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2 15:06:1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神州九鼎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4-21 09:17:37 字数:2838

字体: 字号:
神州九鼎目录
共4章
  预:

  上古风云,群雄逐鹿。自逐鹿之战后黄帝姬轩辕一统天下,铸九鼎以定九州,九鼎封印于九州龙脉随龙气游于九州,虽道法通玄而不得测其位,故世人虽知九鼎不知其踪。

  九鼎虽是九州神器,却不止于镇压龙脉,上古兵主蚩尤帝黎贪亦被轩辕分尸以镇于九鼎之下,九黎部族后裔世代以寻回兵主圣体于己任,但天下传闻聚九鼎可活蚩尤,炎黄部族遂死守九州,几经征战,互有胜负。

  沧海桑田,九鼎几经现世,九州宗族创宗门,授艺伎,决天下修真事。

  宗门以杻阳为首,自诩正道,常以天下大义负于己身。以守九州为己任,开山宗主姬姓,名不可考,世人皆以真阳道人称之。另有首阳,青衣,崆峒,玉女,百炼,丹鼎,雷音,天机,百毒,赶尸,剑宗等十二宗门。

  转眼已是千年,韶华白首,世事沉浮,随着徐鼎的现世,在宛若水镜的徐州掀起滔天巨浪。

  第一章

  白云山麓,一同往日的清净祥和,溪水潺潺环浣女,清风阵阵拂耕男,白云环山腰,炊烟随风舞,勤劳的百姓于阡陌交错间川流不息,又是一年最美好的春天。半月前山巅突显七彩毫光,掩映白云山美不胜收。

  小小的孩童,年约两岁,麻衣虽破却整洁干净,坐于河边,目光紧紧盯住在及膝深溪水中浣纱的妇人,不时欢笑,手中拨浪鼓随小小的手儿发出“咚咚”响声,大的过分的眼睛弯成了一轮新月;“馨雪乖,一会回家做好吃的——”妇人回头安慰孩童,目光却看向远方,惊吓的却是说不出话来,

  兵刃铮鸣由远及近,法宝相争罡风阵阵,一方黑甲黑袍铜抹额,急攻似火,一方蓝袍束发青锋剑,防如磐石,可怜白云山下无辜人却是死伤殆尽。

  “姬萧,你常自诩正道,今日不顾百姓死活,我看你此后有何颜面立足?”黑甲首领大声的讥笑,手中巨斧却加紧了攻击。

  “藜风,今日若为你等获取徐鼎,天下不知要死多少,舍小取大本为应有之义,老道问心无愧!”姬萧手中长剑却是暗暗弱了三分。

  “好个问心无愧,却不知汝与魔有何区分?”藜风迅猛的攻势已成,只待下次姬萧收手时即可重创于他。

  “魔头休要狡辩,老衲今日超度了你!”自身后传来爆喝,藜风低头躲过斩头而来的禅杖,战斧向上架住直劈而下的禅杖;“秃驴卑鄙!”藜风向上用力架开禅杖,以一敌二。

  藜风,九黎族族长,大乘境的修为就是他的底气,得到线报白云山徐鼎出现,急忙率队出征,不料山下遇到杻阳宗宗主姬萧和雷音寺住持道信,想来其他宗门必是同在设伏,此来行动甚密,知情者不足一手之数,虽心存疑惑,却不得细细思量。

  白云山巅忽地冲出七彩瑞气,徐鼎即将出世,容不得怠慢,藜风虚晃战斧逼退姬萧和道信,斧交左手,右手虚空一抓,那浣纱的妇人连同那个叫馨雪的小女孩一同飞向姬萧与道信,随后持斧前冲,直奔道信。

  说时已迟,姬萧接住馨雪护于怀中,长剑横胸飞身后撤,道信禅杖直刺欲冲,猛然见一妇人直扑而来,禅杖横扫平搁于胸前,妇人结结实实撞入道信怀里,一介凡俗女流那里禁的起如此撞击,一口鲜血夺口而出,黎风紧随其后,战斧横扫,只见得道信弃杖抓女后撤,却见利斧已刺穿妇人胸腹,溅起的鲜血喷了道信一脸,藜风见时机已逝,抽出战斧御风直扑山巅。

  及顶,万发剑芒扑面而来,一素衣女子御剑阵逼停藜风,“阳符经?”藜风吃惊非常,竟是有人修成!

  “黎族长,此路不通。”宛若珍珠落玉盘般的声音。

  “阁下是谁?”藜风警惕异常,姬萧虽强,却也没有阳符经的威胁大。上下打量女子,青丝披肩,素色面纱,雪纺宫装脚下青锋烁烁,双手叠于腹间,背背剑匣,身周八柄长剑环绕旋转,剑气纵横间给人的感觉惊艳多过杀戮。

  “徐鼎不容有失,请黎族长回转。”依旧是空灵的回答,僵持间,瑞气弥漫,藜风急不可待,九鼎现世可遇不可求,错过今日,不知要等多少年华。

  藜风持斧直刺,女子御以剑阵,相斗间藜风惊闻呼喝“藜风,想要你女儿性命就速速离去。”藜风收斧于胸,见姬萧手持长剑横于一女子肩头,正是自己女儿藜香,姬萧身后弟子缚着女婿青言,姬萧见藜风仍在犹豫,手中剑又向下压了一压,殷红的血浸透衣衫。

  “师傅,不要!呀——”青言挣脱束缚,掐诀向姬萧后背打来,“孽徒!”姬萧咬牙忍伤,藜风双目赤红,疯牛般进攻姬萧。

  “香儿——”青言到底晚了一步,师傅在刹那间已然取走了藜香的性命。“叛徒授首!”缚着青言的弟子见青言挣脱并偷袭宗主,抽剑直刺,誓要斩此叛徒于剑下。

  青言掐诀击飞弟子,捡起一柄长剑直刺姬萧。“师兄住手!”剑阵女子疾呼,却是晚了,大乘境的攻击不是谁都可以抵挡,姬萧的随手一击打得青言倒飞,剑阵女子飞身接下。

  “璎~珞?”青言看着眼前的女子,想不到小师妹已然长大,摇摇头“师妹,咳,给!”用颤抖的手自腰间抽出一封信,看着璎珞接过,咧开嘴,刚露出一个微笑鲜血就喷涌而出。

  “师兄?师兄!”璎珞看着闭上眼睛的青言,心如刀绞。猛地身后罡风袭来,璎珞御剑阵遮下之后,看到九黎族少主藜剑手持长枪在攻击徐鼎封印,含怒之下并不搭话,于藜剑战在一处。

  徐鼎似是察觉有异,瑞气掩映下缓缓沉入龙脉,毫光消失,藜剑自明时机已逝,身化黑风收起妹妹青言尸首,一旁命令部署撤离,身子虚晃冲入战团,扶住已然身受重伤的藜风,夺空而去。

  枢阳雷音弟子正预追赶,姬萧左手扶胸,右手拄剑“穷寇青追!咳~。”一丝血线从嘴角蔓延,只片刻便染红衣襟。“师傅?”璎珞搀扶着师傅,右手扶于姬萧后心,紫色灵气环住师徒,“咳,不必了,”姬萧清晰的知道自己的伤多重,举目四望下,遍地尸首间鲜血纵横,血海般自白云山巅蔓延至山脚,十二宗经此一役怕是都伤筋动骨了,“通知十一位宗主,安顿好门派事物后,山下商议对策。”强忍伤痛下达之后由两名弟子抬下山去。

  璎珞掏出书信,原来,师兄并不是入魔,而是奉师尊之命潜入魔教,为取得藜风信任,娶藜香为妻,此次徐鼎因山下村民破坏龙脉,随龙气外溢,魔教在此早早设下迷阵若不得师兄所报,徐鼎恐失,“孩子?”璎珞颤抖着手勉力的看下去,师兄因报信暴露被藜香知晓,匆忙下携幼子前来,一为父亲传递消息,二为青言求情,藜风极宠外孙,看在外孙面上或可救丈夫一命。青言虽入九黎夫妻感情却是很好,此于路上所书。不待细看,御剑光而起,直奔孩子处去。

  姬萧略带疲惫的眼睛下难掩心中悲伤,自己修行近三百载,亲传仅有弟子九人,今日却与此戕杀一个,现仅大弟子青蒿,三弟子青琅,七弟子青玉,九弟子璎珞。神游间望向远处山村,俱皆化作残垣,昏黄的天空压抑住了众弟子的神经。

  “娘~娘~”一旁空地馨雪不停摇晃妇人尸首,姬萧缓缓走过去,蹲下身子,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的头。青蒿,青琅,青玉三人立于身后,“老三,这孩童资质不错,不若收个弟子?”青蒿打量着小小孩童,虽未能摸骨,却是可以大概判断资质的。

  “要收也是九妹收去,你我都有弟子,唯有九妹至今孑然一身,再说,此女娃正配九妹。”青玉晃脑,反驳着大师兄的言论。“小九呢?”姬萧淡漠的声音传来,明显听到了弟子的谈论。

  “回师傅,弟子去找。”青玉忙躬身应答。

  璎珞御剑落下,面前结界闪耀,缓步行走间结界应声而碎,小小的山洞,传来幼童清脆的哭声。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神州九鼎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