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7:28: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剑录
  4. 第一章 猜测

第一章 猜测

更新于:2017-04-20 20:38:04 字数:2379

字体: 字号:
  骄阳之下,蔚蓝的海水一望无际,海风吹起的浪涛起伏不定,给这枯燥的海面平添了几分生气。

  此时,正有一艘巨大战船从远处破浪而来。

  驶到近处,更让人直观的看出这船的规模,犹如一座移动的小岛,墨青色的船身上耸立的高大船舱,加上巨大的船帆,给人仿佛洪荒巨兽船的压迫感。

  战船的主帆之上,绣有一个大大的“洛”字,字体雄健厚重,更加标志着这艘巨船的来历不凡。

  在战船的甲板上,正仰面睡着一名青衫少年。少年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容清秀,皮肤却有些黝黑。此刻正有轻轻的鼾声从他鼻间发出,显得悠闲无比。

  可惜这样美好的午睡时光,却被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

  “子苏,华将军让你过去一下。”转眼间,一名软甲士兵已来到少年跟前。

  “嗯,马上就过去。”子苏虽然睡意惺忪,但听到是华将军的命令,也不敢怠慢,连忙起身。

  “华将军在二楼的议事房里,对了”士兵说完就转身要走,又突然转过头神秘的补了一句,“那个面具女人也在。”

  子苏看了看士兵,不禁有些愕然,这次出发时,华将军身后突然跟着一个女子,女子戴着刻有水纹的面具,让人看不出长相,只能从那曼妙的身形猜出女子的年龄十分年轻。

  关于这个女子,士兵已经私下议论纷纷,大多猜测是华将军的相好。但是事实却是,从出发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这女子上船之后,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闭门不出,华将军并没有主动找过她,更不要说与将军有什么亲昵的表现,这越发让人感到神秘。

  而此时神秘女子却突然与华将军一同出现在议事房里,着实让子苏感到意外。

  子苏也来不及多想,整理了一下睡得凌乱的衣服,便向船舱二楼走去。片刻之后,子苏已经来到议事房门口。

  “是子苏到了吗?进来吧。”不等子苏敲门,里面已传出了一个爽朗的声音。

  子苏顿了一下,便直接推门而入。

  房内,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上位品茶,长相普通,但身形魁梧,举手投足间不怒而自威,自有一股军旅之气。

  “子苏见过华将军,不知将军找子苏有何事吩咐?”子苏行礼之后,目光却好奇的瞥向华将军旁边,果然那名神秘女子也正端坐在座位上。些时,女子也正用好奇的目光望向子苏。

  不知是否是子苏的错误,当日出发时初见这女子,子苏便感到女子给人一种莫名的舒服感,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一月不见,这亲切之感却更加深厚。对于连相貌都没见过的女子便产生这种感觉,不禁让子苏自己都感到奇怪。

  “好了,子苏贤侄,这里就我们三人,并无外人,你无需多礼。”华将军接下来的一句话更让子苏感到一震。

  子苏的父亲苏志先,原也是洛国将军,与华天铭将军同朝为官,而且私交甚好。十余年前,苏志先被奸臣陷害,满门皆被杀害,幸好华天铭暗中打点,用李代桃僵之计保住了苏志先刚出生的小儿子性命。后华天铭将此子改名子苏,掩人耳目的同时,也时时提醒他的出身:“子苏”,正是“苏家之子”的意思。

  子苏十岁之后便加入军队,跟随华天铭也经历了不少战役,但有其他人在时,都是以将军称呼华天铭,两人的关系也从未在外人面前提起。此时华将军的一句话,让子苏感到惊讶的同时更对女子的身份感到好奇。

  不过子苏也不追问,便道:“华伯父,侄儿知道了。”

  “嗯,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事想考考你”华天铭点了点头,“你可知道此次我们出征海外的目地?”

  子苏不假思索,便回道:“洛国一统大陆已经二十余载,境内大小反抗势力已冰消雪融,如今国泰民安、国势昌隆,洛圣祖陛下特命伍将军与华伯父各率两千精兵,由国境之东、西海域分别出航,为我国开拓疆土,扬我国威。”

  “这只是官面上的说法,你心里真是这么认为的吗?”华天铭低头茗了一口,头也不抬的说。

  子苏听到华天铭如此说,看了看旁边的女子,犹豫了一下,便接着说道:“二十多年前的战争时我虽未出生,可也听说过当时的情况之惨烈。如今我国虽已统一,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生息,民生也有所恢复,但经这些年跟随华伯父讨伐反贼所见,百姓生活仍然清苦,国力也远没达到国泰民安、国势昌隆的水平。而且……”说道此处,子苏脸上却更显出为难的神色。

  “尽管说”华天铭笑着看了看子苏,笑着鼓励,“不用有什么顾忌。”

  “侄儿明白”子苏只得接着说下去:“如今洛圣祖陛下年岁已高,朝中又有陛上身染重病的传闻,只怕离退位之期已不远。而陛下在战争中已失去多位皇子,如今只有战后生有一名六岁的小皇子,懵懵懂懂。传位之时,只怕要生事端,选在此时让手握兵权的伍将军与华伯父出海远征,实在是大有深意。”

  听子苏说完,华天铭笑意更浓,道:“那你对海外大陆的传言有什么看法。”

  子苏不禁苦笑道:“海外大陆之传言,虚无飘渺,从古至今只有传闻,却无实际的记载,只怕并不是真实存在于世上,所以这道圣令才显得更加可疑。”

  “哈哈”华天铭听完大笑,却转过头来对面具女子说道,“沁儿,怎么样?”

  被叫做“沁儿”的面具女子从子苏一进门,就一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子苏,此时听到华天铭问话,转向华天铭回话:“果然如父亲所说,子苏弟弟聪明机灵,早已把事情猜对大半,不过……”面具女人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关于海外大陆的认识,却并不太正确的。”

  此女子声音不急不缓,如泉水流过林间一般,清柔悦耳。子苏在军队负责情报搜查工作,也接触过不少女子,却无一人有面具女子般动听的声音,一时间听得有些失神。

  “这是我女儿华沁”华天铭见到子苏的反应,并不意外,给子苏介绍道,“沁儿三岁那年得遇仙缘,一直跟随一名修士修行法术,前些日子才回到家中。”

  华天铭介绍的很随意,但“修士”二字,却像一道惊雷在子苏耳中炸开。

  修士的传闻在世间鲜有流传,子苏也是无意中听军中的老士兵提到的。传闻中的修士可以上天入地,呼风唤雨,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甚至有修士可以超越生死,与天地共存。但是修士的传言也跟海外大陆一样,甚至更加神秘,并没有任何资料证明实际存在。

  此刻,却有一名修士活生生的站在子苏面前。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