已哭哑的嗓子有气无力的啜泣着。奶奶静静的躺在床上,由于长时间受病魔的折磨脸上还留有疼痛的表情。

  可恶的神,竟然不曾让她享有最后一刻的安详。

  小宝走了过去,拉着奶奶冰凉的手,然后就不知所措的愣在了那里。爹伸出右手,在小宝的屁股上狠狠的揍了两下,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宝只记得去年的冬天特别特别的冷,再暖的被窝也捂不热他发抖的身体。

  再也没有人在爹揍小宝的时候护着小宝了,再也没有人偷偷的给小宝炒鸡蛋吃了,更不会有人在夏日的夜晚,小宝热得睡不着时,拿着扇子轻声哼着歌谣哄小宝入睡了。夏天那么的热,那么多的蚊子,没有奶奶在身旁怎么行?

  近黄昏,窗外的雪花仍星星点点的飘着,就在两天前奶奶还答应小宝等她的病好些了就去给小宝堆雪人,可是现在奶奶却离开了小宝,再也不会回来。

  后来妈妈告诉小宝,奶奶那天醒来一直在喊小宝的名字,爹跑遍了整个镇子都没有找到小宝。小宝突然觉得爹的那两巴掌有点少,而且打的还不够疼。

  每当小宝想起这些,都会忍不住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伤心痛苦,此时虽然在雨落和胖墩面前强忍着,可是豆大的泪珠还是从眼角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他们最好都还活着!”这样的语气出自一个九岁的少年口中让人胆寒。

  胖墩和雨落看着小宝嘴角渗出的血和脸上滑下的泪珠都慌了起来,雨落嘟着小嘴委屈的看着小宝不知如何是好,只是轻轻地拉着他的手撒娇似的摇来摇去。这是一个七岁小女孩心中所能给别人的最大安慰。

  看着小宝仍然紧蹙的眉头,雨落转过去狠狠的瞪了胖墩一眼。

  “好啦,他们都死了好不好。”胖墩从来都不敢惹雨落不高兴,他和小宝平时总是这样争来争去的逗雨落玩,也不知道小宝今天是怎么了。

  “可是神怎么会死呢?”胖墩小声嘀咕了起来。只有小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才不懂得完全掩饰自己。

  “那是因为他们都中了时间的毒。”一个声音从远处的墙角传了过来,音量不大但雄厚有力,仿佛是在回答胖墩的问题。

  三人同时从各自的小思绪中回过了神,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是镇上那个破破烂烂的疯子,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这个镇上呆了多久,只要是镇上活着的人从记事起对他都有印象。执意要打听的话最后得到的答案也只有两个字——够久。疯子总是披头散发,甚至都没有人看见过他的眼神。更特别的是,有人同他讲话时他的回答永远只有那么一句,“既然有着满满的爱,为什么还要有离别?”。

  疯子伸了个懒腰从墙角站了起来,拍了拍发麻的腿,向雨落他们走去。

  “自从中毒以后他们就都死了”经过胖墩身旁时疯子又补了一句,说完后便扬长而去。

  夕阳映射出三个呆呆站立的身影,一旁的大树上不停的有小鸟飞回巢,三个满是疑惑的少年看着那团笼罩在血色夕阳下的身影越走越远,突然幼小的内心莫名的袭来了一阵他们还不太懂的落寞。

  “天快黑了,我们该回家了。”雨落首先打破了沉默,“不然一会爹娘该着急了。”

  “哦”小宝和胖墩同时答道。

  “那个疯子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一点都不明白。”看到已经开始着急于回家的雨落和一脸没心情的小宝,胖墩说完这句后就没再多话。

  雨落和胖墩两人朝镇子的中心走去,小宝独自一人走向相反的方向。

  生活总是那么现实,而现实也总是那么残酷。原本相邻而居的三家人,此时姓赵的却换成了姓李的。神除了留给小宝没能见奶奶最后一面的遗憾之外还给小宝的家人留下了一身的债。

  那年小宝和胖墩九岁,雨落七岁。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时间的毒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