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0:35:4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丧尸的日常
  4. 第一章:谁说丧尸就得饮血吃肉

第一章:谁说丧尸就得饮血吃肉

更新于:2019-03-10 16:49:20 字数:4384

字体: 字号:
  ”我叫何进,哦不好意思,不是三国时候的大将军何进,我是一名自由解放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呃···好吧我承认,我只是个**丝,一个喜欢蜗居在大学寝室的宅男,然而,大二升大三那年,我的生活,因为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喂!你别笑了!声音会录进去的!“

  对面这个拿着单反拍我的女孩儿,是我的新女友,什么?你说**丝不可能有女朋友?当然,你说对了,就在不久之前,我刚被第一个女朋友甩了。不过对面这个女孩儿,真的是我现在的女朋友,她叫文萱,水嫩貌美气质佳,喜欢冒险,喜欢密室,喜欢任何惊喜好玩刺激的事情,还喜欢····丧尸。想想也对,不然她怎么会喜欢我呢。

  ”我叫何进,是一名丧尸。”

  “高考结束之后,那时候我还是人,这话感觉真怪····咳咳,言归正传,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兴奋地一夜没合眼,想着未来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从此没了父母管束,可以随意happy~那真是令人相当期待啊。”

  “果然,我的大一生活也的确是丰富多彩的,而且那时候,我也的确是一名自由解放的五好青年,好积极,好热情,好嗓门儿,好洒脱,好体力。各种社团活动,各种文艺比赛,各种聚会,KTV、酒吧、网吧等等···哦,还有酒店。哦对了,补充一下,我考的是艺术类的大学,位于四季如春的明城,这里不止是气候如春,人心也是春意盎然的,艺术类的学校,你懂得。”

  “在我十八岁生日的当夜,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事情,也许是酒精的原因,也许是什么别的原因,我,和一个女孩儿睡在一起了,这个女孩儿叫做崇熙。“

  ”呵,敢情十八成人你是这么成的····“文萱一脸醋意的瞅了我一眼。

  ”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嘛···嘿嘿“

  ”继续继续!反正你之前给了别人的,以后都要加倍的给我!“

  ”我现在是丧尸啊···怎么给你。“我坏坏一笑。

  ”噫!你的脑子里想什么呢?快接着说,我的毕业微电影就指望你这故事了!“文萱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小脸儿一红催促道。

  ”好吧,那时候····“没办法,文文跟我是一个专业,毕业时候,除了要交毕业论文,还有就是要完成一部自己的微电影。什么?你问我的电影,别闹了,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存在到那一天,就算能,体检那一关我就过不了,就算我跳高跳远肺活量全部达标,你认为老师会让一个没有心跳的人体检合格吗?

  好吧,扯远了,咱们接着说我的大一生活,那时候还是人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节制,什么是健康,通宵达旦的在ktv里唱歌,在网咖里和同学噼里啪啦,在酒店····嗯··这个我不用说你们也懂的,对吧。什么?要细节,有空我慢慢给你们讲,咳咳。

  大一的上半学期,都是在幸福和愉悦中度过的,受了小学初中高中12年束缚与折磨之后,大学就成了天堂,那时候的我,甚至还在憧憬未来几年的幸福生活,然而,事与愿违,感情这种事,总是所有事情里,最具不确定性的一环。

  然而,从下半学期开始,我的生活就变得一团糟,那个陪了我半年的女孩儿崇熙,要求分手,说真的,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这的确发生了,俗话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在苦苦挽回无望之后,我开始变得自暴自弃起来,然而,从小就讨厌烟酒的我,并不喜欢借酒消愁,于是,电脑就成了宣泄情感的唯一途径,当时适逢有一款名叫《aion》的网游风靡大江南北,由此,我也从一个热爱室外活动的五好青年,变成了一个终日沉迷网络的宅男,最长的记录,就是整整一个星期都未曾出门,用同学的话讲,那就是”进哥,你还记得外面的世界长啥样么?“,说真的,外面的世界,在当时的我的眼中,早已失去了色彩。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崇熙是我的同班同学,而很多专业课我们又被分成一组,而崇熙仿佛报复我一般,总是以我姐姐的身份出现在我的周围,她模样与气质很好,班里不少男生对她垂涎,于是我就成了班里公认的小舅子,这很嘲讽,不是么,渐渐地,我讨厌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在熬过了大一下半年和大二一整年之后,学校迎来了搬迁,然而宿舍由于装修未完,一部分学生需要暂住到学校附近的医学院宿舍,这种能够远远躲开崇熙的机会我怎能放过,于是,我便主动申请,要求住到医学院的宿舍当中。到现在还记得辅导员那感激的目光,因为有了第一个愿意搬过去的学生,后面的工作就好做了许多····其实这是互利的事情,就这样,我搬进了学校附近的医学院宿舍,我以为我的美好时代又回来了,殊不知,这却是一切噩梦的开始······

  印象中的医学院宿舍,可能会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也可能会阴森恐怖,然而,并没有,一切都和别的宿舍没有什么不同,标准的四人间,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到了半夜十二点会准时熄灯,到那时整个楼道只有安全指示灯会亮,绿幽幽的指示灯在楼道里格外显眼,而且分外安静,这一夜也巧,舍友的笔记本和台灯都早早的罢工休息了,黑暗中,只有幽幽的手机亮光,照亮了各自的面庞,不知是谁开了个头,说是模拟一下丧尸爆发的情形,于是大家的热情纷纷涌了出来,你一言我一语,分外热闹,我们这一间宿舍中只住了三个人,我,胖超,大头豪,我们仨乃是同居多年的老友,见我主动申请入住医学院,他们两个便也跟了过来(我们仨打进入大学便一直分在一个寝室)胖超体格魁梧,没事的时候便会使劲掰着一根四十公斤的臂力棒嘎吱作响,又黑又粗的棒子在他手里随意弯折,大头豪,这外号据说是从小到大一直沿用至今的,我原本不觉得他头大,直到有一次,他去精品店买东西,试戴了一个眼镜后就立马问老板价格,我说,这个眼镜不适合你啊,他苦笑一句,啊···眼镜被撑断了,之后,这个事就变成了上百个版本的笑话流传开了,大头豪的外号便坐实了,还有一点值得提到的是,大头豪极为聪明,各色电脑软件在他手里都运用的得心应手,而且,也是我们当中第一个拿到驾照的人,而我,跟这二位比起来,似乎就普通了许多,如果硬要说是有什么特长,那就是很爱吃····所以,再说到如果丧失危机爆发如何逃脱这个话题的时候,胖超毫无疑问的成了肉盾级战士,手举从床上拆下的钢管一路披荆斩棘,而大头豪则负责用电脑手机以及一切可以利用到的工具,找出最安全的逃生路线,我的工作,就是标准的后勤保障员,解决吃喝问题。

  ”你一直就是一个大吃货“文萱捂嘴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喜欢吃蛋炒饭的丧尸”

  我撇了撇嘴“你总共见过几个丧尸啊。”

  文萱极为认真的想了想,“不算电影电视剧小说···就··1,2,3,4,5,····就你1个”

  我一脸冷漠的看着她。

  “好啦好啦,继续继续,别看我,接着说!”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的文萱早已经找了个三脚架,将单反安置好,就躲到一边,饶有趣味的盯着我了,说着的,有时候我觉得,我不是丧尸,这小妮子才是。

  就这样,我们的推演一路进行到我们三个逃到市区,救出了另一个哥们儿,然而却没有继续推演下去,因为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大家都口干舌燥,却已经是异常困倦,大头豪第一个安静下来,过了不久,胖超也起身进了洗手间准备来一发大号之后就休息,也巧了,我也闹起肚子来,然而寝室配有的卫生间只能容纳一个人,而胖超蹲坑的时间则可以用世纪作单位,无奈之下,我只得取了手纸推门而出,因为走廊尽头也有一个洗手间,黑漆漆的走廊中,只有两侧的安全指示灯散发着清冷的绿光,我紧紧攥着手机,走进厕所当中,昏暗的月光透过厕所高处的一个窗户照进厕所,安静又诡异,不知是哪个混蛋洗完手后没按紧水龙头,水珠坠落,滴答作响,说实话,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厕所里虽然没有灯,但是借助月光可以看得出,少有人来使用,地面上干干净净,我急匆匆的冲进一个格中蹲下来,一泻千里,那叫一个舒坦,然而,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噩梦,往往就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发生。

  正待我走出格子的时候,厕所里忽然刮起一阵冷风,随后,我只觉头顶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我回头一看,发觉并没有什么东西,手一摸脑袋,却在头发中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连忙将这东西抓到手中一看,竟是一个针头,医学院随处可见的注射器针头,“我靠(‵o′)凸,谁特么恶作剧!”我怒骂了一句,随手就将针头扔到一边,然而走了两步过后,我就只觉仿佛有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我连忙仰头一看,随后却什么事儿也不知道了。

  “就这样?”文萱皱眉问了一句。

  “就这样啊”我无辜的回了一句。

  “一点都不跌宕起伏,这样的故事情节可拿不了奖的,好歹你也比我大一届,说好的反转呢,起伏呢?高潮呢?课上老师教的东西你都忘了?”

  “额···是你让我实话实说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啊····再说,你这是纪录片又不是剧情片,要啥高潮,你再嚷,信不信我让你高潮。”我嘿嘿一笑,随即举起两只手猥琐的攥了攥。

  “噫!都变成丧尸了还这么变态,我单反可没关啊,正录着呢”文萱捂着胸部,一脸嫌弃的说道。

  “咳咳,这段儿掐了别播”我只得无奈的说道,说真的,这段儿要是拿到毕业影展上去放,你让我英明神武的形象往哪儿搁。

  “算了算了,这段儿一点新意没有,改天再录,何进,今天想吃什么?“文萱索性关了单反,起身问道。

  “恩····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这些···”见文萱脸色一黒,我连忙改口,“这些我都不想吃,就想吃萱萱做的蛋炒饭。”

  “变成丧尸了嘴还这么贫,丧尸要都是你这样儿,生化危机系列就不用拍了,吃货。”文萱无奈了一拍额头。随即起身走进厨房了。

  听着油煎鸡蛋的声音,似乎格外悦耳,我叹了口气,仰身躺在沙发上,是啊,文萱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一个吃货。

  我叫何进,是一个爱吃的丧尸,谁说丧尸只吃血肉,我就很喜欢吃蛋炒饭,这可能得益于我平时吃了太多的垃圾食品,卤味真空装,泡椒真空装,泡面,膨化,等等,因祸得福的是,这些垃圾食品当中所含的防腐剂完好的保存了我内脏的机能,从外表上,不论怎么去看,我都是一个真实的人,然而,冰冷的肌肤,摸不到的心跳,以及畏惧阳光,这桩桩件件,都在提醒我,我已经不是活着的人了。

  这针头究竟是什么,为何会刺向我,这是我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在我发现自己变得异常之后,便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怕自己会如电视中所演的那样便为嗜血的怪物,伤害到我的哥们儿,便主动搬离了宿舍,在校外不远租了一个小套二的公寓,一方面是想先观察一下自己,弄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点,也想弄明白,是谁让我变成了这样了,我走到窗前,微微拉开窗帘,一道刺目的阳光顿时照进客厅,我试着将手伸到阳光下,依然如从前一样,剧烈的灼痛传来,我连忙将手缩回,果然,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变得乌黑龟裂。好在,明城的天气四季如春,每天清晨和傍晚都会淅淅沥沥的下点小雨,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可以毫不顾忌的出门。

  傍晚时分,天色阴沉,淅淅沥沥的小雨又降了下来,我撑伞走出公寓,走了几步,那被人在背后盯住的感觉顿时又出现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