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42:3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彼得洛里
  4. 第一章:传经人

第一章:传经人

更新于:2018-04-17 13:23:30 字数:3781

字体: 字号:
彼得洛里目录
共2章
  赤水城的最后一抹余晖刚刚抹过斑驳的城墙,街上的人们都步履匆匆,他们得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家,因为这里的晚上是有严格的宵禁的,任何人都不能在太阳落山以后上街。

  “站住,别让他跑了,站住…….”一队骑兵手执铁刃冲破了平静的街市,为首的那个喊道。

  在士兵前面一两百米的地方,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踉跄的跑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脸惊慌。路人纷纷避让到两边,似乎不再着急回家。突然黑衣人脚下一滑跌倒在地,眼看为首的骑兵就要挥刀砍向他的脖颈,只见他脚下一蹬,滚向街边的一条窄巷里,起身跑了进去,黑色的背影在幽暗的巷子里渐渐模糊,“队长,我们还追吗?”一名骑兵问。为首的骑兵看了一眼狭窄的巷子,对刚才发问的士兵说:“你马上传令九城门卫,从现在起没有城主手令不得任何人出入赤水城,违者就地正法,其余人跟我回城禀报城主。”马嘶声又一次打破了刚刚安静下来的街道。

  “今晚都给我长点心,城主有令,一定得找到巫师杰格,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说话的正是白天带队抓人的骑兵队长,佐丹。“队长,又是他。”一名骑兵押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走到佐丹的马前。那孩子惶恐的偷偷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佐丹,又赶紧低下了头:“佐丹大人,我今天上山打柴,玩的高兴就…….”话还没说完,佐丹扬起手中的皮鞭,重重地抽在男孩的身上:“小杂种,你最好管好你自己。”继而转头对其他人说:“我们走。”

  男孩看着绝尘而去的队伍,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脖子上抽裂开的肉,疼痛使他迅速地抽回了手。他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柴火,转进了街角…..

  “默默、默默……默默。”男孩老远喊着,默默是男孩养的一条狗,要在平时的话早就摇着尾巴窜出来了。男孩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动静,男孩丢下柴火冲进屋子,眼前的景象把他吓了一跳:屋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地上还有一滩未干的血迹,里间柴房的门半开着,隐约能听见里面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男孩显得十分害怕,站在那里犹豫着,最终,他还是迈开脚步,慢慢地、轻轻地向着柴房靠近,那声音越来越清晰,男孩慢慢伸手推开了柴房半掩着的门,吱吱…….,“啊………”眼前地一切让男孩叫了出来。

  今晚的赤水城人声鼎沸,火光通明,大街小巷充斥着喊声、叫声、骂声、马嘶声,佐丹带着骑兵队正在挨家挨户地搜查,“给我仔细的搜,老鼠洞里也要给我看一看。”佐丹说着抽刀捅向身旁地一堆草垛里。

  “默默、默默.”男孩看着柴房里被捆的像粽子一样的默默。默默看见是主人回来了,想要挣脱,但是捆的实在太紧了,它的嘴也被捆着,只能吃力的发出“呜呜”的声音。男孩快步走向默默,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重重地摔倒在低,男孩坐起来摸摸被摔痛的额头,发现绊倒他的是一团黑布,他伸手想要去揭黑布,身后的默默突然挣扎着用嘴戳他的后背,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叫声,男孩转头看了看默默,默默满眼焦急的望着他,似乎在说“千万不要动那块黑布,千万”,男孩转过头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揭开了黑布。

  “佐丹大人,骑兵队和步兵营把城里的每个角落都搜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杰格那妖人的踪迹,现在只有万树林没有搜,你说他会不会跑进了万树林?”一名骑兵说道。佐丹面色凝重的望着赤水河对岸,此时的万树林被夜雾千缠百绕,透出阵阵寒意。

  佐丹跪在摩洛宫的玉阶下,“启禀赤水王,我带人搜遍了全城也没有发现杰格,估计他逃到了万树林了,请王赐罪。”赤水王身披红缨锦袍,头戴束发金冠,手执象征摩洛族最高权力的翡翠玉杖背对着玉阶下跪着的佐丹道:“万树林虽为我摩洛族人的禁地,但为了抓到杰格,佐丹,你应该知道怎么办。”“是的,我王万岁。”佐丹叩拜,欠身退出大殿。赤水王转身望着大殿外夜空皎洁的明月:“杰格,你休想离开赤水半步。”

  “默默,看,是一个受伤的人。”男孩说着解开了默默身上的绳子,获得自由的默默对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狂吠不止,几次欲上前撕咬都被主人拦了下来,“默默,听话,呆在我身边。”男孩温柔的说,默默不情愿的趴在了主人的身边。这时,地上的人渐渐地清醒过来,微微拾起身子,抬头看着面前的一人一狗,眼中全是疑惑,默默突然龇着牙逼近黑衣人,男孩没来得及拦住,就只见默默腾空朝着黑衣人扑了过去。默默虽是犬,但却不是普通的犬,它是一只纯正的摩洛犬,体型健壮、牙齿锋利、善通人性,是以前摩洛族人用来捕熊驱狼的猛犬,咬死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黑衣人见狗来势如此凶猛,却不惊慌,在默默腾空的一刹那,黑衣人伸手出掌,眼前的景象把男孩吓的直往后挪,默默竟然飘了起来,对,就是飘了起来,默默在空中慢慢地飘着,四只爪子在空中惊慌的乱抓,全然不见了刚才那副凶猛的样子,男孩看着默默不禁偷笑起来。但是他也马上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充满危险,男孩鼓起勇气:“你….你,你是谁?”黑衣人看着眼前这个头发微卷、两腮微红又有些胆怯害羞的孩子,不由微笑起来,:“小彼得,你不介意我喝杯你家的水吧?”黑衣人说完起身走向外面。“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彼得也起身追了出去。“哦,这个呀,是你的狗告诉我的。”边说边回身笑着指了一下还在飘着的默默。“哦,对了,你快把默默放下来。”彼得焦急的看着还飘在空中的默默,默默似乎被吓到了,在空中飘着比在地上乖多了。“好吧,放下来你就得看好它。”黑衣人边说边指了一下狗,默默就掉在了地上的草堆里,来不及哼哼,赶紧跑到洛里的身后,伸出脑袋偷看着这位不速之客。黑衣人好笑的看了一眼彼得和默默,转身继续喝水。

  还有五个时辰太阳就升起来了,佐丹抬头看看东方,扬鞭加快了速度“驾、驾…”。“咚咚咚….开门,开门,咚咚咚…..”“谁啊,这大半夜的…….”门里面传来嗫喏的抱怨声,门“吱…….”的开了,出来那人打着灯,眯眼看着门外的佐丹,“哦,原来是佐丹大人,不知佐大人深夜来冥魂司有何事啊?”“你们大人何在,叫他赶紧出来见我,赤水王手令。”佐丹说着在腰间拿出一块白玉令牌。门人见是赤水王手令,躬腰道:“佐大人里面请,我这就去请司长大人出来。”冥魂司血红色的大门把漆黑的夜关在了外面,只剩下两副黑色的骷髅门环。

  赤水河的水川流不息的绕过万树林的脚下,洛里的小茅屋就倚着万树林,漆黑的夜色里,茅屋里的光显得格外醒目。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受的伤…..?”彼得抛出了一大堆的问题。“你还真是一个好奇的家伙,”黑衣人友好的看着彼得“不过,有些事情恐怕一时半会还说不清,等到了路上我在跟你说。”“路上?你的意思是要我和你一起走?”彼得满腹狐疑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刚才还很虚弱的样子,这会怎么……“是的,和我一起走。”黑衣人说着走向洛里,默默到底是一条通人性的犬,刚才还有些害怕,这会又跳到主人前面,一副拉开架势保护主人的样子。“彼得,我真的没时间了,我们得快些走,不然谁都活不了。”黑衣人说着从黑袍里取出一个盒子,盒子是胡桃木做的,漆着一层黑色的漆,在灯光的掩映下,闪闪发亮,“给,这个是给你的。”彼得接过盒子,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打开它,你就会跟我一起走。”黑衣人肯定的说到。

  冥魂司大堂内,“冥魂司司长摄魄叩拜赤水王。”摄魄跪在堂前。佐丹收起白玉手令,扶起了摄魄。“不知我王有何要事,这么着急?”摄魄疑惑的问道。“杰格可能逃进了万树林,你知道,万树林虽是赤水城领土,但我们摩洛族人是无法接近的,所以还要冥魂司相助啊!”佐丹望着万树林的方向。“大人的意思是,哦,不,我王的意思是召唤九冥绿妖?”摄魄小心的问佐丹。佐丹转身看着摄魄:“对,现在只有九冥绿妖可以进入万树林,时间紧迫,我们得赶在太阳东起之时找到他。”“好,我马上准备召唤!”摄魄说着走出大堂。

  彼得看着胡桃木盒子,犹豫片刻,轻轻地打开了盒子,他惊愕地看着盒子里面,抬头看着黑衣人:“你怎么会有我父亲的玉坠?”“这个你暂时不必知道,你只需跟我走,就能见到你的父亲。”黑衣人看着洛里。彼得的思绪一下回到了五年前,那时候小彼得只有九岁,在那之前他们一家三口和默默都快乐的生活在赤水城中央的摩洛寺,彼得的父亲那时候还是摩洛寺的大主教,掌管着摩洛族和赤水城的祭祀册封、族教传承。九岁那年,便是彼得噩梦的开始,那年老赤水王驾崩,年轻的长子沃央继承了王位,沃央一上位就开始裁撤人员,大部分都被残忍的杀害,为的就是把赤水的兵权集中在自己的手中,掌管兵权以后,沃央还不满足,他开始把魔爪伸向圣神的神权。

  沃央以彼得母亲不是摩洛族人为借口,派人火烧摩洛寺,抢走了翡翠权杖,并将彼得的父母亲抓了起来,沃央本想杀死彼得父亲,可是由于彼得父亲在摩洛族有很高的威望,迫于自己的政权,沃央将彼得父亲投入了万树林,对于摩洛族人来说,这比直接杀死他更为残忍,彼得的母亲觉得是自己害死了丈夫,便毅然决然的跳入了赤水河,小彼得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族人害怕沃央报复,都不敢收留这个大主教的孩子,小彼得便来到父母亲离开的地方,和默默相依为命。

  冥魂司的召唤殿里,佐丹焦急的等待着。摄魂站在一口九足鼎前,手执摄魂幡,鼎里面是熊熊燃烧的火焰,绿色的火焰:“阴府阎罗,予我力量,暂请九冥,赤水为证。”念毕,顺手将一粒红色石头扔进绿色火焰里,突然,火焰高高窜起,邪恶的嘶吼声在绿色火焰里上下翻飞,摄魄继续念着咒语“……..”瞬间,绿色火焰开始有了变化,九个不同面孔的绿妖出现在佐丹眼前,张牙舞爪,“去吧,去吧…….”摄魂剑锋指向万树林的方向,九冥绿妖依次飞出了屋子。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彼得洛里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