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4:1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秘陵寻之清廷东宫
  4. 第一章:玉佩《上》

第一章:玉佩《上》

更新于:2018-03-16 09:26:44 字数:2200

字体: 字号:
秘陵寻之清廷东宫目录
共3章
  我叫林开,我很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名字,在我们那个年代,条件艰苦,人很难活,但凡给孩子取名字要考虑低贱的,诸如王二狗,李三牛等,阎王爷一瞧,收命的心都懒了。我的父亲出生关东,身材不高,却是种庄稼的好手,所以家里还殷实,他对我很是严厉,但我知道他很爱我,他虽然没读过几天书,但从来不信封建礼俗,所以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有时看着周围人的称谓,我会觉得自己很体面,但我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名字会把我推向生与死的边境。

  记得那一年关东大旱,数月一滴雨也未下,我与父亲逃荒到四川,一路上真的是饿殍遍野,许多人倒下了就再没能起来,我和父亲凭着一股硬气挺了过来,来到邑县,父亲投托当地的一个亲戚拿了些本钱,开了一个小熟食铺子,生意不算兴隆,但勉强可以填饱肚子。

  苙年春季,小镇上晨雾还没消散,隆隆的马车声停驻在了熟食铺子前,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走进了熟食铺子,父亲赶紧来招呼,我在铺子里玩耍,看那个汉子个子挺高,穿着粗布麻衣,身材雄健,早上生意寡淡,父亲就和他闲聊了几句,才知道这汉子是闽南人,逃难到四川,给人送些行货度日,谈话间那汉子眼睛总是往我这里瞟,大概一晌过后,汉子吃完面食,问道:“林老汉,你这娃儿挺乖的,叫啥子名字。”“你这个孩子又在玩,不帮忙做事,林开,快叫叔叔。”听到父亲的责备的我赶紧叫了一声叔叔。那个中年汉子听到我的名字,似是愣了一下,突然满面笑容,直勾勾地盯着我,现在我还记得那眼神好像野兽看见了猎物。然后这个汉子硬要塞给我父亲一个黑乎乎的物什,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吆喝声,客人到了,父亲把东西放在柜台上后又赶忙去招呼,过了一会儿,待父亲会来看时,那汉子与那马车早已不见。

  那时候民国建国初,各地战伐不断,物资匮乏,北洋政府依靠清廷的残余力量,枯骨不灭,但袁世凯为了军队的装备物资,开始了所谓的“探珍行动”,白天入地三尺搜寻古代遗宝,可夜晚却干着见不得人的买卖,掘坟盗墓,探穴寻幽,可以说是从死人身上找饭吃。盗墓被人视为不祥之事,这件事大家都明白,明面上却又装做不知道。那时从墓穴里出来的财物又被称作“贝壳“,贝壳又分为金贝,银贝,和铜贝,金贝指的是金银器皿或者玉石珠宝,银贝指的是文字书画,陶器古玩,而铜贝则指普通的陪葬品,或不明的东西,那时候乡间经常能看见铜贝,铜贝里面又有一类叫作铁器,铁镯子很是常见,一般作为女性陪葬品,常雕刻山石花鸟,奇珍异兽,做工粗糙,价值不大。

  我把柜子上的东西拿来一瞧,是一个铁镯子,通体黝黑,握在手里凉沁沁的,但奇怪的是,镯子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花项虎,眉张睛明,身势雄健,但花虎无有所依,总感觉缺一点。看着看着我的心里突然泛起一股睡意,“林开,在那儿瞅啥呢?还不帮忙。”直到父亲的提醒我才移开视线。

  月色空明,月光如瀑,我在床上把玩着黑镯子,我已经从父亲那里了解到这个黑镯子是那一个汉子留给我的,父亲看着镯子黑不溜秋的,觉得是粗铁锻造的,就没想要。我仔细的看着镯子,才发现了一点不同之处,通常锻铁必经过数次的火炼和锤造,即所谓的“濯尽揉面,面筋乃现。”锻造出来的铁器条理分明,纹路清晰。但黑镯子通体光亮,有无一点瑕疵,不像是锻造出来的,就像是璞玉籽石一样天然形成一样。这时候那没来由的倦意再次侵占了我的头脑,这一次睡意更加汹涌,我实在是抵挡不住,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次日早晨,我揉了自己惺忪的睡眼,这一觉很香,我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住上了大房子,身上穿金戴银的,娶了一个贤惠的老婆,很是幸福。这时感觉自己的喉咙出奇的干,便想坐起来找水喝,突然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胳膊腿儿软绵绵的,感觉就像当年逃荒一样,整日奔波,居无定所,我休息了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站了起来,来到桌子边端起了茶杯,在清澈的水中,我分明看到了自己乌黑的眼圈。来到了铺子,父亲早已开始忙活了,“林开,你这个懒虫,都快晌午了,还不来帮忙,别忙,你昨晚做了什么啊,看你那黑眼圈,臭小子就不知道干点好事,羞不羞?“我想了一下又不好解释,低头干活了。小镇上炊烟袅袅,大家早开始忙活了。街道上的人来往匆匆,”林老汉儿,来三两臊子面,不要海椒,”隔壁的鞋匠老头走进了铺子,“老张,稀客呀,平时不常见你呀,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呀?”“昨天打桥牌,王麻子输给我三个方孔圆钱,那个龟儿子,格老子的,还想耍赖皮。”父亲哈哈笑了一下,显然从关东来到四川,能明显感觉到四川人的热情好客。

  昼尽夜出,一天的劳作让父亲疲惫不堪,不久便沉沉睡去。在阁堂下的床上,我又一次把黑镯子拿出来瞧,本来平静的我再起波澜,原来的景物没有变,但那花虎背后竟多了一丝黑纹,似是裂缝,就像什么东西要破壁儿出一样,但镯子还是温凉如玉。这时倦意又出现了,我本能地联想到了黑镯子,没错,肯定是黑镯子的问题,不待我把黑镯子抛开,就倒在了床上。

  次日早晨,醒来后那种疲惫的感觉更深了,身体也沉重了起来,我又做了一个梦,相同的梦,我艰难的地移动着身躯,手里紧紧的攥着镯子,它一定是一个邪物,我一定要把这个黑镯子扔掉,不不,把它埋了吧,让它永不见天日。想着,我一步一步的扶着楼梯来到了屋后的树林,莺歌鸟语,叶影婆娑也没时间欣赏了,从杂物堆抄起一把铁锹,困难地掘着土,待到我把这个黑镯子埋了过后,倒在了地上,吁吁的呼着气,我很开心,心里想着终于摆脱了这个邪物,但我没想到的是,后面的日子里,黑镯子会像跗骨之蛆缠着我,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秘陵寻之清廷东宫目录
共3章