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11:3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游七域
  4. 第一章 摆夜摊

第一章 摆夜摊

更新于:2018-03-18 11:01:00 字数:3679

字体: 字号:
  正是三伏天,明晃晃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现在是中午了,刚下了班的江夏,走出公司一阵暑气扑面而来。真他娘的热,老江一把扯掉身上的衬衫。光着膀子,沿着街道朝常去的一家小饭馆走去。路上走过一些穿着清凉撑着遮阳伞的姑娘,老江毫不客气地拿眼睛往人家姑身上猛瞅。惹得小姑娘们一阵白眼,老江颇为自豪的嘿嘿一笑。没几步的路,老江身上的汗水已经滴滴答答的流淌。进了小饭馆,门口放着一台落地扇,呼呼地吹着风,老江放下衬衫,站到电扇前面,可劲的吹了一会,才就近找张桌子坐下,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到老江连忙过来招呼“吆,老弟过来了。吃点啥?”老板笑嘻嘻的跟老江打招呼。待老江坐下,麻利的把桌子擦了擦。“一瓶啤酒,一碗凉面!”“好的!”老板转身回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冒着寒气的啤酒,开了盖子递给老江。接过啤酒,老江对着瓶口猛灌一阵,冰凉的啤酒顺着喉咙咕咚咕咚进肚,心脏被冻得生疼,老江忍不住打个哆嗦。饭店食客不多,面条很快就端上来。去了汤用水冰过的面条,上面撒上一层芝麻酱,香菜,和少量的牛肉。实在是美味之极。老江迫不及待地捏起筷子...#“妹妹要是来看我,不要从那小路来,小路上的毒蛇多,我怕咬了妹妹的脚,妹妹要是来看我哦,不要坐那火车来,火车上的流氓多,我怕妹妹被别人摸..”。刚准备下筷子,老江那颇具特色的手机铃声响起,正在吃饭的几个食客愣了愣,“扑哧!...笑出声。哥们,你那铃声真个性,有人打趣道。老江冲那人笑了下,摸出手机。看了下号码,是张许冰打来的。老江接了电话。“喂!江夏,下午不上班吧?有个好消息跟你说”,电话那头的张旭冰声音有些激动。“什么事,你说说看,老子在吃饭呢,要是没事瞎打电话,回头收拾你”,老江挑起一串面条,嗤嗤吸进嘴巴里,不咸不淡的说着。“今天在我哥们那儿,看到一些非常有个性的小手链,我想帮你弄一些”。”就这些啊?,手链有什么赚头,你自己去吧,上次进的破石头还他吗没卖完呢。“不是啊,你听我说,这次我看了,那些手链在市场上很少见的,肯定有赚的,你要不信,下午你到我这来看看”。“那什么进价?五块五一条,超过一百条按五块钱算”。“哦,我下午过去看看吧”,恩,先这样!老江挂了电话。老江家是小县城的,父母开着一家小吃店供老江读书。两年前从一所三流大学毕了业,来到楚市一家小公司上班。公司效益不太好,赶活了就拼命加班,没活就上班时间很少,工资也是少的可怜,自己又没有牛逼的关系,只能这样子了。由于空闲时间多了,老江就喜欢去进点小东西摆摊捞点外快。一来而去就认识了一些搞批发的人。下午三点多,还在午睡的老江接到张旭冰的电话,让自己过去看看货。挂了电话,老江拧开水龙头,胡乱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把弄了下自己那乱糟糟的头发。从柜台下拿了些钱,走出出租屋,咚,咚,咚下了楼,推出那俩破旧的电动车。朝张旭冰的住所骑去。七转八拐的,进了一家巷道,老江敲了敲第二家红色的小门。“来了,来啦!隔着门,就听到有人在院子里回应,然后传来察察的脚步声,吱呀,木门被打开,露出一脸笑容的张旭冰。“快进来,!”张旭冰招呼老江,顺手推过老江的电车。“热死球了,老江抱怨着,扯掉被汗水湿透的T恤,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对着身上冲了冲。进了屋,张旭冰拿一块西瓜递给老江,老江接过西瓜啃了一口:“东西拿出来看看吧”张旭冰从电视机旁拿过一个小包,递给老江,“你看看,这次的东西,肯定比上次那破玉好卖”。“靠,你也知道那是破玉啊,妈的上次跟我说那玉多好卖,多有赚头,害得老子省了一个月没抽烟”。老江不满的嘟囔着,接过袋子。打开来,里面有十多个手链,手链用的材料都是很便宜的塑料和木头,还有假水晶,动物骨头什么的。不过造型却是很别致。比地摊上常见的货色有卖相。“还行吧”,老江拿出一个手链细细的观察着。“那是,我怎么会拿一些烂货亏自己人”。张旭冰乐呵呵的一笑,脸上肥肉微微颤抖。神秘兮兮的凑近老江,“这次货不多,还有几个朋友也想要了去卖。我可是先想到你的”。老江点了根烟,有点不高兴,“几条手链嘛,你至于拿这话匡我”。“给我拿一百五十条,价钱你给我再压压。“行,我是看咱谈得来,这次就按进价,四块八一条....,“四块五!”老江打断张旭冰的话。“这,....不是我说,真没办法给你,。张旭冰一脸的左右为难。“我靠,你利索点行不,上次那破石头....”。“得得得,别说破石头了,这次亏点钱,就按四块五给你,以后多照顾哥们。张旭冰说这些话,显得一脸肉痛”。老江看着一脸蛋疼张旭冰,不爽的撇撇嘴。拿了七百块钱递给张旭冰,“找钱吧”。张旭冰接过钱眉开眼笑。转身进了里屋,拿了一个大袋子,放地上。对老江道:“自己挑吧”,顺手把找零递给老江。打开袋子,里面都是造型各异的手链,两个人一边挑,一边查数。忙活了大半个小时,老江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骑了电动车,离开了张旭并、冰的家。带着红晕的太阳一点一点浮下山头,金红色的云彩正被暗蓝色的天空一点点的遮盖。刚吃过饭的老江,打开窗户,一阵轻风吹来,带走几分白日的炎热。匆忙的收拾了碗筷,老江拿了装手链的袋子,带上一条小马扎一块用一个大的布包裹了起来,提着走下了楼。傍晚的后街被各种灯光映衬成橘红色,老江推着电动车随人流走到一个路灯下面。“哎呀,小江来了,位置我替你占着呢。路灯下一个老头笑着跟老江打招呼。“刘叔早啊”,老江笑着回应。拿下布包,在地上摊开来,旁边的刘叔移了过来,帮着老江把手链一个个的摆好。“今天弄的这链子挺有卖相的”,刘叔捏起一条手链笑呵呵的说。“还行吧,今天从一个朋友那弄的”。老江拿过马扎坐了下来,刘叔递过一支烟给老江,“行啊,叔!今天赚大钱啦?!。都吸十块的烟啦”。老江瞄了一眼刘叔的摊位,笑呵呵的打趣。“那里的话,俺家闺女考上大学啦”,刘叔一脸的自豪,眼角的皱纹象菊花般舒展开来。“那你老以后就享福了”。“哪里的话,能把她大学供完我就安心了,刘叔满是笑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虑”。老江没答话,看着刘叔那满头白发出神。老江摊位前围了几个青年男女,都是被别致的手链所吸引,一个个蹲下来,拿着手链观看,挑选。“呵呵,看看吧,这些东西可不好弄,你看看,这种造型,别家摊位你找不来”。老江笑眯眯的给人介绍着。“老板,你这手链怎么卖?,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姑娘拿着一条水晶的询问。“十二块一条”。“有点贵,人家的都才卖七八块,能便宜不?”,“美女,我这东西进价都十块钱呢,你看看这做工,咱看看这种花样的,绝对一分钱一分货。我这是小本买卖,便宜点我就亏本啦,这不跟你买衣服能对半砍价”。“老板,我要这两条”,旁边的一个男青年说。“好,美女,你看这位帅哥多识货”。老江一边接钱,一边冲小姑娘说话。“算了,我去别的地方逛逛”。小姑娘有点不高兴,起身走了人,摊旁的其他几人也一一走掉。之后的一个多小时里,一条也没卖出去,来的人不少,大多询问了价钱之后就走人。老江有些烦躁,点一根烟,跟刘叔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十点了,街上闲逛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老江有点不耐烦,准备收摊了。这时候,一个红衣服姑娘急匆匆走了过来,这个女孩子老江见过,长的挺好看的。半个多小时前在自己摊位逛过,只是看看,也没说话。“老板,你这些手链能全部卖我吗”,姑娘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老江。“可以啊,十二块一条的”。老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多,但是能全部卖出去肯定再好不过。“老板,十块一条我就要了”。“你是拿去转卖吧?,老江问道。“是的,我开了一家淘宝小店”。老江也没再矫情,十块一条自己也赚不少了,不过这东西拿淘宝上卖的价钱肯定好。“好吧,我也是赶着收摊呢”。核对完数量,老江接过买家递来的十几张钞票,把一大包手链递给那姑娘。老刘在一旁看得羡慕不已。待顾客走后,老江抽了两张钞票递给老刘。“小江,你这是做什么?”“刘叔,你拿着,今天这钱来的容易,这点算是我给妹妹买本书吧”。“好,小江,叔不跟你客气”,老刘知道老江脾气犟也没再推辞。“叔,这会儿没什么人了,早点回吧”。老江收了布单,推上车子跟刘叔告别。回到出租屋,老江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放到床上,算了下帐。一共一百五十条,卖了一千五百零四块,给了老刘两百,抛去成本,一共赚六百二十九块钱。可是怎么少了十块钱?老江掏了了掏口袋,什么也没有。“可能是她少给了吧”,老江自言自语。拿起摆摊的布单随手扔到床下,“啪,一声轻响,从布包里掉出来一件东西,,看了下地上的东西,老江有点奇怪,怎么会有条手链没拿掉呢。捡起手链细细的看了看,这是一条鱼骨做的,上面雕着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人脸马身,带着一对小小的翅膀,老江总觉得这种怪物好像见过。想了一阵想不起,这条手链挺奇怪的,自己戴吧,老江把手链缠上手腕,满意的看了看.今天赚了半个月工资了,老江一高兴,下楼买了两瓶啤酒和一些花生米,嘴里得意的哼哼着小曲,“下次再去进点货”,老江一边喝酒一边想着。喝完酒,老江昏昏沉沉的睡去,戴着的手链在漆黑的房间里散发出淡淡的荧光,显得十分诡异,老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自己长着一对翅膀,牛逼闪闪滴带着一群长的奇形怪状的手下,在天空中巡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