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19 11:20:1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星空封门
  4. 第一章:往事云烟.迷离梦境

第一章:往事云烟.迷离梦境

更新于:2017-05-02 14:26:45 字数:2705

字体: 字号:
  夜黑,寂静,蝉鸣。繁华都市易醉人,你只看这灯红酒绿天明不熄。踏在青砖铺砌的道路上,隐藏了一天的自己,想放肆的笑,都显得奢望。城市,代表希望与孤独。每想至此,嘴角总不免翘起。我是叶子文,南京大学毕业生,考研,不去想,人生,早就忘了。现在在一家蛋炒饭店做帮工,一个月有2000左右工资。在南京这个城市,2000元,难免有些苦涩。我是南京大学的耻辱吧。不过能怪我吗?她是浩瀚星空陨落的嫡仙,他是阎王一不小心按错键的孤儿。俩个世界,比苦海遥远。爱情这东西叶子文没吃过,偏偏他一见钟情爱上了她。甚至她都不知道,可他又为她所累。姜维生,姜氏集团继承人,生在金字塔尖的人,同样的迷恋她。不过她还从未喜欢过谁,姜维文知道自己家还不及她一角,虽然很奢望却从不敢表露心声,不过也不知他从哪知道叶子文也喜欢她,姜维文这个人素来欺软怕硬,觉得叶子文和自己喜欢同一个人是侮辱自己。不过学校管理甚严,一直没机会下手。正巧叶子文毕业找工作,姜维文便用家族关系封了叶子文进大型企业的门路。这并不是说就没有公司敢要他,只不过叶子文这人脾气直爽,难免得罪人。有好几家公司还真想聘用他,也许是近来一直不顺,叶子文对这些考官也不甚好感,恭敬之意自然少了许多。这些大公司的人哪一个不是老狐狸,见这小辈如此这般,也绝了聘他的意向。还有一些公司见许多大集团都不愿倘这水,自然也就顺了姜家的意了。人才这东西,放过一个还有很多,这世界从来不缺人,包括精英。清秋,梧桐泛黄,落叶归根。大自然谱写的秋歌,北方该是下雪了吧!有几年了,无颜回去。今年,回去吗?怎么能,还记得自己出来时的豪情吗?现在仅剩下这疲惫又颓废的人了。那些和自己同时毕业的同学,现在应该都有一份好工作了吧!这几里的梧桐树,陪着我也有些晚上了,不知道是否能带着我的思绪回去家乡。有些时候,叶子文真的希望自己没读过书,这样也行会像所有农民工一样无怨无悔的守护自己的岗位。可惜,叶子文不仅读书,还是南大高材生,所以他想得多,也常常为思想所累,消极像一把刀磨着他,慢慢的磨去棱角,散去光环,归于平淡。不甘,不甘又如何,这个世界,没有公平,公平是因为你从未得罪过制定天平的人。而叶子文知道,财富,权利就是天平的杠杆,你不会知道这杠杆是可以伸缩的!

  每天晚上,叶子文都胡思乱想着回到住处,叶子文住的地方是南京一个有名的打工居住聚集地——凤翔新城。60平方的房子,住着3个人,每人每月要缴纳500左右的房租。另外两人是大学同学,住一个屋,叶子文得了便宜,一个人一个房间。回到住处,洗完澡,照例上床睡觉。今晚的月明有点不正常,叶子文淡淡的想,有点大,有点大,,有点,,,大,,。就这么死了吗?这是什么玩意。一切又归于黑暗。都市灯还是彻夜的亮,也许天明才懂这仅仅算一场梦。梦里叶子文看到了父母,看到了自己。睁开眼睛,光线很刺眼,一股子药味扑鼻,四壁是白的,脑袋像当机一样,空空的,又睡了过去。再醒来已经黑夜,叶子文的内心像沸腾的水。那一幕,到底是什么,叶子文确定那不是梦,一定曾经发生过什么,不顾夜冷风寒,叶子文查遍了身上所有地方,什么都没有。一切仿佛真的是梦,可是自己怎么在这里呢?

  不去想了,也不知在这待了多久,明天该去上班了。辛苦了一个月可能还不够这医药费吧!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一蜷身叶子文侧身就睡了。或许是这几日睡的多了,天未亮,叶子文已经醒了,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头先不去想那些不明不白的事了!趁这不易的轻松,好好放空自己,什么不想。就这样闭闭眼,感受世界的安宁。叶子文注意到了窗台上的盆栽,叫不上名字,它深深吸引了叶子文。忽然,晨曦的阳光越过窗沿,照在了这不知名盆栽上。那一点光一点绿,说不出的和谐。当真是大自然造化神通。小室窗前几盆栽,一缕阳光偷绿来。伸手不觉寒意重,盆栽青青似春来。叶子文忍不住做起诗来,还觉不过瘾,觉得这番景色当可为自己立志,于是又吟:幽幽空明室,默默九云思。年少当立志,莫待双马蹄。吟完又不免自嘲一笑,即使精神奋人,也不过南柯一梦,现实不是你努力就行的。还是快上班吧,不然又得被扣钱了。老板的关心也是叶子文为什么不离开这里的原因,在这样的社会,人性冷漠,叶子文居然幸运的有一个好老板,唯一不足的是工资不高,迟到还要扣工资。这些叶子文不在乎,他从小聪颖,善恶可分。这人心善恶他看得很清,老板是好人,叶子文懂,他也不愿意去为钱卖命,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说是堕落也好,无知也罢。暂时,叶子文就像这么静静的活一段时间。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每天拖地,察桌,洗碗。无所谓累与不累。每天晚上,叶子文都会吃上一碗店里的炒饭,这样他就能多看一会这都市的奢靡。他老觉着这里排挤他,都市的繁华越发的令他怀恋家乡。那个有人情味的地方。青石板依旧,人依旧,没人知道明天的世界。夜沉寂了凤翔新城的一切。

  这里是哪儿。叶子凡努力的睁开眼睛。入目之景惊呆了他。白云造路,七色作桥,树间果实放异彩,头顶星辰大如盘。很是奇异。叶子文估摸着自己是在做梦了。死命的摇晃脑袋,不过眼前只有清晰可见奇异景观。

  也罢,难得这繁华都市纸醉金迷之所还能见得这般美景。暂且就走走看。几世沉浮路,夕阳近晚途。悠然空明夜,踏步奏行赋。这般美景,叶子文不觉豪情百丈,都市繁华一梦,当有次一搏。人心,一悟百性通。这天下,这繁华都市,当有我叶子文一柱。踩着云做的路,叶子文沉迷在自我的世界里,似乎这个地方唤醒了他已经逝去的梦。世界,人,不变的轮回。得失一念之间,也许明日我还是那个叶子文。路,走了多久,思想就飘了多久。路,见证了人心。不知是多久,视野开阔地出现了一颗树,摇曳金光。树上结有果实,隔着远,看不清,虚虚晃晃的有些不真实。这不免引起了叶子文的兴趣。

  反正也行不出去,不如就顺着目力所及的树处而去。说不得还有些奇花异景。这地方倒不错,若能依此度晚年当是人生幸事。摇曳的金光越发硕大。离树越来越近,叶子文整个人都沐浴在了金光中。这金光透着柔和,仿佛是有着生命一般。树上只结者一个果实,这果实也是奇特。大如圆盘,需两人方可圈住。

  叶子文从未见过这般大的果实,忍不住摸了摸,却不想这一摸,果实竟小了一圈,又摸了摸,又小了一圈。这番叶子文来了兴趣,又是不停的摸。须臾之间这硕大无比的果实就只余下一颗果核挂在枝上。摇曳金光的树,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凭空散去。叶子文解释不得,只当是梦境使然。

  清晨的光透过玻璃折射进来,叶子文抬手挡了挡,勉强的让自己挣一下眼,又赶紧闭上,侧着身子,缓缓的把眼帘打开,摸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下时间。迅速穿好衣服,洗脸刷牙。做完一切,又看了下手机。至于那个无厘头的梦,谁会去想,梦,终究不是现实。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