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22: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腥尘
  4. 序 崇尚暴力的少年

序 崇尚暴力的少年

更新于:2017-04-20 21:29:29 字数:3505

字体: 字号:
  格玛山脊老猎户的屋里,十五岁的少年猎人辛迪正摩擦着她的双刀,老猎户取来猎枪,仔细的帮辛迪挎上。

  “十五岁成人礼,真是什么都挡不住时间啊,你这臭小子,出去了别给老子丢人!”

  老猎户虽老,但野狼收割者的名号没老,不仅在这个小村子,甚至是整个镇子都很吃得通,毕竟敢仅一杆猎枪敢和狼群鏖战三天的人不多,干死了七八十头成年野狼后,又顺手一枪狙杀了头狼,祸害已久的格玛野狼群从此消失在整个格玛山脉。

  老头子生猛得一塌糊涂,而这唯一的女儿也算是继承了他的衣钵吧。

  “老爸我说了不拿枪,我有刀!”辛迪举起她的双刀,眉间满是抗拒,她可正是叛逆的时候,老猎户忽然停住了手,稍微有了些认真的表情。

  他说:“听着臭小子,老子多希望你是个男孩,不过你要是个男孩,说不定……不过也罢了,有些事情我是阻止不了的,你呢,自己试试看吧,你要去找的那个男人,叫什么什么来着……”老猎户敲着自己的脑袋,一副记忆力衰退的欠揍模样。

  辛迪说:“是四象传说,四象传说伊凡大人,哼!你怎么老是更年期的样子!”

  啪!老猎户一把敲在女儿的头上,大声道:“对,就是那个臭小子,你打不过他的时候,就用这把猎枪开了他的瓢!”

  辛迪显然早已习惯这样的敲打,满是不情愿的甩了甩背后的猎枪,那上面冒险家公会的勋章早已黯淡,辛迪心里想着:这样的破枪才伤不了伊凡大人!

  四象传说,四象传说,可真是个传说啊。有的人花了十年的时间修炼的武能能够爆死一头地狱魔牛,有的人花了十年的时间修炼魔法能够召唤出一头地狱魔牛,有的人花了十亿金币能够买来一头地狱魔牛。

  伊凡大人在那一个传说四起的年代里,轻松爆死了一头地狱魔牛,却不为最值钱的魔晶,而只是取了很小的一块牛肉,烤了吃了。

  伊凡就像雨后的蘑菇一样,突然就冒了出来,让很多人措手不及,于是东大路号称召唤之书的大魔法师亲自过来了,站在伊凡的面前,咿咿呀呀召唤出一头地狱魔牛:“我不信你能打死它,你最多才十七八岁的样子,你如果在我的面前打死这头魔牛,我就将它的魔晶送给你!”

  伊凡笑了笑,摇了摇头,然后魔牛活了下来,魔法师挂了……

  “说了我不要魔晶,我只是饿了想吃东西,而且我最恨别人不相信我!”

  于是人们发现这家伙不是蘑菇,而是灵芝!

  但十天过后,这小子又跪在了东大陆大商人家里的地毯上,大商人的闺女跪在他的旁边,并且两个人都低下了头,算是拜堂成亲吧。

  老商人临死前说:我奋斗了一生打下这片家业,终于找到合适的主人了,这小子,不错!

  于是第二天伊凡就出现在当地最有名的妓院里……

  他不是雨后的蘑菇,也不是雨后的灵芝,他是雨后的花心大萝卜……

  时隔七八年,人人都觉得老商人似乎看走了眼,这个名为伊凡的家伙,根本不管家族的产业,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打架上,今天干翻十头地狱魔牛,明天就再买一百头轮着来,今天搞死一个大法师,明天就去宫廷法师团叫嚣群嘲一番。

  实在是,让人有些扛不住。

  就像现在一样,伊凡坐在一家酒馆里,即使财产流失的飞快,直到现在老商人家族的底子还剩下四层,小酒馆总是不敢怠慢的,但伊凡说来也怪,不大吃大喝,只要一杯茶,两蝶香豆。

  人家下酒,他下茶。

  随身备着的一副米棋随即摆在桌上,和对面的学者对弈起来,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是偶尔笑笑,偶尔皱眉。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奇怪至极。

  稍有好奇者路过一瞟,这哪里是米棋,根本是一通乱下!

  “哈哈哈哈……”伊凡终于放声大笑,一直浅浅泯着的茶杯也差点被他一口吞下,最终只是倒干了里面的茶,而对面的学者则微微摇头,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不过他立刻又来了精神。

  “别得意,我们今天赌一把大的怎样?”学者将手里的大书往桌上一拍。

  “噗!”伊凡喷了一口的茶,看了一眼那布满灰尘的大书,这是这家伙身上唯一宝贝的东西了吧,不过谁稀罕?

  “我跟你赌命!”学者突然用很坚定的眼神盯着伊凡,就那一瞬间,伊凡也差点吓出冷汗。

  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认真起来,伊凡好奇的问:“怎么赌?”

  于是背着大枪的辛迪走了进来。

  “哇,这猎枪,真不错!”

  “冒险家银色勋章!”

  “银色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如今行走的冒险家谁没个银色勋章?”

  “滚你的蛋,没看到那勋章已经很有年代了吗?那个时候的一枚勋章可不比现在,不过话说这小子如此年轻?”这位看起来很渊博的大胡子正滔滔不绝着,忽然辛迪就朝着他冲了过来,直将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你就是伊凡?我要和你角斗!”

  嗯,听声音,是个女孩。

  这实在让人有些扛不住啊……

  假小子甩了甩双刀,熟练的很,大叔早笑开了,笑得差点捧了肚子:“伊凡,伊凡,你最近换口味了吗?这么小的女孩子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啊哈哈哈……”

  有伊凡这样实力的人,也会被市井之人调侃,实在是实在是,让人有些扛不住啊,这也是伊凡长期以来放荡不羁的形象造成的,谁都知道伊凡是个熟透人,开他的玩笑他只会笑笑而已。

  伊凡这次倒没有笑,反而略有愁绪的捂着额头:“人帅了,实在没办法……”

  噗!周围数十人喷了……

  “原来你才是伊凡啊!我们角斗吧!”假小子麻溜的站到了伊凡的面前,学者充满期待的看着辛迪,这才对伊凡说道:“你和他角斗怎样?”

  虽然大学者发话了,但伊凡仍然对这样的黄毛小子提不起兴趣啊,摇摇头。

  “你竟然看不起我!”辛迪满脸不以为然,仿佛自己是高手高手高高手,竟然被一个混混鄙视?不能!于是她银牙一咬,毫无征兆的提着双刀就扑了上去!

  啪!桌子瞬间被刀气折开,酒馆内的气氛一下子火热了许多,人们自然的伸长了脖子,噤声。

  小子的速度不慢,威力也不错,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过伊凡早已飘然退开,距离假小子三四米外稳稳站住。

  “啊呀!”辛迪一股怒火冲上头顶,挥舞着刀子就扑了上去!

  所有人睁大了眼睛等着一场厮杀!

  啪!

  伊凡的手掌顶在辛迪的头上,假小子双手不停的挥舞,双脚在地上乱蹬,可就是很难挨上伊凡的身子,伊凡已经笑开了花:“大学者,你真不拿你的命当回事儿啊!”

  大学者拍了拍书上的灰尘,淡然道:“我不是赌现在,我赌十年之后!”

  伊凡愣神了,虽然自己轻描淡写的抹杀了大学者的过去,但自己并未觉得有丝毫内疚。

  或许他不遇到我,现在已经是声遍大陆的魔法师了吧,但事实上他现在只能够研究研究魔法典籍而已。

  大学者的眼神比以往坚定,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续,被伊凡击败过的他,将小辛迪看作了唯一一个翻盘的机会。

  而就在伊凡和学者眼神交流,互相明白之后,伊凡愣神的瞬间,小辛迪已经抓住机会取下猎枪,瞄都没有瞄对着伊凡的脑袋就是一枪!

  嘶!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场面无疑是很火爆的,每个人在那一刻都感觉自己的神经要断了,伊凡好像栽了?是吗?

  不是的,枪响过后,辛迪的脸已经黑得一塌糊涂,黑火药燃烧直接将她的头发炸得一塌糊涂,伊凡轻轻的将中指从枪口取出,戏谑的一笑吐出两个字:炸膛

  真是,让人有些抗不住啊。

  老商人的家里,学者和伊凡面对坐着,老商人的女儿时不时端出来一盘小菜,即使伊凡和学者都没有动筷子,但她依然兴奋并乐此不疲,女人真是容易满足的动物。

  见妻子已经弄了一整桌子的饭菜,伊凡实在是不好意思纹丝不动,只得左挑右选,尝了一口爆龙虾,唔。

  糊辣辣的,实在是,让人有些扛不住。

  “你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呢!”伊凡大声道,于是某女又幸福的支吾一声,躲进厨房幸福的忙活了。

  “那家伙为了和你打一架,可是费了不少功夫,从格玛山脊到这里,即使是一只千人的军队,也得消耗过半,他却能安然到这里。”学者满是自信的娓娓道来。

  伊凡道:“于是你觉得他一定有很大的潜能足以打败我?哪怕是十年之后?”

  学者狠狠的点头。

  伊凡哈哈大笑,有些惋惜,有些调侃的说道:“大学者啊大学者,你这次算是看走了眼,让我来告诉你吧,那家伙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到达,并非他的实力,而是他背上的那杆猎枪,那把本是属于野狼收割者的猎枪。”

  “野狼收割者?”

  “格玛山脊的猎户,我听人说起过他,和野狼群鏖战三天三夜,最终击溃狼群的强劲猎人,死在他枪下的野兽不下千头,你说背着这样一柄猎枪的人,会受到野兽的攻击吗?”伊凡分析起事情来,可丝毫不逊色大学者。

  大学者眨了眨眼睛,茫然道:“若我是一头野兽,我就离他远远的!”紧接着又仿佛上当一般,大呼惋惜:“看来我得好好安排这余下的十年了……”

  “我得吃你个饱!”他说着就开始大吃大喝,其实伊凡也不确定,这个小子,可真不像简单人,大学者呢,也不是那么的愚蠢,这一刻平淡无奇的生活又要起波澜了吗?

  小女人又端出来一盘小菜,见客人吃得如此开心,她就感觉到更加开心,更加幸福,笑开了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