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34:0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逍遥刃
  4. 第二章 出师不利

第二章 出师不利

更新于:2018-03-17 15:02:44 字数:4502

字体: 字号:
逍遥刃目录
共2章
  一向懒散的毕飞,直到天已经大亮才起来,看着紧闭的门,他怀疑血儿已经走了。于是赶忙爬起来拍打着血儿的房门。“进来吧。”里面传出来了一声轻柔的女声。毕飞转动门把手,竟然没锁!毕飞脑海里瞬间划过一个念头:难道这是血儿给他的暗示?正坐在梳妆台前的血儿一边涂着唇彩一边问他:“知道我为什么没锁门吗?”这话证实了毕飞的猜想,毕飞心花怒放却佯装淡定:“不知道。”血儿指了指床边的手枪,冷冷地说:“测试一下你,昨天晚上你要是敢进来,我绝对会杀了你!”

  一盆冷水泼在毕飞头上,毕飞刚才的兴奋全然消失,血儿却依旧画着她的唇彩。

  不知何处响起了这样的声音:“下午三点,孙放会去会议室里召开一个会议,在会议室外一百米处有一高楼可以架设枪械”毕飞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血儿已抓起了华风的胸章,对着胸章上的骷髅头说:“好的,谢谢!”毕飞才想到华风酒吧中的杀手们都是用胸章互相联系,原来,这胸章不仅代表着荣誉,也是杀手必备的工具。

  血儿从衣柜里找出一个手提箱交给毕飞,然后匆匆锁了门,带毕飞上了车。行车大概半个多小时,走到了一个高楼林立的地区。在一幢幢高楼中找到了风月公司的招牌,风月公司在众多大楼中独树一帜,楼高是其它大楼的一倍,可谓鹤立鸡群。

  血儿用手拢了拢长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风月公司是干什么的吗?”毕飞摇头。血儿望着风月公司的大楼说道:“这是一家杀手公司,在杀手界素有‘华风第三身法轻,黑斧第二枪法精,风月第一最无情’之说,就算是势力遍布全球的华风,在中国也只能屈居第三。而我们的目标——孙放,是风月公司‘灭亡华风公司计划的’始作俑者。”毕飞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对杀手界一无所知,听了血儿的介绍,他才有所认识。怪不得全市都打听不到这个公司。而这样的人头,的确值得了50万。

  两个人来到指定的楼顶上,血儿打开手提箱,开始组装枪械,繁琐的步骤让毕飞无心去观看。他把脸转向别处,俯瞰远处的市区,车水马龙,比小镇繁华多了,他才感觉这一年来,在小镇昏昏沉沉地一如井底之蛙,现在终于熬成了脱笼之鹄,他把脸朝向旷远的天,想大喊一声释怀,于是,他运足底力深吸一口气,当他正想放声时,深黑的枪管填满了他的眼睛,血儿正用枪对准他的额头。毕飞看着血儿,先是泄了一口气,然后拨开了他的枪,陪着笑说:“何必这么紧张呢,我没想喊,没想喊……”血儿不理他的解释,继续组装着枪械。毕飞看着她被头发遮挡住的只剩半边的脸,透出一股冷峻。他愈发觉得这个女人,也许说她是个女孩更加贴切,总之,她很不简单。

  三点整。

  架好的狙击枪直指公司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已有很多人就坐。只有一个位置是空的,那就是孙放的位置。

  两栋楼间的距离约莫一百米算上高度的差异也不过二百米,可以用肉眼互相望见。两个人紧紧趴在楼顶上。血儿紧张的瞄准,毕飞在一旁无所事事,侧着头看一脸凝重的血儿,想和她说两句话又怕打搅到她。

  突然胸章上传来了一个短促的声音“跑!”两个人正迟疑间,却听到了身后响起的脚步声。两个人起身、回头之际,已有十来个持刀的男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血儿掏出手枪,正想对准他们,一把飞刀正中枪身,枪被打飞,到了楼底下,发出了特有的悠长的响声。毕飞掏出匕首来站在了血儿的身前,一只手紧紧握住匕首,同时把另一只手向侧面展开,示意他要保护血儿,同时示意对面不要伤害她。

  他自己都开始骂自己疯了,但男人的本性驱使他站在她身前。

  十个人一齐上前,毕飞依仗着自己在小镇上学的两手技巧招架着,但对手始终人多势众,自己的胳膊上已被划开了一道道血口,他的技巧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只是凌乱的挥舞着匕首。不久,便倒在了混乱的人群之中。十个人的刀上都沾上了他的血,毕飞扶在地上,伤痕累累。见惯了鲜血的血儿竟然也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呆呆地立着。

  那十个人砸毁了狙击枪,又拖着毕飞消失在了血儿的视线中。她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充满了惊愕,不住地念叨着“他是为了救我……”

  血儿终于从茫然中恢复过来,扯下胸章联系公司:“那个那个叫什么飞的小子被风月的人抓走了!”她的脸上明显浮现出了一丝焦急。可是公司给她的回答几乎让他崩溃:“别去管他,记住,你是一名杀手!你的目标是孙放”血儿怔住,紧紧握着胸章说不出话来,胸章中冷漠的语气,幽邃的声响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她机械地走到通往楼下的楼梯处,一步一摇地走下楼梯,而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那个人的面容似曾相识,却又说不出在何处见过。终于,她的眼中惊恐刻下了一个名字——孙放!

  孙放的身后还站着两个魁梧的男人,一个手持着绳索,一个手持着电棍。带着几分邪恶的笑容看着血儿,大有活捉她的势头。血儿下意识地后撤了两步。孙放的手缓缓举起,两个男人的肌肉渐渐绷紧,犹如已在弦上的箭。血儿感觉孙放的手已经扼住了她的咽喉正在慢慢加力。终于,手停在了半空中,然后忽然落下,像是宣判了她死亡的仪式。两个人得令后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冲向血儿,她已不知道如何抵挡,只是向后跑去。两个人把她堵在了大楼的死角上,她一动不动,等着命运的宣判。两个男人一步步逼近,带着依旧邪恶的笑容,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吐出他们的獠牙来。

  倏忽间,一道黑影掠过,是一个矫健的青年,夹起了血儿,纵身跳下大楼。到了半空中,缚在他身上的绳子拉紧,两个人悬停在半空中,又荡了几下,破窗进入大楼,消失在了孙放等人的视线中。

  孙放向大楼底下望去,只能看见绳子随着风摇摆不定。冷风吹动了他的衣角,他把目光转向了辽远的天际,轻声说道:“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计划会依旧进行的……”说罢,拂袖而去。

  毕飞醒来时发现身上缠着许多绷带,四周尽是白花花的墙壁,正上方有个吊瓶滴滴答答的向他的血管中注射着不知名的药品,他这才知道自己身在医院。身旁有两个黑衣男人严肃地看着他。看到他醒了,其中一个男人出去,不久,另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毕飞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他的目标——孙放。

  孙放示意另一个男人出去,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孙放抻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毕飞是吗,我叫孙放,是你要杀的人。”他像是在和家人说话一样的自在,只是双眼紧紧盯着毕飞,看他的反应

  毕飞“腾”一下坐了起来,他的脑海里飞速地思索着如何回答他。他深知此刻的每一个错误的话语都可能把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他的心里已将波涛澎湃,但脸上仍是强装着淡定,说道:“您好,我就是毕飞。”虽然努力保持着平静,但呼吸明显仓促了许多。

  孙放的脸上始终带着三分的笑意:“从哪里接到的杀死我的任务?”

  毕飞已经完全败在了他的诡异的三分笑下,呼吸急促得完全不能控制:“华……华风公司的一家酒吧”

  “具体一点,哪里的酒吧?”孙放的语气不容置辩。

  “在风烟市里。”毕飞还是留了一手,故意编造了风烟市这个地方,这样一来总比两边都混不下去的好。

  孙放起身,打开了病房里的门说:“回去告诉他们,我要踏平整个华风!”说罢,摔门而走。

  毕飞看四处无人,拔下了输液针管,没顾上身体的疼痛,仓皇逃出了医院。

  楼上,两个人看着毕飞跌跌撞撞逃窜的背影。

  “嘿,风烟市……你信那小子说的话吗?”

  “他是第十个来杀我的人了,一定是华风派来的,我就是要用它来找到华风的总部然后一举灭亡华风。风烟市?我跟本就不信!我只相信他身上的定位器!”

  “你就这么确定他会回总部吗?”

  “我会‘亲自’送他回去的……”

  悚人的笑声……

  血儿来到自己的住处,对身边的人说:“他怎么知道我和毕飞在楼顶上?”

  那个男人轻车熟路地走到血儿的卧室里,掏出一包纸巾拭去自己的汗,说:“我们的徽章联络被风月的人窃听了,你最好别住在这儿了。”

  血儿不解:“他们还能通过徽章定位不成?”

  男人一脚踢开了血儿的床板,床内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电线,而这些东西,组成了华风的联络网,血儿靠在墙上,久久不语。她对华风的心计惊愕,还是对自己疏忽的彻悟?

  终于,她说:“要去救毕飞吗?”

  男人冷冷说道:“你应该知道,你是个杀手!”

  毕飞仓皇逃出了风月的大厦,惊慌失措仍写在他的脸上,他马上招呼了一辆计程车,消失在了高楼林立的大厦间。他不断掰着自己的指节,每响一下,自己的心就颤抖一下,嘴里随着指节的响声默念着:“去救她。”“不去救她。”……无名指的响声是伴着“去救她”发出来的。毕飞安然一笑,又去掰小拇指,“不……”声音悬停在半空中,他的大拇指放在小指上却没有按下去。

  “师傅,调头,回去!”

  车停在了风月的大厦门口。孙放走出来,身后仍跟着两个保镖。看他们的背影,俨然是三座不可逾越的山。司机用一个黑硬的物质捅了捅毕飞:“杀掉他。”

  毕飞猛然回头,眼前晃过了:枪,华风的徽章,阴森的笑脸。他抓起枪来,脑里只闪过一个身影——血儿。他下车,用枪指着孙放的背影:“不想死就把血儿交出来!”孙放不屑一顾,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毕飞没杀过人,根本不敢下手,倒是两个回头掏枪直指他的保镖,让他的手不禁颤抖了起来。

  一枚子弹划破凝重的空气穿透了孙放的脑袋,毕飞的手放在扳机上,他确定他没有扣动它。但事实却是孙放的血溢出来,染红了一片水泥地。

  毕飞被一双手抻入了车内,飞车穿越大厦,径直来到了火车站,司机对毕飞说:“现在,回到华风总部去,你就是三等杀手了!”

  “可那个孙放不是我杀的,他……”

  “别傻了,明天风月的通缉令一出来,指定是你的功劳啊!”

  毕飞还想再说什么,可司机却扬长而去了。

  司机回到了风月公司门口,孙放安然站在大厦下面,天色已经渐晚,月亮初升,月光加身,更显出孙放身上的阴气浓重。丢下了一沓钱给司机说:“走吧。”

  司机把钱还给他,说:“我知道我一转头你就会解决掉我这个‘舌头’。可我还是来了,把它交给我妻子,她很需要它。”孙放接过钱来,轻轻点头。

  司机含笑赴死。

  孙放把钱砸在他的脸上:“去你妈的妻子!”说罢又朝着尸体开了两枪。

  风月第一最无情。

  毕飞在火车站内彷徨,他始终没见到血儿,抚摸着候车室的椅子,他的脚又沿着那条他与血儿曾走过的路向她的居所走去。

  轻轻叩响她的门,许久不开,他越来越用力的拍打着门。

  终于,门开了,依旧冷峻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依然保持着枪指毕飞的动作。毕飞见到了血儿,全身都松弛了下来,迈步走进屋子里,血儿把枪放下,没有阻拦。

  两个人同时问道:“你逃出来了?”

  相视一笑,互不再询问。

  毕飞欣赏着血儿的卧室:“只有你一个人么,你的家人呢?”

  “死了,早在三年前就都死了,我妈被我爸逼得自杀了,我爸,呵呵,被我杀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和毕飞说这些,只是毕飞让他感觉很亲切,接着又问毕飞:“你家人舍得让你当杀手?”

  毕飞冷笑着:“他们才不会关心我的死活!”

  血儿坐在床上:“我的第一个任务:杀掉一对夫妇,他们临死前还是会抱着孩子的照片,最后相拥而死,就像一家三口还在一起一样。”血儿哽咽了,一年来,她第一次张扬地表露自己的感情。

  毕飞给血儿找来纸巾,递给她,而后望着窗外,是啊,该回家了。

  许久,血儿又恢复了她一如既往的冷峻,毕飞却看到了他冰冷的外表下柔弱的心。晚风吹扫着落叶,残月一轮,挂在天际。月下,两个两个孤独的人。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逍遥刃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