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17:03:1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阴暗的光辉
  4. 一章 在路上

一章 在路上

更新于:2017-10-21 15:08:57 字数:3234

字体: 字号:
  笛亚尔小心的从守门侍卫身边经过,弯着身子,竟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他可不想引起谁的注意。

  可怕什么来什么,正当笛亚尔快要走出城门,并得意自己购买的乔装术卷轴管用的时候,守卫的声音响了起来:“嘿,那个谁,看什么看说你呢,背包里装的是什么?”

  正在自我陶醉中的笛亚尔,仿佛像没听到这叫声似的,径直往外走去。不过他的速度可比刚才快多了。

  从他身后传来了嘈杂的叫喊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笛亚尔不用回头也能知道,这是叫他停下来接受检查的,和守卫拔除兵器时所碰撞而发出的声音。

  “我可不能被他们检查,谁知道这乔装术卷轴是不是劣质的,卡坷唯的手艺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放心。不过话又说回来,5个银币的价钱可真不便宜啊”这时他的脚步又加快了一些“要知道,我怀里的东西可价值5个金币呢。和我比起来,守卫更像是强盗啊。”

  从这我们就可以看出笛亚尔的穷困。这么大的一笔财富可不能让守卫给拿去了,再怎么说笛亚尔也是大师安东里•本•霍非司的学徒,虽然这是他自己封的但笛亚尔也无比骄傲,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魔法师了。

  笛亚尔怀揣着的东西,是他刚才从堤拉玛伊城的市场里捡到的。这个东西外表呈黑褐色,里面露出白色的内壳,在笛亚尔捡到这个物品前,它一直安静的躺在市场的废品处理处的垃圾堆里。

  这也是它没有被人捡走的重要原因,当然被人丢在那里,肯定说明持有它的人认为这个东西没有用处了,才丢掉了它。

  但笛亚尔坚信自己的眼光,按他自己的说法:“这双眼睛可是能在那么劣质魔法卷轴中选出有用的哦。”

  笛亚尔大方的走了过去捡起了这个被他认为是好东西的不明物品,老师不是说过吗:“越是好东西就越是难看。”笛亚尔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不过这东西有点眼熟,我估计是魔晶啊,它看来至少价值5个金币”

  当一件很珍贵物品不属于你的时候,你是用嫉妒和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它的,并诅咒它的主人早点死掉或物品丢失,即使在那以后你也绝对不会得到它。

  但当这个物品属于你的时候,你的心态就不一样了,生怕别人惦记你。

  笛亚尔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态,为此他还专门脱下了衣服盛放这个他认为是魔晶的东西,这可是他老师送给他的。也是他最好的一件衣服,笛亚尔今天为了进城专门传上的。

  不可否认他这么做是为了吸引一下女士的注意,但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笛亚尔小心翼翼的把魔晶放进了,用衣服包好,绑在了背后,准备回家去了。

  “对了,我今天是干什么来的呀?”就在笛亚尔准备踏出市场的时候他想起了他为什么进城,我们应该为笛亚尔高兴,看来他还没有兴奋到忘掉该办的事情。“恩,对了,是为了卖掉魔法卷轴。”

  出售魔法卷轴,这就是笛亚尔每个月的生活开支来源。一个魔法卷轴在堤拉玛伊城里能卖4个银币,当然这是劣质的。笛亚尔每个月可以制作2-3个魔法卷轴。这样一来每个月虽说不用饿死,但生活也绝对不富裕。

  恩,用纽因兰王国的话来说这叫中产阶级。

  这样的生活让笛亚尔很是高兴了,比起以前卖制作魔法卷轴的原料而言,卖魔法卷轴已经是属于出售成品了。

  这样一样生活的品质当然就提高了不少,以前只能看看的东西,现在也可以买一买了,比如自己现在使用的乔装术魔法。

  严格来说乔装术根本就不是魔法,只不过是魔法师无聊实验时无意间做出来的成果。这样的魔法根本不能通过自身来使用,必须借助工具,也就是魔法卷轴。

  而且不光是魔法能被刻印在卷轴上,还有像战士的战能等,也能被刻印在卷轴上。

  笛亚尔自认学会魔法后,就一直在堤拉玛伊城里的一个叫“绿因”的小店售卖,因为在纽因兰王国中魔法的运用和普及是非常广的,所以每次笛亚尔售卖的卷轴也都卖的完,这也是老板继续收购他卷轴的原因。

  和他一样在“绿因”中售卖卷轴的,还有几个人。但笛亚尔熟悉的就只有卡坷唯•卡库其,因为在第一次来“绿因”的时候,老板并不买笛亚尔的帐,他不认为一个卖原材料的能做出什么好的魔法卷轴来。

  在当时是卡库其站出来帮了笛亚尔一次,用少收一个卷轴钱的方式让老板让步。哦,对了老板名叫拉切而•菲曼,在堤拉玛伊城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谁让整个城里只有他一个卖劣质卷轴的呢?

  而现在自己使用的乔装术卷轴,就是买的卡坷唯的,那家伙保证他的乔装术能管用。

  笛亚尔在绿因买的东西也就只此而以了,虽然买的少,但也已经多次购买了,因为在深山中寻找制造魔法卷轴的原材料也是存在这斗争的,有了这个东西,笛亚尔在斗争的时候可以叫费伦、菲斯,或者其他更多的名字,而再不用担心下次去的时候被人在背后下黑手了。

  所以即使乔装术是在魔法师们无意间创造出来的,那也不能妨碍它风靡整个大陆,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们的笛亚尔能知道的,毕竟他只是个低级魔法师,还是自封的,由此可见他的知识面的狭窄。

  在从笛亚尔买卷轴的数量和种类上,可以知道他自信的眼光是更本不存在的。

  拿这卖掉卷轴得来的12个银币,心想我笛亚尔制作的卷轴怎么说也应该是劣质中的优质啊,下次再来卖的时候的让他加钱。要知道我可是马上就要拥有5个金币的有钱人了。

  可怜的笛亚尔已经忘记了如果那东西买不了5个金币怎么办,不过这也可以看出,当穷人有了钱时,底气也相应的有了。

  快步的向城门口走去,在途中连遇到的卡坷唯也没有打招抚,可见为了5个金币,我们的笛亚尔已经忘我了。

  当然在途中他还不忘用上卡坷唯的乔装术魔法卷轴,毕竟财不露白。笛亚尔可是知道很多当天暴富,第2天就比以前更穷了的故事。

  笛亚尔在守卫追赶他的时候,偷偷的给自己用上了轻身术,这样可以使自己的体重更轻,有便于更快的逃跑,看来这招笛亚尔已经用的很熟练了。

  “卑贱的农夫站住,再跑抓住了你,你就只能成为奴隶了。”守卫在后面喊叫着。

  “该死的,我这样能像是农夫吗?再说不跑才是白痴。”笛亚尔的速度不断变快。

  不过再快你能快过战马?显然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的笛亚尔是不可能快过战马的。

  守卫离笛亚尔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快要被抓住了,这时笛亚尔回过头来,迅速的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了一包生石灰,要知道在深山寻找原材料的时候,可是有争斗的,当年没有魔法的笛亚尔可是学了不少招数。

  笛亚尔把生石灰向着守卫丢了过去,守卫在躲闪的同时,笛亚尔冲像了路边的树林,消失在守卫眼中,不过他衣服中的魔晶却掉了下来。

  守卫过去捡起魔晶,看了会后,对后面的同伴喊到:“真不明白刚才那卑贱的小人怎么想的,烂掉的蓝林果,也值得他怎么拼命!”这蓝林果是大陆上的一种果实,很常见,但也只对于贵族和有钱人来说,守卫虽说不是个贵州也不是个有钱人,但好歹也是个公务人员,这点福利还是有的。

  这时的笛亚尔奔跑在山林中,想象这魔晶卖掉后,自己腐败的生活。

  笛亚尔的身影飞快的在树林中穿过,这得宜于他多年来的,在森林寻找原材料的功底,这让他既熟悉了地型又锻炼了身体。

  多年的锻炼使得笛亚尔的身材变的健壮,但在跟随安东里•本•霍非司大师学习魔法后,他的身体却又变的修长了很多,如果光从体型的方面看的话,熟悉他的人会说笛亚尔和他现在的样只是两个人,当然笛亚尔对外的说法是,没钱吃不饱饭。

  学习魔法和学习武技一样,本来都应该是从小学起,不光是冥想和练习能增加和积累能量,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小孩子的心思单纯,很容易接触这些魔法元素。但这不是说就要从小学习才有效果,只是说从小学习的话,效果能好些。对那些天才来说,什么时候都一样。笛亚尔是不是天才这谁都不知道,但在学习魔法这2年来,他却通过冥想逐渐排出了他体内的渣滓,不断的纯化身体。从而更好的吸收魔法元素。

  这也是他今天能从守卫手中逃掉的重要因素,求轻身术而言,他能一直用上2小时,还不带喘气的。

  不过奔跑中的笛亚尔却还不知道自己的以为的魔晶在刚刚的战斗中掉落了,正在做春秋美梦的他,如果知道了,会不会从树上掉下来摔死呢?不过幸好没人告诉他。

  喜欢就收藏下,谢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